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广卓异记(上) 宋乐史撰  

2013-08-30 08:30:26|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卷六十一

    ·史部十七

    ○传记类存目三

  △《广卓异记》·二十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宋乐史撰。史字正子,宜黄人,官太常博士,直史馆,事迹附载《宋史·乐黄中传》。是编前有《自序》,称唐李翱《卓异记》三卷(案《卓异记》非李翱作,史盖考之未详,谨附订於此),述唐代君臣卓绝盛事,中多漏录。史初为《续记》三卷,以补其阙。後复以仅载唐代,未为广博,因纂集汉魏以下迄五代并唐事,共为一帙,名《广卓异记》,分为二十卷。首卷记帝王,次卷记后妃、王子、公主,三卷杂录,四卷至十七卷皆记臣下贵盛之极与显达之速者,十八卷杂录,十九卷举选,二十卷专记神仙之事。大抵牵引驳杂,讹谬亦多。如所称《晋书》王导以下至王褒九世,皆自有史传。中有“俭子仲宝,仲宝子规”云云。案史,仲宝乃王俭字,非其子名也。俭之子名骞,骞之子名规,非仲宝子名规也。且规子褒附见《规传》,亦非自有传。诸传杂见於《宋》、《齐》、《梁书》及《南史》,亦非全在《晋书》。舛谬殊甚。又石勒每更间鼓鼙声,武士闻空中言唐公为天子,与梦高祖乘白马上天之类,神怪无稽,颇为芜杂。至引录传称周时尹氏贵盛,会食家数千人,遭饥荒,罗粟作糜吮之,吮糜之声闻於数十里,亦不近事理之谈。其末卷则於自撰《总仙记》中撮其殊异者入此书。所言不出全家登仙,祖孙兄弟登仙,及三世四世五世登仙,四人六人七人登仙之类,重复支离,尤不足信。《自序》称采自汉魏而下,而编中乃及楚孙叔敖、周尹氏。末卷所列神仙,并及尧、舜之时,与《序》自相矛盾,又其小失矣。

 

    点校说明

  《广卓异记》二十卷,乐史撰。乐史(九三○――○○七),字子正,抚州宜黄(今属江西)人。南唐时曾举进士第一,仕为秘书郎。入宋,为平原县主簿。太宗太平兴国五年(九八),又赐进士及第,后擢三馆编修。历知舒州、黄州、商州。《宋史》卷三六有传。史著述甚富,有《太平寰宇记》、《柘枝集》及传奇《绿珠传》、《杨贵妃外传》等传世。
  唐李翱撰有《卓异记》三卷,乐史初为馆职时,即撰《续唐卓异记》三卷进献。此后,又「自汉魏以降,至于周世宗,并唐之人,总为一集,名曰《广卓异记》,凡二十卷,并目录二卷。」书编成后,乐史比较满意,「虽不补三馆之新书,亦拟为一家之小说。」本书内容多记帝王、后妃、王子、公主及大臣贵盛之极和显达之速者,杂厕神怪不经之说,末卷又记神仙传说。由于本书材料多明言采自何书,从其记载来看保存了众多今已失传的书籍,如《唐高宗历》、《建中实录》、《宪宗实录》、《文宗实录》、《宣宗七十事》、《赵氏科名录》、《登科记》、《总仙记》等。所引《唐书》与今本《旧唐书》有较大不同,乐史见到的当是唐人编修的《唐书》。书中采自《五代史》中的部分内容,与今本《旧五代史》亦有不同。但从总体看,全书内容芜杂,记载踳驳,多有舛误,所以《四库全书总目》评为「自序称采自汉魏而下,而编中乃及楚孙叔敖、周尹氏,末卷所列神仙,并及尧舜之时,与序自相矛盾。」
  本书《直斋书录解题》、明《文渊阁书目》等都有著录,但传本较少。清宜黄人黄秩模于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在北京获得旧钞本,校订后于道光二十七年用活字排印。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认为黄秩模本「视清初刊本为善,卷末亦多数条。」这次整理,即以上海进步书局印行的黄秩模本为底本,校以清康熙刊本及有关史稿。底本黄秩模所加校语,仍然予以保留。由于书中错讹脱误极多,不少问题无从校核,俟考。 
   
 
卷一  帝王事
闻空中有言
五十四年内祖与孙封禅
两即帝位
太子四人登实位
太子三人登宝位
一殿三天子
天子控天子马
诛贼同月日
神兵破贼
呼臣下为郎
呼臣下为监
华岳神迎谒
见白龙横南山
御笔题隐士门
驾幸孝义家
亲王代天子拜尚书
水变为芳醪
 
卷二  后妃、王子、公主
上苑花应诏发
五朝为太后
四十年为太后
一门三后生三天子
三代为后族
太后为师傅素服五日
申王异事
寿王八岁能拜舞
妃子一门荣盛
一门五世十二人尚公主
三尚公主
一门尚四公主
一门尚三公主
天子呼亲家母
天女生天子
开目识新妇
 
卷三  杂录
神人报天子在门
赐金莲花烛
翰林学士联句诗好
为韶书好赐宫锦
送客西江诗好赐瑞锦
夺锦袍
御制诗送贺宾客为道士还乡并宰相已下
应制诗
赐戴叔伦中和节唱和诗
诏写古剑歌赐诸学士
家藏十一代先祖书勅为宝章集
 
卷四  臣下贵盛之极者
金日磾张安世许广汉史良娣霍光卫青梁冀胡广邓禹
窦融杨椿 万石君李贤
 
卷五  臣下
三公父在堂
宰相有二亲
宰相与百官列班起居新宰相太夫人
三十三年在相位
二十七年佩相印
四入相
三入相
五代六人拜相
六代六人拜相
三代拜相
父子皆自扬州再入相
父子三人拜相
一门四相
一门三相七家
 
卷六  臣下
二代为相二十家
兄弟六人并登相位
外孙三人为相
舅甥相代为相
与妻父同时为相
座主与门生同在相位二家
与同列子弟为丞相
齐年同日为相
集礼院由太常博士入相者
座主见门生拜相
 
卷七  臣下
为相数日天下望风而变
与子弟同年同在相位
与使主同时为相
故吏并为三司
宾幕六人拜相
使主未离镇见判官拜相
礼部同年三人同时在相位
礼部同年四相
制科同年四相
制科同年五相
扬州四人皆至宰相
会客中三人皆丞相
白衣人告拜相
梦中神人授二管笔
庭槐生三枝过堂屋脊
三起三留
见白衣人吟诗
神呼相公
虾蟆大如床
 
卷八  臣下显达之速者
年三十为仆射
不数日内贵盛
数月超为大司空
九十五日位至司空
起家二年为丞相
自补阙至侍郎不周岁为相
二年间拜相阶至特进
五年至尚书
不出长安城十年至丞相
不出都门便登相位
不及七年为节相
四迁至九卿
七个月自员外郎为侍郎
三月周历三台迁侍中
一日三命
一日二恩
四时改服饰
一岁五迁
一岁三迁
白衣入翰林
六十日内授三品官
自处士为丞相
四迁至丞相
 
卷九  臣下
三叶为国元老
出入六十年富贵
一座最贵
弟男七人同日拜官
弟男侄十一人同制授官
官诰一百二十七轴同日入门
羣从甥侄百余人为官
七子二孙封侯
子孙五人封侯
父子兄弟十余人食邑
为帝王师封万户
三代帝王礼重
五世盛德
十三代子孙二十三人荣贵
 
卷十  臣下
一门二十三人封王
一代五人封王二家
五世封王
四世封王
三世封王
五世侍中
一门二中书令五侍中
三代为侍中
兄弟四人迭为侍中
兄弟俱曾为侍中
父子同时为尚书令中书令
父子俱曾为中书令
父子俱上公
兄弟俱为中书令
三拜中书令
代恩第为尚书令
 
卷十一  臣下
四世五人为三公
四世四人为太尉
四世四人为三公
三世四人为三公
三世三人为三公二家
一门七人为三公
一门四人为三公
一门三人为三公
四代为司徒太尉
屏风隔坐
四辞仆射而后受
三拜左仆射
一门三仆射
四世为仆射
三世为仆射
三世为令仆
神告仆射
白衣尚书
五世为吏部尚书
四世五人为吏部尚书
兄弟同时为左右丞
从者答神人曰魏公舒
赠童子木马
白须公神语
 
卷十二  杂录
宰相乘车入宫殿
三公乘小马入东西台
侍读腰举入内殿
逸人不拜天子
父子草传位册书
父子撰帝王父子实录
父子有策废功
令自拣拜相日
三入承明庐
七代通显
一人四事相同
二人四事相同
衣锦还乡
赐锦袍还乡
都门祖二疏
大臣归乡事
自相位至节度九表让官
让太尉位与管宁
 
卷十三  臣下
兄弟同时为翰林学士
兄弟相代为翰林学士
两代四人为翰林学士
三代五人为翰林学士中书舍人
同年五人同为翰林学士
座主与门生同在翰林
门生为翰林学士撰座主白麻
使主未离镇掌书记为翰林学士草加官白麻
翰林学士自着绿赐紫
三度为翰林侍读学士
天子谓学士日加
官之喜
一夜草一十五将麻制
 
卷十四  臣下
三世三人入北省
兄弟三人入北省
父子三人中书舍人
四代中书舍人
三代中书舍人
凤阁王家三王
兄弟二人中书侍郎
一家四人给事中
兄弟三任一同
兄弟对居两省
兄弟对居两制
六度入两制
三代四学士
兄弟三人学士
德宗批出知制诰官
 
卷十五  臣下
三世为司隶
子孙七人为廷尉
三世为廷尉
父子二人为御史大夫
兄弟二人并拜御史大夫
父子二人为中丞三家
五世为河南尹
兄弟四职相代
一家五人仕青宫
一门三傅
父子三人皆为史官
衣道服知史馆事
九世有史传
三代司业
侍读坐宣赐床归家
 
卷十六  臣下
子代父为太仆卿
父子三人为大卿监
父子兄弟四人大卿监
兄弟六人同至三品
三世执金吾
三世将军
父子为武侯大将军
三品要职
与府主同为金吾
兄弟同时列棨戟子侄三人并授上柱国
 
卷十七  臣下
七为大总管带平章事
代妻父为节度使
父子同时为节度使
子四人俱任节度使
三人皆当为方伯
四世为本郡太守
四世为本郡刺史
三世坐益州
三世坐蒲州
二世坐平卢
父子坐兴元
大冯君小冯君
大雍州小雍州
大郑公小郑公
父子交代为刺史
兄弟前后为一州刺史
父子三人旌节坐本郡
举主与孝廉相代
 
卷十八  杂录
就私第注官
兄弟并导驺而行
征光寺钱
父子并命
荀氏八龙
比荀氏八龙
五绝
鬼谣
文士声名播蛮夷
将士割股祭长帅
胡雏异事
导母举太常阅乐
妇人衣冠贵盛
父子忠烈
一门忠孝
三代旌表门闾
吮糜之声闻数十里
三使相
 
卷十九  举选
七榜院
携门生迎家君
门生引门生谒座主
及第与长行拜官相次
门生先于座主佩金鱼
兄弟六人进士及第
一家八人进士及第
一家六人进士及第
兄弟七人进士及第
兄弟四人进士及第内二人拔萃入高等
兄弟五人进士及第
兄弟三人同年及第
兄弟二人制举同年登科
兄弟同年童子及第
父子状元及第
兄弟三人俱状元及第
兄弟二人状元及第
进士状元却为宏词头
进士状元却为拔萃头
进士状元却为制举头
九登科选
七登科选
三世十三榜十四人登科
 
卷二十  神仙
全家登仙三家
三世六人登仙
五世十二人登仙
五世为相后登仙
祖孙四人登仙
一家七人登仙
兄弟四人登仙
兄弟七人登仙
西王母五女俱为仙官
预知玄女神君
 
  昔李翱着《卓异记》三卷,述唐朝君臣超异之事,善则善矣,然事多漏落,未为广博。臣初入馆殿日,亦尝撰《续唐卓异记》三卷进上,则唐朝之事庶几尽矣。臣又续汉魏以降,至于五代史。窃见圣贤卓异之事,不下唐时之人,即未闻有纂集者。臣今自汉魏以降,至于周世宗,并唐之人,总为一集,名曰《广卓异记》,凡二十卷,并目录二卷。其累代簪缨,盖世功业,三复省之,不无所益。何者?昔曹景宗读《穰苴乐毅列传》,叹曰:「大丈夫当如是!」此乃见贤思齐之道也。《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且累代富贵,岂不由积善之致焉!今臣寮若见《卓异记》,必如曹景宗之读列传也。臣又闻《汉书》言.学者称东观如道家蓬莱山。唐太宗开文学馆,得入者谓之瀛洲,瀛洲之与蓬莱,神仙之攸馆,今既比之,即神仙不可再言矣。臣撰《总仙记》,其间有全家为卿相、累代居富贵者何异焉!今撮其殊异者入此书中。况夫立身朝廷,致位华显者,其或庆者在堂,吊者在闾,若能以道消息,寄怀于虚无之中,则躁竞之心塞,清净之风生。寿骨欲低,自然高矣;祸门欲开,自然闭矣。此书既成,不敢不进,虽不补三馆之新书,亦拟为一家之小说。干冒宸扆,伏增忧越。宋乐史谨序。
 
卷一 帝王事 
闻空中有言  唐高祖  玄宗
  右按《唐书》云:武士彟,隋时为晋阳宫留守司录参军。高祖为留守日,士彟尝诘朝于街内独行,闻空中有言曰:「唐公是天子。」士彟寻声不见有人,仍以此言白高祖。高祖悦之,曰:「幸勿多言。」其夜士彟梦高祖乘白马上天,旦以闻,于是起义。
  右按《唐书》:玄宗为临淄王,自潞州别驾朝京师。唐隆元年庚子夜,平内难,迨明,处置毕。是日寅时,潞州掾吏于州门闻空中语曰:「临淄王诛韦氏,相王得天下。」掾吏惊走,遽白刺史,刺史以为诳妄,留系旬日。会制到,乃赦之。【模按:原本「迨」讹「迫」,今改正。】 
五十四年内祖与孙封禅  唐高宗  玄宗
  右按《唐纪》:高宗麟德三年正月一日,有事于泰山,玉牒文曰:「唐嗣天子臣讳,敢昭告于昊天上帝:有隋运极颠危,数穷否塞,生灵涂炭,鼎祚沦亡。高祖仗黄钺而救黎元,锡玄珪而拯沉溺。太宗功宏炼石,定区宇于再麾;业壮断鳌,饮沧海而一息。臣幸忝余绪,恭承积庆,遂得昆山寝燎,炎海澄波。虽乃业茂宗祧,斯实降灵穹昊。今谨告成东岳,归功上元,大宝克隆,鸿基永固,凝熏万姓,陶化八弦。
  右按《唐纪》:玄宗,睿宗之子,高宗之孙。开元十三年十一月,有事于泰山,玉牒文曰:「唐嗣天子臣讳,敢昭告于昊天上帝:天启李氏,运兴土德,高祖、太宗,受命立极;高宗升中,六合殷盛;中宗继复,绍休丕定。上帝眷佑,锡臣忠武,祗绥内难,推戴圣父。恭承大宝,十有三年,钦若天意,四海宴然。封祀岱岳,谢成于天,子孙百禄,苍生受福。」麟德三年至开元十三年,凡五十四年内,祖与孙封禅,自古帝王无比。 
两即帝位  中宗  睿宗
  右按《唐纪》:中宗弘道元年二月六日自皇太子即位,嗣圣元年二月六日降为庐陵王,圣历元年九月十五日册为皇太子,神龙二年正月二十四日再即帝位。【模按:李翱《卓异记》作「二月八日降庐陵王」。】
  右按《唐纪》:睿宗嗣圣元年二月七日自豫王即位,天授元年九月五日降为皇嗣,圣历二年正月六日降为相王,神龙元年正月二十日立为皇大弟,唐隆元年六月二十四日再即帝位。自古帝王未之有焉。 
太子四人登宝位  北齐高祖
  右按《北齐书》:高祖长子文襄皇帝,追封,第二子显元文宣皇帝,在位十年,第六子肃皇孝昭皇帝,在位一年,第九子世祖武成皇帝,在位四年。高氏四子俱为天子。 
太子三人登实位  后周太祖  唐穆宗
  右按《后周书》云:太祖第三子闵帝,在位一年,长子明帝,在位四年,第四子武帝,在位二年。宇文氏三子皆为天子。
  右按《唐纪》:穆宗皇帝长子敬宗皇帝,在位三年,第二子文宗皇帝,在位十年,第三子武宗皇帝,在位七年。李氏三子皆为天子。   
一殿三天子  唐玄宗  肃宗  代宗
  右按《次柳氏旧闻》:代宗之诞也三日,玄宗幸东宫,锡之金盆,命浴。吴皇后虑皇孙龙体不丰,负妪乃以宫中诸王子同日诞而体丰实者进之。上视之,不乐曰:「非吾儿。」负妪扣头具服。上眄之曰:「非尔所知,趋取吾儿来。」于是太子取子进,上大喜,承之掌中,向日视之,笑曰:「此儿福禄,远过其父。」及上起入宫,尽留内乐,谓力士曰:「此一殿有三天子,乐乎!可与太子饮酒。」李辅国悖于玄宗,代宗不平之,令刺客断其首于溷中,断右臂以祭泰陵。【模按:原作「旧史」,今改。】 
天子控天子马 肃宗
  右按《肃宗实录》:既收复长安,玄宗自蜀至,上至望览宫奉迎。玄宗御宫南楼以俟,上望楼僻,即下马趋进前,再拜蹈舞称贺。玄宗下楼,上匍匐捧玄宗涕泗呜咽,不能自胜。扶玄宗升殿,尚食每进一味,上皆尝膳然后进。飞龙御马,上亲选试然后进御。玄宗上马,上秉辔控玄宗马,行数十步,玄宗止之而后退。玄宗谓左右曰:「吾享国已来,未知贵也,今日见吾子为天子,乃知贵也。」上尝避驰道执鞭弭,导引玄宗自开远门至丹凤门。自后干元元年十月,玄宗再幸华清宫,上至灞上迎候,下马趋进百余步,舞蹈前抱玄宗足,玄宗抚上背。上又控辔行数十步,有命乃止。 
诛贼同月日 刘辟  李锜  吴元济
  唐宪宗皇帝元和元年十一月十一日斩刘辟于西川,又元和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斩李锜于润州,又元和十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斩吴元济于蔡州。【模按:李翱《卓异记》均作「十一月一日」。右按《唐纪》。宪宗皇帝诛三贼,皆是十一月十一日,契合如是。 
神兵破贼  张韩公  王忠嗣
  右按《唐书》:肃宗干元二年十二月,文武百官贺胜州已北百姓数千人,咸见兵马亟百姓索食。其中有人云:「我是张韩公及王忠嗣,领北兵马为国讨贼,不日当太平。」百姓陈祭讫,须臾不见。此圣德所感,人神合符,灵应昭然,今古未有者。时史思明作乱。 
呼臣下为郎  萧瑀
  右按《唐书》:武德初,军国政事悉关宰相萧瑀。高祖临轩听政,引瑀升御榻而坐,呼为萧郎。高祖曰:「得公之言,特存社稷。今赍黄金一函,以报智者。」呼臣下为监  裴寂
  右按《唐书》:裴寂为司空,高祖与寂有旧,既受位,谓寂曰:「使我至此者,公之力也。」每日赐御膳,视朝引之同坐,入合延于卧内,呼为裴监。寂乞归故里,高祖泣曰:「今犹未也,要相与偕老。为台司,我为太上皇,逍遥一,岂不乐哉!」因遣员外郎更番宿其第,以表崇重。【杜佑为相,宪宗不名,呼为司徒。】 
华岳神迎谒  唐玄宗
  右按《开元传信纪》:玄宗东封,车驾次华阴,上见岳神数里迎谒。上问左右,莫之见,遂诏诸巫问神安在。独一老巫阿马婆奏云:「三郎见在路左,朱发紫衣,迎候陛下。」上顾而笑,乃勅阿马婆勅神先归。上至庙,见神具橐[韦建]俯伏殿庭东南大柏树下,又诏阿马婆问之,奏如上见,命阿马婆致意而旋。寻诏诸岳封为金天王。上制碑文,亲书宠异之。 
见白龙横南山  玄宗
  右按《独异志》:开元中,玄宗御含元殿,望南山,见一白龙横亘山上。问左右,皆云不见。急召王元宝问之,元宝曰:「见一白物横在山顶,不辨其状。」左右启曰:「何则臣等不见之?」帝曰:「我闻至富可以敌至贵,朕天下之主,元宝天下之富,故见尔。」上曾问元宝家财多少,对曰:「臣请以绢一疋,系陛下南山一树,树尽,臣绢未穷。」时人谓钱为主老者,以其有元宝字,人见之则喜 
御笔题隐士门  田游岩
  右按《唐书》:田游岩隐于嵩山许由庙东,自称许由东邻,频诏不起。高宗幸嵩山,亲访岩家,遣中书侍郎薛元超入问其母。岩山衣出拜,高宗谓曰:「先生养道山中,皆得佳否?」乃亲题额悬其门,曰「隐士田游岩宅」。 
驾幸孝义家  张公艺
  右按《唐书》:张公艺,郓州人,九代同居,贞观中,诏加旌表。麟德二年,高宗皇帝有事于泰山,路过郓州,幸其宅。诏问孝义之由,公艺但于纸上书百余个「忍」字,因赐以缣帛。 
亲王代天子拜尚书  范云
  右按《梁书》:武帝与范云少亲善,及武帝登位,封云为吏部尚书,常侍宴。上谓临川王宏、鄱阳王惔曰:「我与范尚书少亲善,伸四海之敬,今为天下主,此礼既革,宜代我呼范为兄。」二王下席拜,与云同车而还。时人荣之。 
水变为芳醪  唐宣宗
  右按令狐澄《宣宗七十事》曰:上在藩时,从驾校猎上林。及暮还,误堕马,人不觉。比二更方兴,时大雪,四顾无人声,上寒甚。巡警至,大惊,上曰:「我光王也,不悟至此,方困渴,若为求水?」巡者即于旁求水以进,遂委而去。上力起举瓯,将饮,瓯中水变为芳醪矣。上独喜自负,一举尽瓯,而已体微暖有力,遂归旧邸。【初年十岁,忽不豫,有神光满身,而南面独语,如对百僚。郑太后谓之心疾,乃白穆宗,往而视之,曰:「此吾家英物,非心疾也。」】 
 
卷二  后妃、王子、公主 
上苑花应诏发  则天
  右按《唐书》:则天天授二年腊月,卿相耻辅女君,欲谋弑则天,诈称花发,请幸上苑,许之。寻疑有异图,乃遣使宣诏曰:「明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于是凌晨名花瑞草布苑而开,羣臣咸服其异焉。 
五朝为太后  懿安太后郭氏
  右按《唐书》:懿安太后,郭汾阳之孙,赠左仆射驸马暧之女,母代宗长女升平公主。宪宗为广平王时,纳为妃。代宗外孙,德宗外甥,顺宗新妇,宪宗皇后,穆宗母,敬宗祖母,文宗祖母,武宗祖母。历位八朝,五居大母之尊,人君行子孙之礼,福寿隆贵,四十余年,谥曰懿安皇太后。虽汉之马、邓,无以加焉。识者以为汾阳社稷之功未泯,复锺庆于懿安焉。 
四十年为太后  崇德太后褚氏
  右按《晋书》:崇德太后褚氏,在位四十年,凡三临朝摄政事,年六十一。初康帝时,营兵陈渎女台有文在足下,曰「天下母」,灸之愈明,京邑喧哗。有司收系以闻,俄自狱亡去。康帝崩,献后临朝,此其祥也。 
一门三后生三天子 独孤信
  右按《南、北史》及《唐书》:后周大司马卫公独孤信,生三女,长女为周文帝后,生武帝;次女为隋文帝后,生炀帝;小女为唐太祖元皇帝后,生高祖。一门三后生三天子,贵盛无比。 
三代为后族 窦威
  右按《唐书》:内史令延安公窦威,高祖谓之曰:「昔周朝有八柱国之贵,吾与公家咸登此职。今我为天子,公为内史令,本同末异,乃不可乎!」威谢曰:「臣家昔在汉朝,再为内戚,至于后魏,三处外家,陛下龙兴,复出皇后,臣又位忝凤池。」高祖大笑曰:「公以三代后族欲夸我耶?关东人与崔、卢为婚,犹自矜伐,公世为帝戚,岂非盛事乎! 
太后为师傅素服五日  汉宣帝太后
  右按《前汉书》:昌邑王废,立宣帝,太后有政,宜知经术,大将军霍光令夏侯胜用《尚书》授太后,迁长信少府,赐爵关内侯。又迁太子太傅,赐黄金百斤。年九十卒,赐冢茔葬平陵,太后赐钱二百万,为胜素服五日。报师傅之恩,儒者以为荣。 
申王异事  申王撝
  右按《唐书》:申王撝,睿宗第二子,本名成义,母柳氏,掖庭宫人。撝之初生,则天尝以示僧万回,云:「此儿西域大树之精,养之宜兄弟。」则天甚悦,始令列于兄弟之次。王性宽裕,仪形坏伟,善于饮啖。 
寿王八岁能拜舞  寿王瑁
  右按《唐书》:开元十五年五月,庆王潭等加都督事,玄宗以永王已下幼,不令于殿庭列谢。时寿王年八岁,请从诸兄行事,拜舞如法,上特异之。 
妃子一门荣盛  杨妃
  右按《唐书》:杨妃父玄琰,赠太尉、齐国公;母李氏,赠凉国夫人;叔元珪,吏部尚书;再从兄国忠,为宰相;从兄铦,鸿胪卿,列棨戟;母弟锜,尚太华公主;堂弟秘书少监鉴,尚承荣郡主;长姊韩国夫人,次虢国夫人,次秦国夫人;国忠小男昢,尚万春公主;长男暄,先尚延和郡主,拜太常卿,兼户部侍郎。杨氏一门,一贵妃,二公主,二郡主,三夫人,一宰相,一尚书,二大卿,开元已来,豪贵荣盛,未之比也。 
一门五世十二人尚公主  穆观
  右按《后魏书》:穆观子亮,亮弟寿,寿弟真,亭子绍,绍子正国,正国子平城,寿子平国,平国子伏干,伏干弟罴,真子泰,泰子伯智。一门五世,计十二人,皆尚公主。 
三尚公主  刘昶
  右按《后汉书》:刘昶初尚武邑公主,薨,更尚建兴公主,又薨,更尚平阳公主。及昶终,与三公主同茔异穴。 
门尚四公主  薛瓘
  右按《唐书》:薛瓘尚城阳公主,瓘之子绍尚太平公主,【绍兄顗.为黄门侍郎.惧其公主宠盛,问于克构。克构曰:「帝甥尚主,由来故事,若以恭慎行之,何惧也!然室有傲妇,善士所恶,故鄙谚曰:『娶妇得公主,平地买官府。』远则平阳公主,妖孽致乱,近则新城、晋安,为时所诫,欲求无患,难矣!」】瓘之堂侄儆,儆之子锈,自瓘至锈,一门尚四公主。【模按:「薛瓘」原本作「薛矅」,据《唐书》改。】
一门尚三公主  卢道裕
  右按《后魏书》:卢道裕,弟虔,堂弟元聿,并尚魏公主,一门尚三公主。 
【一门尚二公主,不录。】 
天子呼亲家母  萧嵩夫人贺氏
  右按《唐书》:中书令萧嵩子尚新昌公主,嵩夫人贺氏入觐拜席,玄宗呼为亲家母,礼仪甚盛。  
天女生天子  魏神元皇帝
  右按《后魏书》:圣武皇帝讳诘汾,尝畋于山泽,歘见辎耕自天而下。既至,见美妇人,自称天女,受命相偶,且曰:「请还,期年复会于此。」及期而至先畋处,果见天女。以所生男授帝曰:「此君之子,当世世为帝王。」语讫而去。即神元皇帝也。故人谚曰:「诘汾皇帝无妇家,力微皇帝无舅家。」力微即神元皇帝名也。【模按:《魏书》「畋」作「田」,[歘」作「饮」。】 
开目识新妇  魏征
  右按刘贶《续说苑》:魏征疾甚,太宗与太子再临其第,征加朝服拖绅。帝见征悲懑,拊之泣恸,问所欲言,对曰:「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将以公主降其子叔玉,上以主从,目识新妇也。 
 
卷三  杂绿 
神人报天子在门  孔靖
  右按《南史》:孔靖,会稽山阴人。宋武帝潜龙时,东征孙恩,屡至会稽,过孔靖宅,正昼卧,有神人衣服非常,谓曰:「天子在门而失之。」遽出见帝,延入结交,执手曰:「卿后当大贵。」于是曲意礼接,赡给甚厚。晋义熙八年,复为会稽内史,修饰学校。复为右仆射,让不拜,致仕。武帝平关洛,宋台初建,以为尚书令、侍中、特进、光禄大夫。辞位归乡,武帝为宋公饯于戏马台,百僚咸赋诗以述其美。谢灵运诗曰:「季秋边朔苦,旅雁违霜雪。凄凄阳卉肥,皎皎寒潭洁。良辰感圣心,云旗兴暮节。鸣笳戾朱宫,兰巵献时哲。饯宴光有孚,和乐隆所缺。在宥天下理,吹万羣芳悦。归客遁海隅,脱冠谢朝列。弭棹薄桂渚,指景待乐阕。河流百急澜,浮骖无缓辙。岂伊川途念,宿心愧相别。美彼邱园道,喟焉伤薄劣。」 
赐金莲花烛  令狐绹
  右按《东观奏记》云:宣宗将命赵公令狐绹为相,夜幸含春亭召对,尽蜡烛一炬,方归学士院,仍赐金莲花炬送之。院吏忽见金莲蜡烛,惊报院中曰:「驾来矣。」俄而赵公至。吏谓赵公曰:「金莲引驾烛,学士用之,莫折事否?」顷刻而闻传说之命。 
翰林学士联句诗好  柳公权
  右按《唐书》:文宗夏日与学士联句,帝曰:「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公权续曰:「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时丁、袁五学士皆属继,帝独讽公权两句:「辞清意足,不可多得。」乃令公权题于殿壁,字方圆五寸,帝视之叹曰:「锺、王复生,无以加焉。」 
为诏书好赐宫锦  封敖
  右按《唐书》:封敖为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尝草《赐阵伤边将韶》,警句云:「伤居尔体,痛在朕躬。」帝览之,赐宫锦。 
送客西江诗好赐瑞锦  冯定
  右按《唐书》:冯定为太常少卿,统乐立于庭,文宗以其端凝若植,问其姓氏,翰林李珏奏以定之名。帝喜,问曰:「岂非能为古章句者耶?」遂召升陛,帝自吟定《送客西江诗》,吟罢益喜,因赐以禁中瑞锦,仍令大录所著古体诗以进。寻迁谏议大夫。 
夺锦袍  宋之问
  右按小说:武后游龙门,命羣官赋诗,先成者赏以锦袍。左史东方虬诗先成,设拜赐坐未安。宋之问诗后成,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称善,乃就夺锦袍衣之。其词曰:「宿雨霁氛埃,流云度城阙。河堤柳新翠,苑树花先发。洛阳花柳此时浓,山水楼台映几重。羣公拂雾朝翔凤,天子乘春幸凿龙。凿龙近出王城外,羽从琳琅拥轩盖。云跸纔临御水桥,天衣已入香山会。山壁崭岩断复连,清流澄澈俯伊川。雁塔遥遥绿波上,星宠奕奕翠微边。层峦旧长千寻木,远壑初飞百丈泉。彩仗虹旌遶香阁,下辇登高望河洛。东城宫阙拟招回,南陌沟塍殊绮错。林下天香七宝台,山中春酒万年杯。微风一起祥花落,仙乐初鸣瑞鸟来。鸟来花落纷无已,称觞献寿烟霞里。歌舞淹留景欲斜,石间犹驻五云车。鸟旗翼翼留芳草,龙骑骎骎映晚花。千乘万骑銮舆出,水静山空严警跸。郊外喧喧引看人,倾都南望属车尘。嚣声引扬闻黄道,王气周迥入紫宸。无王定鼎三河固,宝命乘周万物新。吾皇不事瑶池乐,时雨来观农扈春。」 
御制诗送贺宾客为道士还乡并宰相已下应制诗  贺知章
  右按《唐书》:太子宾客、集贤院学士贺知章,年八十六,卧病五日,冥冥不知。男曾子,哀号诉天,请以身代。遂疾损,乃上表乞为道士还乡,玄宗许之。乃舍宅为观,赐名千秋,并与男曾子会稽郡司马,赐绯,小子田,田亦度为道士,兼赐帛一百疋,道衣两对,又赐鉴湖剡川一曲。【元乞周官数顷为放生池,因赐剡川一曲。】诏令供张东门,百寮祖饯。御制送诗并序玄宗天宝三年,太子宾客贺知章,鉴止足之分,抗归老之疏,解组辞荣,志期入道。朕以其夙存微尚,年在迟暮,用循挂冠之事,俾遂赤松之游。正月五日,将归会稽,遂饯东路,乃命六卿庶尹、三事大夫,供帐青门,宠行迈也。岂唯崇德尚齿,抑亦厉俗劝人,无令二疏独光汉册。乃赋诗赠行,凡关宴宜皆属和。诗曰:遗荣期入道,辞老竞抽簪。岂不惜贤达,其如高尚心。寰中得秘要,方外散幽襟。独有青门饯,群英怅别深。 
应制左丞相  李适之
  圣代全高尚,玄风阐道微。筵开百壶饯,诏许二疏归。仙记题金箓,朝章披羽衣。悄然承睿藻,行路满光辉。 
应制右丞相  李林甫
  挂冠知止足,岂独汉疏贤?入道求真侣,辞荣访列传。睿文含日月,宸翰动云烟。鹤驾吴乡远,遥遥南斗边。
应制门下侍郎  王铎
  诏许真人归旧隐,为言海上忆孤峯。宸旒暂别期千载,野服飘然出九重。华表尚迷丁令鹤,竹陂犹认葛仙龙。自怜弱羽尘埃重,云外无由蹑去踪。【其余应制诗,此不备録。】 
赐戴叔伦中和节唱和诗  唐德宗
  右按《唐纪》:贞元五年,初置中和节,德宗皇帝制诗,朝臣奉和。诏写本赐戴叔伦于容州,天下美之。德宗诗曰:「东风变梅柳,万汇生春光。中和纪月令,方与天地长。耽乐岂予尚,懿兹时景良。庶遂亭育恩,同致寰海康。君臣永终始,交泰符阴阳。曲沼水新碧,华林桃稍芳。胜赏信多欢,戒之在无荒。」 
诏写古剑歌赐诸学士  郭元振
  右按《唐书》、《郭元振家状》:元振为通泉县尉,前后掠买所部千余人,以遗宾客,百姓苦之。武后闻之,使籍其家,唯有书数百卷。后令问其资财所在,知皆以济人,于是奇而免之。召见,大惬圣旨,并令口占《古剑歌》进,天后奇之,命缮写赐诸学士。歌曰:「君不见昆吾铁冶飞炎烟,红光紫气俱赫然。良工锻炼经几年,铸得宝剑名龙泉。龙泉颜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叹奇绝。琉璃匣裹吐莲花,错镂金环生明月。正逢天下无飞尘,幸得周防君子身。精光黯黯青蛇色,文章片片绿龟鳞。非直结交游侠子,亦尝亲得英雄人。何言中路遭弃捐,零落湮沦古狱边?虽复沉埋无所用,犹能夜夜气冲天。」 
家藏十一代先祖书勅为宝章集  王方庆
  右按《唐书》:王方庆,天后朝凤阁侍郎知政事,周少司空石泉公褒之曾孙也。其先自琅琊南渡,为江左冠族。襃北徙入关,始家咸阳焉。祖鼐,隋卫尉丞。伯父宏让,有美名,贞观中为中书舍人;宏直,为汉王元昌友。方庆家多书籍,则天访求右军遗迹,方庆奏:「臣十代伯祖羲之书,先有四十余纸,太宗购求,先臣并已进之,唯有一卷见在。今又进臣十一代祖导、十代祖洽、九代祖珣、八代祖昙首、七代祖僧绰、六代祖仲宝、五代祖骞、高祖规、曾祖襃,并九代三从伯祖晋中书令献之已下二十八人书,共十卷。」则天御武成殿示羣臣,仍令中书舍人崔融为《宝章集》,以叙其事,复赐方庆。当时甚以为荣。
 
卷四  臣下 
贵盛之极者  金日磾
  右按《汉书》:金日磾,本匈奴休屠王太子。【休,许虬反,屠音储。】武帝时,迁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封秺侯。【秺,丁故反。】弟伦,黄门侍郎。日磾二子:赏,奉车都尉,宣帝时为太仆卿、光禄勋,亦为侍中;建,驸马都尉,亦为侍中。建孙当,亦封侯。伦子安上,为侍中、关内侯。安上四子:常,光禄大夫;敞,迁侍中、卫尉;岑,拜为郎使主客;明,与岑复为诸曹中郎将。敞三子:涉,为侍中;参,越骑校尉开都侯;饶,越骑校尉。涉两子,汤、融,俱为侍中。涉从祖父弟钦,光禄大夫、侍中、都城侯。钦弟迁,为尚书令;遵,王莽时历封九卿。 
七世侍中、二驸马  张安世
  右按《汉书》:张汤为三公,子安世,封富平侯,食万六百户。子千秋、延寿、彭祖,皆封侯,富于大将军霍光,家僮七百人。自宣、元已来,为侍中、中常侍、诸曹散骑、列校尉者十余人。功臣之盛,唯有金氏、张氏,亲近贵宠,比于外戚。【安世以父子封侯太盛,辞不受禄,诏都内别藏张氏无名钱,以至于数百万计。】  
  许广汉
  右按《汉书》:许广汉封昌成君,女平君为孝宣皇后,元帝母也。广汉二弟,舜为博望侯,延寿为乐成侯,又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延寿中子嘉为平恩侯,亦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嘉女为成帝皇后。   
一门二皇后 
  史良娣
  右按《汉书》:史良娣,为卫太子良娣,生史皇孙,宣帝祖母也。良娣兄恭。恭三子,高为乐陵侯,至大司马、车骑将军,曾为将陵侯,元为平台侯。高子丹,封武阳侯,辅成帝;策为右将军、关内侯。丹孙二十八人,九男并为侍中诸曹。亲近左右,四人为侯,十余人至卿大夫二千石。  
  霍光
  右按《汉书》: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益封一万七千户,故所食凡二万户,赏赐前后黄金七千斤。自昭帝时,光子禹及兄孙云,皆中郎将。云弟山,奉车都尉、侍中,领胡越兵。光两女壻,为东西卫尉。昆弟诸壻外孙,皆奉朝请为诸曹大夫、骑尉、给事中。光秉政前后二十年。光又顾分国邑三千户,以封兄孙奉车都尉山为列侯,山兄云为骠骑将军。  
  卫青
  右按《汉书》:卫青七击匈奴,斩虏五万,再封凡万一千八百户,封三子为侯,侯千三百户,并之二万五千七百户。其校尉以大将封侯者九人,为将者十五人。  
  梁冀
  右按《后汉书》:梁冀一门前后七封侯,三皇后,六贵人,一大将军,夫人女食邑称君七人,尚公主三人,其余卿、将、尹、校五十七人。百僚侧目,莫敢违命。  
  胡广
  右按《后汉书》:胡广,华容人。试章奏,安帝以为天下第一,旬月拜尚书郎,五迁尚书仆射。在公台三十余年,历事六帝,一履司空,再作司徒,三登太尉,又为太傅。故人陈蕃、李咸并为三司,蕃等每朝会,聊称疾避广,时人荣之。年八十二卒,赠太傅。故吏自公卿、大夫、博士、议郎、郎中以下数百人,皆缞绖殡位。中兴已来,人臣之盛,未尝有也。【广继母在堂,朝夕瞻省,傍无几杖,口不称老。】  
  邓禹
  右按《后汉书》:邓禹有十三子,各守一艺。邓氏自中兴之后,累代宠贵,凡侯者二十九人,公二人,大将军十三人,中二千石十四人,列校二十二人,州牧郡守四十八人,其余侍中、将作、大夫、郎、谒者不可胜数,东京莫与为比。  
  窦融
  右按《后汉书》:窦融,平陵人。  一门一公、两侯、三公主。长子穆,尚内黄公主。穆子勋,尚东海恭王女泚阳公主。融弟友子固,尚光武湼阳公主。四二千石,相与并时。自祖及孙,官府邸第,相望京邑,奴婢以千数,于亲戚功臣中,莫与为比。  
  杨椿
  右按《北史》:杨椿与兄播,并典禁闱、太保,加侍中,给鼓吹。椿请归老,诏服侍中服,赐燕于华林园。帝下御坐,执手,赐床帐、几杖,车驾驷马,给扶送之。椿诫子孙曰:「我入魏,登侍中、尚书,四历九卿,十为刺史、光禄大夫、仪同开府、司徒、太尉,复为司空。」高祖以下,乃七郡太守、三十二刺史,内外显职,时仍少比。椿弟津与兄播,前后为华州刺史,当世荣之。津子悟,仕齐为大行台右丞,请解还葬。一门之内,赠太师、太傅、丞相、大将军者二人,太尉、尚书令者三人,仆射、尚书者五人,刺史、太守者二十余人。追荣之盛,今古未之有也。  
  万石君
  右按《汉书》:石奋孝景帝时为九卿,长子建,次甲,次乙,次子庆,皆驯行孝谨,官至二千石。景帝曰:「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人臣尊宠,乃集其门。」凡号奋为万石君。后以上大夫禄,归老于家。子孙为小吏,来归谒,万石君必朝服见之,不名。子孙胜冠者皆有品秩。庆后为丞相时,诸子孙为小吏至二千石者十三人。  
  李贤
  右按《周书》、《隋书》:李贤,陇西人。曾祖富,魏太武赠宁西将军。贤,为大将军。贤之子端,大将军。端弟吉,开府仪同三司。吉弟孝轨,大将军。孝轨弟询,陇西郡公。询弟崇,幽州大总管。崇之子敏,将作监。贤弟远,太保。远弟穆,太师,赞拜不名。穆之子浑,大将军。子孙虽在襁褓,悉拜仪同,一门执象笏者百余人,贵盛无比。 
 
卷五  臣下 
三公父在堂  张酺
  右按《后汉书》:张酺,字孟侯,汝南细阳人也。为三公日,父尚在,酺每迁转,父辄自田里来。适会岁腊,公卿罢朝,共诣酺父上酒为寿,极欢移日,当时甚以为荣。 
宰相有二亲  郭元振  王溥
  右按李邕撰《郭元振行状》云:自唐受命,丞相有二亲,唯元振而已。镇凉州十五年,大石等十二国王为导驺。握兵三十万,武后惕息,不移唐祚。
  右按《五代史》:王溥少年拜相,一亲在堂。溥自序云:「予年二十六,状元及第,榜下除秘书郎。其年从周太祖征河中,次年献捷阙下,除太常丞,加朱绂。又一年,留守判官,除密直学士,入翰林。又除端明殿学士,不日作相。自居廊庙,凡十一年,历事四朝。除太子太保,罢相。十五年中,官荣过分,今甲子四十二矣。」时父祚宿州防御使,母吴国太夫人俱在。后父祚自防御使除左领军卫上将军,致仕在洛。初入觐北阙,侍奉肃然,百僚下拜,兼座主王仁裕为太子太保在朝。溥在翰林时,有诗云:「两制职官三十客,自怜荣耀老莱衣。」 
宰相与百官列班起居新宰相太夫人  赵隐
  右按《赵氏科名录》:隐,懿宗朝登庸,太夫人卢氏在堂。口命之明日,三相国并百执事并赴私第,列班陈庆贺之礼。每朔旦,宪府中集百辟到宅候起居。太夫人及懿皇降诞日,相府与文武两班于慈恩寺饭僧,教坊三部大合乐于佛殿前,京兆府构彩棚,接东西廊,备相府宅观阅。时隐侍板舆到寺,及丞相率百官于庭北谢恩赐酒毕,乃回班就棚通太夫人起居,朝野莫不称美庆。其后崔丞相彦昭、张丞相浚大用日,皆在膝下,其荣养之礼,悉依赵氏旧仪。【按:《唐书》「庭」作「廷」,「回」作「回」。】 
三十三年在相位  房玄龄
  右按《唐书》:梁国公房玄龄,唐初杖策谒于军,秦王一见,引为谋主。及终,在相位三十有三年。【模按:原本三十三年,查李翱《卓异记》,作三十二年。】 
二十七年佩相印  郭子仪
  右按《唐书》:汾阳王郭子仪,自至德元年,从朔方节度使加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至建中二年,凡二十七年,其间校中书令考二十有四年,每月俸钱二万贯,实封二千户,岁入俸二十四万贯,官供二千人熟食,五百马刍谷,每谒见,肩舆入内殿。子八人,壻七人,皆至重官。子暧尚公主,诸孙数十人。亲仁里四之一为其宅,宅中通永巷,家人三千,相出入者不知其名。为大臣,赏赐美人六人,从者八人。崇德贵盛,近古无比。【模按:原本「刍」作「蒭」,据《唐书》改。】 
四入相  姚崇  裴度  崔允
  右按《唐书》:天后时,姚崇授夏官侍郎,拜相。长安四年罢,其年拜夏官尚书,又入。睿宗初,又兵部尚书,入。玄宗初,又兵部尚书,入,寻罢,犹命五日一入门。
  又按《唐列传》:裴度元和十年拜门下侍郎,入相。出行营,淮西平,加金紫光禄大夫,复入相。十四年检校左仆射,出北都留守,移河北行营,守司徒、东都留守。入朝守司徒,授扬州都督,未发,复知政事。罢为左仆射,出山南节度。宝历初,入知政事,寻守司徒,五日一入中书。又守司徒兼侍中,出山南节度,移东都留守,特进、守司徒兼中书令。开成初,北都留守,四年还京,拜中书令。【本传曰:「翊赞四朝,始终一致,为唐中兴之臣,江左王导、谢安之流也。」】
  右按《唐书》:崔允自干宁元年至天复三年,四入相,三出镇。自兵部侍郎入,至开府仪同三司、守司徒兼门下侍郎。天复三年让官表云:「方伯之贵,是臣列祖之任也,臣有何功而三分戎阃;辅相之职,是臣先父之履也,臣有何德而四人中书。人之甚荣,臣实增惧。」 
三入相  孙叔敖  李峤  冯道
  右按《春秋》:绘邱之封人,见楚孙叔敖曰:「吾闻官大者士妬之,禄厚者人怨之,位尊者君恶之。今君相楚国,有如此三者,不得于楚士民也。」叔敖曰:「吾三相楚,而心益卑;吾禄益厚,而施益博;吾位益尊,而礼益恭,是不得罪于士民也。」
  右按《唐书》:李峤垂拱中自麟台少监入相,三年又拜左丞,龙朔初为中书令,景龙初拜特进,又入。寻年老负罪,随子畅元出虔州刺史。
  右按《五代史》:冯道三入相,四月十七日死,年七十三岁,所得之寿,所终之月,皆与孔子同,但先孔子一日。 
五代六人拜相  萧嵩
  右按《唐书》:萧瑀相高祖,曾侄孙嵩相玄宗。嵩子衡,驸马,官至三品。衡弟华,上元中宰相,衡子复相德宗。【其后文宗日,萧复为相,难言者必言,贞元之名相也。】华二子,恒、悟。恒子俛,大和中宰相。【俛罢相为左仆射,分司东都,太夫人韦氏在堂,以孝养为乐,与褐衣时无异。】悟子仿,咸通中宰相。【模按:《唐书.萧复传》复子湛,湛子寘,咸通中位宰相。】 
六代六人拜相  杜淹
  右按《唐书》、《梁书》:杜淹侄如晦,五代孙元颖,元颖侄审权,审权子让能,让能子晓,入梁拜相。自淹至晓,六代拜相。 
三代拜相  张嘉贞
  右按《唐书》:张嘉贞,子延赏,孙宏靖,三代秉钧。《汉书》虽有韦、平父子相继为相,莫能比也。初嘉贞自平乡尉免归,御史张循宪荐于则天,召见内殿,垂帘与语。嘉贞奏曰:「臣以草莱得谒九重,是千载一遇也。咫尺之间,如隔云雾,竟不覩日月,恐君臣之道,有所未尽。」则天遽令卷帘,与语大悦,擢拜监察御史。累迁中书令。弟嘉佑,为金吾将军,兄弟并居将相之位。
父子皆自扬州再入相  李吉甫
  右按:唐朝父子继世为相者数家,唯李吉甫、子德裕,皆自扬州再入相。至若苏瓌父子,相望为优劣,而颋不再入,则李氏盛也。【言宣宗即位日,德裕典册礼,及退,上谓宦侍曰:「适行事近我者,非太尉耶?此人每顾我,使毛发森竖。』」听政二日,出为荆门。】 
父子三人拜相  郑珣瑜  赵隐
  右按《唐书》:郑珣瑜相德宗,珣瑜之子覃相文宗,覃之弟朗相宣宗。
  右按《唐书》:赵隐拜相。按《五代史》:隐之子光逢相梁,次子光裔相后唐。 
一门四相  窦威
  右按《唐书》:窦威为太师、中书令,堂侄抗为纳言,堂曾孙德元为左相,德元子怀贞为侍中。 
一门三相
  韦仁约一
  右按《唐书》:韦仁约为纳言,子承庆为黄门侍郎平章事,次子嗣立为中书令。  
  岑文本二
  右按《唐书》:岑文本为中书令,侄长倩为内史,孙羲为侍中。  
  杨恭仁三
  右按《唐书》:杨恭仁为侍中,弟师道为中书令,侄孙执柔为夏官尚书平章事。  
  武承嗣四
  右按《唐书》:武承嗣为纳言,堂弟三思为内史令,攸宁亦为纳言。  
  韦待价五
  右按《唐书》:韦待价为右仆射平章事,三从弟安石为中书令,安石再从侄巨源为侍中。 
  王播六
  右按《唐书》:王播自盐铁使拜相,弟起自右仆射兼使相,侄铎自盐铁使拜相。铎,炎之子;炎,播之弟,起之兄。文宗待起如师友,目之曰当代仲尼。  
  崔元略七
  右按《唐书》:崔元略东都留守,弟元式北都留守,拜相。元略子铉,铉之子沆,两拜中书舍人,入相。
  
卷六  臣下 
二代为相
  郑武公一
  右按:郑武公父子并相,为周司徒,善于其职。国人美之,为赋《缁衣》,以明有美善之功也。诗曰:「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
  韦贤平当二
  右按《汉书》:韦贤子元成,平当及子晏,并为丞相,故汉代父子为相,称韦、平。按韦贤其先孟,至贤五世,为邹鲁大儒。贤为相时,年七十,在位五岁,乞骸骨,赐黄金百斤,罢归,加赐第一区。丞相致仕自贤。罢相十年之间。子元成继父为相。邹鲁讴曰:「遣子黄金满赢,不如一经。」  
  韩休三
  右按《唐书》:韩休拜相,子滉拜相,孙皋为左右仆射,虽不拜相,其位已高。  
  令狐楚四
  右按《唐书》:令狐楚自翰林学士、中书舍人拜相,子绹自湖州召入,充翰林学士,间岁拜相。渭南尉赵嘏献诗云:「鹗在卿云冰在壶,天代材业奉吁谟。荣同伊陟传朱户,秀比王商入画图。昨夜星辰迥剑履,前年风月满江湖。不知机务时多暇,犹许诗家属和无。」  
  崔慎由五
  右按《唐书》:崔慎由工部尚书拜相,子允四入相,四入既当权,天下人呼由为「有来麻汁」。  
  崔佑甫六
  右按《唐书》:崔佑甫拜相,侄植拜相。【佑甫秉政三百日,除吏八百员。】  
  刘祥道七
  右按《唐书》:刘祥道为右丞相,祥道之子齐贤为纳言。  
  苏瓌八
  右按《唐书》:苏瓌为侍中,子颠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先是神龙中,颁自给事中、修文馆学士转中书舍人,时父瓌中书门下三品,父子已同掌枢密也。  
  陆元方九
  右按《唐书》:陆元方为鸾台侍郎平章事,其子象先为中书侍郎平章事。  
  乐彦玮十
  右按《唐书》:乐彦玮为西台侍郎平章事,子思晦为鸾台侍郎平章事。  
  李道广十一
  右按《唐书》:李道广殿中监平章事,子元弦中书侍郎平章事。【曾祖粲,本姓丙,高祖有旧,为监门大将军。年八十,令乘马入宫中检校。】  
  李敬元十二
  右按《唐书》:李敬元为中书令,弟元素为凤阁侍郎平章事。  
  来恒十三
  右按《唐书》:来恒为黄门侍郎平章事,弟济为中书舍人。  
  张文瓘十四
  右按《唐书》:张文瓘为侍中,侄锡为凤阁侍郎平章事。  
  戴胄十五
  右按《唐书》:戴胄为吏部侍郎平章事,侄至德右仆射平章事。【胄无子,以兄子至德为嗣。】  
  宇文节十六
  右按《唐书》:宇文节为侍中,孙融为黄门侍郎平章事。  
  崔仁师十七
  右按《唐书》:崔仁师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孙湜中书令。【中宗曾与饵瓜,赐一颗与母,湜携归与爱妾,天下罪之。】  
  薛元超十八
  右按《唐书》:薛元超为中书令,侄稷礼部尚书拜相。  
  裴矩十九
  右按《隋书》及《唐书》:裴矩为侍中,从侄孙寂为内史令。  
  杨收二十
  右按《唐书》:杨收自翰林学士拜相,侄涉礼部侍郎拜相。 
兄弟六人并登相位  卞壶
  右按《晋书》:卞壶祖统,父粹,以清辩鉴察称。兄弟六人登宰辅,世号「卞氏六龙,元仁无双」。元仁,粹字也,位至中书令。 
外孙三人为相  卢携  郑畋  杜让能
  右按《唐书》:『李翱女壻卢求之子携为相,郑亚之子畋为相,杜审权之子让能为相。初翱镇襄阳日,有道人善相,因出诸孙熟视之,皆曰不继。翱遂遣诸女出拜,乃曰:「尚书佗日外孙三人,皆至宰相。」后果如之。携与畋同相,黄巢反,求广州旄节,携不肯,只授率府率,与畋争掷饮。及巢犯阙,惧,饮药而死。巢之兴,有谶云:「黄蛇独吼,天下人走。」又曰:「金色虾蟇争怒眼,翻却曹州天下反。」中和初谣云:「黄巢须走凑山东,死在翁家翁。」时巢死之处,民家乃姓翁也,因而书之。 
舅甥相代为相  李峤  张锡
  右按《则天实录》:以天官侍郎张锡为凤阁侍郎,拜相,以鸾台侍郎李峤迁成均祭酒,罢政事。峤是锡之甥,舅甥相代为相,时人美之。 
与妻父同时为相  杜黄裳  韦执谊
  右按《唐书》:杜黄裳相顺宗,女壻韦执谊自吏部郎中拜右丞相、同平章事,近古衣冠无比。然执谊自郎官拜相,少矣。 
座主与门生同在相位  王铎  韦保衡  萧遘
  右按《唐书》:咸通五年,王铎主文,放韦保衡及第。十一年夏,保衡自内庭命相。其年小,铎由盐铁使登庸,同居中书。后铎加左仆射,保衡加右仆射,铎拜司徒,保衡拜司空,品位齐尊,少有其比。
  右按《唐书》:咸通五年,王铎放萧遘及第。至僖宗朝,同居相位。铎年高,升御阶足跌,踣句陈中,遘旁提起,帝因之喜曰:「辅弼之臣和,予之幸也。」谓遘曰:「适见卿扶王铎,予喜卿善事长矣。」遘曰:「臣扶王铎,不独司长,臣中选门生也。」上笑曰:「王铎选进士,朕选宰相,于卿无负矣。」 
与同列子弟为丞相  宋璟  苏颋
  右按《唐书》:宋璟先与苏瓌同为相,及苏颋除紫微侍郎、同平章事,宋璟叹曰:「吾与苏家父子同时为相,至如敦厚博物,仆射有之;若忠正贤明,则颋过其父。且继世为相则有矣,如颋与其父友同秉钧衡者,自古未闻。」初与其父比肩,又与其子同列,如璟年耆德重,久处台司,又无其比。 
齐年同日为相  武元衡  李吉甫
  右按《唐书》:武元衡与李吉甫齐年同日为相,吉甫先一年,以元衡生日卒,元衡后一年,以吉甫生日卒。吉凶之数,若符会焉。 
集礼院由太常博士入相者
  右按《唐年补录》:大中四年十一月,令狐绹守兵部侍郎拜相,宰执同列白敏中、崔龟从、崔铉以绹新加兵部南省上事,以故事送上必先集少府监,是日诸相以敏中、龟从尝为太常博士了遂改为集礼院,因命常侍柳公权记之,龟从为其文。略曰:「夫博士重官也,由此选者,继登三事,而又并时同位者相望。元和初,权德舆、李吉甫同在相位。长庆中,窦易直、杜元颖提印使蜀,命敏中始与郑肃及韦琮同居中书,予复叨重委,因志所同,以遣佗日,亦以知博士之选为重焉。」时令狐绹父楚亦以博士相,时人荣之。
座主见门生拜相  王仁裕  王溥
  右按《五代史》:干佑元年,户部侍郎王仁裕放王溥状元及第。溥不数年拜相,仁裕时为太子少保,有诗贺曰:「一战文场拔赵旗,便携金鼎赞无为。白麻骤降恩何极,黄发初闻喜可知。跋勅案前人到少,筑沙堤上马行迟。押班长得遥相见,亲狎争如未贵时。」溥依韵和曰:「挥毫文阵偶搴旗,待诏金华亦强为。白社幸当宗伯选,赤心旋遇圣人知。九霄得路荣虽极,三接承恩出每迟。职在台司多少暇,亲师不及舞雩时。」时人荣之。「臣史尝见光化二年,礼部侍郎赵光逢放柳璨及第,璨不多时便拜相。上事日,座主尚居散职,谒见之时,令朱衣吏连姓朗而赞之,全不优容,时议短之。然璨入相伏诛,并在二年内。呜呼!贱恩辜义,有如此者。 
 
卷七  臣下 
为相数日天下望风而变  杨绾
  右按《唐书》:代宗朝杨绾入相,绾质性贞廉,车服朴素,未数日,人心自化。御史中丞崔宽城南别墅,台榭为当时第一,宽即日潜遣毁拆。郭汾阳在邠州闻绾拜相,减音乐五分之四。京兆尹黎干出入驺驭百余,即日减损,唯留其十骑。其余望风变奢从俭者,不可胜数,其镇俗如此。旬日中风,诏入中书养护,中使存问一日数人。卒,赠司徒,诏文武百官就私第吊之。帝曰:「天不使朕致太平,何夺我杨绾之速也。」自古贤相,无以及之。 
与子弟同年同在相位  徐商  于琮
  右按《唐书》:大中十二年,徐商为襄州节度使,长子彦若与琮同年及第。至咸通六年,商自御史大夫拜相,七年,琮自兵部侍郎拜相,同年丈人之礼。 
与使主同时为相  杜佑  权德舆  牛僧孺  李珏
  右按《唐书》:权德舆撰《杜佑神道碑》云:早忝宾府,晚联台座。又宰相牛僧孺,自中书侍郎出镇武昌,辟李珏为书记,始授殿中侍御史。纔十年,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牛僧孺自右仆射再入相,当代以为盛美。裴度二李宗闵右按《唐书》:元和中,裴度征淮西,李宗闵以礼部员外郎为书记,其后同居相位。白敏中三蒋伸右按《唐书》:大中年中,白敏中讨党项,蒋伸以左庶子为行军司马,其后同居相位。杜悰四毕諴杨收右按《唐书》:杜悰两镇淮海,毕諴、杨收前后为从事,其后皆同在相位。 
故吏并为三司  陈蕃  李咸
  右按《汉书》:胡广为三公,故吏陈蕃、李咸并为三司,每朝会,蕃等常称疾避广,时人荣之。 
宾幕六人拜相  杜鸿渐  张镒  乔琳  陈少游  杜黄裳  高郢
  右按《唐书》:杜鸿渐等六人,皆曾为汾阳郭子仪之宾佐,其后俱拜相。 
使主未离镇见判官拜相  李石  崔铉  杨收
  右按《唐书》:开成中,李石镇荆南,崔铉为从事,入拜司勋员外郎、翰林学士。不三二岁,拜中书侍郎平章事,石尚仍旧在镇。贺铉状云:「宾筵初启,曾陪樽俎之欢;将幕未移,已在陶钧之下。」此李隲之辞,隲时为节度巡官。
  右按《唐书》:大中末,崔铉自左仆射平章事镇淮海,杨收以太常博士从铉为支使。收入拜侍御史,迁吏部员外,历翰林学士,二岁拜兵部侍郎平章事,铉未移。铉贺收状云:「前时里巷,初迎避马之威;今日藩垣,便仰问牛之化。」此崔澹之辞礼部同年三人同时在相位令狐楚皇甫镈萧俛
  右按《唐书》:贞元七年,礼部侍郎杜黄裳下三十人及第,其后令狐楚、皇甫镈二人先在相位,乃同表荐萧俛拜相。 
礼部同年四相  郑昌图  赵崇  裴贽  郑延昌
  右按《唐书》:咸通十三年,礼部侍郎崔殷梦下二十人及第,其后郑昌图等四人相次拜相。 
制科同年四相  牛僧孺  李宗闵  王起  贾餗
  右按《唐书》:元和三年,宣政殿试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一十人登科,其后牛僧孺等四人相次拜相。先是白居易在翰林为考覆官,其后牛僧孺罢相,出镇扬州,居易在洛中,有诗送曰:「北阙至东京,风光十六程。坐移丞相合,春入广陵城。红旆拥双节,白髭无一茎。万人开路看,百吏立班迎。阃外君弥重,罇前我亦荣。何须身自得,将相是门生。」
制科同年五相  裴垍  王播  裴度  崔羣  皇甫镈
  右按《唐书》:贞元十年,应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十四人登科,其后裴垍等五人相次拜相。 
扬州四人皆至宰相  高智周  来济  郝处俊  孙处约
  右按《唐高宗历》:高智周少与来济、郝处俊、孙处约同游,寓于扬州,都人石仲览倾产以待之。尝引相者视济等,相者曰:「四人皆宰辅也,而石不及见焉。然来早贵,而未免屯踬;高晚达,最为寿考。夫速登者易颠,徐进者少患,天之道也。」仲览贞观末为兵部郎中,卒,济等乃贵,卒如相者所言。【侍中许圉师,即处俊之舅,安州有田、彭二家豪富,江淮语曰:「贵如许、郝,富似田、彭」。】会客中三人皆丞相韦贤魏相邴吉右按《汉书》:韦贤,鲁人也。为丞相卒,魏相代。相,济阴人也,为丞相卒,邴吉代。吉,鲁国人也。初长安中有善工相田文者,与韦丞相、魏丞相、邴丞相微时会于客家,田文曰:「今世三君,皆丞相也。」其后三人竞更代为相,是何见之明也。 
白衣人告拜相  姚顗
  右按《唐书》:姚顗光化中入洛,有白衣丈夫,乃鬼也,呼顗为中夏之相辅也。及直拜前一日,白衣人来云:「公明日拜相。」前定如此。 
梦中神人授二管笔  马允孙
  右按《五代史》:马公天成中,自河中从事赴阙,宿于逻店。其地有逻神祠,夜萝神见召,手授二笔,一大一小,觉而异焉。及潞王即位,以公为翰林学士,旋知贡举,私自谓曰:「此二笔之应也。」及拜相上事,中书吏奉二笔,熟视大小如昔梦中所授者,公始悟冥数有定分也。
庭槐生三枝过堂屋脊  李石
  右按《北梦琐言》云:李氏河中永乐有宅,庭槐一本,抽三枝,直过堂脊,一枝不及。李氏同堂昆弟三人,曰石、曰程,皆登相位,唯福一人历七镇使相而已。 
三起三留  蒋伸
  右按《柳玭十四事》云:宣宗朝,蒋伸判户部事,特承恩渥,每对多及时政。  一日延英奏曰:「近日爵赏称异,人思侥幸者。」上惊曰:「如此即乱去也。」伸曰:「乱即未乱,但思侥幸者多,乱亦不难。」上称叹再三,语毕,三起三留。上曰:「后度即不独对卿也。」伸不谕。上此后延英遂入相,中外咸知上命相独出宸襟。 
见白衣人吟诗  马植
  右按小说:马植安南都护,与时宰不通,又除黔南,殊不得意,维舟峡中古寺。寺前有长堤,夜月甚明,见人白衣缓步堤上,吟诗曰:「截竹为筒作笛吹,凤凰池上凤凰飞。劳君更向黔南去,即是陶钧万类时。」历历可听。遣人邀问,即已失之。后自黔南入为大理卿,迁刑部侍郎,判盐铁拜相。【李敏求尝萝植为冥司判官,主人岁支钱谷事。】 
神呼相公  元载
  右按小说:元载布衣时,与张渭徒行陈蔡间,会暮风雷,避于神庙中。时有羣盗匿庙下,二人惧,负壁而立。俄闻庙宇有呼者曰:「元相国、张侍郎且止,群盗疾去,无害贵人。」其后元相代宗,渭终礼部侍郎。【又朱朴微时,尝山行,夜闻喝相公来,近十声,声震林谷,视之。无所见。唐昭宗时,自诗博大拜,中外愕然。素无大略,寻黜岭外。其制曰:「横身济恶,公卿之议论沸腾;侧目忌贤,中外之人情恟惧。」虽无才略,亦非偶然也。】 
虾蟆大如床  李揆
  右按别说:李揆干元中为礼部侍郎,尝一夕有虾蟆大如床,高数尺,见于寝室中。解者曰:「夫虾蟆月中之虫,亦天使也,今使来公堂,岂非上以密命付公?」明日视之,已亡,揆果拜相。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