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畜德录 明 陈沂  

2013-06-30 21:41:25|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畜德录

 

  明 陈沂

  蹇忠定公义善书,文皇手授金龙文笺,命书外国诏。偶落一字,请曰:“臣敬畏之深,辄复有此。”文皇曰:“朕亦有之。

此纸难得,姑注之耳。”对曰:“示信远人,岂以是惜。”深然之,复授以笺,更书之。

  文皇喜汉王英勇,乃私召问隆平侯张信,信艴然对曰:“事干天常,岂易为邪!”文皇大怒,拔剑击折信齿,衣尽血渍。

少焉,赐更新衣,曰:“直臣也。”事遂寝。

  解学士缙应制题虎,顾《众彪图》曰:“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文皇素不喜仁宗,感此

诗甚思。时仁宗留守南京,颇怀忧虞,因命所亲信者莫如夏原吉,即日往迎之。可谓得讽体矣。

  夏忠靖公原吉尝得赐古砚。冬月,吏炙冰,破,甚恐。公知,召喻之曰:“受赐不加爱惜,吾之罪也。”释之。又尝于驿

中,天甚寒,驿人偶焚只袜,公知,笑曰:“只袜何用?”不加责,且以其所遗者赐之。《咏螭》首诗后四句云:“昂昂饱历风

霜古,默默深承雨露滋。寄语群飞诸燕雀,好来相近莫相疑。”人议公太和,盖性度宽大,其言如此。

  文皇晏驾于榆木川,杨文敏公荣、金文靖公幼孜恐事泄,尽取军中锡器镕为殓具,覆以龙衣,日进膳如故。锡工尽除,

以灭其迹。至京师,人未之知也。

  杨文定公溥执政时,其子自乡来云:“道出江陵,独不为县令所礼。”乃天台范公理也。文定深重之,即擢为德安知府,

再擢贵州左布政使。或劝当致书,范公曰:“宰相为朝廷用人,非私于理也。”闻文定卒,乃祭而哭之,以谢知己。

  孙原贞举进士,以《实录》事至杭,属学诸生给事笔砚,时于肃愍公谦在列,进曰:“学校之设,将养贤以为用邪,抑供

事书办邪?”孙下席迎上坐,谢过,遂与定交。公居大位,荐孙为知己。

  于肃愍公谦为兵部尚书,当己巳之变,议者请烧通州仓以绝虏望,公曰:“国之命脉,民之膏脂,顾不惜邪?”传示城中有

力者恣取之。数日粟尽入城矣。

  给事中王竑廷击马顺、毛贵、王长随,流血禁庭,郕王惊起,李侃揽御衣向座曰:“殿下当命臣等讨贼,岂宜避去。”乃止



  英王自北狩回,群臣请车驾出迎,景帝不欲,莫敢复言。李公侃命家人具棺以谏,夫人问所以,公以事告,夫人曰:“但

谏勿忧也。”公疏云:“夷虏且知尊,王何乃自轻邪?”下群议,同许之。

  魏文靖公骥尝以俸金百两委人,为其家仆尽易之,公竟不言。他日事觉,鞠出金还公,其主始知。

  公尝语人:“为子者当求名医厚结之,亲有疾则信之必专,彼召之必速来也。”

  公为尚书北还,一小舟常阻于要津,其子稍设仪仗,公见即命撤去,曰:“岂藉重于是邪!”

  公致仕时,往于田,值御史官舟,分岸引缆而行,御史怪问,曰:“魏骥。”又问,曰:“萧山魏骥。”又问,曰:“尚书归老

萧山魏骥也。”御史惶恐谢罪。

  尚书徐公少为刀笔吏,县有卒伍捕谪发,误勾摄者欲公脱之,夜饮公于家,以他事出避。其妻有美色,令劝酒以悦之

。公不能留。明日报案,已脱勾摄,且语其人曰:“吾昨归,恐汝疑,故速致此。”乡人服之。

  公为兵部郎中,一员外郎每因吏必嫚骂。遇宿,署请公代,公不为意。其人卒于官,亲为殓,且厚赙之。数年,数因其

邑令照拂其家。公之子以荫官尚宝。孙,中书舍人,亦至通政。

  王忠肃公翱自两广召为吏部尚书,舟次济宁,都水主事法以先后叙过堰,虽贵官不得越。人怪之,公曰:“彼立法,安忍

坏之?”至吏部,即调为考功主事,人两贤之。

  公在吏部,门无请托。太平侯时与上鞠戏,自意可请。会朝退,从公后徐呼:“王叔。”问为谁,侯以名自通。方以事启

,公不顾,作厉声曰:“不谙事!”侯惶恐而退。公之夫人为其从子请官,举觞跽进。公大怒起,手击夫人于地。即出,随使

人返慰之,事卒不行。

  礼部尚书姚公夔,天顺癸未春知贡举。试院灾,天下贡士死者相藉,请谕祭于郊,祭毕,自谓不能致防,殃及贤俊,拜

于地恸哭。观者以万数,哀震数里。

  王文端公直在吏部时,其子为南京国学博士,考绩在部。文选郎中欲留侍公,改北学。公不可,曰:“是乱法自我始矣。


  岳正,字季方,为翰林修撰。英庙甚重之,尝曰:“好个岳正,只是大胆。”后谪戍召还,自题其像曰:“好个岳正,只是

大胆。从今以后,再敢不敢!”公性不能容人,或谓公曰:“不闻宰相腹中撑舟乎?”曰:“顺撑来可容,使纵横来,安容得邪?


  威宁伯王公越,都御史、总制。北伐时,尝亲视诸军食饮,数赐酒肉。动息必悉其情,至犯令不少贷。每暇,命出猎,

计矢中禽之多寡于敌阵为先后。有将官告奸,受金者置之,许出死力不问,于是将士感泣,无不用命者。

  都御史韩公雍征大藤峡,出兵,令五鼓战。将领者闻贼已觉,恐迟失事,二更即发,大破之。公赏其功而问以违令之罪

。以军法当斩,乃具闻请释,曰:“万一不用命而败,奈何?”人谓公得将将之体。

  闻有一郡守治酒具进,用长盒纳妓于内,径入幕府。公知必有隐物,召郡守入,启盒令妓奉酒毕,仍纳于盒中,随太守

出。此见公之阔大如此,亦一时之权术也。若大体禁严,此物奚宜至哉!

  公与夏公埙饮,各出酒令。公欲一字内有大人小人,复以谚语二句证之。曰:“伞字有五人,下列众小人,上待一大人,

所谓有福之人人服侍,无福之人服侍人。”夏云:“爽字有五人,旁列众小人,中藏一大人,所谓人前莫说人长短,始信人中更

有人。”

  周文襄公忱巡抚江南时,尝去驺从入田野,间与村夫野老相语,问民间疾苦。每坐一处,使聚而言之,惟恐其不得尽也


  刘东山公大夏为广东布政,至新会县,时吴廷举为令。公到久,乃迎,告以邹智殓事故迎迟。时邹以名士出谪,公亦重

之,不怪其迟,且嘉其贤。

  东山公当发戍,毡帽布袍徒步过大明门,匍匐顿首乃行,策一蹇驴赴戍所。时以兵部尚书谪发,莫不加礼,不欲至戍。

公曰:“大夏有罪不加之诛,今复不服役邪?”被甲持锐与诸卒无异,莫不叹服。

  都御史杨公继宗居忧时,阉宦汪直以权幸延揽名土,闻杨公治郡名,往吊。公衰经于坟所,直趋至坟,拜起,手捋公须

曰:“比闻杨继宗名,今貌乃尔。”公曰:“继宗鄙陋,但亏体辱亲未之敢也。”直不复敢言。直时威震海内,不屈者公一人耳。

  麻城李文祥将覆试,大学士万安欲托以孙,因许及第。文祥以正对,安怒,其孙延于别馆。有画鸠,属题其末句云:“春

来风雨寻常事,莫把天恩作己思。”后以事左迁,渡河,冰泮溺死。

  屠公滽为御史时,直门下弹劾,有夷人来朝,偶仆跌不起,公传奏云:“有夷人俯伏不起,若欲奏而不能言,俟扶出具疏

以闻。”人谓识大体。

  吴文定公宽为修撰时,有同年贺恩寝疾将不起,欲易箦托于公之旁庑,公即扫室请迁。及卒,奉殓于中堂,使子衣衰以

答吊者。又故人之子有事于京者,书托公主之,久而有疾不起,为棺殓。及捡帐,有输官银若干,尽丧于娼家,公为如数偿

之,遣人送丧归。

  倪文毅公岳初为礼部尚书,值遣祭金阙、玉阙真人,奏曰:“徐知证、知详,唐叛臣之裔也。祀典不敢议废,但岁时典祀

,一寺官之职耳,宗伯何与焉?”遂为令。

  章公懋为南京国子监祭酒,有监生请假,托言一力采薪不至,将往求之。公闻之愕然,曰:“薪水之资脱有失,奈何?”忧

动颜色。使亟求,且冀得之当复我。此生甚悔,曰:“公待我以诚,奈何诒之?”明日返命,具实谢罪。

  储侍郎巏易箦时,夫人以公落发与须、指爪甲及头垢各囊盛为殓,其爱亲敬身可谓全归矣。

  刘少傅陈留公忠为南京吏部尚书时,因司属王主事韦之父致政家居素奢而渐贫乏,乃遗白金二十两与韦幸亲,曰:“恐汝

父奉养不悦,汝欲曲意以养,则变节之事有矣,幸勿改节。”

  何编修瑭当刘瑾用事,诸司有事必往见。约相见长揖,不得与诸司同。其僚以事谒瑾,畏其势不觉屈跽,何公疾声曰:“

礼惟长揖,何以为此!”瑾曰:“先生之言是,不敢。”少有屈摄。

  朱尚书希周初举状元,略无喜色,后归里惟徒行,人甚器之。后为礼部侍郎,家载席一车为公买宅,进都城,宦者阻之

,且云:“必得一刺以别真伪。”公弗许。家人云:“必入乃得利。”公曰:“不得利又何伤乎?”竟止于外。平时居翰林,人多谓

无所可否,不知公于大节处无间毫发。平生未尝知与人较,官之迁转升沈皆无所与,后擢南京吏部尚书,人曰:“不迁是无天

理矣!”及考劾诸司,铢两甚平。有败职诋公,托有力者为援,命下诘之,公不辩,请以疾去。人至是益服吴俗淳薄。

  吴文定公举壬辰状元,大宗伯毛公举癸丑状元,公举丙辰状元,皆厚德直操人不可及,非风气所能染也。

  陈沂(公元一四六九年--一五三八年) 

  字宗鲁,后改鲁南,号石亭,亦号小坡,明浙江都县人,徙家南京。生于明宪宗成化五年,卒于世宗嘉靖十七年,正德

十二年(公元一五一七年)进士。与顾磷、王韦称“金陵三杰”。授编修。嘉靖中,出为江西参议。历山东参政,以不附张总

、桂萼,改山西行太仆寺卿,致仕。沂少好苏轼诗,故自号小坡,中年乃宗盛唐,为文出入史汉,亦工书画。著作甚多,有

“维祯录”、“畜德录”、“金陵古今图考”、“金陵世纪”、“拘虚晤言”、“询匈录”及“遂初斋”、“拘虚馆”、“石亭”等诗集。亦能作曲,

有“善知识苦海回头记”。 

  陈沂 字宗鲁,后改字鲁南,号石亭,因好苏诗,又号小坡,浙江省鄞县人。正德十三(1518)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嘉

靖年间,出为江西参议,又任山东参政和提学使,后以山西行太仆寺卿致仕。陈沂善诗工画,尤擅隶篆,为当时"金陵三俊"

之一。陈沂任职山东时,曾遍游崂山,留下了许多诗文,至今在崂山的许多景点仍可见他的勒石题刻。嘉靖十二年(1533)

,陈沂游崂山时曾撰写《鳌山记》(又名《劳山记》),记述了五日之游程,对崂山各处景观介绍颇详。 

  陈沂字宗鲁,号石亭,明代正德年间进士,曾任山东参政,善诗工画,擅隶篆,为当时的“金陵三俊”之一。他任职山东

时,曾多次游历崂山。狮子峰侧有他的亲笔篆书“寅宾洞”三字及诗一首:“潮涌仙山下,楼台俯视深。赤阑横海色,碧丸下峰阴

。片石千年迹,孤云万里心。举杯清啸发,振叶欲空林。” 

  陈沂所题的“寅宾洞”,源出《书经》:“寅宾出日”意谓恭而敬之引导日出。由此,在狮子峰上看海上日出,名“寅宾出日”列

为“崂山十二景”。 

  南畿志 明闻人诠修,陈沂纂。嘉靖十三年(1534)刻,64卷。陈沂(1469~1538),字鲁南,初字宗鲁,又字石亭,

自号小坡。先人以医籍居南京,遂入上元县(今南京)籍。正德进士。官至山西太仆卿。少有文名,博学多才,善书画,篆

隶皆称能品。初与顾璘、王韦号“金陵三俊”,后与宝应朱应登合称“江东四大家”。致仕后,在南京筑有遂初斋,杜门著述。闻

人诠赴南京任提学御史,于贡院开局,聘已致仕的陈沂率各地郡学诸生22人编辑《南畿志》,越3年而成。南畿有应天(治

今南京)、凤阳、苏州、松江、常州、镇江、扬州、淮安、庐州、安庆、太平、宁国、池州、徽州14府及广德、滁州、徐州

、和州4州之地,约合今江苏、安徽两省。该志分总志和各府州分志两部分,其中总志3卷,包括都城图、nan都纪(这里竟然

有敏感字!!!nan为“南”)、地理图、畿土世代表、命官、户口、田赋、水利、戎备;府州志载府图、沿革、区域、城社、建

置、学校、祠墓、古迹、宦迹、人物、列女、方外、艺文。古事主要取材《景定建康志》、《至正金陵新志》及各郡县志书

,今事惟取官书。《续修四库全书提要》称其“开各省通志之先河”(其实陈沂在前一年已先完成40卷《山东通志》的纂修,再

早的还有成化年间所编17卷《山西通志》,《提要》当是以体例之完备、内容之充实而言),分别总志、分志的作法措置适

当,全书“体例简要,剪裁有法,良史才也”。版本:初刻本(藏中国国家图书馆),明隆庆、万历间修补嘉靖本(仅存28卷

,藏台湾),初刻抄本(藏中国国家图书馆),1941年抄本(藏北京大学图书馆),台湾影印嘉靖刻本,1988年书目文献出

版社《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第24册影印嘉靖刻本;另单行有《南畿志图》,现存嘉靖刻本和日本东洋文库影印嘉靖本。 

  ※※※※※※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