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红楼梦》与康熙南巡  

2015-04-07 18:29:19|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与康熙南巡 - 柴湿燃 - 煮字疗饥



   《红楼梦》研究把鼎足而立的江南江宁曹寅、苏州李煦、杭州孙文臣家三织造与书中的贾、史、王三家对应,似乎已成不少人的共识。比如学者李建华考证出,小说十三回和四十九回出现史湘云的叔叔忠靖侯史鼎、保龄候史鼐,与《前光禄大夫户部右侍郎管理苏州织造李公行状》中说李煦两个儿子李鼎、李鼐就对上了号;其他如王熙凤说她爷爷管理过各国朝贡,《粤海关志》就有康熙四十二年,孙文成当过粤海关监督的记载,王熙凤说她家也接过驾,也与杭州织造接驾相符。这都是对读懂《红楼梦》具有意义的。
     有红学家说:「没有康熙南巡,《红楼梦》就出不来」是不错的。康熙为曹雪芹提供了写作《红楼梦》的舞台,而他的南巡,也直接给一荣俱荣的江南三织造带来了灾难性结局。《红楼梦》中说:「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花的像淌海水似的!」还称:「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康熙六次南巡,曹雪芹的父祖辈就曾经接驾四次。钱从哪里来?无非是挪用公款。康熙二十三年第一次南巡,曾有旨给江苏巡抚汤斌说:「巡行凡需用之物,皆自内府储备,秋毫不取之民间。」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张符骧的《竹枝词》就讥讽说:「天语叮咛空有约,民间不费一钱耳」。《陈公神道碑》就记载了江宁知府陈鹏年反对总督阿山增加临时赋税的事。而属于内府的江南织造得花钱就真的「三汊河干筑帝家,金钱滥用比泥沙」了,而且还要多用少报,以免造成康熙挥霍的印象。扬州行宫的建造就托名盐商捐赠,曹寅和李煦两人就各出了二万,但只说只共用了几千!所有的挥霍,如果不是康熙希望他们这样做,三织造岂敢?所以他事后对大臣们说:曹寅、李煦「用银之处甚多,朕知其中情由。」实际情况康熙不会说,三织造不能说。但康熙表面上却还假惺惺地说:「茱萸湾行宫乃系盐商百姓感恩之诚而建起,虽不与地方官吏,但工价不下数千,尝览《汉书》,文帝惜露台百金,后世称之,况为三宿所费十倍于此乎?故作述怀一首以自警,又黏之壁间以示维扬之众。」《康熙南巡秘记》甚至说:「康熙帝屡次南巡,地方官备办供应,挪用公款,亏空甚巨。大吏惧挂吏议,责令赔补,敲骨吸髓,上下交困,仕者至视南中为畏途。」为此,康熙继续明知故问,命大学士张鹏翮去察审,张鹏翮当然不敢说。虽说是「拿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皇帝的随从,特别是那几个皇子,都不是省油的灯,经手者也不能白干,《苏州府志》记载:李煦的家人就有汤、钱、瞿、郭四姓皆巨富,在苏州的宅子各值万金。康熙需要三织造继续为自己干了重活、葬活、险活,解决的办法是让曹李两家轮流管两淮盐务,但一管就是十年,仍然不能补足亏空!弄得知道「两淮事物重大,日夜悚惧,恐成病发,急欲将抢粮清楚,脱离此地」的曹寅,终于「无赀可赔,无产可变,身虽死而目不瞑。」他的舅子李煦继续延期代管盐政,但直到雍正即位,亏欠的旧账仍然不断被发现,时隔三十年,时任苏州织造胡凤巩还查出「李煦于康熙三十二年,奉内务府行文动备用银二千?买米四千一百馀石,此项动用银?已经报销讫,所买米并无存储,明系亏空。」因为雍正和康熙对待三织造的态度不同了。
     没有了钱,织造的御用衣服也不行了,落井下石者也开始乘机打击他们,此时任他们再拼命挣扎也无法躲避厄运了。这也就是《红楼梦》中众多人物从醉生梦死,到最终悲惨结局的必然原因。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4年12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