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秋园杂佩 明·陈贞慧  

2013-06-30 07:23:02|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秋园杂佩

 

  明·陈贞慧

  陳貞慧

  (1604~1656)

  明末清初散文家。字定生。宜興(今屬江蘇省)人。明末諸生﹐又中鄉試副榜第二人。父陳於廷﹐東林黨人﹐官左

都御史。貞慧也是復社成員﹐文章風采﹐著名於時﹐與冒襄﹑侯方域﹑方以智﹐合稱“四公子”。曾與吳應箕﹑顧杲共

議聲討阮大鋮﹐由吳起草《留都防亂檄》﹐揭貼於南京﹐為阮所恨。南明弘光朝﹐受阮迫害﹐曾一度入獄。入清不仕

﹐隱居家鄉﹐十餘年不入城市。陳貞慧文章婉麗閑雅﹐兼擅駢散兩體。記載掌故及紀念明末“清流”和殉難人士的作品

﹐多寄託故國之思﹐又《痛史》及《中國內亂外禍歷史叢書》第一輯﹐收錄《過江七事》一種﹐專記弘光朝的史事﹐

也題為陳氏之作。

  著有《雪岑集》﹑《皇明語林》﹑《山陽錄》﹑《書事七則》﹑《秋園雜佩》等﹔後三種﹐收入《太倉显卉遺書

》﹐合稱《陳定生先生遺書三種》。

  [公元一六0四年至一六五六年]字定生,江苏宜兴人。生于明神宗万历三十二年,卒于清世祖顺治十三年,年五

十三岁,万历间廪生。读书砥行,倾家财以交天下士。与冒襄、侯方域、方以智称“四公子。”阮大铖以魏逆案久锢,

谋复用,贞慧与复社名土吴应箕、颐杲等草《留都防乱揭》攻之。福王时,马士英秉政,大铖为兵部尚书,乃假他事

陷贞慧于狱。旋得释。明亡后,隐居不出。贞慧著有《雪岑集》、《山阳录》、《交游录》、《皇明语林》、《秋园

杂佩》及《八大家文选》等,并行于世。

  荻洲鸥地,抱病来此,败甑颓铛,时煎恶草,以送曰隙则摊书涤砚,未足以消耗闲心。偶拈数条,以为寂历之

助,题曰《秋园杂佩》。道者曰:此子无福,少却松间一曰瞌睡也。余笑而岕之。戊子秋八月定生识于亳村之雪岑厂。

  ●庙后茶

  阳羡茶数种,岕为最。岕数种,庙后为最。庙后方不能亩,外郡人亦争言之矣,然杂以他茶试之,不辨也。色香

味三淡,初得口,泊如耳。有间,甘入喉;有间,静入心脾;有间,清入骨。嗟乎!淡者,道也。虽吾邑士大夫家,

知此者可屈指焉。

  ●兰

  兰龙池铜官间,芊眠峭蒨,离离如积,山人采摘,入衣香欲满园,杖挑藤束,筐筥登市,累累不绝。每岁正二月

之交,自长桥以至大街,鳞次栉比,春光皆馥也。一干数花,生于夏月者则名蕙。

  ●庞公榛

  庞公榛,生宜邑芙蓉寺,其味冷香幽冽,相传为庞居士访太毓禅师,三到芙蓉,携榛种此,因名。今寺门有三到

亭。

  ●竹菇(注此蔬隔宿辄不可食,故虽邻邑,不可致也)

  竹菇,蕈也,山中所在有之。小如钱,色如胭脂新染,生以二月,味绝佳,真山家上物也。王百穀称为伊蒲第一。

  ●南岳莼

  云间张季鹰,闻秋风起思莼鲈,便拂衣归,人高之,而莼之风味,始著吴中,他处亦不甚产。崇祯戊寅,问卿从

西湖移至南岳兰墅涧中,其类遂繁,五六月间,茎长丈许,凝脂甚滑,真如晶透雪葡萄也。味甚淡而旨,想季鹰秋风

正馋此耳。或曰:惟南岳涧中为然,移置他所,即不活也。

  ●香橼

  香橼见《岭表广记》,一名枸橼子,香与韵远胜于佛手,以佛手自闽来,争致之,实不及香橼之组藉耐久耳。尝

见崧儿一诗有云:“落落此非橘,幽于味外饶。摘香童仆手,分静素瓷窑。”似能绘趣。自变乱以来,佛手建兰茉莉,

五年不至矣。间有非山人寒士所得妮,余庭畔香橼数株,每当高秋霜月,赭珠金实,累累悬缀,不下四五百球,摘置

甆,幽香一室,凡吾之襟裾梦渖,皆是物也。以不用钱买,余得以分赠亲知,一时沾沾为贫儿暴富矣。

  ●书砚

  陈眉公云:“文人之砚,犹美人之镜,不能离也。”甲戌初夏,余过访眉公于佘山,出藏砚相赏于绿阴之下,举一

以赠余,有宋元二年学生蔡珏制数字。凡石质之粗者,易墨而败笔,细润者便不能发墨,此砚质润而仍易墨,可称

佳品。余藏数砚,不能过之。今年城居两月,亲友处假一砚,最不生墨,笔著纸,墨即浮撒,且蟾滴劳甚,愈以见砚

佳者足宝也。但余焚欲君苗,磨非维翰,负愧眉先生捐佩意耳。

  ●鹦鹉啄金杯

  窑器,前朝如官、哥、定等窑,最有名,今不可多得矣。余家藏白定百折杯,诚茶具之最韵,为吾乡吴光禄十友斋中物,屡遭兵火,尚岿然鲁灵光也。国朝窑器之精者,无逾宣、成二代。宣乃远不及成,宣则鸡文粟起,佳处易见。成则淡淡穆穆,饶风致,如食橄榄,妙有回味耳。余友问卿家藏鹦鹉啄金杯,高足磐口,亭亭玉立,一名四妃十六子,又名太平双喜,淡白中见殷碧离离之色,真如撒卜嵌空,樱桃的历,宝光欲浮,使人不能手。

每过云起楼,促膝飞觥,出成杯劝酒,醉眼婆娑,睹此太平遗物,不胜天宝琵琶之感(注云起楼,吴问卿先姑丈城中

宅,栏槛花石甚丽)。

  ●时大彬壶

  时壶名远甚,即遐陬绝域犹知之。其制始于供春壶,式古朴风雅,茗具中得幽野之趣者,后则如陈壶、徐壶,皆

不能仿佛大彬万一矣。一云:供春之后,四家董翰、赵良、袁锡,其一则大彬父时鹏也。彬弟子李仲芳,芳父小圆壶

,李四老官号养心,在大彬之上,为供春劲敌,今罕有见者。或沦鼠菌,或重鸡彝,壶亦有幸有不幸哉!

  ●湘管

  湘竹弥竹,出西粤山中,其地多猺獞所居,非裹粮徒步,冒烟瘴,犯霜雪,不致也。舟行六千里,得至江南,择

其篁孙之美好者,胭肌猩晕,断以为管,始为徐陵珊架上物,亦勤且勤矣。崇祯戊辰,家仲父别驾桂林,前后多有携

归,每得百余管,视之不重也。余年家文文起相国,余友吴次尾,颇好之,多有所遗。二十年来,零落殆尽,所存不

及十余。遥望西粤,何异天上?然中年离乱,江淹五色,湘东银笔,安所用之?况海内知交,嵇锻王琴,多化为异物

。骚魂徒赋,笔冢成封,睹一湘管,而坡老磨人之谑,广陵绝调之悲,茫茫交集,止有昙州遗泪,与管上湘痕,淫淫

罨霭而已,又何异于龟蒙之志锦裙也?

  ●黄熟。

  黄熟出粤中真腊者为上,香味甚稳,佳者不减角沈,次亦胜沈速,下者谓之黄熟桶,浓烟泼鼎,不能堪耳。初价

不甚昂,山家所易办,今不能多得,香肆中绝少佳品。每坐雨煮茶,窗绿正午,辄思此良友。

  ●五色石子

  五色石子,出==山玛瑙涧,雨后胭痕螺髻,累累濯出。然山深地僻,往返六十里,非好事者不到。自万历甲午,

饼师估儿,从旁结草棚以市酒食,于是负石者始众,蜂涌蚁聚,曰不下数石,以白磁盘新水盛之,好甚者十不得一二

,其佳者猩红黛绿、云桡不一,或为羊脂玉,或为蜀川锦,或为鹦鹉紫,或为僧眼碧,或为嫩鹅黄,朱者如美人睡痕,黑者如山猿怪瘿,文采陆离,虽■〈王母〉琭堆盘,琥珀映觞,无以加是。纵不敢望米襄阳研山,然亦石骨中之小有奇趣者,独狠阛阓市儿,寸许石子,索价每以两

许。昔坡公饼饵,易得以二百五十枚,供佛印,令生今曰,当有同叹。

  ●折叠扇

  宋朝握团扇,其折叠扇,自永乐朝鲜贡始,始颁其式。宣宏间扇名于时者,尖根为李昭,马勋为单根圆头。又方

家制方相传云:文衡山非方扇不书,川扇戈扇以地著。后又有蒋三苏台荷叶、李玉台柳邵明若,李文甫耀濮仲谦,雕

边之最精者也。远者百余年,近亦四五十年物。即一扇之制,而精坚脕薄,其为升降也具矣(注:陆文裕得杨妹子写

慧痕,尚存孙愐韵注。搊扇,则唐人已有矣。见《物理小志》,抑亦团扇之折叠者,并志以备参考)。

  ●邱山胡桃

  邱山,邑人,雕刻精工,所制胡桃坠,人物山水树木,毫发毕具。余见其有渔家乐,东坡游赤壁,百花篮诗意,

有夜半烧灯炤海棠,春色先归十二楼,数事。窗阁玲珑,疏枝密树,掩映斐亹,即善绘者,无逾其精巧。他有效者,

便见刀凿痕,终不及其雅炼矣。虽一小技耳,前后莫有工者。且胡桃大不逾寸,幻如许狡狯,令人目境迷离,亦一奇

也。故记之。

  ●杜鹃(原文阙)

  (谨按《蛟桥钤记》云:长桥脉断杜鹃枯,四方兵乱,此语不知何来?流闻甚久。或云,郭景纯之遗验也。崇祯

辛巳,杜鹃忽枯,周相国是年建坊于桥北上,桥脉凿断,坊亦未成,遂有甲申之变。杜鹃产蜀中,素有名,宜兴善

行洞杜鹃,生石壁间,花硕大,瓣有痕点,最为佳本,不亚蜀中也。杜鹃以花鸟并名。昔少陵幽愁拜鸟,今是花亦可

吊矣。戊辰秋曰男维岳拟补。)

  ●永定海棠(原文阙)

  (谨按海棠以西府为贵,吾宜永定村海棠,相传为宋时遗植,即坡公置产还券处也。坡公来宜,吟咏其下,诗云

:曰暖风轻春睡足。善于描绘矣。永定邵氏,为宜邑旧族,其家之盛衰兴替,亦不知凡几矣。独海棠犹以永定著名,

虬枝艳葩,光影照耀,花开时,远近观者云集。噫!故家遗族,流风余韵,尚有过而问之者乎?抑无足津逮耶?噫,

良可慨也!戊辰仲冬男宗石拟补。)

  先大人《山阳录》、《秋园杂佩》两书,宗石十龄时曾见镂板。丙申,遭先君大故,宗石年甫十三,四壁无存,

饥驱渡江,赘雪苑侯公甥馆,孑然一身,仅守先大人所撰《皇明语林》、《雪岑集》、《山阳录》、《书事七则》、

《秋园杂佩》诸稿,皆先大人手自删改者。癸亥冬,筮仕博陵。丙寅,三兄到署,始知前所梓两板已失。宗石谋共付

剞劂,而《皇明语林》、《雪岑集》,卷帙稍繁,盖将有待,乃先刻《山阳录》、《书事七则》,质之海内。惟《秋

园杂佩》,细校先外舅侯公序,缺杜鹃、永定海棠二则。戊寅春,寄书三兄,搜之家乘,抄稿邮示,较宗石藏稿,又

少香橼、书砚、湘管、黄熟四则,文亦稍有异同。呜呼!先人手泽,一传已多缺略,况其后焉者乎?宗石不禁泪下沾

襟,动弓冶箕裘之感矣。兹同三兄追逆先大人立言之旨,以意补之,登之梨枣,即以先外舅侯公序冠其端,诸则悉详

,可作总目。是书虽不能还旧观,庶释郭公夏五之憾于万一也。戊辰仲冬四男宗石谨书于安平公署。

  右《秋园杂佩》一卷,明陈贞慧撰。按《常州府志》:先生字定生,宜兴人,少保于廷第六子,吴梅村赠诗所称

“茶有一经真处士,橘无千绢旧清卿。知交东冶传钩党,子弟南皮负盛名”者也。徐健庵墓志铭,称先生副榜贡生,改

官生,赠检讨,则其子迦陵太史荐举博学鸿词入史局后作也。事迹错见《壮悔堂集》、《绥寇纪略》、《板桥杂记》

等书。是书为其子宗石所刊,缺杜鹃、永定海棠二则,补焉。宗石字子万,侯朝宗婿,《壮悔堂集》有赠陈郎序,即

其人也。黄梨洲称先生侍少保,宦游南北,凡朝政之缺失,君子小人之消长,口谈笔记,皆出经生闻见之外。所著有

《皇明语林》、《山阳录》、《雪岑集》、《交游录》、《八大家文选》等书,今皆不传。宗石谓先刻《山阳录》、

《七则》,质之海内,亦迄今未见。则是书不尤当珍惜耶?梨洲又称先生国亡之后,残山胜水,无不戚戚可念。埋

身土室,不入城市者十余年。而遗民故老,时时犹向阳羡山中,一问生死,流连痛饮,惊离吊往,恍如月泉吟社,乃

所著仅同吉光片羽,月苦风酸,以庽麦秀黍离之感,固当重付剞劂,以广为流布。噫方朔万言,阮咸三语,又必多乎

哉?咸丰癸丑大雪后二曰,南海伍崇曜跋。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