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月河所聞集【宋】莫君陳 撰  

2013-08-29 21:44:20|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河所聞集

(亦稱“月河所聞錄”)

【宋】莫君陳 撰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卷一百四十三·子部五十三○小说家类存目一

△《月河所闻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莫君陈撰。君陈,湖州人。其始末未详。书中称授知婺州朝辞,有子权刑部郎中,则尝以朝官典郡矣。书中载郭璞钱塘谶,则似在南渡之初,而书中多载元事,又有今左丞晦叔之语。考吕公著为尚书左丞在哲宗即位之年,则又及见北宋。周密《癸辛杂识》记当时藏书家有月河莫氏,或即其人欤?所载皆当时杂事,篇页寥寥,且缮写讹脱,几不可读。盖书贾从《说郛》抄出,非其完本矣。

點校說明
  《月河所聞集》,亦稱《月河所聞錄》,莫君陳作。莫君陳,字和中,湖州歸安(今浙江吴興)人。仁宗嘉祐二年(一○五七)進士,神宗熙寧又舉大法科第一。據《嘉泰吴興志》,君陳治學嚴整,三子皆成名,時號「三莫」。書中有「授知婺州,朝辭」之說,知曾知婺州。周密《癸辛雜記》記當時藏書家有月河莫氏,當即其人。
  《月河所聞集》不見載籍著錄。清《四庫全書》列入小說家存目,《提要》說「所載皆當時雜事,篇頁寥寥,且繕寫譌脱,幾不可讀。蓋書賈從《說郛》中抄出,非其完本矣」 。但在今本《說郛》中未見,僅殘本《永樂大典》卷一三一三六、一九六三七中錄有兩條。上海圖書館藏有明抄本。内容為殘零雜記,茫無次序,已非原本。
  這次整理,以《吴興叢書》本為底本。校以上海圖書館藏明抄本(簡稱抄本)及《永樂大典》等。

 

月河所聞集

 

  每大起居,宰執待班於垂拱隔門外東廊廬中,三帥庭下聲喏,捲簾及半,起身答之。祖宗之制也。
  江行,夜則維舟於浦溆。前後或作嬰兒啼,勿怪,此乃獭相呼聲。
  徐總少卿善行氣,能瘦其一支,自云:「合就杏金丹,服二兩,可延五百歲,四兩可至千歲。」李疏云:「只服三兩八錢,庶得九百終身也。」
  蘇子瞻云:「無病服藥,病從藥生。」
  古詩云:「萬般施設不如常,唯有如常得久長。如常恰似秋風至,無意涼人人自涼。」
  元厚之《木蘭花》:「綠楊陰下,短帽輕衫行信馬;過盡春風,蹋盡青青打盡紅。舞鸞歌鳳,人面湖光紅影動;醉眼歸時,人在朱樓曲角西。」
  秦王曰「秦悼王」。太祖即位,太宗供奉官。
  吕夷簡娶馬尚書女,居父喪起復,又有國喪。夫人妊身,吕公患之,令飲藥去之,躬煮藥,三次觸飜。見夢云:「所孕貴人也,不可去。」遂止,即今左丞晦叔也
  車駕行幸,親王、宰臣以至侍從、扈從,並祕書省上馬,出左掖門,候駕出宣德,乃行。自官制後,尚書、侍郎恐廢省事,有旨罷隨駕。元祐元年正月二十四日,太皇以時雪久愆,身詣集禧太一祈求,只令侍郎以上隨從焉。
  蹇侍郎有小鬟,指之曰:「此和尚梳篦。」蘇子瞻對曰:「岂不是道家鑪竈。」
  太皇駕出太一宫祈雪,鳴鞭不唱,駕頭從行,不衣錦。
  正月二十八日,垂簾傳宣殿著黑紫者,若著,入即彈奏。服黑紫,韓資政維也。黑紫者若著油紫,後改名多紫。神宗惡其亂色,累懲朝臣。是時,有司乞坐違制之罪,詔雖不從其重典,而令奏劾,大理坐不應公罪。
  宇文伯修有一古鼎,款識輦酌宫。
  崔侍郎因奏對,為死罪貸免太多,乞一切用律。神宗曰:「祖宗以來用寬貸,且如舊。」
  孫固和甫先娶李延賁姑,再娶步軍王愷女,妒媢寡恩,云其子扑,不敢之官。
  宣徽使及建節钺,則稱判某州。餘則知。
  王聖美云:「古人坐以膝,邪倒一邊,所以設左右几。」李承之為三司使,馭吏稍嚴,或置牌於聽左,題曰「歇息」。其背曰:「喫食餘,胥觀之,抱案而退。」神宗聞之,形於詰責。
  歐公讀王介夫誌陳比部墓文,寄書朝故,曰:「人傳王介夫誌文,讀之令人快活。」
  定力院乃梁太祖太廟,皇建院乃郭威宅。
  麻三剥四,謂制一行三字,剥麻一行四字。
  司馬温公疾作二十八日,執政往問,囑之曰:「某有數剳子,切為留意,若不蒙施行,光死不瞑目。」至死,神爽不亂,氣羸不食累日。因如廁,努氣少頃而逝。九月一日,上以祀天受齋戒,不及出臨喪。初七日,幸其第。
  太慶殿玉磬十六,新造也,其下趺以鳳。明堂,昊天上帝位在中,神宗位在東,各設玉俎十二,玉豆如之,笾如之,瓦豆一,金小鼎三,麤席一,乃代藁秸也。
  定力院主善镫云:「京師解鹽,舟人每盜,即沃以水,斤秤如初,它水不復住,物理相制如此。」
  施剛中云:「芍藥根暇乾可種,蒲萄藤截長尺,远寄入上,來春即生根葉。」
  胡恢畫馬亞韓幹。
  成都有草名蟬花,今有乾者,視之,乃蟬額,裂而抽莖,上有花,善治目,未知如何用也。
  邢和叔起居舍人,召試中書舍人,诰命一更降出,三更卻取入抹毁之,謫受漢東。謫辭云:「早登儒館,聚陟臺郎,而游歷貴權,全非檢慎。」
  錢塘有尼水美,因對客曰:「沉思細想,不若嫁人。」張子野詞用之。
  太皇、皇帝臨韓康公喪,孝子迎門,望駕舉哀,遵入門。孝婦在中門内哭,列於堂西陛。下輦就幄,御藥引入至柩前,其柩以幄蔽之,設靈几於西,去門車馬,面西舉哀。皇帝三聲,太皇無數。御藥酹酒而還,留賜白金二千星。太皇服圜冠黄袍,如臣寮家上堂飾,皇帝銀褐袍,皂帶。
  試官依條歇泊三日,唯殿誰一日。元祐三年唱名,《狀元笏記》云:「密對天光,恭承聖訓,曾是草茅之賤,獲霑雨露之恩。」又曰:「顧得助於眾賢,更圖寧於多士。」
  范堯夫自同知樞密,遷右揆。議者云檢會王隨故事。彦周云:「北斗一夜一周天,其訣曰:『指月當為亥,逢時是破軍。』為斗杓指月建之方,即是亥時,移一方為一時。所指之處,百神潛藏,順之而行或興作,無不遂意;逆之必有横逆。」
  陳堯叟言:『宰相宣麻,天子所命,參知政事中言常書所選舍人演誥。參政乃與宰相接文書,不可專議論。』
  鶴有二種,一種不逐葷腥。
  趙挺之察院彈魯直除右史不當,御史中丞孫覺之壻,户部尚書李常之甥,左司郎中黄廉之姪,翰林學士蘇軾歌笑詼諧之友
  晉祠去太原州城四十里,廟兒婦人乃周文王之妃,叔虞之母。
  國恤服除,駕出作樂,教坊獻曲。仁宗曰「四海波清引」,英宗曰「萬壽無疆引」,神宗曰「應聖樂」。
  饒州女樂之首,年六十餘,乃名妓也。范希文矚眄,有詩「千里寄顏色」之句,或時寄朱粉賜之。缘此,郡官容凡口口作妓長。
  中口口任,兩府者亦居之,王舉正是也。
  種竹須埋根,勿傷枝,成段一,移埋之。第一二年,笋出皆蹋出,不可用刀,三年即成大竹。
  芍藥,每年八月間掘洗陰乾,數日再植,即花頭大。
  梅福為吴門卒,吴門乃洪州,今有吴門鎮。
  松子肉用小青梅同煮,焙乾去梅,以蜜煎,甚酸美。
  種松先燒山地一片,鋤起用松莆撒子,明年出苗,如菜。
  玉蕋花,唐人所愛,今之撒水花也。
  瓊花有草香,所以異於玉蝴蝶、八仙。
  《本草》,【上艹下肉】草,乃花木也,浙東有之,廣南名為山桂花,頭未垂,中有紅心,清香可愛,其葉圓紅,冬不凋。
  天運八十一歲差一度,名曰歲差。洛下閎:「五百年當差一度。」後人臆說也。
  西事始於吕惠卿、俞充、种谔,李稷次之。
  蓍草壯如蒿花,如野菊,處處有之。
  【上阙。】靈州城是時已圍,而缺其西北,故虜得守備,須臾水至,漢軍幾没。議者謂劉昌祚幾得靈州,忽受高遵裕節制,不得入其城。當時詔旨敢議班師者斬,水至,人不敢東首。遵裕以身當議詔之罪,及歸,水已至腰矣,全數十萬之命,議者韪之。若云:「水至必匹馬不還,然致死待,我力罷食盡,人有去意,則無鬬志也。」
  北虜之北曰黑水,東曰女真,北虜諱真改為女直,人長大且眾,產善馬。
  刻漏水常用一井,亦不得及他用,則無輕重。已用不再用,恐膠滑也。
  致黑鯉魚於鹹水中,又置淡水在側,魚聞淡水香即躍過。
  本朝大禮任子之詔,自章聖始。
  香印刻漏,其末用松房,荏葉常燥之,乃可準。
  真宗晚年倦勤,欽若間見,曰:「小事可委中書,事干大政即取決聖斷。」可其請。而晉公不知,遇晉公在假,即專行其小者。晉公不平,白之上,曰:「知之。」屢白屢不聽,故晉公不敢執,而欽若得其欺。明肅垂箔,令有司具進用資序之圖,因詰欽若所用乖法度,泣曰:「欺未亡人也。」欽若無以謝,慚作病薨。
  「傷弓之鳥固已驚飛,漏網之魚難於再餌。」蘇子瞻辭内翰表也。太后宣諭曰:「但勤職事,不要高飛。」
  郭璞卜杭州詩曰:「天目山前兩乳長,鸞飛鳳舞入錢塘。海門一點艮山遠,五百年生間歲王。」
  陶彖,明老之子。初於碧瀾堂得紙毬,視之云:「生為木卯人,死作孤獨鬼。泉臺秋夜長,衾裯待君至。」自此為鬼物所媚。其後明老詰其子,乃云:「何用問也?吴王臺上多春色,幾度臨風學舞腰。」秦少游作《柳鬼傳》。
  《靈仙詩绝唱》云:「潭心有月龍魂冷,松頂無風鶴夢高。」
  文正當國,寇相出鎮,面求節钺。文正作色曰:「將相之任,岂求耶?」準以同列,不得所請,大銜之。不數日,宣麻拜節相,奏曰:「非陛下聖明見知,何由得此?」真宗曰:「比王旦欲除卿此職。」退而慚服。文正遠權利如此。
  滕元發左正言擢中丞,加諫議大夫。
  賈相工部尚書平章事出,判北京使相,歸朝,右僕射。韓維歸樞密副使出,召為三司使。晏相參政出,召為三司使。
  周世宗收復三關,因疾班師,惜其不得長驅。是時,太宗在軍。
  世宗收壽陽軍,宣祖為裨將,太祖、太宗從行,太祖乘橐駝渡淮。
  燕之北奚,奚之北契丹,奚衰微,為契丹并其地,役其人,遂滅之。
  元祐六年,新作渾儀,其製築臺其上,設渾儀,以銅子黄赤道窺管測日,度三百六十四度、四分度之一。其次渾天,其製如大鍋,以木為之,面設星象,隨天輪運轉。置人於中候之,對竅視星。其次刻漏,其次以三銅池以水轉輪,每刻木人擊釭以為準。王沇之監領,於太師府置局,司天監亦遷就焉。其臺四,存其舊者,比較日久乃取捨。
  樞密并武班,宗室謂之内朝班。上御朝訖,引百官班入。今上即位,未欲久坐,合為一班,唯視朝朔於垂拱訖,樞密等駕過文德。
  韓、富當軸,罷榷茶。韓之意欲行之就緒,并解鹾禁。
  内相之稱,自唐陸宣公始。德宗以宰輔進見,其時唯學士常從容議論。宣公與天下謨謀之事,中外自號内相。自後貶忠州,八年不恤,待遇盛衰如此。
  資政、觀文二小殿,横列禁中。宰相出,帶資政殿大學士,執政無大字。
  蘇易簡被遇獨厚,遷紫宸之日,以稱呼不便,更用觀文。因此宰執出鎮優遇者,則除之。
  皇儀殿在集英之東,楊太后、張貴妃皆嬪焉,今號為嬪殿。今上受番客慰,於此受禮。
  唐北扉直金鑾殿,遇夜召學士,見於此殿。
  秦王十子,其後甚盛,太子子韓王,又二子。王駙馬師約年四十九,髭髮白,醫官教其服茯苓,每日秤二兩,以代晚食,極康强,已二年,善飲酒。楊次公服二十年,每日彈丸。茯苓,華山為上,其次東山。
  閩中有花,其狀若海棠,四時發榮,名曰番花。
  糖霜出蜀中,壓蔗汁列瓮封之,一二月發之,即面結霜,由人盛衰所結多少。今廣南有,不甚佳。
  太后受册禮,有旨特支,宰相執奏無例。太皇曰:「太后只一次用幾文錢。」言者不敢復論。納孟后特支諸軍約十五萬貫,用太后受册例也。
  包子外即色羅綾絹四,銀菓八,銀羅勝各二花。
  鬬殺情理輕,始於元祐四年明堂赦。
  犀以黑為本,其色黑而黄透曰正透,黄而有黑透曰倒透。正者世人貴之,其形圓,謂之通天犀。
  南中有偽犀,以竹根用藥煮,其紋發見,亂真也。土人以物磨之,漸熱乃驗。犀性涼,磨之不熱。
  傅中丞不避韓門下,岑察院不口蘇子由。
  三后料錢各一千缗,太后所請付券曆於武道士,令供道眾。
  藩郡帶鈐司,醞酒不限數,唯會稽則不然,必有由也。景靈神御殿,光獻喪中遇上元,逐殿設镫作樂,唯英宗則否。外方演樂,教坊謂之供過。
  王君贶安撫西蜀,年二十四五,民謠曰:「汙萊岸上征租税,餓莩門前動管絃。」
  瓊田草生於分寧山谷間,有《瓊田草經」一卷,八月十五宜採之。草有十名,曰不死草、長生草,羞天之類。
  今上即位初月,有醫工李小兒、張昭父拜,頗難起。上諭曰:「今後只奏聖躬萬福,不要拜。」蓋憐其年高無力。太皇撫之曰:「孩兒仁心發於天性,教大行如何住得?」
  西蕃人喜食乾薑,盤中加馔,太半用此。多食冷物,咀碙砂如冰凌。
  唐韋皋西川節度使,帶西山八國。知雜省副紫絲,執絲鞭,人多羞之。入皇城始易,出亦如故。知雜省副紫絲,頭暖座。
  使番只當乘馬,病則坐氊車,或擔子。元祐初,楊侍郎汲副使乘轎子於塗中,各罰銅二十斤。宰臣出鎮,或轉十官或五官、三官者。
  成都,故事多以樞密直學士知之,惟趙悦道以小龍。趙悦道谥清獻,公文獻,王祁公文榮。
  官制,以在内官不當有使,名盡之美,樞密使只云知樞密院、同知樞密院二人。
  宰臣及樞密使之妻,入内得上殿。
  蔡持正罷相知陳州,只帶本官、觀文殿大學士,除張蓋許同使相,餘無恩數。自上章七日而得請,自謂受遺策,立有大勳勞,不甚樂。已,輔臣請其不進宫之由,乃曰:「人言甚眾,所以爾也。」
  黄安中曾任内幹中丞,例當密直,今以大龍知會稽,蓋有謂也。
  官制,知樞密院,與門下中書侍郎、左右丞、同知樞密院同一班,不以拜命先後,同知院常在後。因景陵酌獻立班,神宗見之,顧輔臣曰:「安燾不當在李清臣上。」自此為定制。
  馬三齒,生榲桲齒,其謂骼高曰樓閣高,下唇緊善齧曰有口齒,皆俗話也。
  授知婺州,朝辭,有都省劄子權刑部郎中,再下見榜。隻日上門,見門辭各兩拜,雙日垂簾,共二十四拜。
  新築荊陽二王第曰親賢宅。元祐元年五月十二日遷入,十二太皇皇帝臨幸。
  看棚南郊,官縛二百六十間,明堂七十間,著在式令。◎

  出《全宋笔记》第一集第十册  大象出版社,2003年10月

 

附錄

    月河所聞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宋莫君陳撰君陳湖州人其始末未詳書中稱授知婺州朝辭有劄子權刑部郞中則亦嘗以朝官典郡矣中載郭璞錢塘讖則似在南渡之初而書中多載元祐事又有今左丞晦叔之語考吕公著爲尚書左丞在哲宗卽位之年則又及見北宋周宻癸辛襍識記當時藏書家有月河莫氏或卽其人歟所載皆當時襍事篇頁寥寥且繕寫訛脫幾不可讀葢書賈從說郛抄出非其完本矣(四庫全書總目·子部·小說家類存目)

    莫君陳字和中從安定先生學熈寧中新置六法科首中其選甚為王安石噐重御家嚴整如官府然東坡有西湖跳珠軒詩贈莫同年即君陳也長子砥字彦平知識疏通嘗知永嘉生徒稍衆而飬士額少公為増額士感之為立生祠子伯虚字致逺為即繼守温州立思齊堂以記其事後知常州和氣所召春有瑞梅甘露夏麥秀兩岐秋禾合穎皆瑞應也後退居里社注意佛書撰修行净土書法門華嚴經意並行于世又解釋楞嚴圎覺經意藏于家諸孫濛漳(談志孫覿梅露堂記)(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吳興備志卷十一)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