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悦生随抄-宋-贾似道  

2014-04-12 22:20:13|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悦生随抄-宋-贾似道
  予老来观书,辄多遗忘。暇日随所披阅,约而笔之。寖盈编帙,因厘为百卷,题曰《悦生随抄》。起自国史,传以稗
官小说,而六经诸史不及也。盖经既熟于诵说,正史又广于流传,独金匮石室之藏,世不多见。比岁叨典史局,遂得悉累
朝之制度、典章,诸臣之论议、风节,纪纂一[一]〔集〕,专用自娱,乃若百家之说,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然大槩非稍
新于众目,则深会于予心,去取之间,此其义也。至于清谈雅谑,又所不废,譬之端坐燕席而优伶时一杂进,聊以取微中
之一[捷]〔噱〕云。半闲老人书。
  
  [白]〔田〕景咸性鄙吝,所至聚敛为务。家财累巨万,未尝辄有施与。每使命至,惟设肉一[品]〔器〕,宾主共食之
。后罢镇,常忽忽不乐。妻识其意,引景咸徧阅囊储,景咸乃欢然自释。在邢州日,供奉官王班者,奉使至郡,景咸劝班
酒曰:「王班请满饮。」典客遽白:「此使者姓名也。」景咸始悟曰:「何不素教我,我谓王班是官尔。」闻者皆笑之
。(《田景咸传》)
  
  吴虔裕,性简率,发言多轻肆。右金吾上将军王彦超告老得休致,虔裕尝语人曰:「我纵僵仆殿[陛]〔阶〕下,断不
学王彦超七十便致仕。」人传以为笑。(《吴虔裕传》)
  
  张藏英,涿州范阳人,自言唐相嘉[正]〔贞〕之后。唐末之乱也,藏英举族数十口,悉为贼孙居道所害,时藏英年十
六,仅以身免。后逢孙居道于幽州市,引佩刀刺之不死,为吏所执。节帅赵德钧壮之,舍而不问,以备牙职。藏英后闻居
道避地关南,乃求为关南都廵检使。至则微服携鐡檛,匿孙居道舍侧,伺其出击之,仆于地,啮其耳噉之,遂擒归。设父
母位,具酒肴,缚孙居道于前,数其罪,号泣以鞭之,脔其肉,经三日,剖取其心肝以祭。即诣官首服,官为上请而释之
。燕蓟间目为「报雠张孝子」。(《张藏英传》)
  
  牛思进有膂力,常以强弩絓于耳,以手极前,张之令满。又负壁而立,令力士二人撮其乳,曳之不动,军中咸异之
。(《牛思进传》)
  
  初,李氏随孟昶至京师,太祖数命肩舆入宫,谓之曰:「母善自爱,无戚戚怀乡土,异日当送母归。」李氏曰:「使
妾安往?」太祖曰:「归蜀耳。」李氏曰:「妾家本太原,倘得归老并土,妾之愿也。」时晋阳未平,太祖闻其言,大喜
曰:「俟平刘钧,即如母愿。」因厚加赐赉。及昶卒,不哭,以酒酹地曰:「汝不能死社稷,贪生以至今日。吾所以忍死
者,以汝在尔,今汝既死,吾何生为。」因不食,数日卒。〔太祖闻而伤之,赐赠加等。〕(《孟昶传》)〖末十字,据
《永乐大典》卷一〇三一〇〈不食而死〉引补。〗
  
  石中立,性疎旷,少威仪,好谐谑。虽时面戏人,人不以为怒,知其无心为轻重。及参大政,或谏止之。中立曰:「
诏书云‘余如故’,安可改。」人传以为笑。(《石中立传》)
  
  王博文以吏事进,多任剧繁,为政务平恕。常语诸子曰:「吾平生决罪,至流刑,未尝不阴择善水土处。汝曹志之
。」
  
  江南初平,汰李氏时所度僧,十减六七。胡旦曰:「彼无田庐可归,将聚而为盗。」悉黥为兵。(《胡旦传》)
  
  李显忠之生,〔其〕母数日不能娩。有僧过门曰:「所孕乃奇男子,当以剑矢置傍,即生。」已而果生显忠,立于蓐
,人以为异。(《李显宗传》)
  
  吴僧法海,好作恶诗。一日萃成帙,求予友人郏从事为序,郏书曰:「师虽习西方之教,颇同东鲁之风,因命为《同
东集》。然师之诗长于譬喻,动有风骚。昔唐小杜既为老杜之次,今师又在小杜之下。」(《谈选》)
  
  洛人云:「园圃之胜,不能相兼者六。务宏大者,少幽邃;人力胜者,乏闲古;水泉多者,艰眺望;兼此六者,惟湖
园而已。」予尝游之,信然。在唐,为裴晋公宅园,园中有湖,湖中有堂,曰「百花洲」。名盖旧,堂盖新也。湖北之大
堂,曰「四并堂」。〔名〕盖不足胜,盖有余也。其四达而当东西之蹊者,桂堂也;截然出于湖之右者,迎晖亭也;过横
池,披林莽,循曲径而后得者,梅台知止庵也;自竹径望之超然,登之悠然者,环翠亭也;[渺渺]〔眇眇〕重邃,尤擅花
卉之盛,而前据池亭之胜者,翠樾轩也。其大略如此。若夫百花酣而白昼眩,青苹动而林阴合,水静而跳鱼鸣,木落而羣
峰出,虽四时不同,而景物皆好,则又其不可殚记者也。(《洛阳名园记》)
  
  舅氏慈公远,好记异事。一日远来相访,言:「任丘县友人养恶犬,甚猛,羣犬莫能胜。晚年既衰瘁,为众犬所囓
,愦愦不食而死。刳其心,已化为石,而膜络包之,似石非石,色如寒灰,重如砖瓦,观其脉缕,真心也,不知何缘致此
。」然尝闻人患石淋者,皆旋细石[症]〔瘕〕块,有刀斧不破者。顷尝见龙颈骨中体皆是白石,虎目光落地亦成白石。星
光,气也,落则成石,松亦成石,蛇、蟹、蚕皆成石,万物变化不可以一槩断,目耳所不闻见者何限哉。
  
  顷在宁州真宁县,见牵羊教化者,其羊胸前有右手抱胸如人,手有六指甲,如羊颇长。皆言前身为人,因过恶致此。
县令张元弼、主簿尹良臣共疑之,尹曰:「此无他,人与羊交耳。」众人皆释然。(《北窗记异》)
  
  黄巢令皮日休作谶词,云:「欲知圣人姓,[曰]〔田〕八二十一。欲知圣人名,果头三屈律。」巢大怒,盖巢头丑
,掠鬓不尽,疑「三屈律」之言是其讥也,遂及祸。(《南部新书》)
  
  东坡言:郭子仪镇河中日,河甚为患。子仪祷河伯,曰:「水患止,当以女奉妻。」已而河复故道,其女一日无疾而
卒。子仪以其骨塑之于庙,至今祀之。惜乎此事不见于史也。
  
  [荐项]〔廌顷〕侍范蜀公,公曰:「家中子弟连名百字,几乎寻尽矣。至于百发百中,亦取以为名。」廌曰:「辄有
俚谈,可为一笑。」公曰:「何也?」廌曰:「有百灵、百利、百巧,百穷必不取以为名也。」蜀公为之掀髯大笑。(
《师友谈记》)
  
  苏子瞻泛爱天下士,无贤不肖,欢如也。尝自言:「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悲]〔卑〕田院乞儿」。子由晦默
,少许可,尝戒子瞻择交。子瞻曰:「吾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此乃一病。子由监筠州酒税,子瞻尝就见之。子由
戒以口舌之祸,及饯之郊外,不交一谈,唯指口以示之。(《漫浪野录》)
  
  襄州谷城县城门外道傍石人,缺剥,腹上有字云:「磨兜鞬,慎勿言。」是亦金人之流也。距县西五十里,有石人二
,相偶而立,腹上题刻,一云「已及」,一云「未匝」。不可得而详也。(《浮休阅目集》)
  
  温陵〔医〕僧圆通大智禅师文宥,善脉。晩年不按脉,望而知之。又临终五七年,隔〔垣〕而知之。凡病人骨肉往问
,视之而知病者之候。予问其故,宥曰:「以气色知之,苟其血气同者,忧喜皆先见。」古有察色,然而未有隔〔垣而
〕知,亦甚异也。(《堇山巵史》)
  
  江南李氏后主尝买一研山,径长纔踰尺,前耸三十六峯,皆大犹手指,左右则引两阜坡陀,而中凿为研。及江南国破
,研山因流转数十人,为米老元章得。后米老之归丹阳也,念将卜宅,久未就。而苏仲恭学士之弟者,才翁孙也,号称好
事。有甘露寺下并江一古[基]〔宅〕,多羣木,唐晋人所居。时米欲得宅,而苏觊得研。于是王彦昭侍郎兄弟与登北固
,共为之和会,苏米竟相易。米后号「海岳庵」者是也。研山藏苏子,未几,索入九禁矣。(《铁围山丛谈》)
  
  谭振言:蔡京当国,一日感寒,振与数亲客问疾,见之后堂东合中。京顾小鬟,令焚香。移顷,鬟不至,振颇疑其忘
之耶。久之鬟复至,白京云:「香已满。」京云:「放。」鬟即去。合近北有若再卷帘声者,方至〔坐〕北一帘,其香熢
{火孛}满室如雾。京谓客曰:「香须如此烧,乃无烟气。」(《漫堂随笔》)
  
  八舅王彦舟侍郎,常随周昉、韩干画人马,云:「天廐无瘠马,宫禁无悴容。宜乎韩马周人皆肥。」(《石渠录》)
  
  《唐传载》云:时有鬻茶之家,陶为陆羽之像,置于[汤]〔炀〕器之间,云宜茶足利也。因目曰茶神。有交易则以茶
祭之,无则以釜汤沃之。(《近事会元》)
  
  荆芥穗为末,以酒调下二三钱,凡中风者,服之立愈,前后甚验。是日,顺儿疾已革,以酒滴水中调一服,服之立定
,真再生也。(《曾公谈录》)
  
  哲宗御讲筵所,手折一柏枝玩之,程颐为讲官,奏曰:「方春万物发生之时,不可非时毁折。」哲宗亟掷于地终讲
,有不乐之色。太后闻之,叹曰:「怪鬼坏事」。吕晦叔亦不乐其言也,云:「不须得如此。」(《道山清话》)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