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郡斋读书志 [宋]晁公武 撰 一  

2015-08-06 21:13:51|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郡斋读书志

[]晁公武 

【提要】《郡斋读书志》四卷、《后志》二卷、《考异》一卷、《附志》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郡斋读书志》四卷,宋晁公武撰。《后志》二卷,亦公武所撰,赵希弁重编。《附志》一卷则希弁所续辑也。公武字子止,钜野人冲之之子。官至敷文阁直学士、临安少尹。岳珂《桯史》记隆兴二年汤思退罢相,洪适草制作平语,侍御史晁公武击之,则亦骨鲠之士。希弁,袁州人,宋宗室子。自题称江西漕贡进士,秘书省校勘。以辈行推之,盖太祖之九世孙也。始南阳井宪孟为四川转运使,家多藏书,悉举以赠公武。乃躬自雠校,疏其大略为此书。以时方守荣州,故名《郡斋读书志》。后书散佚,而志独存。淳祐己酉,鄱阳黎安朝守袁州,因令希弁即其家所藏书目参校。删其重复,摭所未有,益为《附志》一卷,而重刻之,是为袁本。时南充游钧守衢州,亦取公武门人姚应绩所编蜀本刊传,是为衢本。当时二书并行於世。惟衢本分析至二十卷,增加书目甚多。卷首公武自序一篇,文亦互有详略。希弁以衢本所增乃公武晚年续裒之书,而非所得井氏之旧,因别摘出为《后志》二卷。又以袁、衢二本异同,别为《考异》一卷,附之编末。盖原志四卷为井氏书,《后志》二卷为晁氏书,并至南渡而止。《附志》一卷则希弁家书,故兼及於庆元以后也。马端临作《经籍考》,全以是书及陈氏《书录解题》为据。然以此本与《经籍考》互校,往往乖迕不合。如《京房易传》,此本仅注三十馀字,而马氏所引,其文多至十倍。又如《宋太祖实录》、《太宗实录》、《建康实录》、《汲冢周书》之类,此志本仅述其撰人时代及卷数而止,而马氏所引,尚有考据议论凡数十言。其馀文之多寡,词之增损互异者,不可胜数。又希弁《考异》称,袁本《毗陵易传》,衢本作《东坡易传》。袁本《芸阁先生易解》,衢本作《吕氏章句》。今《经籍考》所题,并同衢本,似马端临原据衢本采掇。然如《晋公谈录》、《六祖坛经》之类,希弁《考异》称袁本所载而衢本所遗者,今《经籍考》实并引晁氏之说。则当时亦兼用袁本。疑此书已经后人删削,不特衢本不可复见,即袁本亦非尽旧文,故与马氏所引,不能一一符合欤?又前志《子部·序录》称九曰《小说类》,十曰《天文历算类》,十一曰《兵家类》,十二曰《刑家类》,十三曰《杂艺类》,十四曰《医家类》,十五曰《神仙类》,十六曰《释家类》,而志中所列小说类《鸡跖集》后即为《群仙会真记》、《王氏神仙传》、葛洪《神仙传》三种。是《天文》、《历算》等五类全佚,而《神仙类》亦脱其标目。则其他类之残阙,盖可例推矣。然书虽非旧,而梗概仍存,终为考证者所取资也。【凤麟按:今以“丛书集成续编”第一册所录“宋袁本昭德先生《郡斋读书志》、续古逸丛书之三十五”,“北平故宫博物院图书馆藏宋淳祐袁州刊本、上海涵芬楼印”本作校。僻疆无书,不得他本参校,姑以充过屠之嚼也。】

卷首【凤麟按:二字原无。】

昭德先生《读书志》四卷,盖所得南阳井氏藏书也。井氏始收之蜀道,聚于庐山之阳,既乃归先生,徙而置之三峨之下。书今不可得尽见矣,而《志》独存。宜春士赵希弁,公族之秀,博学好古,藏书亦富,遂以属之校正。因即其所藏之目参焉,已载者不复取,未有者补其缺,其间互出者,盖详略之不同,文意之或异。而后来诸贤之所著述,亦藉以概见。益为五卷,别以《读书附志》并诸梓,俾得托晁氏而并传,抑以寿赵君之所藏。博极君子,当有取于斯。淳祐乙酉日南至,宜春郡假守番阳黎安朝谨书。

昭德先生《郡斋读书志》

门人承议郎新奏辟通判茂州军州事赐绯 杜鹏举 

先生姓晁氏,名公武。校井氏书,为《读书志》,凡四卷。鹏举作邑峨下,望先生沧洲之居,鸡犬相闻,暇即问奇字于古松流水之间。一日,叩以此书,忻然相付。先生博物洽闻,雅称海内,孰知万籍楼中,先生所得,盖已超出文宇,而此筌蹄尚足为贫子之光。因广其传,庶吾侪晚学,于未见书略知其概,尚先生刮蒙丛蔀之意云。

昭德先生《郡斋读书志》序

魏王粲为蔡中郎所奇,尽得其家书籍文章,故能博物多识,问无不对。国朝宋宣献公,亦得毕文简、杨文庄家书,故藏书之富,与秘阁等;而常山公以赡博闻于时。夫世之书多矣,顾非一人之力所能聚。设令笃好而能聚之,亦老将至而耄且及,岂暇读哉!然则王、宋所以能博者,盖自少时已得先达所藏故也。余家自文元公来,以翰墨显者七世,故家多书。至于是正之功,世无与让。然自中原无事时,已有火厄;及兵戈之后,尺素不存也。余仕宦连蹇,久益穷空,虽心志未衰而无书可读,每恨之。南阳井公天资好书,自知兴元府领四川转运使,常以俸之半传录。时巴蜀独不被兵,人间多有异本,闻之未尝不力求,必得而后已。历十余年,所有甚富。既罢,载以舟,庐山之下居焉。与余厚,一日贻余书曰:“度老且死,有平生所藏书,甚秘惜之顾子孙稚弱,不自树立若其心爱名,则为贵者所有;若其心好利,则为富者所有恐不能保也,今举以付子。他日,其间有好学者而后归焉。不然,则子自取之。”余惕然从其命。凡得书若干部,计若干卷。今三荣僻左少事,日夕躬以朱黄雠校舛误每终篇,辄撮其大指论之岂敢效王、宋之博所期者,家声是继而已。其书,则固自若也。倘遇井氏之贤,当如约。

衢本昭德先生《郡斋读书志》自

杜邺从张京兆之子学问,王粲为蔡中郎所奇,皆尽得其家书,故邺以多闻称而粲以博物显。下逮国朝,宋宣献公亦得毕文简杨文庄家书,故所藏之富,与秘阁等,而常山公以赡博闻于时。夫世之书多矣,顾非一人之力所能聚;设令笃好而能聚之,亦老将至而耄且及,岂暇读哉!然则,二三子所以能博闻者,盖自少时已得先达所藏故也。公武家自文元公来,以翰墨为业者七世,故家多书至於是正之功,世无与让焉。然自中原无事时,已有火厄,及兵戈之後,尺素不存也。公武仕宦连蹇,久益穷空,虽心志未衰而无书可读,每恨之。南阳公天资好书,自知兴元府至领四川转运使,常以俸之半传录。时巴、蜀独不被兵,人间多有异本,闻之未尝不力求,必得而後已。历二十馀年,所有甚富。既罢,载以舟,即庐山之下居焉。宿与公武厚。一日,贻书曰:“某老且死,有平生所藏书,甚秘惜之。顾子孙稚弱,不自树立。若其心爱名,则为贵者所夺;若其心好利,则为富者所售恐不能保也今举以付子他日其间有好学者,而后归焉不然,则子自取之。公武惕然从其命。书凡五十箧,合吾家旧藏,除其复重,得二万四千五百卷有奇。今三荣僻左少事,日夕躬以朱黄雠校舛误,每终篇,辄撮其大指论之岂敢效二三子之博闻,所期者不坠家声而已。书则固自若也傥遇其子孙之贤者,当如约绍兴二十一年元日,昭德晁公武序。

 

昭德先生《郡斋读书志》

汉武帝之後,虽世有治乱,无不知崇尚典籍。刘歆始著七略,总录群书:一曰辑略,二曰六艺略,三曰诸子略,四曰诗赋略,五曰兵书略,六曰术数略,七曰方技略。至荀勖更著新簿,分为四部:一曰甲部,纪六艺及小学等书;二曰乙部,有古今诸子家及兵书、术数;三曰丙部,有史记及故事;四曰丁部,有诗赋、图赞。勖之簿盖合兵书、术数、方技於诸子,自春秋类摘出史记,别为一,六艺诸子诗赋,皆仍歆旧。其後历代所编书目,如王俭、阮孝绪之徒,咸从歆例;谢灵运、任之徒,咸从勖例。唐之分经集,藏於四库,是亦祖述勖而加详焉。欧阳公谓其始於开元,矣。今所录书,史集猥众,若依七略,则多寡不均,故亦分为四部焉。

部其类十一曰》类,二曰》类,三曰》类,四曰》类,五曰》类,六曰春秋》类,七曰孝经》类,八曰论语》类,九曰经解,十曰小学类。合二百五十五部,计三千二百四十四卷。【凤麟按:原无。网络本不知据何而录,姑存之。】孔氏之教,别而为六艺数十万言,【凤麟按:孔门“六艺”,谓礼、乐、射、御、书、数。然辅以文、行、忠、信及德行、言语、文学、政事之类,则能事毕矣。】其义理之富,至於不可胜原,然其要片言可断,曰修身而已矣。修身之道,内之则本於正心诚意,致知格物;外之则推於齐家、治国、平天下内外兼尽,无施而不宜。【凤麟按:学者总而言之:内圣外王。】学者若以此而观六艺,犹坐璇玑以窥七政之运,无不合者。不然,则悖谬乖离,无足怪也。汉承秦後,六艺皆出於灰烬之馀,学者颛门名家,故有田氏、焦氏、费氏,鲁诗韩诗齐诗【凤麟按:《毛诗》见在,故不言。】春秋有邹、夹、左丘明、公羊高、梁赤,有大、小戴之殊,【凤麟按:乐经失传,《礼记》中有《乐记》之篇,故统言之。】有古文、今文之异:各尊其师说而伐其异已者,党枯骸,护蠹简,至於忘父子君臣之分,争辩不少屈,其弊甚矣迨至晋、魏之後,此弊虽衰,而学者徒剽贼六艺之文,饰其辞章,以世取宠,而不复有明道之意,无以议为。及唐之中叶,海内安,士稍知宗尚经术,而去圣愈远,异端并兴。学者则以今文易古文,而颇改其辞;学春秋者则合三之同异而杂举其义,【凤麟按:邹氏、夹氏传亡,故《春秋》仅三传。】不本所承,决以胸臆,以迄于今。释、老、申、韩之说,杂然满於六经之中,虽与汉儒之学不同,而其失一也。凡此者岂有他哉皆不能探修身之道,刻意於章句,是以迢迢千载之间,悖谬乖离,殊涂而同归,至此其极,悲夫!

今所录汉、唐以来之书甚备,观者其慎择焉。论语孝经,自班固以来,皆附经类。夫论语,群言之首;《孝经,百行之宗,皆六经之要,其附於经固不可易。又艺文志有小学类,四库书目有经解类盖有补於经而无所属,故皆附於经,今亦从之

王弼周易十卷右上下经,魏尚书郎王弼辅嗣注。系辞说卦杂卦序卦》,弼之门人韩康伯注。又载弼所作略例【凤麟按:今存《周易略例》,乃王氏七篇论文而已,原附于此。】通十卷。自商瞿受於孔子,六传至田何而大兴,为施雠、孟喜、梁丘贺。其後焦赣、费直始显而传受皆不明,由是分为三家。汉末,田、焦之学微而费氏独存。其学无章句,惟以文言等十篇解上下经;凡以文言等参入卦中,皆祖费氏。东京荀、刘、马、郑皆传其学。王弼后出,或用郑说,则弼亦本费氏也。欧阳永叔见此,遂谓孔子古经已亡。按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或无咎悔亡”,惟费氏经与古文同,然则古经何亡哉!

【《周易正义十四卷右唐国于祭酒孔颖达与颜师古、司马才章、王恭、马嘉运、赵乾叶、王谈、于志宁等同撰,苏德融、赵弘智覆审。称江南义疏有十馀家,辞尚虚诞,皆所不取唯王弼之学,独冠古今,以弼为本,采诸说附益之。

【《易乾凿度二卷右旧题苍颉修古籀文,郑氏注。按唐四库书目有郑玄注纬,及有宋均注纬,而无此书。【凤麟按:汉时纬书甚夥,而托名亦多。】其中多有不可晓者,独九宫之法颇明。昔通儒谓纬书伪起哀、平,光武既以谶立,故笃信之。陋儒阿世,学者甚众。郑玄、何休以之通经,曹褒以之定礼。历代革命之际,莫不引谶为符瑞,故桓谭、张衡之徒皆深疾之。【凤麟按:桓谭非谶。】自符坚之後,其学殆绝。就使其尚存,犹不足保,况此又非真也。【凤麟按:晁氏明言此书为伪。】

【《卜子夏易十卷右旧题卜子夏传。《唐艺文志已亡子夏书,今此书约王弼注为之者,止杂卦。景迂云:张弧伪作。

【《京房易》三右隋有汉房《章句十卷,此书旧题京房传,吴陆绩注,皆星行气候之学,非章句也。

【《关子明易一卷右魏关子明传。子明元魏太和末,王虬言于孝文,孝文召见之,著成筮论数十篇。唐赵蕤注。蕤云:恨书亡半,随文诠解,才十一篇而已。”《四库》书不载。

【《李氏集解十卷右唐李鼎祚集解。经皆避唐讳,又取序卦各冠逐卦之首。所集有子夏、孟喜、京房、马融、荀爽、郑康成、刘表、何晏、宋衷、虞翻、陆绩、干宝、王肃、王辅嗣、姚信、王廙、张璠、向秀、王凯冲、侯果、蜀才、翟玄、韩康伯、刘、何、崔憬、沈麟士、卢氏、崔觐、孔颖达三十馀家,又引九家易乾凿度义。所谓蜀才者,人多不知。按颜之推云范长生也。其云:自卜商之後,传注百家,惟王、郑相沿,颇行於代。郑则多参天象,王乃全释人事,之道岂偏滞於天人哉!而天象难寻,人事易习,折杨黄华,学徒多从之。今集诸家,刊辅嗣之野文,补康成之逸象,以贻同好。盖宗郑学者也。隋书·经籍志所录类六十九部,今所有五部而已。关朗不载于目,乾凿度自是纬书,焦赣易林又属卜筮,子夏书或云张弧伪为。然则隋志所录,捨王弼书,皆未得见也。独鼎祚所集诸家之说,时可见其大旨。唐录称鼎祚书十七卷,今所有十卷,盖亦失其七,惜哉!

【《周易口诀义七卷右唐史证抄《》《疏》以便讲习。田氏乃以为魏郑公撰,误也

【《周易微指三卷右唐陆希声撰。希声大顺中弃官居阳羡,自号君阳遁叟。著十卷,别撰易图、《指说、《释变、《微旨一,通十卷。此微旨也,皆设问答

【《周易举正三卷右唐郭京撰。京尝任苏州司户。称:京家藏王弼、韩康伯手札周易本及石经,校正一百三十五处、二百七十三字。盖以繇彖相证,有阙漏处可推而知,托云得王、韩手札与石经耳。如之繇利涉大川下有利贞字,而辞无之,则增入;之繇女归吉下无字,而辞有之,则削去他皆此类。

【《元命包十卷右唐卫元嵩撰,苏源明传,李江注。为首,因八卦世变为六十四卦之次。又著运蓍说源二篇统言卦体,不列爻位自云周易元包,一也。

【《轨》一卷伪蜀蒲乾贯撰。专言流演。其《序》云:可以知否泰之源,察延促之数,盖数学也。景迂云:按刘道原《十国纪年》,“乾贯”作“虔观”,今两字皆误。

【《易论三十三卷右皇朝王昭素撰。昭素居酸枣,太祖时,尝召令讲。其书以异同,互相诘难,蔽以己意。 

【《证坠简一卷右皇朝天禧中毗陵从事建溪范谔昌撰。其书酷类郭京举正,如震卦内云不丧四字,程正叔取之;渐卦上六疑字误,胡翼之取之。自谓其学出於溢浦李处约、庐山许坚意者岂果有师承,故程、胡有所取焉。

【《胡先生易传》一十卷右皇朝胡瑗撰。瑗,字翼之,泰州人。通经术乐律教人有法,在湖州从其学者常数百人,成材而备朝廷器使者不可胜数。此解甚详或云门人倪天隐所纂,非其自著也。无《辞》。

【《周易述闻一卷隐诀一卷补解一卷精微三卷右皇朝皇甫泌撰。又有纪师说辩道,通为八卷。

邵康节皇极经世十二卷右皇朝邵雍撰。雍,字尧夫,谥康节,隐居博学,尤精于。世谓其能穷作之本原,前知来物。其始学之时,睡不施枕者至三十年。此书以元经会,以会经运,经世起於尧即位之二十二年甲辰,终於周显德六年己未,编年纪兴亡治乱之事,以符其学。又有《观物》系于后,其子伯温解。

刘长民十五卷右皇朝刘牧长民撰。仁宗时言数者皆宗之。庆历初,吴秘献其书于朝,优诏奖之。田况为

【《钩隐图三卷右刘牧撰。皆之数也。凡四十八图,并遗事九。有欧阳永叔,而其文殊不类。

郑扬庭《周易传右皇朝郑扬庭撰。姚嗣宗谓刘牧之学受之吴秘,秘受之又作明数明象明传道明次例范》五篇。邵雍言窃其学于王豫,沈括亦言之学似雍云。

王逢易传十卷右皇朝王逢撰。尝为国子直讲,其学宗王弼。

温公易说一卷右皇朝司马光君实撰。杂解义,无诠次,未成书也。

【《周易圣断七卷右皇朝鲜于侁子骏撰。本之王弼、刘牧而时辩其非。且云众言淆乱,析诸圣,故名其篇曰圣断

【《周易古经二卷右皇朝吕大防微仲编。其序云:“《以为注,乃分于卦爻之下,学者於是始不见完经,而文辞次第贯穿之意,亦缺然不属。因按古文而正之。凡十二篇,别无解释

【《毗陵易传十一卷右皇朝苏轼子瞻撰。自言其学出於父洵,且谓卦不可爻别而观之。其论卦,必先求其所齐之端,则六爻之义,未有不贯者,未尝凿而通也。

【《程氏易十卷右皇朝程颐正叔撰。朱震言颐之学出于敦颐,得之于穆修,亦本于陈,与邵雍之学本同。然考之解,不及象数,颇胡翼。景迂云:胡武平、周茂叔同师润州鹤林寺僧寿涯,其后武平传其学于家,茂叔则授二程与震之说不同。

【《周易义海一百卷右皇朝房审权撰。集郑玄至王安石凡百家,摘取其专明人事者为一编,或诸家说有异同,辄加评议附之篇末。

【《乾生归一图二卷右皇朝石汝砺撰。先辨卦、彖、爻、象之别,后列数图,颇杂以释、老之说。

王介甫易义二十卷龚原注二十,耿南仲注二十卷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介甫三经义皆颁学官,独解自谓少作未善,不专以取士。故绍圣后复有龚原、耿南仲注,三书偕行于场屋。

晁以道古易十二篇】右从父詹事公撰。以诸家及许慎说文等九十五书是正其文,且依汉田何本,分经上、下并十翼,通为十二篇,以矫费氏、王弼之失。谓刘向尝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至蜀李譔,又尝著古文,遂名之曰古易。公讳说之,字以道。昔班固自序其父祖事皆著名袁种字其叔父曰丝,人皆不以为非。【凤麟按:《颜氏家训》:“古者,名以正体,字以表德终则讳之乃可以为孙氏。《汉书·爰盎传》:爰盎,字丝。兄哙,兄子种为常侍骑。“迁齐相,徒为吴相。辞行,种谓盎曰:吴王骄日久,国多奸,今丝欲刻治,彼不上书告君,则利剑刺君矣。南方卑湿,丝能日饮,亡何,说王毋反而已。如此幸得脱。盎用种之计,吴王厚遇盎。”】今录先世及诸父所著,若不记名字,则后莫知谁,非史之比,故不敢效孟坚,况非面斥,辄援袁种旧例云。馀皆仿此。

晁以道太极传六卷,因说一卷,太极外传一卷右从父詹事公撰。其学本之邵,自云初学京房,後遇杨贤宝,得其传。初著商瞿传,亡之。建炎中,再作此书,时年七十一。

晁以道易玄星纪谱》一卷父詹事公撰。以【凤麟按:原无,据文意补。】温公玄历及邵康节太玄准易图合而谱之,以见扬雄以首准卦非出私意,盖有星候为之机括。且正古今诸儒之失,如不当准《明不当准大壮之类。凡此难与诸家口舌争,观》,则彼自屈矣,此之所以作也。

朱子发易集传十一卷,易图三卷,《丛记》一卷右皇朝朱震子发撰。自谓其学以程颐为宗,和会邵雍、张载之论,合郑玄、王弼之学为一云。其书多采先儒之说以成,故曰集传》。

【《先天易钤太极宝局》两右皇朝牛师德撰。自云传邵雍之学于司马温公,而其说近於术数,未知其信然否。

【《芸阁先生易解》一卷】右皇朝吕大临与叔。有统论数篇,无诠次,未完也。

【《焦氏易林十六卷右汉天水焦赣延寿传于孟喜,行事见儒林传中,此其所著书也。【凤麟按:《汉书·儒林传》:“京房受《易》梁人焦延寿。延寿云尝从孟喜问《易》。会喜死,房以为延寿《易》即孟氏学,翟牧、白生不肯,皆曰非也。至成帝时,刘向校书,考《易》说,以为诸《易》家说皆祖田何、杨叔元、丁将军,大谊略同,唯京氏为异党焦延寿独得隐士之说,托之孟氏,不相与同。房以明灾异得幸,为石显所谮诛,自有传。”】费直题其前曰:六十四卦变。【凤麟按:《汉书·儒林传》:“费直字长翁,东莱人也。治《易》为郎,至单父令。长于卦筮,亡章句,徒以《彖》、《象》、《系辞》十篇、《文言解说上下经。琅邪王璜平中能传之。”】【凤麟按:原误“俞王”,据尚秉和《焦氏易诂》改。】序。其书每卦变六十四,总四千九十六首,皆为韵语,与左氏传所载凤皇于飞,和鸣锵锵”、《汉书所载大横庚庚,予为天王之语绝相类,岂古之卜者各有此等书耶?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