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徐氏筆精  

2015-10-05 17:47:01|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欽定四庫全書

  徐氏筆精卷八

  (明)徐■〈火勃〉 撰

 

  ○雜記

 

  文恵文安

  宋陳文恵堯佐以太子太師致仕卒年八十二子十人長尚書主客郎中述古次比部員外郎求古次主客員外郎學古次虞部員外郎道古次大理寺評事博古次殿中丞修古次秘書省正字履古次光禄丞游古次大理丞襲古次太常丞大祝象古我朝林文安瀚以太子太保致仕卒年八十六子男九人長鄉進士庭桂次太子太保工部尚書庭■〈木昂〉次指揮僉事庭楷次慶逺知府庭杓次廣東都司經歴庭樟次潮州推官庭榆次上虞縣丞庭枌次鄉進士庭枝次太子少保禮部尚書庭機古今多福多夀多男子兩公而外不多見也二公俱史館知制誥俱諡文而子皆列宦籍尤相等也

  狀元宰相

  宋狀元為宰相者六人吕蒙正王曾李迪宋祁留夢炎文天祥國朝狀元為相者十四人吳伯宗胡廣馬愉曹鼐陳循彭時謝遷費宏顧鼎臣李春芳申時行朱國祚周延儒商輅

  浙江文塲

  弘治壬子浙江文塲中夜半塲中人見東西立二巨人一衣緋一衣緑合言曰三人好做事遂隠不見是年胡公世寜王公守仁孫公燧同舉于鄉卒之宸濠之變胡公發其奸孫公折其氣王公平其難三人相次成功云見王允寜孫忠烈傳

  第十九名

  建陽李有年舉嘉靖庚子鄉試第十九名其弟有則舉己酉亦第十九名有年子聞韶舉萬厯甲午亦第十九名父子兄弟榜次相同亦一竒也又建寜貳守吳興施可大二子夀明浚明先後中萬厯壬辰乙未會試俱第十九名尤竒矣

  掾曹

  國朝進取不拘資格有掾史而置身青雲者自況鍾外不可悉數如閩縣吳復任工部侍郎陳永祥任恵州知府南平楊文達恵安洪炬俱任太僕寺丞連江孫瑛任吏部郎中建安盧大政任吏部主事侯官胡鼎任户部郎中福清游元欽任濟南通判髙世岳任承天通判孫瑛洪武中陳永祥宣徳中吳復胡鼎天順中楊文達洪炬正徳中盧大政游元欽髙世岳嘉靖中

  父子百嵗

  義烏人陳世恭至萬厯戊寅年一百六嵗子陳迪亦夀九十八嵗

  福清三老

  宋季福清有三老政和間林雄年百七嵗紹興中林洞年百十七嵗並恩授迪功郎張魏公浚名其堂曰眉夀二子年俱九十餘同時有吳齊年九十三亦恩授迪功郎又蔡伯俙三嵗舉神童年八十七卒林瓌年九十卒

  烏青九老姓氏

  宣徳間湖州烏青鎮有九老趙嶬官序班年九十一吳煥年九十趙岐年八十九孫孟吉建文中太常博士年八十五水宗達運司年八十二漏瑜建文中御史唐其諒建文中縣丞胡敏錢郁年皆八十漏瑜會稽人唐其諒鳳陽人革除後流寓烏鎮俱能詩結社倡和亦一時之盛

  莆田九老八老

  嘉靖初莆田有逸老會皆鄉邦之望都憲林茂達年七十五憲副吳希由逸士林嘉績俱年六十七御史林季瓊知縣宋元翰俱年六十五憲副林有年年六十四侍郎鄭岳年六十三侍郎林富寺丞李廷梧亦幾六十有逸老詩集行於世隆慶己巳有耆老會太守鄭弼年七十八少参雍瀾年七十七太守陳叙年七十六運使林汝永年七十五主事柯維騏年七十四太守林允宗年七十二尚書康太和年七十一太和賦詩云故里重開耆老會七人五百二十三後尚書林雲同年六十九亦與斯會真太平盛事也

  同居

  世傳同居皆曰張公藝九世難矣熙寜中上虞劉承詔家同居十世四百餘人趙清獻為越州具奏上聞旌表其門人鮮知者田子藝留青日札序至十八世承詔不與

  積善之家

  人行一善可謂之善矣行數善可謂之積善之人如范希文父子捐麥舟事可謂之積善之家矣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非指一人一事言也

  智巖警語

  世有怨府畏途禍胎鬼趣積習晏安於其中未曽一念覺悟今人於四者無不蹈之後患其能免乎

  殺人欠債

  諺云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今之豪家以威勢殺人,貨賄官府即脱,巨室以厚息逼人致死,官府亦不之究,是殺人還錢欠債償命也

  好給沙門

  何次道好佛供給沙門而不施貧乏,殷仲堪好道不恡財賄而嗇于周急,今有佞佛求福者,廣施貲財不吝千金而貧交尠一錢之贈與其結納髠徒不如周賑困乏

  延師舫

  陳履吉林熙工皆余友也熙工修淨業足跡尠入城市履吉雅重之一日具贄幣拜熈工為師執弟子禮特造一船扁曰延師舫履吉長熙工一嵗鬚髭盡白同輩無不笑之目為病狂履吉曰今之司理縣令皆少年科第無道徳學問足以教人而人望風投拜惟恐其不我納也一與晉接人以為榮吾之求師非求少年權貴世自病狂吾何病之有然熙工儼然受其隅坐兩見其髙也

  交友

  利瑪竇歐邏巴人也,著天主實義人傳誦之而交友論尤切中人情,有云古有二人同行,一極富一極貧或曰二人為友至宻矣,竇法徳曰既然何一為富者一為貧者哉,言友之物皆與共也,又云視其人之友如林則知其徳之盛,視其人之友落落則知其徳之薄

  死友

  張幼于有友姚文學懋,言借齋中養疾,疾篤其伯氏懋樂欲舁之歸,幼于艴然曰生為吾友,死即非吾友耶,竟卒于館舍,幼于服緦送之嘗閲陳沂蓄徳録載,吳文定寛為修撰,時有同年賀恩寢疾將易簀,託于公之旁廡,公即掃室請遷及,卒舉殮於中堂使其子服衰,以答弔者幼于此舉,可謂不愧文定矣

  通財

  余嘗嘅朋友無通財之誼聖門諸賢推顔子原憲為最顔則簞食瓢飲所居陋巷原則三旬九食捉衿見肘甕牖繩樞貧亦極矣乃同時有子貢廢著鬻財于曹魯之間最為饒益且結駟連騎以訪原憲又有公西華乗肥衣輕當時亦不能分給二子稍稍不至乏絶可見通財之義賢者猶難之况末世乎善夫利西泰交友論曰一貧一富號曰相知某人曰既云相知何為一貧一富哉

  温公僕

  司馬温公家一僕三十年止稱君實許魯齋在中書欲買一僕牙儈以能應對■〈女間〉禮節者進輒謝去後得蓬首垢面愚騃者用之或詰其故曰聰明過我我反為其所使矣噫此腐儒之見也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曰使乎使乎未嘗愛愚騃之人也至司馬公為其僕呼君實乃公之盛徳若人家畜此奴不大悞事耶後世腐儒遵此為訓是主僕皆憒憒者耳閩中福興漳泉人家僕軰頗跳梁然皆識體至延建邵汀主人肅客而捧茶僮奴隅坐主人不以為怪僕愚騃垢面終身不知著衣戴帽魯齋之言悞之也

  狐鼠蚊盜

  晝伏夜動者狐也,鼠也蚊也盜也,四者秉隂氣人之所惡也,士君子昏夜乞哀其狐鼠蚊盜之類與

  夀夭

  户樞不蠧流水不腐是以安逸者常多疾病勞碌者恒鮮損傷好花易謝不材天年是以智巧者恒致夭折魯鈍者多享遐齡

  飲食

  髙帝不忘情於頡羮,韓信不負諾於漂絮,靈輒赴難以酬恩,淵明乞食思冥報,誰謂口腹之微無闗心身之重

  祈禱

  武王疾而周公以身代聖人亦不能以命自安孔子病而子路以禱請賢者亦不免以神為佞是以聖人賢者作之於前愚夫愚婦惑之於後

  再拜

  玉藻君酒肉之賜弗再拜子思於繆公餽鼎肉稽首再拜而受,孟子亦曰以君命將之再拜稽首而受子思孟子先與禮舛矣毋怪後世之廢古禮也

  諺

  今人諺語皆本於古句法恒相類,如掩耳偷鈴刻舟求劍坐井觀天抱薪救火守株待兎膠柱調瑟落井下石隔靴掻痒炊沙作飯見兎放鷹灼艾分痛臨寒索裘,又如水中摸月佛面削金管中窺豹夢中説夢屋上架屋人皆常談鮮有究其義者

  山林公案

  友人陳履吉云山中何景最竒曰雨後露前花朝雪夜何事最竒曰釣同鶴守果遣猿收華亭陳仲醇云三月茶笋初肥梅風未困九月蓴鱸正美秫酒初香勝客晴窓出古人法書名畫焚香評賞無過此時二語足為山林公案

  睡訣

  陸文量睡訣云,半酣酒獨自宿,軟枕頭煖,葢足能息心自瞑目,余不甚喜睡,嘗有訣云,俗事簡,聲色恬,不怯冷,無苦炎,厚襯褥,低下簾,倦即卧,自黒甜,友人陳履吉云手宋人陳編輒自引寐,此山窓睡訣也,過矣過矣

  煮茶

  友人羅髙君曰山堂夜坐汲泉煮茗,至水火相戰儼聽松濤傾瀉入杯,雲光瀲灧此時幽趣未易與俗人言

  奕棋

  奕雖小技然日長一局是最清境界林君復生平極清至以著棋與擔糞並稱煞風景矣不如楊廉夫云棋損閒心畫為人役語和緩有致

  銕冠

  楊廉夫號銕冠道人,所戴銕冠重四錢六分,向藏髙太醫家,陳眉公今收得之,聞其買銕冠時正在除夕前數日,公私之逋蝟集猶抽力置此足稱名士

  竹如意笋籜冠

  南齊明僧紹隠勞山詔徴不就賜竹根如意笋籜冠隠者以為榮

  著裘帯帽

  華亭孫雪居太守,十月便以薪草縛柑橘,上陳眉公,曰此為木奴著裘,余小園中喜種菊,結苞時以龍眼殻罩之,直至臈後放殻始開,陳惟秦嘗戲余云此為菊花戴帽可為的對

  種菜

  宋宇種菜三十品雨後按行園圃曰天茁此徒助余鼎俎周顒曰春初早韭秋末晩菘王維詩云松下清齋折露葵三君皆得農圃風味此况未可與肉食肥漢道也

  蹲■〈氏鳥〉

  顔氏家訓云江南有一權貴讀誤本蜀都賦注解蹲■〈氏鳥〉芋也乃為羊字人饋羊肉答書云損恵蹲■〈氏鳥〉舉朝驚駭張九齡知蕭炅不學故為調謔一日送芋書稱蹲■〈氏鳥〉蕭答云損芋拜嘉惟蹲鴟未至耳然僕家多怪不願見此惡鳥也九齡以書示客滿座大笑

  赤雪

  仙家有絳雪晉朝雜事云太康七年雨赤雪二頃唐五行志貞元二十一年正月雨赤雪于京師孫甫有論赤雪疏非祥兆也

  甜雪

  周穆王時西王母獻嵰山甜雪見拾遺記

  金馬碧雞

  金馬碧雞二山在雲南,神在成都,漢遣王褒祀金馬碧雞之神實在蜀也蜀有碧雞坊薛濤曽居之

  廬山

  周武王時方輔先生與李老君跨白驢入山煉丹得道仙去惟廬存故名廬山又云周威烈王以安車迓匡續續仙去惟廬存因命其山為靖廬山邦人以先生姓呼匡山又曰匡阜

  山川異聲

  平涼有彈箏峽峽口水流風吹滴厓如彈箏之韻金陵靈谷寺有琵琶街湖口有石鐘山武夷有鼓子峰皆山川之異聲也

  武夷木樓

  武夷鼓樓巖舊志云石樓四楹非也萬厯癸未五月陳孔震司馬憑陳羽士引至鼓子峰前鐘模石下縁石壁至其所見木造鼓樓一區髙廣三四尺瓦甓皆以木窓櫺户牖皆具制甚精巧釘頭出木外四五分不知何代物傳云飛來或然也司馬至時不難及歸怖甚幾作昌黎華山之慟程羽士力掖之始得下

  吕梁洪石硯

  吕梁洪行署之北山韞美石可為硯嘉靖初張鏜為主事分司其地始剖石製硯姚明山淶紀其事云此石貞潤受墨不讓端歙徐州又有一種花斑石非此類也

  印文

  内外諸司印文俱用叠篆以九畫為止字用成雙不及雙者足以之字而總兵所掛印文則用栁葉篆其玉璽與王府之寳則用玉箸篆其印形方大小有差一品者三臺二品者二臺俱銀三品以下者銅惟應天府特賜銀印廵按御史鐵印柄端有孔條穿之其餘職衙門則形稍長不方謂之條記

  永樂天順正徳

  南唐賊張遇賢,宋方臘俱改元永樂,遼舒嚕號天順皇帝,宋西夏賊號正徳,我朝同此三號,儒臣失考之過也甚矣,宰相湏用讀書人

  周太祖十二樂

  五代周太祖廣順元年邉蔚議改漢十二成為十二順之樂祭天神奏昭順之樂祭地祗奏寜順之樂祭宗廟奏肅順之樂登歌奠玉帛奏感順之樂皇帝行幸及臨軒奏治順之樂王公出入送文舞迎武舞奏忠順之樂皇帝食舉奏康順之樂皇帝受朝皇后入宫奏雍順之樂皇太子軒懸出入奏温順之樂正至皇帝禮會登歌奏禮順之樂郊廟俎入奏禋順之樂酌獻飲福奏福順之樂祭孔宣父齊太公降神同用禮順之樂三公升降及行同用忠順之樂享籍田同用寜順之樂今五代史無志故樂名闕焉十二樂見郭茂倩樂府足補史氏之缺

  金花帖制

  唐登進士有金花榜帖用塗金黄紙濶三寸長四寸大書姓名下有兩知舉花押仍用白紙作大帖貯金花帖外亦書姓名二字葢以此報其人也見崑山志

  茶户

  北苑團茶盛於宋,民編徭役名曰茶户,及至我朝久罷其貢,而茶户子孫年費數十金輸官,多至破産,歴洪武迄萬厯初無有議免其額者,泰和郭公子章理建州,廉得其狀請於兩臺,蠲其税,夫團茶之貢久廢,禍及茶户十數代子孫,無名横征莫此為甚,郭公初仕即能釐數百年積弊,真有實政在民者,不識當時丁蔡輸貢日,民之苦又何如也

  孟子出妻

  荀子言孟子惡敗而出其妻,韓詩外傳言孟子欲出妻因母言而止,二説不同書可盡信哉

  髙柴為武城宰

  人知子游為武城宰不知髙柴亦為武城宰而化行民有不服其親者改之行喪如禮君子之徳風也以身先之而民不遺其親右見陶元亮士孝傳家語亦云仕為武城宰

  子平

  宋有徐子平精星學術士宗之但稱曰子平子平名居易五季人與麻衣道者同隠華山今之推子平者祖宋末徐彦昇實非子平也

  玉璽圖説

  天啓四年九月四日磁州東八里臨漳縣務本村漳河北岸有田夫邢姓者正畊野間瞥見異風數陣河岸攤塌聲震林木隨滚出黄白色物如斗大光芒陸離精彩奪目三尺許乃除去浮土得玉璽不敢自秘因呈本道按而騐之重一百二十兩方各四寸面厚一寸二分螭龍紐髙一寸八分篆文曰受命于天既夀永昌於都懿哉余觀此寳埋光掩彩不知閲幾千年聖明在御遂獻禎符是天終不愛道地終不愛寳也所謂既夀永昌且為我皇上發之矧夫黄河澄清鳳凰來儀諸瑞畢至廼爾未有禎祥迭見如今日之盛者億萬斯年惟願皇上相傳若此敢不靖共厥位以輔受命于無疆哉分廵河北道副使齊東張夢鯨撰按南村輟耕録云至元三十一年甲午春正月太師國王之孫曰實徳哩者嘗得通政院事既歿家計窘極其妻托克托濟農病一子九嵗以玉貿供朝夕及出玉印也取視色混青緑而玄光彩射人其方可尺四寸厚方之三背紐盤螭四厭方際紐盡璽坼之上取中通一横窽可徑二分舊貫以韋條面有象文八皆若蟲鳥魚龍之狀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夀永昌此傳國璽文也秦以和氏璧所造厥後有天下者寳之以君萬國御史楊桓率百官進獻皇太后御前傳旨賜收玉之家楮幣三千五百貫御史中丞崔彧進傳國牋歴攷累朝傳授亡失之由見輟耕録但篆文係鳥跡非若天啓四年臨漳所拾者也崔彧牋曰徽宗為金所虜凡有寳璽金皆取之内璽十有四青玉傳國璽一與至元所獻同則知南渡二百年無傳國璽也明矣天啓四年所獻璽與至元大小不相侔篆文亦異豈徽宗十四璽中之一乎記之以俟博古者

  石鐘

  湖口石鐘山水經注以為水石相搏若洪鐘唐李渤以為潭上有雙石聲清越若鐘蘇東坡親履水濵聽風濤鏜鞳遂非李説千百年幾成聚訟東坡好竒者也又酈道元載之水經可據若李説山石之響宇内何處無之烏足以名是山哉

  瓦棺

  人死藏魄於木古禮也金陵瓦棺僧事甚異陸放翁筆記云靖康丙午臨卭夾門鎮山險處得瓦棺長七尺厚二寸與木棺同骨猶不壊然則昔之以瓦為棺不獨一僧也

  金蓮炬

  金蓮炬送歸院始于令狐綯宋王珪蘇軾晁逈史浩亦被此寵今人但知蘇軾

  銕硯

  古人用銕硯者桑維翰也洪厓先生欲歸河内舍人劉守璋贈以揚雄銕硯以銕為硯始自揚雄維翰效之耳

  琵琶故事

  琵琶故事烏孫公主王昭君潯陽商婦最著皆婦人也男子無聞

  放龜

  毛寳放龜事實其軍人見寳本傳諸書誤以為寳相沿不察寳守邾城石虎遣將攻城寳突圍出溺死江中

  戮鱷

  人但知韓文公能驅鱷魚逺徙而不知宋陳文恵堯佐詔縣吏操網捕鱷戮而烹之唐有鱷既徙至宋猶出食人文恵一戮之後不聞鱷再為患然則文恵之功在昌黎上矣文恵有自撰戮鱷文

  放鶴

  徐州雲龍山有山人張天驥放鶴亭山人有二鶴甚馴旦則望西山而放莫則望東山而歸蘇子瞻為作記今人但知林和靖孤山放鶴亭而天驥之名不著特表出之

  捕蟬

  今之穉子捕蟬每用桃膠塗竹竿梢上粘之即得曹子建云怪柔竿之冉冉兮運微粘而我纒欲翻飛而逾滯兮知性命之長捐葢自古已然矣

  朱子前定數

  義烏東平山有宋平昌刺史劉豪墓隆慶戊辰長至裔孫尚恭重修墓碑掘數尺見墳臺臺上有磚方尺許刻晦菴卜墓數云天聖戊辰塟此丘蔭十八紀出公侯子子孫孫垂不替繩繩武武永無休五百四十一年損十七八嵗裔孫修戊辰戊辰新一石重修重修千百秋秘書郎朱熹書按天聖戊辰至隆慶戊辰年數良是而長至又恰戊辰仍孫劉仕龍在宋贈武節侯修墓裔孫果年十七嵗文公之數亦竒矣劉之曽孫煇熺皆文公門人故為之卜而刻之墓

  吳司空夢

  新建吳司空桂芳未第時至鯉湖禱夢仙書云蘭陵美酒賞心樂事功蓋天下澤及萬民公宻記之人問夢只以前兩句對及登第出守揚州蒞任之日見酒肆中懸一招牌則前兩句憬然有悟但後兩句未騐耳後公累官漕運總督經畧淮海晉工部尚書以勞瘁卒贈太子少保制云功蓋天下澤及萬民乃歿後始驗也

  水去就好

  華亭曹别駕藩為書生日禱於鯉湖夢一童子云君榜上已有名但水去就好甲午試北畿從閘河入京竟不第迨丁酉嵗焦弱侯為考官録其文魁禮經寫榜人誤書藩字作畨所謂水去之應也别駕與余言

  禇氏平脈

  南齊禇澄精於醫著書十篇刻石殉塟後盜發其塜書傳人間第三篇平脈言女子肺脾命在左心肝腎在右與今人診脈殊異録之備攷

  學醫五難

  祝允明云病家貴驕不肯敬從一也病人愚愎強謂自知不能服從二也愚下之輩不辨良庸時有劣工謬得俗譽愚下必棄上匠而委劣工三也劣謬之徒信其妄施偶中他力自執為是四也良雖薦藥服者他參用而復疑愈不専工敗乃分謗五也

  阿育王塔

  四明鄮山阿育王塔晉太康三年從地湧出其狀青色似石非石髙一尺四寸方廣七寸露盤五層四角挺然中懸金色小鐘舍利綴於鐘下圓轉不定繞塔四周俱是鏤空諸佛菩薩金剛聖僧八部等像神工聖迹非人力所及萬厯丙子平湖陸五臺公瞻禮初見舍利大如芡實已如彈丸已大如瓜最後大如車輪五色變幻光彩射目壬子泰和郭孔泰孔陵到山瞻禮舍利初視若黍珠已如豆如蓮子同觀者或見如新菱出殻兩角垂絲絲綴以珠或見如葡萄色或見如桃瓣或見如金蓮花瑞相種種莫可殫述始知佛大神通歴千百年不滅也

  金雞

  武夷接筍道士程應元者曽入金雞下洞從舟中仰視洞若不甚深廣所堆木若有限比履其所甚宏邃内有三丈餘楠木上閣仙蜕十三函每函頭顱一二片脛骨一二莖手骨一二節皆裹以錦帕一函中有鶴骨頭與足各一又楠木刳一舟長丈餘濶三尺内細羅香末并香灰幾滿而洞中香灰成堆者亦纍纍然上金雞洞視下洞為小人不敢到萬厯丁丑五月有張富郎者年八十餘冒險入其中則見數人鼾睡香灰内傍有銅磬覆地富郎翻而視之磬下一雞遽展翼鼓扇香灰眯目倉皇俯伏半晌稍息亟由籃縋下半空籃掀富郎墜入舟子懐中無恙後年九十終應元親見富郎道其詳陳司馬又親見應元紀其實

  金雞洞香爐

  武夷金雞洞舊志云嘉靖甲午飛來銕香爐可三百斤戊戌御史李元陽作記謂洞中見新置一物如香奩狀丹朱炫耀約方六七尺侍御先一日望洞中無有次日乃有見洞在二十仞之上下臨不測何一宿之頃能致之速耶據此二説則洞中飛來者先為香爐後飛者不知何物也邇年陳司馬孔震記云只見洞傍小石巖中有一爐若盤盂而不見所謂六七尺及三百斤者豈變幻無常耶

  石鏡

  髙州府城有洗夫人廟祀梁太守馮寳妻廟前古碑一通厚可尺餘有石鏡一點白色形類碁子通明瑩徹視之可見後殿屋宇器物余幼游髙涼及壯所見異物僅此耳

  蛇精蟒精

  范鎮東齋記事云蔡君謨知福州疾不視事者累日夜夢登鼓樓憑鼓而睡通判有怪鼓角將累日不打三更者因對數夜有大蛇盤據鼓上君謨既愈與通判言所夢正與鼓角將所説同遂以君謨為蛇精米襄陽志林云米知無為軍嘗呼譙門鼓吏曰夜來三更不聞鼓聲吏言有巨白蛇纒繞其鼓故不敢近米頷之叱吏去不復問故郡人疑其蟒精

  朱晦菴魏鶴山

  宋咸淳間蜀人彭澹軒罷江東倅遊武夷山嘗獨行林藪入草菴中見二士夫峩冠博帯對食招彭坐俎中豕首一羊肺一雞一所言皆先天圖易傳性理之學玄妙深奥不可暁彭問其姓字右坐者曰姓魏山林野叟無字可稱問左坐者不答日暮辭出彭明日携僕挈榼再往無徑可達下山至一富家言所以富家曰異哉昨日至朱祠致祭正俎中之肴方悟左者朱晦菴右者魏鶴山也此段載異聞總録可備武夷山志之缺

  鱉異

  錢塘張尚書曽孫某典簿堯恩之子也有塘栖吕氏饋張活鱉張付烹炰俄聞釡中有慨嘆聲張異之取視而鱉斃矣剖其腹中有人長二寸眉目口鼻肢體手足無一不具跏趺坐蓮花上金中丞公子魯親見之為余言時萬厯戊申年也

  龜異

  孫太初居南屏山時養一龜後去道塲山遺龜于南屏僧寺孫化十數年僧明鏡夢青衣人求救曰某孫太初伴也願師明晨索我于花臺之下僧悟往發得一龜徑尺為石所壓其筒半裂而蛆叢集僧欲瘞之越夕不知所往然嵗嵗聞其聲至今不絶   魚異

  仁和張問渠者冡宰元洲之兄也母陳畜朱魚二十餘頭玩弄日久母殁問渠哀毁不忍往視皆變為白羣客聚觀咸謂魚常變色無異也比及去喪之日魚復變赤儼同除喪人謂孝感所致

  金字牌

  萬厯己酉五月十四日揚子江心風浪大作有渡船載百餘人幾覆忽見浪中有鬼面者持一牌起書金字一字衆謂必有金姓者在舟當死果有姓金者一人衆欲推之入水金本持齋誦經乃曰若活衆命吾何惜死然數止此安能倖免乃躍入水中時風狂舟速金彷彿若有人扶之出巨浪送上郭璞墓墩而立見舟翻覆俱溺死獨金得生江右劉觀南觀察親見其事毁佛魏莊渠

  毁佛

  搥碎六祖遺鉢折寺院無數後嗣乏絶聶雙江毁寺亦無嗣誰云佛無報應哉

  雷震毁寺

  蜀成都府彭縣有寂光寺廣袤五六里香火甚盛其地有縉紳劉志淵者垂涎梵宇可拓私居斥逐僧流毁除佛像方埋佛入地忽霹靂一聲震志淵立斃身首異處

  火玉

  唐武宗時夫餘國貢火玉光照數十步積之可以然鼎寘室内不必挾纊古所無也

  窑變

  饒州府學神庫中有窑變香爐一花瓶二相傳舊為回青所畫變成赤色今花紋或淡或濃宛然錦繡上署永樂四年造但神爐非玩器也

  宋硯

  三十年前吾鄉宋硯最多人不知重故家收藏與凡硯等余目擊宋硯不下百數二十年間轉鬻吳越殆盡葢鄉人利其厚值故也余友林熙工家藏一硯石質完好背刻嘉祐御賜鄭穆六字林得于鄭之子孫真世寳也穆字閎中侯官人居館閣三十年官至祭酒閩先達也此硯欵識宛然為吾鄉第一

  流黄劍

  上元夫人佩流黄劍會王母於漢武宫中

  軟倭刀

  嘉靖中胡總制宗憲有軟倭刀長七尺出鞘地上卷之詰曲如盤蛇舒之則勁自若唐天寳時有軟玉鞭光可鑑物屈之則如環伸之則如繩亦異國所獻銕玉最堅剛之物能屈伸之理之不可暁者

  鵲尾爐

  費崇先信佛法以鵲尾香爐置膝前陶貞白有金鵲尾香爐

  料絲燈

  料絲出滇金齒者勝詢之土人,云以瑪瑙紫石英諸藥品搗為屑,煮腐如粉然,必市北方天花菜點之,方凝即繅為絲織如絹狀,上繪山水人物諸色極晶熒可愛,以煮料為絲故名料絲

  桃花故事

  謝在杭文海披沙徴芙蓉事極多謂他不能稱是予以桃花為名亦甚夥因列于後  桃花源(武陵)桃花渡(四明地名)桃花雨(天寳中雨如桃花明年有馬嵬之變)桃花水(三月之水)桃花浪(杜詩三月桃花浪)桃花醋(唐世風俗貴葫蘆油桃花醋)桃花蜆(海錯)桃花蹊 桃花紙(楊炎在中書糊窓用桃花紙塗以水油)桃花馬(馬名)桃花稉(閩穀名)桃花石(在定海桃州山昔安期生以醉墨洒石成桃花)桃花扇 桃花帳 桃花縹(二千石後名出漢官儀)桃花信(毒藥)桃花米(宋武帝張妃事)桃花癲 桃花妝(貴妃事開寳遺事)桃花酒(酒漬桃花益人顔色見太清卉木方)桃花犬(宋太宗淳化中綿州貢)桃花灘(在貴溪縣)桃花觀(元都觀在朗州)桃花靣(人靣桃花相映紅崔護詩)桃花賦(皮日休)桃花岩(在邵武)桃花洞(在杭州)桃花精(博異記紅衣人送酒事)桃花嶺(談圃石曼卿判海州日以桃核抛嶺上二三嵗花開如錦)桃花舖(安慶太湖縣)桃花臉 桃花腮 桃花塢(杭州臯亭山鍾山獨龍岡)桃花煞(咸池煞)桃花犬(山西廉使趙澤民家獵犬見秘笈)桃花偈(志勤禪師)桃花汗(貴妃)桃花井(師曠聞天老曰井上種桃花落井中不祥)桃花廳(在許州梅聖俞有詩)桃花絲(青齊間桃花垂絲二三尺練以松脂相纒織鞋履雲仙雜記)桃花骨(守宫塗臂而骨紅名桃花骨)桃花行(李嶠作桃花詩帝采入樂府因名)桃花寺(見宋趙師秀詩)桃花夫人(即鬼夫人見杜牧詩)桃花茶(東坡詩問大冶長老乞桃花茶)

  凌霄金錢

  凌霄花金錢花皆有毒不宜近眼花露入眼則失明

  刺桐嶺

  南異物志曰刺桐南海至福州皆有之叢生繁茂唐陳去疾家于閩郡因言方物云刺桐葉緑花紅今泉州名刺桐城問之泉人亦云不識此樹何狀福州葢未之見矣

  枸杞

  枸杞續仙傳朱孺子見二犬入杞叢下異之乃尋掘得二杞根形如犬故名狗杞杜子美以狗杞對雞栖白樂天詩云不知靈藥根成狗怪得時聞夜吠聲後世方書皆曰枸杞誤也

  大茶

  天台記丹丘出大茶服之生羽翼又蒙山頂茶一服祛疾二服無病三服換骨四服即為地仙故盧仝歌云但覺兩腋習習清風生蓬萊山在何處玉川子乘此欲歸去皆有所據非漫語也異草

  異草

  善語國有草食之令人不眠名却睡草(洞冥記)興慶池南有草紫葉而香醉者嗅之即醒名醒醉草(開元遺事)常山有草置諸門夜有人過輒叱之名護門草(酉陽雜俎)東海祖州有草人死三日覆之即活一株可活一人名不死草(十洲記)瓊州有草視其節知一嵗風候名知風草(一統志)黄帝時有草生於庭佞人入則指之名指佞草(御覽)漢武帝時異國獻草似蒲帝思李夫人懐此草輒夢見之名懐夢草(酉陽雜俎)

  禹餘糧

  張華博物志曰扶海川上有草名蒒其實食之如大麥七月熟民斂之至冬乃訖名自然榖或曰禹餘糧唐詩云澗有堯時韭山餘禹日糧

  嘉客紅

  宋福清翁昭文先儒亢從子也圃中非時生荔支其母曰豈有嘉客踵門耶頃之莆田林光朝至因名為嘉客紅可補荔譜之缺

  龍荔

  交南有一種龍荔實如小荔枝味如龍眼木與葉亦類閩廣陳剛中詩云龍荔綴如珠

  三寸柑

  凡柑皆圓獨成都産者形如鴨卵故杜甫詩云三寸黄柑猶自青三寸言其長也余嘗過臨江府地産黄柑有長三寸者

  嘉慶子

  唐韋述兩京記東都嘉慶坊有李樹極美故稱嘉慶李千百年後稱李子皆曰嘉慶子他物未有如此之得名悠久也

  丹青樹

  西京雜記云終南山有合離樹紅緑相雜斑駁如錦繡長安謂之丹青樹

  蚊樹

  嶺南異物志曰有樹如冬青,實生枝間如枇杷,每熟即坼裂蚊子羣飛,惟皮殻而已名蚊子樹,今永福山中有之鄉人為余言

  梟非不祥

  梟惡鳥也人聞其鳴輒為不祥昔謝艾梟鳴牙旗乃兆軍勝張率南梟鳴庭樹乃兆授官唐章顓將放榜日梟鳴簷際逐之復還顓曰我失意無所恨兼恐横罹災患湏臾榜出顓登第然則梟非惡鳥也

  念佛鳥

  九華山産念佛鳥形大如鳩色黄褐翠碧間而成文音韻清滑如誦佛聲唐韋蟾詩云靜聽林飛念佛鳥細看壁畫駄經馬

  龍九子

  龍生九子所載不同一曰蒲牢好鳴鐘紐之獸囚牛好音樂器之獸鴟吻好吞殿脊之獸嘲風好險殿角之獸睚眦好殺刀頭之獸屓屭好文碑旁之獸狴犴好訟獄門之獸狻猊好坐佛座之獸霸下好重碑座之獸又云瓦猫好險簷前獸饕餮好水橋下獸■〈虫蠻〉■〈虫全〉好慵門前獸憲章好囚獄門獸蜥蜴好腥刀頭獸蒲牢霸下屓屭鴟吻與前同

  猫睡

  猫之善捕鼠者日常睡終日跳擲者必不捕鼠見陳止齋集猫不捕鼠者名麒麟猫有味

  鮫魚皮

  閩中産銅鐵鑄刀劍甲天下劍鞘以鮫魚皮為之堅硬如石海中有魚名鮫魚或以為鯊魚皮非也李長吉劍子歌云鮫鮐皮老蒺藜刺鸊鵜淬花白鷴尾正指此也魚皮隠起細刺如蒺藜故云

  鱟車螯蠣

  閩中産鱟見韓退之詩車螯見歐陽永叔詩蠣見蘇子瞻詩

  徐氏筆精卷八

 

 

    附錄:

    榕陰新檢(八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徐■〈火勃〉撰■〈火勃〉初字惟起更字興公閩縣人聚書數萬卷並手自丹黃以博洽名一時竟終於布衣明史文苑傳附見鄭善夫傳中兹編採摭古事分孝行忠義貞烈仁厚高隱方技名儒神仙入門所載多閩中事大旨在表章其鄉人也(四庫全書總目·史部·傳記類存目)

    筆精八卷(福建巡撫採進本)

    明徐■〈火勃〉撰■〈火勃〉有榕陰新檢已著錄是編分易通經臆詩談文字雜記五門其曰筆精取江淹別賦語也

■〈火勃〉以博洽名一時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謂見其遺書大半施鉛點墨題端跋尾然是書踳駁之處乃復不少如以乾象陽在下爲老子之猶龍以坤卦黃中艮卦行其庭爲皆指道家之黃庭以繫辭遊魂爲變爲釋氏之四生六道皆不免好爲異說援儒入墨從王栢之說謂野有死麕爲淫詩從焦竑之說謂洛書出佛經從陳元齡之說謂周實建寅皆失詳考他若以鐵襧襠爲馬鞍之飾不知襧襠爲袙腹廣雅本有明文以漢郊祀歌甯字當増入庚靑韻不知齊梁以前本無四聲謂杜詩郫筒本李商隱不知商隱在杜甫後謂冬靑引唐珏林景熙二集並載不知景熙有集珏無集謂溶溶爲水貌晏殊詩不應借以詠月當改爲兩不知月穆穆以金波以水比月漢郊祀歌已然謂一東二冬爲沈約所分不知約之詩賦二韻實皆同用據李涪刋誤分用者乃陸法言謂蒙齋筆談爲鄭景望作沿商維濬之誤不知乃葉夢得書謂李淸照爲趙抃子婦不知趙明誠乃挺之之子謂琵琶故事皆婦人而男子無聞不知賀懷智康崑崙羅黑黒紀孩孩皆著名唐代亦多渉疎舛至謂杜牧語多猥澁羅隱詩極淺俗而稱高啟梅詩詩隨十里尋春路愁在三更挂月村之句爲在林逋疎影暗香一聯之上尤爲鹵莽甚至謂孟子不深於易理周公之作金縢爲不能以命自安尤明人恣縱之習特其采摭旣富可資考證者頗多亦不可盡廢衡其品第葢張萱疑耀之流亞也(四庫全書總目·子部·雜家類)

    閩南唐雅十二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徐■〈火勃〉編費道用楊德周等補之德周序言之甚明而卷首題名乃稱道用輯德周訂而■〈火勃〉校之殆■〈火勃〉爲閩人而道用德周皆閩令故讓善於二人也所錄皆閩中有唐一代之詩自薛令之以下得四十人是時胡震亨唐音統籖已出鈔合較易故所載頗詳然秦系周樸韓偓其人旣一時流寓其詩又不關於閩地一槩錄之未免借材之誚也■〈火勃〉有榕陰新檢德周有澹圃芋紀皆已著錄道用字闇如石阡人官福淸縣知縣(四庫全書總目·集部·總集類存目)

    徐■〈火勃〉 錢遵王云興公博學工文善隸書萬厯間與曹能始狎主閩中詞盟後進皆稱興公詩派南損齋云興公聚書至數萬巻所居鼇峰麓客從竹間入環堵蕭然而牙籖四圍縹緗之富卿侯不能敵也其攷據精覈詩自樂府歌行及近體無所不備(明詩綜)嚴儀卿論詩謂詩有别才非闗學也其言似是而實非不學牆面安能作詩自公安竟陵派行空疎者得以藉口果爾則少陵何苦讀書破萬巻乎興公藏書甚富近已散佚予嘗見其遺籍大半點墨施鉛或題其端或跋其尾好學若是故其詩典雅清穏屏去粗浮淺俚之習與惟和足稱二難以此知興觀羣怨必學者而後工今有稱詩者問以七畧四部茫然如墮雲霧顧好坐壇坫說詩其亦不自量矣(靜志居詩話)元人施鈞咏淚云獺髓空勞補舊痕離筵歌罷忽沾巾半江湘竹斑斑雨三月棃花點點春字濕錦機啼戍婦珠明綃室泣鮫人琵琶滴到情深處洗盡青衫幾掬塵林方懋和云傾天東注欲成河千載湘筠怨未磨易水寒風人逺去西州斜日客重過痕添玉筯消紅頰濕透羅襦掩翠蛾最是潯陽醉司馬琵琶聽後恨偏多予在請室云有目憐雙瞀桔槔出巳枯多惟堪盥面貴不肯成珠冷濺階前雨悲翻夜半烏三年麻服血得到故園無而徐隠君■〈火勃〉楚雨滴分和氏璞漢風吹上李陵衣句尤傑出惜不記其全(因樹屋書影)春申君因李園而進園妺於楚王竟為園所殺唐張祜詩云薄俗何人議感恩諂容卑跡賴君門春申還道三千客寂寞無人殺李園杜牧詩烈士思酬國士恩春申誰與快寃魂三千賓客皆珠履欲使何人殺李園近吳郡林若撫詩云豫讓心銜國士恩斬衣猶可快寃魂春申亦有三千客至竟何人死棘門皆未足以定三千客之罪也園既進妹生子時朱英勸春申殺園不聽且曰李園弱人也僕又善之未幾死於棘門是春申之計失矣客何能為徐興公有詩云食客三千盡在門各穿珠履耀平原寃魂地下多遺恨不許朱英殺李園庶幾為三千客卸罪(因樹屋書影)髙景倩齋頭啖鑛玉荔枝賦得漢人名謝肇淛詩夏季布華筵鑛玉陳蕃枝輕黄香四座殷朱浮青絲出井丹液涼雪竇融凝脂楊盧植上苑桃李廣西陂未若三伏生微寒朗侵肌吾曹操彩筆揮霍光陸離餘甘寧可忘向子長相思徐■〈火勃〉詩江陳萬年種夏景丹顆垂檀欒布鑛玉香甘始當時千枚乗露摘盆子盛纍纍諦審食其實核焦延壽宜楊盧植太酢青李尋傷頤綺疏受殘照林髙相蔽虧盤桓譚轉劇三伏湛涼颸(廣羣芳譜)宋徽宗繪事極精題咏者衆今摘其可采者康與之題花鳥云玉輦宸遊事巳空尚餘奎藻繪春風年年花鳥無窮恨盡在蒼梧夕照中成廷珪題白頭翁云梔子紅時人正愁故宫衰草不勝秋西風吹落青城月啼得山禽也白頭張來儀題桂枝圖云玉色官瓶出内家天香濃淡月中葩六宫總愛新涼好不道金風捲翠華汪廣洋題雙鴛圖云蘆葉青青水滿塘文鴛晴臥落花香不因羌管驚飛起三十六宫春夢長周仲方題雙燕圖云江南簾幙重重雨艮嶽河山處處花兩地舊巢傾覆盡西風萬里入誰家徐興公題墨蘭圖云嫩蘂疎枝寫澤蘭宣和御墨半凋殘國香莫道蕭條甚北地風霜不耐寒(小草齋詩話)趙子昻畫馬題詠亦多而佳者較少惟李文正東陽云宋家龍種墮燕山猶在秋風十二閑千載畫圖非舊價任他評品落人間黄方伯澤云黒髪王孫舊宋人汴京回首已成塵傷心忍見長城飲何事臨池又寫真徐處士■〈火勃〉云宋室王孫粉墨工銀鞍玉勒貌花驄天閒十二真龍種空自驕嘶向北風雖含譏刺而筋骨不露(小草齋詩話)元季嘗發亞父塚獲寳劍一國初劉玉詩云雲龍山下路縈迴亞父墳邊戲馬臺寳劍却隨金盌出定知曽教項莊來近徐興公亦有詩云魚膓三尺氣如虹未遂鴻門殺沛公神物千年猶欲吼肯教長閉九原中(小草齋詩話)林丙卿福清人生平倜儻好遊俠邪遇當意揮千金不顧劉姬鳯臺者年十五有聲教坊貴游爭慕之姬不與狎一見丙卿歡甚託以終身丙卿破數百金納為妾久之丙卿遊吳越間道聞姬死慟哭幾絶疾馳抵燕日夜哀痛刻玉為主提攜不去左右為賦長短句題玉上曰入時倒郎懐出時對郎面隨郎南北復東西芳草天涯空繞遍勝寫丹青圖勝妝水月殿玉魄與香魂都在此一片願作巫山枕畔雲願作盧家梁上燕莫似生前輕别離教人看作班妃扇歳丁酉丙卿去燕復游西粵僦舟東下為舟人陳亞三所殺沈其屍於江掠其貲以去蒼梧林司李丙卿友也半夜忽見婦人稱寃狀因邏卒嚴捕禦人者卒搜亞三槖得玉主司理大驚窮索餘黨伏辜求得屍顏面如生肌肉不損觀者異之葉太史傳其事予為作玉主行燕山幻出蛾眉質翠羽鳴璫金屈膝就中百萬倚門倡若箇輕盈稱第一傾城少女長劉家十五妖嬈未破瓜到處名姬羞粉黛一時佳冶避鉛華櫻脣半啓飄金縷百囀嬌喉鸎乍乳間拂朱絃奏鳯凰時抛紅豆調鸚鵡對客閒參湖上禪桃花重製蜀中箋芙蓉學繡相思枕榆莢羞看買笑錢五陵俠客紛無數爭進千金求一顧妾貌雖同解語花妾心已作沾泥絮風流閩海說林郎年少曽登游冶塲黄金盡買纒頭錦贏得聲名遍教坊明珠欲換娉婷女金谷園中貯歌舞滿眼無人荷目成劉姬一見心相許結束歡然出狹邪九枝銀燭七香車鴛鴦忽比雙飛翼菡萏俄開並蒂花珊瑚寳玦流蘇帳蜀錦紫絲縈步障占斷春風歳復年秦箏趙瑟搊相傍可憐行樂在須臾夫壻長游入五湖膏沐懶施雲鬢亂空床獨守夜燈孤春花秋月無情去誤妾佳期等閒度婉意柔情孰與伸千愁萬恨憑誰訴明河耿耿路迢迢望絶音書嘆寂寥紅頰毎於愁處損朱顏多向暗中凋思君不見令人老栁葉雙眉畫慵掃香魂渺渺落黄泉玉骨纍纍瘞香草人傳消息五湖西夫壻傷情掩面啼碧沼游魚乖比目雕梁飛燕失雙栖哀絃絲斷聲難續死别生離成一哭沈思無計表深情售得連城舊明玉磨礲朗潤復輝光賦得悲哀句短長中間自鏤芳卿字未下金刀先斷腸錦囊裝貯殷勤記鎮日重重牢繫臂東西南北但身隨旦夕何曽暫相離攜向蒼梧萬里游逢人開取淚先流鷓鴣呌月悲長夜蛤蚧鳴風感素秋江頭忽遇探丸客化作杜鵑歸不得黄昏野魅泣精靈暮雨遊燐啼怨魄玉主飄零何處歸芳魂長繞粵江飛夜臺飲恨重相見朽骨含寃事巳非蒼梧司李眠官閣忽覩仙姬來綽約含怨含顰若有詞半羞半怯如相託索索隠風毛骨寒分明環珮韵珊珊漸聽嗚咽聲初逺起視星河病欲殘心知非幻仍非夢定有幽魂抱深痛綵線縫裾獲赭衣驟看玉主神驚動由來此物屬林郎刻玉題詩為悼亡珍藏久識依懐袖流落何因在異鄉傷心細向公庭鞫舊鬼呼哀新鬼哭始覺孤身入虎牙更悲俠骨填魚腹詎信蛟龍不忍吞隨波逐浪幾朝昏千秋重閱曹旴事九辨難招屈子魂吁嗟此事何奇絶名姓從兹播西粵真邀白日照重泉果有嚴霜飛六月片玉堪將恩遇酬死生肝胆在紅樓方知白璧能伸恨不獨青萍解報仇(徐興公集)錢起贈隣居齊六詩云雞聲共林巷燭影隔茅茨于鵠題隣居云蒸棃常共竈澆薤亦同渠傳履朝尋藥分燈夜讀書髙季迪贈隣友云林近書燈露溪迴酒舫通放鳬長合隊移竹毎分叢傅朩虚贈隣人馬水莆云樓迥常分月牆低不隔花陳軒伯贈隣友云夜泉皆屋後曉塔共窓中趙仁甫題隣舍云戸外分垂栁牆頭過落花又徐鎧喜李少保卜隣云井泉分地脈砧杵共秋聲梅堯臣贈鄰居云籬根分井口壁隙透燈光皆能摹寫真切者也予與隣友吳元化交最密戲題十韵云草舎相隣並幽居隔短垣山光齊列屋樹蔭兩遮園碧露篝燈影香聞壓酒尊花分粘戸片苔長過籬根碩鼠均偷果驕龍互守門萟蔬先得種蒔竹易移根蛛網牽簷近雞羣鬬柵繁不窺家室好時聽笑聲喧賽社輪僮僕摶沙狎子孫杜華與王翰朝夕往來煩(筆精)落花詩始於二宋漢皋佩冷臨江失金谷樓危到地香將飛更作迴風舞巳落猶存半面粧誠絶唱也余襄公云金谷巳空金步障馬嵬徒見舊香囊至國朝作者愈甚多至三十首矣文徵仲云丹葩漂泊明妃淚綠葉差池杜牧情沈啓南云錦里門前溪可浣黄陵廟裏鳥還啼近歳滇中馬弢叔云武陵路别迴漁艇金谷春深落妓釵影揺團扇愁班女艷逐微波度洛妃山東于文若云紅樓白日憐珠墜青塚黄昏痛玉埋吾鄉董叔允云拂地霓裳迴妙舞凌波羅襪冷香魂楚妃腰細難勝雨漢女身輕合避風建溪魏君屏云馬嵬妃死香猶在垓下人亡血未乾余少時亦曽賦十首有云麗華魂散胭脂井闗盻香消燕子樓雖皆效法二宋然比興之體亦自俊麗可傳也(筆精)徐■〈火勃〉閒居詩未春豫借看花騎欲雨先徵種樹書足稱雅致(香泉偶贅)吾閩劍津山川奇秀多鍾喆人尤溪為劍屬邑岩壑幽勝水朩清華山有九仙靈蹟白鶴銜果墜地食之者辟穀得仙至今侈為美談啓文黄先生產於其鄉少穎敏博覽羣書工舉子業隸籍膠庠先後試輒髙等屢戰棘闈雖淹抑而志猶未衰一經庭訓聿啓後昆今歳年週花甲族黨稱觴為賀趙生十五寫松石圖以致祝予忝世誼乃為之歌曰吾聞泰山之松髙百尺老榦盤挐傍奇石喬柯映日捲龍鱗素髓經霜凝琥珀丈人介壽比松齡天陵偃蓋長青青採取脂肪堪服食延年何必羨椿靈(紅雨樓集)烏石山有宿猿洞怪石森聳昔有老翁畜一猿毎夜輒宿洞中唐季大築城垣隔此洞於城外宋熙寧中湛郎中俞棄官歸隠於此程大卿師孟篆書宿猿洞三字於石徑尺許洞前舊有荔枝樹極佳名曰洞中紅古靈陳襄贈湛俞詩云此去蓬萊峰頂月夢魂應到荔枝園羅源林迥詩云荔枝影裏安吟榻菡萏香中繫釣舟國朝廢為叢塚荔樹已無存矣謝肇淛有句云湛侯當年拂衣歸卜築喜就城南陲菡萏香風垂釣裏荔枝寒影對僧時予亦有詩云怪石髙於雉堞齊昔人曽此卜幽栖白楊滿地髑髏出蒼蘚上崖名姓迷夜雨徒聞山鬼哭秋風不見野猿啼荔枝樹死洞門塞行到此中生慘淒壁上諸名公題刻具存無人修復良可慨也(筆精)宋徽宗繪畫題咏者多含譏刺髙季迪題畫眉百合圖云百合無殘六合塵汴京啼鳥怨無人不知風雪龍沙地還有圖中此樣春又題宣和畫云御翰親題賞畫工疎枝野鳥怨秋風那知回首宣和殿物色淒涼與畫同釋宗泐題小鵲圖云落日黄塵五國城中原回首幾含情巳無過雁傳家信獨有松枝喜鵲鳴又雪江獨棹云艮嶽秋深百卉腓邉塵吹滿衮龍衣淒涼五國城邊路得似寒江獨棹歸張璨題墨蘭云御墨淋漓寫楚蘭披圖却憶政宣間分明一種湘絫怨萬里青城似武闗夏忠靖題墨竹云寳殿無心論治安碧窓著意寫琅玕枝枝葉葉真瀟洒爭耐金人不愛看又無名氏題石榴云金風吹綻絳紗囊零落宣和御墨香猶喜樹頭霜露少南枝有子殿秋光王元美題馬圖云天閑萬里盡權奇寫出丹青意自悲長白山頭三萬匹可憐龍種一雄嘶康與之題花鳥云玉輦宸遊事巳空尚餘奎藻繪春風年年花鳥無窮恨盡在蒼梧夕照中項忠題鸜鵒圖云五國城邊掩淚時汴梁宫闕了無遺爭如鸜鵒知春意猶占東風第一枝楊森題草書云艮嶽風清玉几涼閒將心事學鍾王當時肯草勤民詔不使金人到大梁予題秋江獨釣圖鏡水無波釣艇閒人間治亂豈相闗金風忽動黄沙暗不見中原萬歳山又題墨蘭圖嫰蕋疎花寫墨蘭宣和御墨半凋殘國香莫道蕭條甚北地風霜不耐寒(筆精)楊鐵厓嘗論四老人者秦皇漢帝之不可迹而招者也使為子房一呼而至子房之奴不翅也豈足為四老人哉子房之所呼者老人之贋者也葢子房一時巧術借人間四老以動漢廷如優孟之衣冠面目髭髩為叔敖而出者漢祖驚見以為真而太子之羽翼遂成豈料其為贋也哉漢廷諸人罔有覺者墮良之計深矣太史公闕而不錄其知良之所為歟唐李頻題四皓詩云龍樓曽作客鶴氅不稱臣尊之也予曽游桃源有詩云種得桃花洞裏居子孫相約事耕鋤采芝笑殺龎眉叟輕出南山翼漢儲正謂四老人未宜輕出商山不如秦人之髙蹈也(筆精)國初王澤題宋髙宗所書杜詩云江頭宫殿日遲遲朝退千官黙坐時春盡龍沙無鴈度素縑只寫少陵詩髙壁云萬里龍沙信不通江頭虚築上皇宫中興謀畧無心定較得臨池筆法工吾鄉陳參藩全之題髙宗鸚鵡云隴山鸚鵡說還鄉中使傳宣出禁牆漠北有人歸不得思鄉愁比隴山長予題敗荷鶺鴒圖云游宴湖山啓御園紹興粉本至今存弟兄急難龍沙北不獨悲鳴痛在原(筆精)(四庫全書·集部·詩文評類·全閩詩話卷八)

     徐■〈火勃〉 ■〈火勃〉初字惟起更字興公閩縣人有鼇峰集(南損齋云興公聚書至數萬卷所居鼇峰麓客從竹間入環堵蕭然而牙籤四圍縹緗之富卿侯不能敵也其考據精覈詩自樂府歌行及近體無所不備 詩話嚴儀卿論詩謂詩有别才非關學也其言似是而實非不學牆靣焉能作詩自公安竟陵派行空疎者得以藉口果爾則少陵何苦讀書破萬卷乎興公藏書甚富近已散佚子嘗見其遺籍大半點墨施鉛或題其端或跋其尾好學若是故其詩典雅清穩屏去觕浮淺俚之習與惟和足稱二難以此知興觀羣怨必學者而後工今有稱詩者問以七略四部茫然如墮雲霧顧好坐壇坫説詩其亦不自量矣)(四庫全書·集部·總集類·明詩綜卷七十)

 

*********************************************************************************************

新增补附录(非原书内容,新增补):

 

  徐火勃(1563~1639年),字惟起,一字兴公,侯官县(今闽侯县)人。童试后,摒弃科举,随兄作诗,以清新隽永见长。明万历三十一年至万历四十二年(1603~1614年),与叶向高、翁正春、曹学佺、谢肇淛、陈价夫等结“芝社”,人称“芝山诗派”,徐火勃、曹学佺并称诗坛盟主。徐火勃工诗,擅长书法、绘画。终生未得一官,平日身处书城,自以为乐。藏书七万余卷,是国内著名藏书家之一,“所藏多宋、元秘本”;毕生求书、藏书,尤精校勘,将所藏书辑成《徐氏家藏书目》,以便查考。凡来就读者无不乐于借阅,且为设几供茶。晚年生活潦倒。著有《红雨楼纂》、《闽画记》、《闽中海错疏》、《荔枝谱》、《榕阴新检》、《笔精》、《鳌峰诗集》等约50种,又重修《雪峰志》、《鼓山志》、《武夷志》、《榕城三山志》等。

 

  徐火勃,(1570~1645)明藏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字惟起,一字兴公。闽县(今福建福州)人。少年时喜书册,乡试不中后,遂弃仕举。以博洽闻名一时。其诗以典雅清稳见长,万历间与曹学佺狎主闽中词坛,称“兴公诗派”。朱彝尊对他评价极高。精书法,能画山水,但不多作,传世较少。致力于藏书事业,四方搜罗,不遗余力。最初所藏达53000卷,储于“汗符斋”中,并编有《汗竹斋藏书目》。又自万历行辰(1592年)至辛丑(1601年)曾三次到江浙云游,所见既广博,遇图籍文加收集,借藏抄录,积至10数年,总计7万余卷,其中宋元秘本较多。藏于“江雨楼”中。他的藏书不外借,但允许前来阅览。并为阅书者供茶。他说:“贤哲著述,以俟知矣。其人以借书来,是与书相知也;与书相知者,则亦与吾相知矣,何可不借?”又说:“来借者,或蓄疑难,或稽异同,或补异简,或搜奇秘”,遂乐为借阅。撰有《红雨楼书跋》2卷,考索图籍金石,义亦精蕴。又撰有《徐氏家藏书目》4卷,多题跋。仿郑樵《通志·艺文略》、马端临《文献通考·经籍考》体例,成《红雨楼书目》、桉四部分类,该日收明代集部较多,是考明代艺文的重要资料。潘景郑评其“虽不逮《千顷堂书目》之富,以之互勘,当得补苴什一也”。他在《笔精》中作《聚书十难》,分析世代私人藏书不能久传,“何也?非深知笃好者,鲜不屑越也。”著有《鼓山志》、《续志》、《易旁通》、《徐永宁年谱》、《武夷志》、《蔡富州外记》、《榕城三山志》、《笔精》、《雪峰志》、《闽画记》、《榕城新俭》、《闽南唐雅》、《红雨楼集》等,但流传不多。

 

  徐火勃的《武夷茶考》

  提起徐火勃,福建的文史学者及古诗词爱好者,立时都会萌起几份肃然之情。这位与其兄徐熥同有诗名,且在明万历年间与曹学佺享有“闽中诗坛领袖”殊荣的诗家,深得文人赞赏。

  徐火勃(1570-1645),字惟起。明代诗人、方志学家、藏书家、书法家。徐一生虽学富五车,却淡于功名,以诗书自娱,终身不仕,以布衣终。有诗文集及《雪峰志》、《鼓山志》、《榕城三山志》、《武夷志》等传世。且对茶事颇有研究,撰有《蔡端明别记》、《茗谭》等茶著。

  徐生前应邀撰修《武夷志》,多次莅临和寄居武夷山。留有多首武夷诗作。如其咏水帘洞诗云:“绝壁宵眠梦未安,隔峰松影月光残。檐前水落晴空雨,洗得云窗一夜寒。”(清董天工《武夷山志》卷十五)。意明言赅,凡在此夜宿之客,必有同等感悟。由于编修《武夷山志》,他“自与灵山有夙因,清溪九曲往来频”。(《再宿冲佑观》清董天工《武夷山志》卷之五)。他常入山寻胜探景、戡地核名,以致“不题名姓言相访,到处为家未必归”(见董天工《武夷山志》卷二十四)。可见徐夫子的武夷致深情怀。

  尤其值得今人重视的是徐火勃的《武夷茶考》,这篇不上千字的文章,简述了武夷茶史。首先是论证了武夷之茶,“在前宋亦有知之者,第未盛耳”。因为当时的“范文正公《斗茶歌》云: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栽。苏子瞻亦云:“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已可证之,所以他认为武夷之茶与其时建安北苑茶同时并存。

  其次是记载了元代,武夷茶正式钦定为贡品,并且在四曲南畔兴建了恢宏的御茶园建筑群,专为皇家制作贡茶。同时还记述了具有武夷山浓厚风俗的祭祀山神、祈望茶叶丰收的《喊山》仪式及神话。

  其三是写到明末武夷茶又再次兴起的盛况。元大德六年(1302年)至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255年的长期制作贡茶,造成了当地政府和茶农的沉重负担,严重影响了武夷茶生产,“而茶园鞠成茂草”的局面。后因改贡延平之茶,武夷茶又得以发展。徐文曰:“环九曲之内,不下数百家,皆以种茶为业。岁所产数十万斤,水浮陆转,鬻之四方,而武夷之名甲于海内矣。”他还评说了武夷古今之茶,写道:“宋元制造团饼,稍失真味。今则灵芽,仙萼,香色尤清,为闽中第一。”对于这种新局面,徐先生发出了深沉疑问:“岂山川灵秀之气,造物生殖之美,或时有变易而然乎?”笔者认为除“山川灵气,造物生殖之美”当是关键,另外的“时有变易”原因是制作工艺有了改进:明代武夷茶已由团饼茶,蒸青、晒青茶改为炒青散茶,并逐步发明了发酵茶。

  徐火勃的《武夷茶考》,在中国茶史研究上起了很大的作用。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进士、曾任福州知府和福建巡道的喻政于万历四十年(1612年)在福建编印的《茶书全集》、清代在崇安县为令六年(1717-1722年)的陆廷灿,在其所编的《续茶经》等中国古代重要茶著都将此编入。所以说该文不失为我国古代茶文化经典之一,受到当今茶人的重视。

 

    ■黄贤庚   明清著名藏书家——徐<火勃>

  与江浙一带相比,历史上福建藉的大藏书家不算很多,但明朝末年的徐<火勃>却不愧为中国藏书史上名副其实的大家。

  徐<火勃>(1570-1654)字惟起,又名与公,福建闽县人。生性恬淡,终生布衣。万历间与曹学佺主持闽中词盟,时与称为"与公时派"。

  徐<火勃>自幼性嗜典籍,博闻强识,尝自谓:"人生之乐,莫过于闭户读书。"故家境虽不富裕,於收书却不遗馀力。徐<火勃>藏书楼名红雨楼,经过几十年的积聚,其红雨楼藏书共达五万三千馀卷。徐<火勃>有一篇《藏书屋铭》,是他一生淡泊名利、究心学问的真实写照。《铭曰》:"少弄词章,遇书辄喜。家乏良田,但存经史。先人手泽,连篇累纸,珍惜装潢。藏蓄匪称汗牛,考核颇精亥豕。虽破万卷之馀,不博人间有青紫。茗椀香炉,明窗静几,开卷明吟,古人在此。名士见而叹嘉,俗夫闻而窃鄙。淫嗜生应不休,痴癖死而后已。此乐何假南面百城,岂曰夸多而斫靡者也。"

  红雨楼藏书以子部艺文类为特色,其中又以明代艺文最为齐备,论者以为仅次於黄虞稷这千倾堂。徐<火勃>本人又精於考证,所藏之书,大多"点墨施铅",撰有序跋。从中可见其悉心学问的精神。徐<火勃>又曾仿郑樵《通志·艺文略》和马端临《文献通考·经籍考》之例,撰《红雨楼家藏书目》四卷,是目卷三子部传奇类收元明杂剧和传奇一百四十种,而集部中《明诗选》部分更详注作者履历,是有关明代艺文的宝贵资料。

  徐氏收书,主张"传布为藏",即收藏图书是为了流传给更多的人阅读。这种思想,对近代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有相当积极的作用。

  徐<火勃>一生著述甚丰,流传至今,有关目录学和校勘方面的,除《红雨楼家藏书目》外,还有《红雨楼题跋》和《笔精》等。清代洪亮吉曾经将历代藏书家分为考订家、校雠家、收藏家、鉴赏家、掠贩家数等,徐<火勃>大概可以算为典型的考订家或校雠家了。

 

  徐   徐,字惟起,号兴公,别号三山老叟、天竺山人等,福建侯官(今闽侯县)人。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生于福州城内鳌峰坊。父徐,曾任河南永宁知县。徐兄弟3人,兄徐熥,弟徐熛,皆有文才。

  徐博览群书,参加童子试中秀才后,即摒弃科举,绝意仕途,致力诗文创作。喜欢搜奇访古,游览福建名山胜景,留下许多吟咏诗篇。万历二十年(1592年),徐北上云游,经过吴江,请戏曲家顾大典为其父作墓志铭。万历二十三年和二十九年(1595~1601年),两次游吴、越之地,写下大量诗文。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徐同诗人陈价夫、陈存夫、邓原岳等人在福州组织“芝山诗社”,切磋诗作,互相唱和,学者称之为“兴公诗派”,福建诗风复振。徐为诗社主将,信手成诗,一日可得二三十首。后徐与曹学佺共主闽中诗坛,传为佳话。徐还精通禅理,一般文人和诗僧都以能得到徐的好评为荣。曹学佺在《赠徐兴公》诗中写道:“但有好缘俱赞叹,更无名士不周旋”,可见其声望之高。徐读书用功,学识渊博,对乡邦文献尤其熟悉,曾受聘参加《福州府志》和《鼓山志》的编纂。在编写《福州府志·人物志》时,主张省会人物之望,载笔不得不严,而一州一邑,文献不足,搜罗应从宽。

  徐自幼酷爱书籍,藏书成为终生癖好,是当时国内知名的藏书家。手中余资都用于购书求书;如见珍本,必设法借来手抄。万历年间(1573~1619年),徐在福州于山建清辉阁别墅,又与其兄徐熥在于山下鳌峰坊建藏书楼,楼有绿玉斋、红雨楼、宛羽楼、南损斋等,共藏书7万余卷。其所藏多宋、元秘本珍籍。徐还对所藏书籍进行校勘,纠正谬误,题写序、跋。万历三十年(1602年),徐编成《红雨楼书目》共4卷。后又将全部藏书分为经、史、子、集四部,编辑成《徐氏家藏书目》,共8卷。可贵的是,徐大量藏书为读者提供方便,在书楼设几供茶以待读者。

  徐还擅长书法、绘画。精于草书和隶书,其山水画中诗、画俱佳,令人赞叹。

  徐晚年生活穷困,四处告贷以维持生计,但始终不舍卖书。崇祯十二年(1639年),徐同次子徐延寿到江苏常熟,拜访大学者钱谦益,研究学问。同年十月逝世,葬于福州西门外祭酒岭。

  徐遗著甚富,但多已散佚。流传下来的主要有:《鳌峰诗集》24卷,《续诗集》30卷,《徐兴公文集》60卷,以及《榕阴新谱》、《笔精》、《荔枝谱》、《闽画记》等,还编有《闽中诗选》、《闽南唐雅》等。

 

  布衣藏书话徐火勃  王长英 张忠松

  徐火勃(1570~1645年),字惟起,后字兴公,自号鳌峰居士、绿玉斋主人、天竺山人、读易园主人、筠雪道人等,明代闽县(今福州)人。徐火勃生于书香门弟,家住九仙山(于山)下鳌峰坊。其父曾为校官,课子甚严,每遇子读书未成诵,则夜分不寐。在父亲的教诲下,火勃嗜书好学,不仅学作诗文,并学着写读书题跋,15岁时即在《石鼓》墨本末留下跋语。徐火勃年青时即举秀才,后又随兄徐硔就试,但见唱名拥挤,便心生厌烦,放弃举子业,终身不再求功名。此后他便专心致志地藏书、读书、编书目;吟诗、作词、著文章,此外还练习书法与绘画。他身虽布衣,却成为明代福建著名的藏书家与文学家,在中国藏书史与文学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徐火勃好藏书,源于其父的影响。他在成年后愈加痴迷于收集各类书籍。有朋友见他蓄书“拮据劳瘁,书愈富而囊愈空”,于是劝其不必如此苦自己。徐火勃则认为:人生之乐,莫过于闭户读书。书,饥读之可以当肉,寒读之可以当裘,孤寂读之可以当朋友,幽郁读之可以当金石琴瑟。因此,宁可无衣、无食,却不可以无书。读书的乐趣促使他对图书孜孜以求,在其人生数十年中,一直不停地搜书、访书、抄书、刻书并勤奋著书,在中国书史上留下许多感人的事迹。

  徐火勃一生积蓄图书70000余卷,作为一介布衣能搜书如此之多,确实难能可贵。谈到他的搜书、聚书、张燮评价说:“君于书无所不蓄,凡古来篇目,世间所不甚经见,而君饶收之,有携旧书求鬻者,君即乏甚,必典衣以偿,故献书者辄归君。”(《寿徐兴公先生六十一序》)南损斋亦写道:“(兴公)所居鳌峰麓,客从竹间入,环堵萧然,而牙签四周,恍游群玉。兴公虽祭酒布衣乎,缥缃之富,候卿不能敌矣。”(《明诗综》)徐火勃不愧闽中藏书大家,其所收图书既有特色,种类又多。其中有不少的宋元秘本,并收有140多种戏剧书等。其藏书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内容之广泛,是同时代的福州藏书家所不及的。

  徐火勃藏书的来源主要有五个方面,这在他33岁时作的《红雨楼藏书目序》中曾提到几点。他说:“予少也贱,性喜博览,间尝取父书读之,觉津津有味。……既长,稍费编摩,始知访辑,然室如悬磬,又不能力举群有也。会壬辰(1592年),乙未(1595年),辛丑(1601年)三为吴越之游,庚子(1600年)又有书林之役,乃撮其要者购之,因其未备者补之,更有罕睹难得之书,或即类以求,以因人而乞,或有朋旧见贻,或借故家钞录,积之十年,合先君子、先伯兄所储,可盈五万三千余卷。”由此可见,徐火勃在20岁月出头即开始自己收藏图书,至30余岁已积至5万余卷。在此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他又不停地穷搜广访,并刻梓书籍且收藏,至其晚年,所聚已达7万余卷。

  徐火勃家传的书籍与字画,共有两万余卷。其中万余卷为其父所遗,另外数千数为其兄所留。其父名木昂,字子瞻,号少坡,又号相坡居士,明嘉靖乙丑(1565年)贡生,授江西南安府训导,擢广东茂名县教谕,官终永宁县令,木昂隶籍博士,著有《徐令集》。生前喜交游,好积书,病重时,家事绝不挂齿,所谆谆者,花木、竹石、图书而已,可见其雅嗜。木昂之藏书钤有“少坡”等印记,所藏有《诗韵要释》、《分类杜诗》、《李文公集》、《文心雕龙》、《福州旧志》等万余卷书,身后均由徐火勃所承。

  徐火勃之兄名熥,字惟和,号幔亭,为万历间举人,性好聚书,与火勃俱擅才名,享誉乡里,著有《幔亭集》、《晋安风雅》等书。徐硔藏印有“徐熥真赏”、“徐熥之印”、“幔亭峰长”、“徐熥私印”等。今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明正德间刻本《太白山人诗五卷附录一卷》三册,从印记中可知为徐硔之藏书。硔于39岁时病卒于外地,家中数千卷藏书均归于徐火勃。

  徐火勃藏书的第二来源为朋友相赠,或是向友人索要的。徐火勃一生广交文人名士,其中不乏藏书大家,如钱谦益、毛晋、曹学佺、邓原岳、叶向高、谢肇淛等人。火勃与他们交谊甚深,常在一起交流切磋,读书作诗,互赠所藏。在这些文友中,曹学佺与之交往最为密切,曹在宦蜀期间常给徐寄赠书籍,其中有《蜀中画苑》、《蜀草》、《峨嵋记》、《蜀中诗话》、《演繁露》等书。曹离任回闽后,在家乡洪塘建有藏书楼名曰“石仓园”,收藏不少图籍,并时常刻印出版图书,每有新书刻梓后,他总会给好友送上,因此,其赠书较多。毛晋是江苏著名藏书家、刻书家,他家的“汲古阁”刻书数量多、质量好,徐常与毛通信交往,希望能时常得到毛新刻之书,毛晋也寄赠不少书给他。谢肇淛为徐外甥,也常送书给他。此外如古田的郑铎、新安的吴敬甫、上海的潘云枢等各地友人也馈赠了大量的图书。如《京氏易传》、《六书总要》、《楷隶正伪》、《万籁中声》、《诗韵辑要》、《言史慎余》、《灵棋经》、《松陵集》、《横浦集》等等,均为友人所送。

  购书是徐火勃藏书的第三个来源。徐生前曾游历四方,所到之处均不忘购书,有时还带上儿子一起访友兼购书。江浙一带及文薮之地,藏书家,刻书家极多,图书出版业兴盛,是其购书的首选之地。因此,徐火勃常前往购买。一次,他在秣陵旧肆惊喜地发现了《瀛涯胜览》二卷,立即买下。此书为会稽马欢所写。马欢于明永乐间随郑和下西洋,游历诸番十数国,写下此书。书中记录了各国当地的天时、气候、地理、人物等情况。由于此书是抄写本,抄写的极为精工,显得十分珍贵。此外他还在宁波书肆购得《胡双湖易翼》等书;在武林(杭州)书肆购有《武林旧事》,《麻衣先生易髓》等书。福建建州(今建阳一带),在当时也是图书刻印、发行地,书商云集,徐火勃也把那里当作采购要地。他曾在建州书肆购得宋本《左传》,此书卷末题曰:“淳熙柔兆涒滩闽山阮氏种德堂刊”,卷首有《春秋诸国地理图》、《世次图》、《名号归一图》、《传授次序图》,这种版本在古书中还不曾有过。此书为宋丞相杨荣之子杨讓所藏,属难得之书。一次他在建州浦城购买了大批量的图书,为了使书能顺利抵家,便特意买船装书,满载而归。他购买的图书很多,无法一一罗列。他较满意的尚有写本《奇门遁甲五总龟》,元板书《丁鹤年诗》,抄本《野客丛书》、《陈子上存稿》、《五行半轩集》、《艺文类聚》、《何氏语林》等。

  徐火勃身为布衣,既无固定的经济收入,又无富裕的家境。因此,抄书也成为他藏书的一个部分。他所抄之书,有的抄自江浙藏书故家之秘籍;有的转抄于秘府之书;有的抄自古本,这些书都具有较高的价值。如《华阳国志》抄自古本,《金石录》世无刻本,游秣陵时得知焦弱侯太守曾于秘府中抄得此书全本,于是托新安的汪仲嘉帮忙借来抄录。《鼓山志》借抄于黄用中,自去如得拱璧。其所抄之书尚有《姬待类偶》、《松陵集》、《薛涛诗》、《唐韦庄浣花集》等。

  徐火勃有一小部分藏书为自著书及自己刻梓的书。其自著书刻梓传世的有《笔精》、《鳌峰集》、《晋安风雅》、《荔枝谱》、《蜂经》、《茗谈》等,抄写本有《红雨楼文集》。此外,他还为好友子实刻印《枕曲集》行世。他还刻梓有《律髓别记补遗》、《唐雅》等数十种书。并与挚友曹学佺一起,为乡先贤刻印了《镜湖清唱》、《廖世昭越坡稿》、《陈衎大江集》等书。  徐火勃藏书印有“晋安徐兴公家藏书”、鳌峰徐氏宛羽楼藏”、“徐氏汗竹巢珍藏本”、“绿玉山房”、“闽中徐惟起藏书印”等。

  徐火勃 的藏书楼有十余楹之多,具体楼号有“红雨楼”、“绿玉斋”、“汗竹轩”、“宛羽楼”、“偃曝堂”。“红雨楼”为徐火勃父亲所筑,徐氏兄弟少时在此练字、习画、读书、作诗,打下坚实的文学功底,养成嗜书的癖好。“绿玉斋”又名“绿玉山斋”、“绿玉山房”,乃徐硔1589年下第还乡时所构。这两处藏书楼均由徐火勃所承。“汗竹轩”又称“汗竹巢”,因建于荔枝树下,又叫“荔奴轩”、“荔轩”。是火勃为长子徐陆所置书房,陆早卒,火勃后来常在此楼读书,写下不少题跋。“宛羽楼”是曹学佺为徐火勃出资所建立藏书楼。此楼建成,解决了徐藏书存放的难题,同时也为文友宴集、举行诗社集会提供了场所。“偃曝堂”亦称“偃曝楼”、“偃曝轩”,为火勃古之所所构之书楼,尚未落成火勃卒,书楼由次子徐延寿接手完工。徐火勃去世后,藏书楼均传给徐延寿,后统称“鳌峰书舍”、“鳌峰精舍”、“鳌峰”。清顺治年间,清军入驻闽地后,红雨楼等遭破坏,绿玉斋沦为尼庵、后又转易数主。如今这些藏书楼均已不存。

  徐火勃的藏书均由徐延寿所承,顺治丙戌(1646年)清军攻陷福州,至巳丑(1649年)时徐藏书尚未散出。至顺治丁酉(1657年)清兵驻防福州,屯兵城中,徐延寿家园被占,藏书楼没有了,藏书也因此散出。流离失所的徐廷寿一岁三迁,先是移居城北诗社中,再是借居华林寺,最后移居城西。此时他仅随身带走一小部分书。清康熙元年(1662年),徐延寿携眷入湘,不久即在贫病交加中死去,所藏之珍籍秘本全部散亡殆净。

  徐火勃藏书前期散出的,多被清代福州藏书家郑杰、林佶所收。郑自称得徐氏藏书十有二三。郑、林二人均据徐氏藏书编有不同的《红雨楼题跋》。徐火勃的部分藏书竟流入日本,这些藏书分藏于日本内阁文库、宫内厅书陵部等处,成为日本学者研究徐火勃的资料之一。

  徐火勃身为一介布衣,不仅以藏书著名于时,其在著述等方面也极有成就,曾受到钱谦益、朱彝尊等人的赞誉。其所著之书有:《鳌峰集》、《红雨楼文集》、《笔精》、《续笔精》、《榕阴新检》、《蔡福州外记》、《闽画记》、《竹窗杂录》、《红云社约》、《雪峰志》、《蔡忠惠年谱》、《荔枝谱》、《徐永宁年谱》、《红雨楼藏书目》等。这些著述,为今人了解和研究明末福建社会的经济、文化、艺术、藏书、民俗、人物及中日交流、藏书理论等方面,提供了第一手资料,是福建文化的宝贵遗产。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