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苏东坡的“想当然耳”  

2016-03-13 12:18:48|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善《扪虱新话》记载了有关苏东坡的一则趣谈,苏东坡参加科举考试,考官梅尧臣读了他的文章《刑赏忠厚之至论》后大加讚赏,认为简直可以和《孟子》的雄辩媲美。苏东坡为了说明奖赏宁可过宽,处罚则应慎重,用了一个皋陶要杀人而尧劝他宽恕的典故。主考官欧阳修见了他的卷子也大喜。事后梅尧臣问苏东坡:你那个典故出自何处?苏东坡笑道:「想当然耳。」于是传为美谈。
苏东坡的原文是:「当尧之时,皋陶为士,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故天下畏皋陶执法之坚,而乐尧用刑之宽。」用的材料是《礼记》:「大司寇以狱之成告于王,王命三公参听之。三公以狱之成告于王,王三又,然后制刑。」《周礼》的解释是:「一宥曰不识,再宥曰过失,三宥曰遗忘。」天子要以有没有这三个理由为受刑者开脱,所以也不能算是杜撰。
但苏东坡的文章里,「想当然耳」的地方也非止一处。宋人俞德邻的《佩韦斋集》指出,苏东坡的《上皇帝书》说:「未信而谏,圣人不与。」「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是《论语》中子夏说的话,而苏东坡把它作孔子的话了;《再上皇帝书》中又说:「孔子曰:『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圣贤举动,明白正直,不当如是。」同样把《论语》中子贡的话归之于孔子了。
苏东坡写《石钟山记》曾「笑李渤之陋」。因为李渤的《辨石钟山记》把石头的「扣而聆之,南声函胡,北音清越」,当作石钟山之名的原因。苏东坡认可郦道元说的「水石相搏,响若洪钟,因受其称」,只不过郦道元「言之不详」而已。有趣的是,清人俞越就指出:「盖全山皆空,如钟覆地,故得钟名。」曾国藩曾驻军于此,结果他说:「郦氏、苏氏所言,皆非事实也。」因为「石钟山之片石寸草,诸将皆辨识,上钟岩与下钟岩其下皆有洞,可容数百人,深不可穷,形如覆钟。」石钟山离李渤隐居的白鹿洞不算太远,李渤应该也不是苏东坡所说,他是「事不目见耳闻」,而作出的臆断。而苏东坡自己到了这裡,也没有完全弄明白石钟山的奥妙。
他的《题渊明饮酒诗后》中说陶渊明的「採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因採菊而见山,境与意会,此句最有妙处。近岁俗本皆作『望南山』,则此一篇神气都索然矣。古人用意深微,而俗士率意妄以意改,此最可疾。」可是在苏东坡之前,萧梁时的《文选》、唐朝《艺文类聚》中收录的都是「望南山」,可见并非宋时「俗本」才改的。
陶渊明隐居在庐山附近的栗里,他望的南山就是庐山,庾亮的《翟徵君赞》中也称庐山为南山。隐士所居的庐山对他有特殊的意义,干宝评价东晋士风:「世族贵戚之子弟陵迈超越,不拘资次,悠悠风尘皆奔竞之士,列官千百无让贤之举。」他们一边尚清高不干事,一边又个个要官做,所以颜延之说陶渊明:「韬此洪族,蔑彼名级」,他是真正主动退隐的。在「真风告逝,大伪斯兴,闾阎懈廉退之节,市朝驱易进之心」之时,他仰慕的是隐居庐山的先贤们,所以他要主动地望,望中也包含了心中的坚持和自豪。苏东坡的「见南山」,其实也是因为心中有挥之不去的坚持,南山才会那样顽强都要在眼前出现的。
当时都说:「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然而,名人多有谬说,好文章里也难免有不严谨的地方,熟读苏东坡的文章,就要注意他的「想当然耳」。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6年2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