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京都福冈之行  

2013-08-02 20:31:44|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觉醒来,却是日本京都的七月。走到街头,随处可见不少人家的门上挂起了小扫把似的「祇园祭」护符,穿和服的人也比平时多了许多。听人说四条一带已经实行交通管制,因为今天正是祇园祭上「山鉾」巡行的日子。这项活动始于贞观十一年,至今已有一千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但我对于众人狂欢的操弄总有点敬而远之的感觉,于是一路去了大德寺,倒不是因为一休和尚曾任这里的四十七代住持,而是想看看有「现存水墨山水画的压卷之作」之称的两幅山水画,它们是南宋李唐的真迹。
 没想到由两个别院,二十一座「塔头」组成的大德寺,除了三、四处开放以外,其他都是谢绝参观的。直奔高桐院,却被告知李唐的画是「国宝」,即便花了四百日币的门票钱,也是无缘谋面的,于是去了另一处开放的龙源院,看了一回日本最古的方丈遗构。
 被包围在现代都市建筑中的大德寺,几乎是一处独立的聚落,一条条巷子的两边都是被称作「塔头」的寺院,各自建筑的古朴,古树林木的深幽宁静,加上游人的稀少,让人在感受山林之趣以外,很少看到庙宇线香的烟雾中滞留著某种灵魂的不安,倒有几分脱离了喧嚣,找到了与灵魂对话各得其便的感觉。在空无他人的龙源院里泡了很久,才体会到无论是面前被称为日本最小的石庭「东滴壶」,还是主庭「一枝坦」,都表现了一种无以测其深浅的感悟。所谓「至理幽微,非言说之所及」,于是自己竟然也有了几分「通得意之路」的欣喜。
 《文选.王简栖头陀碑文》说:「宋大明五年,始立方丈茅茨,以庇经像。」方丈延续了《淮南子》中「圣人处环堵之室」的传统,长一丈,高一丈为堵,「环堵」也就是方丈。龙源院的方丈遗构,也遵循了这个原则,从这里也再一次让人体会到了日本文化中善于保存各种古物古事的特点。
 从1590年到1624年,日本在准备侵略朝鲜、中国之际以及侵朝以后,朝鲜的使节团也先后四次被安排在大德寺下榻,在这裡一次次经受家国之痛的屈辱。
 回程经过祇园,看到那并不是想像中佛寺,而是神社;而且是祇园,不是祗园。于是不免发生了兴趣,信步走进去看了下,有说明说:传说他们供奉之神的素戋鸣尊,曾是祗园精舍的守护神,而素戋鸣尊和其他神社中祭祀的诸神一样,大多又是从古代新罗、百济、高丽人带到日本的,神祇的「祇」与表示恭敬的「祗」不是一回事。
 祇园祭的主角是「山鉾」,巡游的时候,「山」由十四人到二十四人抬著走,「鉾」则有轮,由三五十人拖著走。令我感兴趣的是,三十三个「山鉾」中,还有伯牙与锺子期故事的「伯牙山」、孟尝君过关的「函谷鉾」、二十四孝的「郭巨山」和「孟宗山」、白居易与道林禅师故事的「白乐天山」、鲤鱼跳龙门的「鲤山」,还有因为尧治天下无诉讼,以致鸡筑巢于鼓上的「鸡鉾」。
 游完京都坐新干线到福冈游太宰府,并去拜访了中国驻福冈的丁剑领事,在他和当地一名议员及一名社长的带领下,参观了学校和核电厂,所到之处,都感受到了日本民间希望通过交往,促进和平友好的期望,既然如此,我也不忘呼吁日本的民间人士,也能多多到中国来交流,特别是两国出现外交困难的时候,如果不交流难免产生误会,就像我之前对于祇园祭的缺乏了解一样。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3年7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