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朝野類要 (宋)趙昇 二  

2016-03-23 17:14:47|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節制 

  本朝兵制,最為周密。如節制之稱,所以使寄戍之軍服其權也。若平時鎭江府武鋒軍駐楚州,則其州守臣有統轄屯戍之兼職。

  招討招撫 

  討者,伐不道之臣。撫者,安故國之民。

  便宜 

  主將之從權行事也,謂之便宜黜陟。 

  密詔 

  自唐已有此,蓋事干大計,不欲明示,則密遣圖之。

  矯詔 

  一時從權,以濟其謀也。 

  檄書 

  彰彼之罪惡,所以出師之由,以感動人心,期與天下共誅之也。 

  報捷 

  奏勝之書也。詩云一月三捷。 

  露布 

  誅討奏勝之書也。 

  蠟彈 

  以帛寫機密事,外用蠟固,陥於股肱皮膜之閒,所以防在路之浮沈漏泄也。

  挑戰 

  兩陣既立,各一將出闘也。

  鏖戰 

  乗勇而進也,故漢注以為盡死殺人曰鏖。 

  巷戰 

  城市之内接戰也,如李存孝誤入長安之類。 

  野戰 

  閲習驍鋭也。 

  劫寨 

  夜間攻其營壘,謀其自亂,然後以勁兵續之。 

  貫寨 

  日間攻亂其營壘也
 降免  

  遭章 

  臺諫入奏疏言其罪,以請貶其人也。

  彈奏 

  言其公罪,及閤門御史臺糾其失儀等事。

  合臺 

  自長官以下,各入一奏,以言人罪也。

  按劾 

  謂按其事而申上,或秖免其職。

  降授 

  降官者,繋銜首帶此二字。開禧征伐之際,嘗有權免軍官帶此之官。

  責授 

  責者,不限降幾官之數,徑指低階責授之。 

  聽勅 

  在朝大臣或被臺章,或先乞出,則一面般出國門,於寺觀中安泊以待命。 

  南行 

  仕宦得罪而南行者。蓋二廣多是瘴煙遠惡及水土惡弱之州縣,江西亦或有之,所以貶於其處也。 

  剥麻 

  本朝無誅大臣之典,故大臣有罪,亦多是先與宮觀,然後臺諫上章,得旨批依,別日又宣麻降之,漸次行貶。 

  居住 

  被責者,凡云送甚州居住,則輕於安置也。 

  安置 

  安置之責,若又重,則羈管、編管。 

  勒停 

  編管以上,則必除名勒停,謂無官也,故曰追毀出身以來文字。 

  量移 

  該恩原赦,則量移近裏州軍。 

  逐便 

  既量移,如又該恩,則放令逐便。 

  叙復 

  被責之久,該恩叙復舊官者,自有格法。 

  退閒 

  宮祠 

  舊制有三京分司之官,乃退閒之禄也。神廟置宮觀之職以代之,取漢之祠官祝釐之義。雖曰提舉主管某宮觀,實不往供職也。故奏請者多以家貧指衆爲辭,降旨必曰依所乞,差某處宮觀任便居住。惟在京宮觀,不許外居。 

  自陳 

  因奏請得祠禄者,將來尚可以復任職守。若朝命與之,則不佳也。故優恩又有理作自陳之名也。 

  岳廟 

  選人使臣,則監岳廟及宮觀之次等也。 

  引年致仕 

  古之大夫七十而致仕之例也。古則皆還其官爵於君,今則不然。故謂之守本官致仕,惟不任職也。若雖未及七十,但昏老不勝其任,亦奏請之,故曰引年。 

  憂難  

  致仕 

  官員不禄,先乞守本官致仕,續奏身故者,縁致仕合有蔭補恩澤也。 

  遺表 

  大中大夫以上不禄者,既奏致仕,復上遺表,則又有遺表恩例。 

  草土臣 

  丁憂者,既發喪居憂,如具銜,只稱草土臣。 

  駕幸臨奠 

  本朝禮例,毎大臣薨,皆駕幸其府第。臨奠之恩,多是其子孫上表辭免之。 

  勅葬 

  差中貴官監護喪事。 

  宣葬 

  賜資財令辧葬事。喪家多願宣葬,蓋省費如勅葬也。 

  丁憂 

  父母憂,解官持服,承重者亦同,軍官免之。若餘親,則有給式假法。 

  諡法 

  自古有之,所以定生前之德行。毎一字,其義取用之端甚多。本朝立法,有雖無官而有德行者亦賜之。皆有擬文一道,太常博士撰,吏部考功奏行之。 

  從吉 

  大祥畢,禫服終,踰月從吉,謂改吉服也,然後朝見或參選。

  餘紀 

  書舗 

  凡舉子預試并仕宦到部參堂,應干節次文書,並有書舗承幹。如學子乏錢者,自請舉至及第,一併酬勞書舗者。 

  承受 

  仕宦在外任者,自有專一承受幹當之人,或是百司係籍人,或是門吏。凡有大小事務,為之了辧。

  陶鑄 

  宰相擢用仕宦,謂之陶鑄者,取造化之義。向因留相家諱鑄,遂易為陶鎔,正如避冦相名,秖書此准字也。

  宅引 

  宰執入堂,前有朱衣乗騎對引。若無常朝之日,則自府第入堂治事,謂之宅引入堂。 

  告詞 

  有四六句者,有直文者,并書於告軸。然侍從以上,須是四六句行詞。凡在内,但是班朝百司,雖廸功郎亦有之。若外任,須是京官通判以上則命詞也。若節度使以上,則又先次宣降麻制矣。 

  網袋 

  侍從以上資格者,官告皆有紫絲銀鐸鈴網袋貯之。 

  望祀 

  如五岳四瀆之類,則毎歳皆降御名祝版祝之。若其餘去處,皆望祀之。

  車馬

  宮人出入,其兵士呵喝車馬者。蓋舊來只是乗坐車子也。中興以來用肩輿,亦喝車馬。

  揀班 

  班直等皆自三衙舊司指揮人兵及皇城司親事官揀中等之人充之,如捧日揀過東三班,天武揀過御龍直,驍騎揀過騎御馬之類。然本朝之制,班直不置隊伍。若敎習武藝,臨期整辧旗號。此最良法也。

  京畿將 

  京師舊有十將,今第二將駐箚臨安府者,縁昔日差出招捉冦盜,因而屯此也。

  破白合尖 

  選人得初舉状,謂之破白。末後一紙凑足,謂之合尖,如造塔上頂之意。

  過勘 

  在京關支請給等,須經糧料院審計司過勘,及關會太府寺,方可支給。其外路大軍錢糧,自有分差糧審院施行。

  打視 

  庫務差遣人及投軍人,須遠視目力,喝其指數,謂之打視,防其目疾爾。 

  輪筆 

  官員分以文字書押,或以日,或以長貳,分而判押之謂。 

  集注 

  左右選注闕,集長貳廷坐,而下列願注授之人,高唱其闕而問之,以授窠闕。

  期集 

  應舉士人欲共陳其利便,則指定一所在,會集諸人定議,以申明之。行都差注諸大寺院頭首,亦集諸頭首相聚,定議此人行檢,保明申差,亦謂之期集。

  同年郷會 

  諸處士大夫同郷曲并同路者,共在朝及在三學,相聚作會曰郷會。若同榜及第聚會,則曰同年會 降免  

  遭章 

  臺諫入奏疏言其罪,以請貶其人也。

  彈奏 

  言其公罪,及閤門御史臺糾其失儀等事。

  合臺 

  自長官以下,各入一奏,以言人罪也。

  按劾 

  謂按其事而申上,或秖免其職。

  降授 

  降官者,繋銜首帶此二字。開禧征伐之際,嘗有權免軍官帶此之官。

  責授 

  責者,不限降幾官之數,徑指低階責授之。 

  聽勅 

  在朝大臣或被臺章,或先乞出,則一面般出國門,於寺觀中安泊以待命。 

  南行 

  仕宦得罪而南行者。蓋二廣多是瘴煙遠惡及水土惡弱之州縣,江西亦或有之,所以貶於其處也。 

  剥麻 

  本朝無誅大臣之典,故大臣有罪,亦多是先與宮觀,然後臺諫上章,得旨批依,別日又宣麻降之,漸次行貶。 

  居住 

  被責者,凡云送甚州居住,則輕於安置也。 

  安置 

  安置之責,若又重,則羈管、編管。 

  勒停 

  編管以上,則必除名勒停,謂無官也,故曰追毀出身以來文字。 

  量移 

  該恩原赦,則量移近裏州軍。 

  逐便 

  既量移,如又該恩,則放令逐便。 

  叙復 

  被責之久,該恩叙復舊官者,自有格法。 

  退閒 

  宮祠 

  舊制有三京分司之官,乃退閒之禄也。神廟置宮觀之職以代之,取漢之祠官祝釐之義。雖曰提舉主管某宮觀,實不往供職也。故奏請者多以家貧指衆爲辭,降旨必曰依所乞,差某處宮觀任便居住。惟在京宮觀,不許外居。 

  自陳 

  因奏請得祠禄者,將來尚可以復任職守。若朝命與之,則不佳也。故優恩又有理作自陳之名也。 

  岳廟 

  選人使臣,則監岳廟及宮觀之次等也。 

  引年致仕 

  古之大夫七十而致仕之例也。古則皆還其官爵於君,今則不然。故謂之守本官致仕,惟不任職也。若雖未及七十,但昏老不勝其任,亦奏請之,故曰引年。 

  憂難  

  致仕 

  官員不禄,先乞守本官致仕,續奏身故者,縁致仕合有蔭補恩澤也。 

  遺表 

  大中大夫以上不禄者,既奏致仕,復上遺表,則又有遺表恩例。 

  草土臣 

  丁憂者,既發喪居憂,如具銜,只稱草土臣。 

  駕幸臨奠 

  本朝禮例,毎大臣薨,皆駕幸其府第。臨奠之恩,多是其子孫上表辭免之。 

  勅葬 

  差中貴官監護喪事。 

  宣葬 

  賜資財令辧葬事。喪家多願宣葬,蓋省費如勅葬也。 

  丁憂 

  父母憂,解官持服,承重者亦同,軍官免之。若餘親,則有給式假法。 

  諡法 

  自古有之,所以定生前之德行。毎一字,其義取用之端甚多。本朝立法,有雖無官而有德行者亦賜之。皆有擬文一道,太常博士撰,吏部考功奏行之。 

  從吉 

  大祥畢,禫服終,踰月從吉,謂改吉服也,然後朝見或參選。

  餘紀 

  書舗 

  凡舉子預試并仕宦到部參堂,應干節次文書,並有書舗承幹。如學子乏錢者,自請舉至及第,一併酬勞書舗者。 

  承受 

  仕宦在外任者,自有專一承受幹當之人,或是百司係籍人,或是門吏。凡有大小事務,為之了辧。

  陶鑄 

  宰相擢用仕宦,謂之陶鑄者,取造化之義。向因留相家諱鑄,遂易為陶鎔,正如避冦相名,秖書此准字也。

  宅引 

  宰執入堂,前有朱衣乗騎對引。若無常朝之日,則自府第入堂治事,謂之宅引入堂。 

  告詞 

  有四六句者,有直文者,并書於告軸。然侍從以上,須是四六句行詞。凡在内,但是班朝百司,雖廸功郎亦有之。若外任,須是京官通判以上則命詞也。若節度使以上,則又先次宣降麻制矣。 

  網袋 

  侍從以上資格者,官告皆有紫絲銀鐸鈴網袋貯之。 

  望祀 

  如五岳四瀆之類,則毎歳皆降御名祝版祝之。若其餘去處,皆望祀之。

  車馬

  宮人出入,其兵士呵喝車馬者。蓋舊來只是乗坐車子也。中興以來用肩輿,亦喝車馬。

  揀班 

  班直等皆自三衙舊司指揮人兵及皇城司親事官揀中等之人充之,如捧日揀過東三班,天武揀過御龍直,驍騎揀過騎御馬之類。然本朝之制,班直不置隊伍。若敎習武藝,臨期整辧旗號。此最良法也。

  京畿將 

  京師舊有十將,今第二將駐箚臨安府者,縁昔日差出招捉冦盜,因而屯此也。

  破白合尖 

  選人得初舉状,謂之破白。末後一紙凑足,謂之合尖,如造塔上頂之意。

  過勘 

  在京關支請給等,須經糧料院審計司過勘,及關會太府寺,方可支給。其外路大軍錢糧,自有分差糧審院施行。

  打視 

  庫務差遣人及投軍人,須遠視目力,喝其指數,謂之打視,防其目疾爾。 

  輪筆 

  官員分以文字書押,或以日,或以長貳,分而判押之謂。 

  集注 

  左右選注闕,集長貳廷坐,而下列願注授之人,高唱其闕而問之,以授窠闕。

  期集 

  應舉士人欲共陳其利便,則指定一所在,會集諸人定議,以申明之。行都差注諸大寺院頭首,亦集諸頭首相聚,定議此人行檢,保明申差,亦謂之期集。

  同年郷會 

  諸處士大夫同郷曲并同路者,共在朝及在三學,相聚作會曰郷會。若同榜及第聚會,則曰同年會 先五世祖元教授和卿府君,嘗建湖〓義學一區於始祖〓陽侯祠左,藏書數萬巻,以教里族之俊秀。繼罹壬辰兵變,蕩覆無遺。唯藏書流落人間者僅見,皆首書〓陽湖〓史氏義學書籍十字以別之。若是編朝野類要、亦其一也。迄今百八十年餘、手澤猶新。學得而捧誦之、感〓交集、因重刻之、庶幾存先世之〓羊云。若夫興衰起廢,以圖纉承前烈,則深有望於吾宗之傑然者焉。弘治改元春三月望,嗣孫進士學謹誌。

  流传

  《朝野类要》自南宋端平三年(1236)由编者赵升刊行后,几乎就没有得到广泛的流传。不仅《宋史·艺文志》没有著录,大量的现存宋代类书笔记也不见引用的痕迹,宋以后的元代也没有记录。到了明代才见到著录、引用、刊刻,而且也为数不多。到了清代编修四库全书,刊行武英殿聚珍版丛书,《朝野类要》才像新出土的文物一样,广为人知,并得以广泛传播。

  《朝野类要》的这种遭遇,与编纂者赵升的出身和生平有着极大的关系。流传至今日的笔记小说,多为官僚士大夫所作。而《朝野类要》,则是一部少见的士大夫阶层以外的人的作品。在士大夫成为支配阶层的宋代,一生没有进入仕途的赵升,人微书轻。在刊刻过后,岁月很快就将《朝野类要》一书,连同赵升的生平事迹一并湮没了。

 卷目

  卷数 类目 项目1 班朝 御殿 朝仪 常朝 後殿 六参

  轮対 内引 待漏 正谢 舞蹈 裏见 把见

  典礼 郊祀大礼 五使 鼓吹 警场 宿卫使

  习仪 册宝 亲飨 朝献 分献

  奏告 致斎 受誓戒 恭谢 分诣

  幸学 釈奠 降香 避殿损膳 辍朝

  故事 八宝 大朝会 锁院 迎驾 驾头

  躬请 教坊 等子 金鶏 闻喜宴

  曲宴 圣节 进香 满散 曝书

  圣祖 诸节 天庆観 报恩光 孝寺観

  土贡 宣赐 撃门 免坐銭 收诸侯権

  羁縻 接送伴 馆伴 伴射 私觌

  会食 上马 题名 春宴

  2 称谓 行在 雑圧 五府 両府 八位

  三省 两省 两制 史官 侍従 六院

  四辖 贴职 机政 朝典 亲民 长贰

  幕职 上马官 寄居官 判府 県令

  知丞 军使 挙主 元老 宿儒 贤路

  言路 缙绅 储材 淸要 冷官 粗官

  开官口 院体 世赏 选调 未出官 十三阶

  挙业 治経 武挙 三场 州県学 帘试 供课

  堂试 升补 补试 混补 大补

  待补 私试 公试 内舎 上舎 釈褐

  神童 覆试 量试 请挙 保头

  解试 漕试 附试 免解 比试 省试

  免省 还省 类试 殿试 还殿

  免殿试 唱名 恩科 三元 黄甲 探花

  担榜 宏辞 贤良 铨试 拍试

  刑法试 教官试 召试 试换

  医卜 医学 判局 国医 试补 局生 医生 出官

  3 入仕 及第 奏补 捧香 西官 军班 年労

  雑出身 保引 进纳 封赠 帰附等 脚色

  差除 中旨 参堂 呼召 堂除 参选 拟差

  残阙 辟差 定差 差摂 旌擢 起复

  升转 改官 减年 寄理 双転 特転 越転

  正法 回授 比换 两易 赐出身

  爵禄 食邑 职田 茶汤銭 赐借绯紫 伎术官服色

  両镇 两国 袭封 恩异

  职任 百司 内诸司 左右厢 外台 驻箚

  牌印 公参 成资 挙留 不釐务 4 法令 一司 海行 続降 进拟 审覆 勅杖 罚直

  文书 诏书 制书 手诏 御札 德音 曲赦

  赦书 翻黄 批答 宣帖 白麻

  谘报 书黄 省箚 部符 勅牒

  官牒子 奏箚 旦表 谢表 贺表

  起居表 慰表 百官表 奏专

  功德疏 万言书 进状 堂箚 白箚子

  辺报 奏案 帅箚 朝报

  政事 巡按 铨量 便民五事 臧否

  杂制 禁谒 式假 白堂 禀台 过堂

  家讳 奉朝请 堂谢 待罪 违年

  帅幕 安抚 宣抚都督 节制 招讨招抚

  便宜 密诏 矫诏 檄书 报捷 露布

  蝋弹 挑战 鏖战 巷战 野战 劫寨 贯寨

  5 降免 遭章 弹奏 合台 按劾 降授

  责授 聴勅 南行 剥麻 居住

  安置 勒停 量移 逐便 叙复

  退闲 宫祠 自陈 岳庙 引年致仕

  忧难 致仕 遗表 草土臣 驾幸临奠

  勅葬 宣葬 丁忧 諡法 从吉

  馀纪 书铺 承受 陶鋳 宅引 告词

  网袋 望祝 车马 拣班 京畿将

  破白合尖 勘过 打视 轮笔

  集注 期集 同年郷会

  意义

  《朝野类要》分门别类地对宋朝的各种典章制度以及习俗用语的由来与变迁做了扼要的介绍。其所记述的制度、习俗与用语,有不少就连当时的人都不甚清楚,很少言及。《四库提要》在介绍和评价《朝野类要》时指出:

  宋至今五六百年,其一时吏牍之文与缙绅沿习之语,多与今殊。如朝仪有把见,科举有混试之类。骤读其文,殆不可晓。是书逐条解释,开卷釐然,诚为有功于考证。较之小说家流资嘲戏、识神怪者,固迥殊矣。(《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卷121子部杂家(标点本,中华书局,1997年)。)

  因此,《朝野类要》对于制度史研究,提供了极为宝贵、不可不读的资料。尽管《朝野类要》不像许多有名的笔记小说那样生动有趣,大多是近于枯燥的词条解释,但近代以来,已为学者们所重视。从辞书编纂看,30年代日本出版的《中国法制大辞典》[2]就收录了许多《朝野类要》的条目。80年代出版的迄今为止最大的汉语辞书《汉语大词典》[3]也是最大限度地引述了《朝野类要》的条目。而《中国历史大辞典》的《宋史卷》[4]中有关制度史的词条,几乎就是《朝野类要》的现代语译。此外,翻检《宋史》点校本[5]的校勘记,发现在整理《宋史》时,当时的学者们也广泛利用了《朝野类要》。不仅限于比较专门的历史研究和辞书编纂领域,《朝野类要》所解释的词条,也被各个领域的学者和文人所重视。比如,“新闻”一词的出处、依靠妻族而得官的“裙带官”、形容长篇奏疏的“万言书”、防止官僚间结党营私的“禁谒”,以及“脚色”、“爵禄”“清要”等,包括30年代的鲁迅在内,迄今为止,不断被反复引用。以上所述,都显示出《朝野类要》在研究传统中国的官僚制度和古代文化时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朝野类要》明刊本 [宋 文昌赵升集録

  朝野类要序

  仆自幼入京都,观公朝仪刑政事名理,及闻夫 绅间众所称谓,皆蒙然无所知识。求之于书,甚为简略,或无载纪。后歴闻诸师友老先生指诲。歳月 久,虽曰强记,终不如弱文。遂寄之毫楮,姑目曰朝野类要。逮今自九江归舎,而旧所纪述,间为鼠蠧之余,弃之可惜, 又以好事者来需,第须别録。既病且懒,遂移书札之费,增而 之于木。不独有以应酬,亦足以广四方之见闻。惟其宫禁内职,不复纪録,非曰缺文,实不敢也,观者当察焉。

  端平丙申重九,文昌赵升向辰识于双桂书院。

  朝野类要目録

  巻第一

  班朝 典礼 故事

  巻第二

  称谓 举业 医卜

  巻第三

  入仕 差除 升转 爵禄 职任

  巻第四

  法令 文书 政事 杂制 帅幕

  巻第五

  降免 退闲 忧难 余纪

  朝野类要巻第一  文昌赵升集録

  班朝

  御殿

  本朝殿名最多。如常朝,则文德殿。五日一次起居,则垂拱殿。遇忌前假及祠祀日分, 则御后殿。正旦冬至及圣节称贺、大礼奏请、致斋,则皆大庆殿。贺祥瑞、胜捷、上寿赐宴, 则紫宸殿。宴对蕃使则崇徳长春殿。试进士,则崇政殿。若赐宴,则集英殿。郊祀称贺,则 端诚殿。诸班直推 子,则射殿之类。又有内殿,如万歳、复古、迩英、蘂珠、凝华、福宁、睿思殿(原注:今上皇帝建缉熈殿之类)、北宫、后宫之殿,又不一也。

  朝仪

  趋朝之仪,如出入不由端礼门,不端简朝堂,行私礼,交互幕次,语笑諠哗,殿门内聚 谈,行立失序,立班交语相揖,无故离位,拜舞不如仪,穿班仗出之类,皆谓失仪,即合门 弹奏有责。

  常朝

  今之所谓常朝,盖正殿也,又名垂拱殿。大凡殿名,遇礼例合御某殿,则临期设牌。常朝则自九月中旬,至来年五月中旬。

  后殿

  常朝値雨,或有事故,则改后殿。

  六参

  又名望参,谓一五日之常礼也。在京大小职事及不厘务官, 赴望参,不得连三次请假。

  轮对

  自侍从以下,五日轮一员上殿,谓之轮。当面对,则必入时政或利便箚子。若台谏,则 谓之有本职公事。若三衙大帅,谓之执杖子奏事。

  内引

  内殿引见,则可以少延时刻,亦或赐坐,亦或免穿执也。

  待漏

  宫内之前待漏院,所以俟候宫门开。及合门呼报排班,则穿执而入也。又名待班合子。

  正谢

  凡宰执侍从等差除,命下之日,实时赴新局,当时便回却,上辞免表奏之。后朝命不允而已受,方始正行朝谢。

  舞蹈

  谓舞蹈有七拜大起居。

  裹见

  有罪之人朝见,如与免把见,则仍旧穿执,谓之裹见,唯加武士簇拥也。

  把见

  军头引见司等子,駈拥有罪之人朝见也。向来绍兴末年,四川宣抚司管押到招捉北界伪 知 州元颜守能、知商州折可直尝如此。盖唐以来朝见之仪有五,此其一也。(原注:今大礼赦,及盛暑引疎决,即亦用军头司拥见。)

  典礼

  郊祀大礼

  京城之外大祭祀,皆谓之郊祀。如三歳南郊圆丘大礼,如昔时北郊祀后土皇地祗。明堂 则就内中,谓之明堂大礼。

  五使

  凡大典礼,皆有之。如郊祀明堂,则有大礼使、礼仪使、仪仗使、卤簿使、桥道顿逓使 之类。山陵亦有总护、按行、覆按、修奉、桥道顿逓使之类。又有修奉都护,皆大臣帅座为 之。

  鼓吹

  礼寺之太常乐也。

  警场

  大礼等辧严也。皆用上军及街仗司为之。

  宿卫使

  驾出合经宿,皆有宿卫使。向来驾诣慈福宫等,亦有之。昔日亲征,则有御营宿卫使。

  习仪

  凡有大典礼,皆预先习仪。如郊祀大礼习五辂、肆赦,如圣节习上寿仪及临安府教乐之类。

  册宝

  奉上尊号册宝,亦有奉上册宝使,用太常仪仗鼓吹也。凡玉册则金宝。所谓册者,条玉 为之,红线相联,可以卷舒。字皆金填之,或谓玉以阶石代之。所谓宝者,印章也。并文思院供造。

  亲飨

  车驾朝飨太庙也。其典礼类郊祀。

  朝献

  四孟之月,驾诣景灵宫也。自神庙朝建此。如在恤制内,则权止。

  分献

  凡三歳大礼,有大臣亚献终献之外,众天神则在坛下分献,其余神则差官往各处行礼。

  奏告

  凡有典礼及祥瑞祈祷,皆差官奏告天地、宗庙、社稷、五岳、四海等处。

  致斋

  行祀事之官,预先于本局致斋,谓不治事,以谨洁其身也。

  受誓戒

  三歳大礼,干预行事官,皆质明赴尚书省受誓戒,然后致斋。

  恭谢

  大典礼之后,车驾诣景灵、太乙两宫,行恭谢之礼。

  分诣

  四孟朝献,如値雨及有故,或第二日値雨,皆命宰执分诣诸殿行事。

  幸学

  车驾幸太学,则有恩例。盖古之养老尊贤之故事。

  释奠

  二月上丁日奠孔子也。凡学官并察官、太常礼官、郎官皆赴太学大成殿,同诸生行礼。 亦分为初中终三奠,用太常乐。八月同。

  降香

  凡祈祷晴雨,皆降御香。乃内侍省掌其事,差快行赍送。重则差内侍供奉官。

  避殿损膳

  昔时水旱祈祷未应,并天变星象、边鄙未宁,则圣上有避正殿减常膳之谦礼。

  辍朝

  凡大臣等薨,皆有礼例,特辍视朝三日或五日。

  故事

  八寳

  自秦得和氏之璧,以为传国玉玺。其文曰:受天明命,既寿永昌。后子婴捧以降高祖于 道者是也。在汉则符玺令掌之,增为六玺。至晋惠帝北征,亡失六玺。石季龙得之,遂改其文曰:天命石氏。 唐亦有符宝,而五代唐末帝遭乱,携以自焚。故郭周重造八宝,而以天下传本朝,谓受命之宝、鎭国神宝、天子之宝、皇帝之宝、天子行宝、皇帝御宝、天子 信宝、皇帝信宝,且各有所用。如受命之宝,惟封禅用之。其它各朝增置殿宝,不在此数。

  大朝会

  本朝礼制,有元日大朝会,如古之诸侯述职也。凡监司帅守,悉赴正旦大宴。郷贡进士亦预焉,诸道之进奏官亦预焉。盖进奏官乃唐之藩鎭质子留司京都。承发文字,如今之机宜,故谓之侯邸。

  锁院

  凡言锁院者,机密之谓也。故试士撰麻皆如此也。试士则所差官预先入院议题,有司排辧。撰麻则全番或半番快行,节次往学士宅第传宣。俟传宣快行来足,学士上马,朝服修帽,随簇入院。(原注:造赦头尾则亦然。)若别有直宿学士或直院,则出避之。当夜依宣撰述。如不可行者, 奏之,谓之封还词头。若可行,则撰毕进呈,关报合门宣词令舎人。(原注:令同合门宣词令舎人锁宿。)且当晩御史台、阁门报明日宣麻,则文武百寮赴文德殿听之。如不可行,则又有执政不押麻之例。即台谏得以执奏矣。除拜大臣则上旬,后妃中旬,余官下旬。俗谓下旬剥麻,非也,或偶置之耳。

  迎驾

  车驾出幸,经由在京去处,凡百司局务官吏僧道,在百歩之内,并迎驾往回起居。若免拜,则 奏圣躬万福,山呼。若免起居,则不排设练亭香案也。

  驾头

  孔毅父谈苑云,驾头者,祖宗即位时所坐也。皇朝类苑曰:谓之正衙法座,香木为之,加金饰,四足堕其角。其前小偃,织藤冒之。驾头至,则宣赞喝引。迎驾者,起居也。又沈存中笔谈,谓是中贵官捧月样 子于马上,今系合门宣赞舎人。

  躬请

  车驾毎春天或节序,躬请北宫游幸。回则从驾官多是戎装,而用御马院动乐。今主上宝庆间躬请恭圣仁烈太后宫中宴赏是也。(原注:戎装谓免穿执,祗服衫带。若武臣则武服色袍。御马院掌圣上所乗之也。所谓骐骑院敎骏营所掌者,乃常朝并从驾者马匹也,如唐之立仗马。)

  敎坊

  自汉有胡乐琵琶、筚篥之后,中国杂用戎夷之声,六朝则又甚焉。唐时并属太常掌之,明皇遂别置为敎坊。其女乐,则为梨园弟子也。自有敎坊记所载。本朝增为东西两敎坊,又别有化成殿钧容班。中兴以来亦有之。绍兴末,台臣王十朋上章,省罢之。后有名伶达伎,皆留充德寿宫使臣,自余多隶临安府衙前乐。今虽有敎坊之名,隶属修内司敎乐所,然遇大宴等,毎差衙前乐权充之。不足,则又和雇市人。近年衙前乐已无敎坊旧人,多是市井岐路之辈。欲责其知音晓乐,恐难必也。

  等子

  军头引见司等子,旧是诸州解发强勇之人,经由逓传至京师。今则只取殿前旧司捧日等指挥人兵拣为之。故今之等子年劳,授诸州排军受事人员之职。出职之日,旧皆诣都进奏院行谢。盖奏院辖逓铺故也。等子之上,谓之忠佐军头,皆由百司人兵亲兵及随龙人年劳升为之,或幕士带之。

  金鸡

  大礼毕,车驾登楼,有司于丽正门下肆赦,即立金鸡竿盘,令兵士抢之。在京系左右军百戏人,今乃瓦市百戏人为之。盖天文有天鸡星,明则主人间,有赦恩。

  闻喜宴

  在京则赐及第进士宴于琼林苑,中兴以后,就于贡院。

  曲宴

  有旨内苑留臣下赐宴,谓之曲宴,与大宴不同之义也。

  圣节

  国朝故事,帝后生辰,皆有圣节名。后免之,只名生辰,惟帝立节名。盖自唐明皇千秋节始也。

  进香

  北宫圣节及生辰,必前十日,车驾诣殿进香。

  满散

  满散者,终彻也。毎遇圣节生辰,宰执赴明庆寺,预先开启祝寿道场。至期满散毕,赐宴。

  曝书

  毎歳七月七日,秘书省作曝书会,系临安府排辧。应馆阁并带贴职官皆赴宴,惟大礼年分及有事则免。

  圣祖

  眞宗皇帝尊九天司命天尊为圣祖天尊大帝,盖仿唐尊老君故事也。其详载于国史,又秘书有圣祖天尊大帝降临记。

  诸节

  自唐以二月一日为中和节,国朝因之,以正月三日为天庆节(原注:景德五年正月三日天书降。),四日为开基节(原注:周显德七年正月四日,太祖皇帝登位。)四月一日为天祺节(原注:大中祥符元年四月一日,天书降。)六月六日为天 节(原注:大中祥符二年六月六日,天书降。)七月一日为先天节(原注:后唐天成元年七月一日,圣祖轩辕黄帝降。)十月二十四日为降圣节(原注:大中祥符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天书降。)是日禁屠宰行刑,着为令甲。

  天庆观

  诸州皆置建之,所以奉圣祖天尊大帝。

  报恩光孝寺观

  高宗皇帝中兴以来,令诸州军各建置报恩光孝寺观一所,追崇佑陵香火。

  土贡

  诸州歳贡土产之物也,即夏禹任土作贡之义。

  宣赐

  俗谓经由合门,有司出给关照之物为明宣赐,不经由有司,特旨赐之,则曰暗宣赐。

  撃门

  宰相动止,谓阴有 槊神卫之,所以秦中歳时记言,宰相仪仗有类牛头形者,即是也。今之宰执出入,其金吾先以物敲撃门台,谓报警 槊神也。

  免坐钱

  国朝向有除授遥郡某州刺史,则亦有勅命下本州岛照应。其州遇细衔公文,则亦列其衔于后。若本官他日经由本州岛,则其知州合避厅逊坐,本义刺史即是正官也。旧有除节度使者,经由本镇,不欲入坐,而本鎭迎送之外,又有礼物,俗名免坐钱,今废之。

  收诸侯权

  唐以来,藩鎭皆有质子留京都,而艺祖去袭封,制知通资任以限之。其余节制兵权之类,则中兴制度也。

  羁縻

  荆广川峡溪洞诸蛮及部落蕃夷,受本朝官封而时有进贡者,本朝悉制为羁縻州。盖如汉唐置都护之类也。如今之安南国王,毎遇大礼则加封功臣字号,而毎歳差官押暦日赐之是也。

  接送伴

  蕃使入朝,差官待之。来程有接伴使副,回程则为送伴。

  馆伴

  蕃使入国门,则差馆伴使副同在驿,趋朝见辞游宴。

  伴射

  殿前马歩三司轮差,借观察、承宣之官,环卫、四厢之职,以伴蕃使射。射于玉津御园,胜则有金带升转官资之赏。

  私觌

  俗谓之打博,盖三节人从,各以物货互易也。

  会食

  上庠有会食之礼,诸百司亦有之。凡同官轮日为之,唯陪蔬果盘 之费。

  上马

  百司出局人从,先报上马者。盖旧礼只是乗骑,自中兴以来始乗肩舆也。今从驾亦乗骑尔。

  题名

  进士及第,各集郷人于佛寺,作题名郷会。此起于唐之慈恩寺塔也。若官司州县厅事,各立题名碑者,盖备遗忘尔。

  春宴

  中兴以来,承平日久。庆元间,京尹赵师 奏请从故事,排辧春宴。即唐曲江之遗意也。即于行都西湖,用舟船妓弟,自寒食前排日宴会。先宴使相、两府、亲王,次即南班郡王、嗣秀、嗣濮王、杨开府、两李太尉,次请六曹尚书、侍郎、统兵官,次宴节度、承宣、观察使、南班及都承、知合、御带、环卫官,次都司密属官,次宴卿监,次宴六曹郎中、郎官,并是京尹馆伴。后京尹李澄,遵故事奏请如前供辧。后开禧以后兵兴,及追扰百色行铺,害及于民,此宴不复举矣。

  朝野类要卷二  文昌赵升集録

  称谓

  行在

  天子驻跸之所在也。古不闻之,自秦汉方有此称。本朝百司,初称随驾某司,自眞庙后皆称行在,惟三省学士院台谏内侍省之类不云行在,盖天子之司及常侍之谓也。

  杂压

  以官职混序进迁之列,以定品秩高下,序其列位。

  五府

  两参政三枢密。

  两府

  枢密并真太尉。

  八位

  此盖旧制左右仆射、尚书左右丞、中书侍郎、门下侍郎之类。

  三省

  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也。中书拟定,门下进画,尚书奉行。绍兴十五年,中书门下并而为一,倶谓之制勅院。

  两省

  给舎并左右史也。东省 章,西省掌词头记注。

  两制

  翰林学士,官谓之内制,掌王言大制诰诏令赦文之类。中书舎人谓之外制,亦掌王言凡诰词之类。

  史官

  起居郎、起居舎人谓之左右史,掌记注日生机政。又实録院、日暦所、会要所,皆编修国朝史文。

  侍从

  翰林学士、给事中、六尚书、八侍郎是也。又中书舎人、左右史以次谓之小侍从。又在外带诸阁学士、待制者,谓之在外侍从。

  六院

  登闻检院、登闻鼓院、官告院、都进奏院、诸军司粮料院、两审计司,皆储材擢用之地。凡作县有声等官多除此。

  四辖

  提辖左藏库、文思院、 货务、杂买场,谓之四辖,亦为储材之地。

  贴职

  宰执资格者带观文、资政、端明学士,侍从资格者带诸阁学士及以次侍从带待制,卿监资格者带修撰直阁及京官直秘阁,武臣带阁门宣赞舎人之类。

  机政

  宰执职事之谓。

  朝典

  国之大法。

  亲民

  理治百姓,监鎭知寨亦然。

  长贰

  正官与副官之总名。

  幕职

  佥判、司理、司法、司戸、録参、节推、察推、节判、察判之类。幕者本以主帅出塞,从权安营立帐而得此名,如卫靑幕府是也。

  上马官

  敎授至厅前上下马故也。

  寄居官

  又名私居官。不以客居及本贯土著,皆谓之私居、寄居。其义盖有官者,本朝廷仕宦也。

  判府

  宰相、三公、三少、眞王出鎭,方谓之判,其余乃过呼。

  县令

  未改京朝官宰县也。

  知丞

  已改京朝官也。未改则带权字,只谓之县丞。

  军使

  在县之上,军监之下。

  举主

  依条制科格,以荐名于朝廷者。内有职司常员之分。

  元老

  国之老旧名臣也。

  宿儒

  久有名望之士也。

  贤路

  淸要储材升擢之所也。

  言路

  台谏给舍也。

  绅

  仕宦之称,本指其笏带之类也。

  储材

  抜擢于此职,以待进用也。

  淸要

  职慢位显谓之淸,职紧位显谓之要,兼此二者谓之淸要。

  冷官

  凡缓慢优闲之职是也。因杜子美诗云,广文先生官独冷,后人遂专以号敎官。

  官

  武臣及军官之自谦,或以为讥。

  开官口

  旧制,及第人带左字,余皆带右字,以左字像开口也。今并不带左右字。

  院体

  唐以来,翰林院诸色皆有,后遂效之,即学官样之谓也。如京师有书艺局、医官局、天文局、御书院之类是也。即今画家称十三科,亦是京师翰林子局。如德寿宫置省智堂,故有李从训之徒。

  世赏

  书曰赏延于世,即今之奏荫之类。

  选调

  承直郎以下,廸功郎以上,文资也。又谓之选海,以其难出常调也。

  未出官

  谓文学、助敎、将仕、通仕、登仕、下班、资法之类。

  十三阶

  右武以上,至刺史为止法。

  举业

  治经

  春秋兼三传、易、书、诗、二礼,各以一经,仍各兼语、孟,谓之小经。若诗赋人,旧亦曾兼一经,今免。

  武举

  分二等。盖絶伦者挽二石以上斗力,平等者挽九斗以上可也。至日,歩射两箭,马射正背,共五箭为头场。

  三场

  第一场本经义三道,小经义各一道,计五道。若诗赋人,八韵赋一道,省题诗一首。第二场论一道。第三场策三道,仍各有格式条限。若武举则以弓马为第一场,其次七书义五道,其策三道。

  州县学

  即古者国有庠郷有校之义,本朝宰相王安石增制应补之法,试考升赏,与贡举不相干。庆元以来又增辟斋名,以广武举之士。盖从臣寮请也。

  帘试

  补试中者,再于长官帘前试一次。治经人作语孟义,词赋人作省题诗。优者行食。其有任子铨试,过赴吏部帘试经义破题或有诗,亦谓之帘试。

  供课

  州县学生分旬习试三场,各给册子供呈,上庠亦然。

  堂试

  州学考试考分,将来由此升补。

  升补

  堂试累中人推赏,至于升入上庠。

  补试

  州县学春秋两放补试,白身人本经中者注籍。

  混补

  天下士人不限有无学籍,皆得赴试本经一场,中者入上庠。

  大补

  选试旧举待补及州县学等级该恩士人,升上庠也。

  待补

  三场内只第一场合格,及补试内只大经合格,盖恐黜下之可惜,故以此勉其学者。惟武举只弓马合格者待补,谓之一事中。

  私试

  毎月试一场,凡满季计三场,谓孟月本经,仲月论,季月策,并锁试于前廊,以学官主文考校,惟公试之月免。

  公试

  毎歳春二三月之交公试,两日三场,谓第二日论策各一道,并差外官于贡院主文,以学官干预考校。

  内舎

  入上庠宗学者,皆外舎生。若校定满年行食分数之人,如公试中等,即依例升补内舎,与公试榜同出,自后方得为长谕。若内舎私试连三次不中者,降为外舎。

  上舎

  内舎校定分数人,两年一次试升上舎。凡九月内锁院三场,以优等、平等取人,其法严于省解也。中者自后不复赴公私试,只赴上舎试,以 释褐。如入学六年得为释褐者,谓之走马上舎。

  释褐

  上舎试中优等者释褐,以分数多者为状元,其名望重于科举状元。

  神童

  十歳以下能背诵挑试一经或两小经,则可以应补州县学生。若能通五经以上,则可以州官荐入于朝廷,而必送中书省覆试,中则可免解。

  覆试

  童子举及应制科人,先进呈论策卷子。如称旨,必送中书省覆试。内童子赴都堂,于宰执前,同中书省官挑试。

  量试

  州县学略而小试其才也。

  请举

  赴解试之谓也,古者举贤之制。

  保头

  举人三举终场者,得为解试保头。

  解试

  依额取人,荐名于朝廷,谓之郷贡。若从来无学籍者,经营请举,则必费力。如曾赴混补,则犹庶几于科举也。此系本州岛及第出身官主文考校。其武举只就殿歩帅前试弓马,中者然后赴锁院七书义并策。盖武举者,保官径奏名引试也。

  漕试

  转运司承集本路见任官牒送到随侍子弟及五服内亲,如州府解试法,但漕司员额颇寛容也,系选差本路官主文考校。

  附试

  因事在他郷而未能归本贯者,皆就转运司附试,只是取人太少,却易为文才。

  免解

  在学及格,或遇特恩。

  比试

  武举士人,先试经义一次,然后赴解试。

  省试

  除四川外,诸州及漕司解士就礼部贡院锁试,名曰省试。

  免省

  上舎试取中在省试前,即免省赴殿。

  还省

  前举已中解试人,因丁忧事故之人,于今举还试。

  类试

  四川州军解士,只就安抚制置司类省试。毕,径赴殿试。

  殿试

  本朝例就崇政殿锁试,考试策一道,毕日唱名。

  还殿

  前举已中省试人,因事故未赴殿者,今举还试。

  免殿试

  往年遇主上即位以后,第一次谓之龙飞榜,又尝因谅阴,皆曾免试 诣唱名。

  唱名

  谓之胪传,圣上御殿宣唱,第一人第二人第三人为一班。其余逐甲,各为一班。

  恩科

  年高而到省多次,特奏名。其魁亦赐同出身。而次甲则得文学之名,俟赦文内于铨试或于铨注,即授权尉之类。亦有虽年及而未愿就恩科,亦从便,仍旧赴省。

  三元

  解试、省试并为魁者,谓之双元。若又为殿魁者,谓之三元。然多是免殿故也。盖殿试以策取人,难得必魁治经义人也。

  黄甲

  正奏名五甲也。吏部谓之黄甲阙榜。第五甲旧多贵显,故或称为相甲。

  探花

  选年最少者二人,于赐闻喜宴日,先到琼林苑,折花迎状元吟诗。此唐制,久废。今人或谓第二名为探花者,非是。

  担榜

  戏谓第五甲末名为担榜状元。

  宏辞

  自唐以来有之,本朝之制尤严。上自秘书,下及俗文,无不博覧。盖所学他日翰苑并掌杂着也。锁试随贡举之歳三场。第一场麻制表词,第二场铭讃记序杂文,第三场议论,并以文字合格中选,取人无额也。

  贤良

  即汉举贤良之制也,本朝尤严。绍兴间尝令背记九经注疏,而学者遂少。后臣寮请免之,止令记其义。锁试之日,三时六论,如五题合格,即中选。

  铨试

  奏荫出身人,各占经, 赴春铨试,中选即参部。若是登仕郎以下,即换选人文资也。黄甲年分,则第五甲人就附试之。

  拍试

  武臣奏补人铨试弓马者,谓之拍试,并挑试律文。

  刑法试

  奏补人愿试刑法者,兼治两小经,如中选,即入大理评事,或提刑司检法官。次第可至刑部尚书。

  教官试

  及第出身次甲人,合试敎官者,依次试本经、诗赋,中选,即注诸州教授。

  召试

  及第出身次甲人,已歴任者,召试馆职,中选,即为秘省官。若武举人,召试合职,则为舎人。所试文字,尤精细于尝制。

  试换

  武臣愿换文资者,如铨试之制。若奏荫人并武举及第官,愿再试出身者从便,应解试赴省。惟年劳补授及杂出身人,不许换也。 医卜

  医学

  如太武学设斋,仍如举人入试程文,于判局下又有敎授。

  判局

  判太史局,即自挈壶灵台郎、五官正及大夫,递迁充判局。判太医局,自斋舎执事,递迁充判局。

  国医

  此名医中选差,充诊御脉,内宿祗应。此是翰林金紫医官。

  试补

  星学则于本局试算,造大暦,测验干象。医学则赴礼部贡院,三场选试,于难经、素问、脉经、本草、仲景伤寒论、圣惠方、病源此七经内出题。第一场则墨义三道,脉义二道。第二场大义三道,假令论方义一道。第三场假令法二道,运气一道。比之士人,止不赴殿试。其举业亦为科场。

  局生医生

  如前试补,中则曰局生。学生入学,次第试补,迁改职事如庠序例。

  出官

  医学出官,则补医职,注授京寺监修合官、辨验官及诸州军驻泊医官。

  朝野类要巻第三  文昌赵升集録

  入仕

  及第

  文武举正特奏名,皆为及第出身。

  奏补

  文武臣入仕及格,即依本身官照格法,遇大礼奏荫弟侄子孙。若侍从以上,许降资授异姓。如官虽及而考未及,则身后恩泽。

  捧香

  后妃亲属该恩得官者,谓之捧香恩例。

  西官

  亲王南班之壻,号曰西官,即所谓郡马也,俗谓裙带头官。

  军班

  内外诸军兵并班直军头司等人,年劳或有功得官皆是。

  年劳

  内外百司吏职及诸州监司吏人,皆有年劳补官法,俗谓出职是也,免铨试,径注差遣。

  杂出身

  非及第,奏补年劳之类者,谓之杂出身。

  保引

  内外百司差遣,皆以恩例保引亲属系籍待试或 补,非比州县泛常差补也。

  进纳

  有因纳粟赈粜及助边者,有只纳财得不理选限文资者,俗谓之买官。此不可以就试出身也。

  封赠

  生曰封,死曰赠,自有格法。典例外,有年及百歳,即加封一资而致仕也。

  归附等

  归正,谓原系本朝州军人,因陥蕃,后来归本朝。归顺,谓元系西南蕃蛮溪 头首等,纳土归顺,依旧在溪 主管职事。归明,谓元系西南蕃蛮溪 人,纳土出来本朝,补官或给田养济。归朝,谓元系燕山府等路州军人归本朝者。忠义人,谓元系诸军人,见在本朝界内,或在蕃地,心怀忠义,一时立功者。

  脚色

  初入仕,必具郷贯戸头、三代名衔、家口年齿、出身履歴,若注授转官,则又加举主,有无过犯。崇观间即云不系元佑党籍,绍兴间即云不系蔡京、童贯、朱 、王黼等亲属,召保官结罪,庆元间人加即不是伪学。近渐次除去。

  差除

  中旨

  自禁中降下御笔或直旨,付有司施行。

  参堂

  京朝官不于部授,即于庙堂陶铸差遣,谓之参堂,又曰干堂,亦有堂阙或差选人者。

  呼召

  欲见宰执者,具名刺门状,计会本府书司直省官,谓之下呼召。候呼召,即随引参见。

  堂除

  都堂奏差者也。武臣即经密院专差员阙,则曰枢密院箚子,或枢密院奏云云。

  参选

  吏部四选:尚书左选掌承务郎以上,右选掌武翼郎以上,侍郎左选掌廸功郎以上,右选掌承信郎校尉以上。兵部掌下班祇应、进义、进勇副尉等,刑部掌进武副尉。所谓参部注授也。

  拟差

  四选、兵部,奏拟差遣。

  残阙

  年老免铨试人,或杂出身等人,即注残阙零员阙差遣。

  辟差

  帅抚监司郡守,或奉选使堪倚用之人,具名指阙奏差。

  定差

  四川州县,只就各路转运司为铨选参注差遣。毎孟月出榜,仲月参注,季月申发,请朝廷给降付身文字。内亦有通判员阙者。若因事到阙,亦许归吏部,或参堂陶铸者。其二广亦间有之。

  差摄

  帅抚监司州郡,选有官或待阙人摄职,谓之权局。本官自谓之被檄是也。若白身人借摄文学、助敎、将仕郎、副尉、承信之类,谓之白帖,在法有禁。

  旌擢

  谓赏有功绩者,特升差职也。

  起复

  已解官持服而朝廷特再擢用者,名曰起复。繋此二字,或已年及致仕,或在降责中,朝廷再擢用之谓也。

  升转

  改官

  承直郎以下选人,在任须俟得本路帅抚监司郡守举主保奏堪与改官状五纸,即趋赴春班改官。谢恩则换承务郎以上官序,谓之京官,方有显达。其举主各有格法限员,故求改官奏状,最为难得,如得,则称门生。

  减年

  磨勘转官,有四考或五考者,该恩减其年数,则给公据,异日 数收使。

  寄理

  当转官而官序之名犯家讳者,权止,且带寄理二字,他年并转。

  双转

  有军功人,自武翼郎以上,毎转一官,即双转两官。若及第出身人,不转奉直、中散,亦乃双转也。

  特转

  谓非循常法升转,而特有指挥赏转者。

  越转

  有功或及第人特越次第径转之类。

  止法

  谓如文臣转中大夫,直候职及侍从格,方许转太中大夫。若执政转至金紫光禄大夫,直候拜相,方许转行特进。又如武臣转至武功大夫,若有军功,方许转行右武。余人以三官比转一官。又如捧香只转至训武郎,年劳只转至承直郎之类。

  回授

  合转官而碍正法者,许回授与弟侄子孙入仕或转行。

  比换

  内外百司吏职,未该年劳而愿比换者,依格改换官资,注拟差遣。

  两易

  俗谓对移也。或因避嫌,或以得罪被劾而罚轻者,皆两易其任。或事妨者亦然。

  赐出身

  元非科举入仕,而特蒙大用,或赐同进士出身,方可执政,盖国朝法也。

  爵禄

  食邑

  官序及格,合封诸县开国男以上者,随有食邑戸数,盖比古之小大诸侯得国也。若又及格,则有食实封几百戸。旧制,毎实封一戸,随月俸给二十五文。其加封,则自有格法。

  职田

  外任小大官属合得职田者,月俸之外,本州岛给还米斛。凡到任一年分,并四月以前,理上者该给。

  茶汤钱

  为兼职而给也。

  赐借绯紫

  本朝之制,文臣自入仕着緑,满二十年,换赐绯银鱼袋。又满二十年,换赐紫金鱼袋。又有虽未及年而推恩特赐者,又有未及而所任职不宜绯緑而借紫借绯者,即无鱼袋也。若三公三少,则玉带金鱼矣。惟东宫鱼,亦玉为之。

  伎术官服色

  医官并太史官,谓之文官头武官尾。盖初入仕着緑,及格则换紫并红 带。又及和安春官大夫,则或特转之类。而医官有特赐金带者。

  两鎭

  谓封两处节度使。

  两国

  谓封两国王及夫人。

  袭封

  谓世代授此官也。如两嗣王主奉濮秀祭祀,如孔子之后世封衍圣公,如周世宗之后柴氏世封崇义公。盖二王后之故事也。

  恩异

  如诏书及赞拜皆不名,如肩舆入朝,并赐元老大臣。

  职任

  百司

  上自三省,下及仓场库务,皆为百司。或谓之有司,又谓之京局。

  内诸司

  自内侍省以下,在禁中置局,并应属内司子局者,皆是也。

  左右厢

  厢官之名,取廊庑间分职佐治之义。今之城南北厢,比通判资序。盖比拟开封府左右四厢旧制也。若在城兵马都监,则又廊庑管押之义也,故无刑禁。

  外台

  安抚、转运、提刑、提举,实分御史之权。亦似汉繍衣之义,而代天子巡狩也,故曰外台。

  驻箚

  沿江都统、诸路总管路钤等,及京畿、东南将副之类,皆曰某州驻箚者,盖本朝兵制所以示此乃天子之军也。

  牌印

  印司掌铜木朱记,以牌诣本官请关印。用印毕封匣,复纳之。凡牌入则印出,印入则牌出,盖立法防严之意也。

  公参

  小官赴任,诣长贰公参讫,衙前听候三日,方敢退归本职。今制遂禁廷拜。

  成资

  满任也。

  举留

  见任官有政绩,而吏民愿得再任者,须本处进士同耆老以下,列状经监司举留,次诣上司申乞。

  不厘务

  添差之官,则不理政事也。若许干预,则曰仍厘务。

  朝野类要卷四  文昌赵升集録

  法令

  一司

  在京内外百司及在外诸帅抚监司财赋兵马去处,皆有一司条法。如安抚司法许便宜施行之类是也。

  海行

  勅令格式,谓之海行。盖天下可行之义也。

  续降

  法所不载,或异同,而谓利便者,自修法之后,毎有续降指挥,则刑部编録成册,春秋二仲颁降内外遵守,一面行用。若果可行,则将来修法日,增文改创也。

  进拟

  刑部定法断狱奏呈也。

  审覆

  大理寺定刑,行下所属州郡断狱也。

  勅杖

  谓降旨而杖之也。

  罚直

  内外百司吏属,有公罪之轻者,皆罚直入官。毎一直即二百文足,如赎铜之例。

  文书

  诏书

  翰林学士院四六句行文,而为典故大事者也。

  制书

  但是圣旨文字,皆为制书。

  手诏

  或非常典,或示笃意,及不用四六句者也。

  御札

  又严于诏书。

  德音

  泛降而宽恤也。

  曲赦

  特降,比赦颇轻,乃专为一事一处有兵灾罪 之类。

  赦书

  常制恕刑之命也。

  翻黄

  监司州郡备録赦文而行下所部也。自庆元末,诸县亦降黄赦,盖从臣寮请也。

  批答

  执政以上有章奏请,则降批答,以下则降诏。

  宣帖

  惟军校授宣,理为恩例升补。

  白麻

  文武百官听宣读者,乃黄麻纸所书制可也。若自内降而不宣者,白麻纸也,故曰白麻。(原注:唐元和初,凡赦书、德音、立后、建储、大诛讨、拜免三公宰相、命将曰制书,并用白麻,不用印。)

  谘报

  学士院关报朝省之称。

  书黄

  凡事合经给事中书读并中书舎人书行者,书毕即备録、録黄过尚书省给箚施行。如不可行,即不书而执奏,谓之 驳。故俗谚曰,不到中书不是官。

  省箚

  自尚书省施行事,以由拳山所造纸书押给降,下百司监司州军去处是也。

  部符

  六部行符,即省箚之义。其末必曰,符到奉行。

  勅牒

  凡知县以上并进士及第出身,并被旨挥,差充试官或奉使接送馆伴,及僧道被旨住持并庙额,并给勅牒。

  官牒子

  上司寻常追呼下司吏属,只以片纸书所呼叫因依,差走吏勾集。

  奏箚

  又谓之殿箚,盖上殿奏对所入文字也。凡知州以上见辞,皆用此。

  旦表

  在外帅守监司,毎月一日上起居表,所以代朝参也。各预先发上都进奏院,临期经合门投进。

  谢表

  帅守监司初到任并升除,或有宣赐,皆上四六句谢表。

  贺表

  帅守监司遇有典礼及祥瑞,皆上四六句贺表,唯冬至歳节不用四六句,自有定式。

  起居表

  乡来在恤制内遇冬至,故改之,名为起居。其它合用贺表,亦如之。

  慰表

  郷来恤制,皆上表称慰。

  百官表

  百官诣殿拜表,皆宰相为班首繋衔,总之云文武百寮,须云丞相臣某等,系礼部郎官行词。

  奏笺

  若上后妃东宫,则名之曰笺。

  功德疏

  圣节则帅守监司各上贺表并道释功德疏及进银奏,皆四六句,经通进司投进。

  万言书

  上进天子之书也。若上公侯,则名之曰长书。

  进状

  经检院者,圆实封,奏机密军期事、朝政阙失利害及公私利济并军国重事。若经鼓院者,迭角实封,陈乞、奏荐、再任、已得指挥恩泽、除落、过名、论诉抑屈事,本处不公及沈匿等事,在京官员不法等事,两院状封,皆长八寸。

  堂箚

  上宰执之公箚也白箚子

  上利便之书也,与不显名之义同。

  边报

  沿边州郡,列日具干事人探报平安事宜,实封申尚书省、枢密院。

  奏案

  州郡或提刑司勘成大辟及合奏狱案也。得回降,则断之。若奸秽,则只申省。

  帅箚

  平时四川安抚制置司亦出给箚子,盖其重权兼主铨量、差注、类试事也。其它安抚制置司便宜者,亦出给箚子。

  朝报

  日出事宜也。毎日门下后省编定,请给事判报,方行下都进奏院,报行天下。其有所谓内探、省探、衙探之类,皆衷私小报,率有漏泄之禁,故隐而号之曰新闻。

  政事

  巡按

  监司按四季巡视所部州县者。古因汉高帝游云梦之后,渐废巡狩述职之制,故遣奉使以代之。

  铨量

  审验人材也。如四川新任守倅去朝廷远者,免朝辞,只赴安抚制置司,铨量讫之任。

  便民五事

  监司郡守到任半年,各具便民五事奏上。

  臧否

  监司歳具所部官美恶奏上,谓之臧否奏。若某员功过倶无者,不具。

  杂制

  禁谒

  百司门首谒禁者,不许接客也。若大理寺官,则又加禁谒,及亦不许出谒也。

  式假

  除父母丧解官及承祖父母重服之外,余亲之丧,只给式假。

  白堂

  公事取覆宰执也。

  禀台

  公事取覆御史也。

  过堂

  尚书省、密院属官,于入局日,分持所议事,上都堂禀白宰执而施行之。

  家讳

  授职任而犯三代名讳者,许避之。如开禧初张嗣古除起居郎,以犯讳辞免,曾改名侍立修注官,其余若二名偏犯即不避,亦具辞免之。

  奉朝请

  在京宫观仍奉朝请者,依旧 赴六参也。

  堂谢

  授官职朝谢毕,谢宰执。

  待罪

  具奏自劾也。又宰执奏陈,自谦之词曰,臣待罪政府。或帅府获逆冦,恐难于上请,先诛而后申奏待罪,乃待其朝廷责其专擅之罪。诸州军被火亦然。

  违年

  过期不赴任也。理为过犯,批上印纸。

  帅幕

  安抚

  安抚之权,可以便宜行事。如俗谓先施行后奏之类是也。通辖一路之兵民,若宰执出鎭,或曰安抚大使。若沿边,又有管内安抚,谓只辖本州岛也。

  宣抚都督

  侍从以上称宣抚,即平时安抚之义也。执政以上则称都督。

  节制

  本朝兵制,最为周密。如节制之称,所以使寄戍之军服其权也。若平时鎭江府武锋军驻楚州,则其州守臣有统辖屯戍之兼职。

  招讨招抚

  讨者,伐不道之臣。抚者,安故国之民。

  便宜

  主将之从权行事也,谓之便宜黜陟。

  密诏

  自唐已有此,盖事干大计,不欲明示,则密遣图之。

  矫诏

  一时从权,以济其谋也。

  檄书

  彰彼之罪恶,所以出师之由,以感动人心,期与天下共诛之也。

  报捷

  奏胜之书也。诗云一月三捷。

  露布

  诛讨奏胜之书也。

  弹

  以帛写机密事,外用 固,陥于股肱皮膜之闲,所以防在路之浮沈漏泄也。

  挑战

  两阵既立,各一将出闘也。

  鏖战

  乗勇而进也,故汉注以为尽死杀人曰鏖。

  巷战

  城市之内接战也,如李存孝误入长安之类。

  野战

  阅习骁鋭也。

  劫寨

  夜间攻其营垒,谋其自乱,然后以劲兵续之。

  贯寨

  日间攻乱其营垒也。

  朝野类要卷五  文昌赵升集録

  降免

  遭章

  台谏入奏疏言其罪,以请贬其人也。

  弹奏

  言其公罪,及合门御史台纠其失仪等事。

  合台

  自长官以下,各入一奏,以言人罪也。

  按劾

  谓按其事而申上,或 免其职。

  降授

  降官者,繋衔首带此二字。开禧征伐之际,尝有权免军官带此之官。

  责授

  责者,不限降几官之数,径指低阶责授之。

  听勅

  在朝大臣或被台章,或先乞出,则一面般出国门,于寺观中安泊以待命。

  南行

  仕宦得罪而南行者。盖二广多是瘴烟远恶及水土恶弱之州县,江西亦或有之,所以贬于其处也。

  剥麻

  本朝无诛大臣之典,故大臣有罪,亦多是先与宫观,然后台谏上章,得旨批依,别日又宣麻降之,渐次行贬。

  居住

  被责者,凡云送甚州居住,则轻于安置也。

  安置

  安置之责,若又重,则羁管、编管。

  勒停

  编管以上,则必除名勒停,谓无官也,故曰追毁出身以来文字。

  量移

  该恩原赦,则量移近里州军。

  逐便

  既量移,如又该恩,则放令逐便。

  叙复

  被责之久,该恩叙复旧官者,自有格法。

  退闲

  宫祠

  旧制有三京分司之官,乃退闲之禄也。神庙置宫观之职以代之,取汉之祠官祝厘之义。虽曰提举主管某宫观,实不往供职也。故奏请者多以家贫指众为辞,降旨必曰依所乞,差某处宫观任便居住。惟在京宫观,不许外居。

  自陈

  因奏请得祠禄者,将来尚可以复任职守。若朝命与之,则不佳也。故优恩又有理作自陈之名也。

  岳庙

  选人使臣,则监岳庙及宫观之次等也。

  引年致仕

  古之大夫七十而致仕之例也。古则皆还其官爵于君,今则不然。故谓之守本官致仕,惟不任职也。若虽未及七十,但昏老不胜其任,亦奏请之,故曰引年。

  忧难

  致仕

  官员不禄,先乞守本官致仕,续奏身故者,縁致仕合有荫补恩泽也。

  遗表

  大中大夫以上不禄者,既奏致仕,复上遗表,则又有遗表恩例。

  草土臣

  丁忧者,既发丧居忧,如具衔,只称草土臣。

  驾幸临奠

  本朝礼例,毎大臣薨,皆驾幸其府第。临奠之恩,多是其子孙上表辞免之。

  勅葬

  差中贵官监护丧事。

  宣葬

  赐资财令辧葬事。丧家多愿宣葬,盖省费如勅葬也。

  丁忧

  父母忧,解官持服,承重者亦同,军官免之。若余亲,则有给式假法。

  谥法

  自古有之,所以定生前之德行。毎一字,其义取用之端甚多。本朝立法,有虽无官而有德行者亦赐之。皆有拟文一道,太常博士撰,吏部考功奏行之。

  从吉

  大祥毕, 服终,踰月从吉,谓改吉服也,然后朝见或参选。

  余纪

  书舗

  凡举子预试并仕宦到部参堂,应干节次文书,并有书舗承干。如学子乏钱者,自请举至及第,一并酬劳书舗者。

  承受

  仕宦在外任者,自有专一承受干当之人,或是百司系籍人,或是门吏。凡有大小事务,为之了辧。

  陶铸

  宰相擢用仕宦,谓之陶铸者,取造化之义。向因留相家讳铸,遂易为陶镕,正如避冦相名, 书此准字也。

  宅引

  宰执入堂,前有朱衣乗骑对引。若无常朝之日,则自府第入堂治事,谓之宅引入堂。

  告词

  有四六句者,有直文者,并书于告轴。然侍从以上,须是四六句行词。凡在内,但是班朝百司,虽廸功郎亦有之。若外任,须是京官通判以上则命词也。若节度使以上,则又先次宣降麻制矣。

  网袋

  侍从以上资格者,官告皆有紫丝银铎铃网袋贮之。

  望祀

  如五岳四 之类,则毎歳皆降御名祝版祝之。若其余去处,皆望祀之。

  车马

  宫人出入,其兵士呵喝车马者。盖旧来只是乗坐车子也。中兴以来用肩舆,亦喝车马。

  拣班

  班直等皆自三衙旧司指挥人兵及皇城司亲事官拣中等之人充之,如捧日拣过东三班,天武拣过御龙直,骁骑拣过骑御马之类。然本朝之制,班直不置队伍。若敎习武艺,临期整辧旗号。此最良法也。

  京畿将

  京师旧有十将,今第二将驻箚临安府者,縁昔日差出招捉冦盗,因而屯此也。

  破白合尖

  选人得初举状,谓之破白。末后一纸 足,谓之合尖,如造塔上顶之意。

  过勘

  在京关支请给等,须经粮料院审计司过勘,及关会太府寺,方可支给。其外路大军钱粮,自有分差粮审院施行。

  打视

  库务差遣人及投军人,须远视目力,喝其指数,谓之打视,防其目疾尔。

  轮笔

  官员分以文字书押,或以日,或以长贰,分而判押之谓。

  集注

  左右选注阙,集长贰廷坐,而下列愿注授之人,高唱其阙而问之,以授 阙。

  期集

  应举士人欲共陈其利便,则指定一所在,会集诸人定议,以申明之。行都差注诸大寺院头首,亦集诸头首相聚,定议此人行检,保明申差,亦谓之期集。

  同年郷会

  诸处士大夫同郷曲并同路者,共在朝及在三学,相聚作会曰郷会。若同榜及第聚会,则曰同年会。

  朝野类要跋

  先五世祖元教授和卿府君,尝建湖 义学一区于始祖 阳侯祠左,藏书数万巻,以教里族之俊秀。继罹壬辰兵变,荡覆无遗。唯藏书流落人间者仅见,皆首书 阳湖 史氏义学书籍十字以别之。若是编朝野类要、亦其一也。迄今百八十年余、手泽犹新。学得而捧诵之、感 交集、因重刻之、庶几存先世之 羊云。若夫兴衰起废,以图纉承前烈,则深有望于吾宗之杰然者焉。弘治改元春三月望,嗣孙进士学谨志。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