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解读石狮子  

2013-08-31 08:45:07|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石狮子 - 柴湿燃 - 煮字疗饥解读石狮子 - 柴湿燃 - 煮字疗饥解读石狮子 - 柴湿燃 - 煮字疗饥
 解读石狮子 - 柴湿燃 - 煮字疗饥
解读石狮子 - 柴湿燃 - 煮字疗饥





解读石狮子 - 柴湿燃 - 煮字疗饥

 

柬埔寨吴哥窟有不少石狮子,但柬埔寨的石狮子虽然受印度佛教等宗教的影响,却已经与阿育王塔柱上的石狮子有很大差别,也与著名的尼泊尔巴德冈同洋比较写实的石狮不同。于是产生了对比亚洲各国石狮子不同之处的兴趣。中国不产狮子,却一直特别喜欢狮子,杨瑞松的《病夫、黄祸与睡狮》一书考证说:拿破仑并没有说过中国是睡狮的话。只是在1936年才明确有拿坡仑说中国「沉睡」的话。而梁启超1899年《清议报》上面写的《动物谈》说:当年曾纪泽的《中国先睡后醒论》把中国说成是睡狮。但曾纪泽的文章中并没有提到一次狮子。又有人说:是德国首相俾斯麦数说过:「不要吵醒这个东方的睡狮,要不然的话,它也会吓大家一跳。」但也没有确切的文本记载,倒是自汉朝以后,人们对于石狮子的爱好一直延续至今。
     就好比有些植物,被带到不同的地方,会结出不完全相同的果实。石狮子不仅在中国有了变化,一旦经由中国、朝鲜,传到了日本,就不仅形状有了变化,连名称也变成了「狛犬(komainu)」,这大概是它与看门犬有某些共同点的缘故吧。在我看来脑袋与身子有点比例失调的「狛犬」曾经被写成汉字的「胡麻犬」、「高丽犬」,所以,其来历还是很清楚的。无论是中国的石狮子,还是日本的「狛犬」,很多也还配有一个须弥山的底座,都说明它是随著佛教的传播而流转到了各地,并表现出了不同的地域文化特色。
    阿育王塔柱上把石狮子置于顶端,强调的是发出振聋发聩的「狮子吼」,以及慑服外道的「天上地下,惟我独尊」之自信,中国的石狮子与此不同,还增加了幼狮和绣球。曾经有两位书生对门前的石狮子做出了不同的解释,一位说雄狮脚下踩著的是乾坤球,意味著男子汉要有扭转乾坤之力,而母狮子则正在把幼狮推下山谷,因为狮子不养爬不上来的幼狮。另一位不同意,说:雄狮脚下,只不过是抢到了母狮抛出的绣球而已,母狮不惜把幼狮推下山谷,是因为它是其他妻室所生。不管两者著眼点有高下之别,他们从不同角度表达了自己的企望。
     《汉书?西域传》就提到了「桃拔、师子」。「桃拔」在以后的记载中都被写作了「符拔」、「扶拔」,「桃」很可能是「扶」的讹误,所以后汉、三国之人都不说「桃拔」了。颜师古注解说:「桃拔,一名符拔,似鹿长尾,一角者或为天鹿(天禄),两角者或为辟邪。」现在有人把「符拔」这个外来语解释为羊驼。宋人沈括的《梦溪笔谈?异事》说:「至和中,交趾献麟,如牛而大,通身皆大麟,首有一角。」他以为是天禄。因为南阳有汉代《宗资碑》旁有角鬣的两个石兽,「镌其膊,一曰天禄,一曰辟邪。」与交趾所献异兽相类。但六朝镇墓的天禄、辟邪却未必都有角,于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就被相互结合在了一起,加之古代西亚「翼狮」造型的影响,石狮子也被加了翅膀,于是,就不知道确切该称天禄、辟邪,还是貔貅什麽的了。因为貔貅本也没有角,《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坂泉之野。」貔貅当无翅膀,与现在意淫发材的「貔貅」不是一回事。徐珂的《清稗类钞》说:「貔貅,形似虎,或曰似熊,毛色灰白,辽东人谓之白熊。雄者曰貔,雌者曰貅。」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懒得实地考证,总之他也还是没有说清楚。现实中难以实现的时候,就容易想到借助虚幻的力量。于是,有的时候狮子、麒麟、辟邪、天禄、貔貅的造型就不易区分了。
程张的《元代石狮趣谈》一文说:「唐朝京城的居民多居住于坊中,这是一种由政府划定的有围墙、有坊门便于防火防盗的住宅区,其坊门多制成牌楼式,上面写著坊名字。在每根坊柱的柱脚上都夹放著一对大石块,以防风抗震。工匠们在大石块上雕刻出狮子、麒麟、海兽等动物,既美观又取其纳福招瑞吉祥寓意,这是用石狮子等瑞兽来护卫大门的雏形。」元代的《析津志辑佚.风俗》记载:「都中显宦硕税之家,解库门首,多以生铁铸狮子,左右门外连座,或以白石,民亦如上放顿。」作为强者的「显宦硕税之家」,需要挑战更强者,要麽向弱者显示其威势,以便更极端地奴役他们,而作为弱者的小民,也不会甘心于遭受到的不公。于是,石狮子作为建筑的装饰,由宋元开始在民间进一步普及开了。人们向往摆脱豺狼般的成群结队,要像独行的狮子那样掌握自家的命运,谁都想将乾坤球扭转到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来。宋元明清,乃至民国,中国这头睡狮,就被他们折腾的只能无精打采地沉睡了,偶尔被惊醒以后兴奋了一阵,回顾四周,觉得还是无望,于是又沉睡了,只有门前的石狮子守望著令人沮丧的门户。
    梁启超即便是杜撰了一个「睡狮论」,却正可以从中感受到,他对于改造国民性,从而唤醒中国这头睡狮的热望,是何等的深切!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3年8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