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禅宗无门关(宋)无门慧开撰  

2013-04-25 22:38:00|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序

 

  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既是无门,且作么生透。岂不见道,从门入者不是家珍;从缘得者始终成坏。恁么说话,大似无风起浪,好肉剜疮。何况滞言句,觅解会。掉棒打月,隔靴爬痒,有甚交涉。
  慧开,绍定戊子夏,首众于东嘉龙翔。因衲子请益,遂将古人公案,作敲门瓦子,随机引导学者。竟尔抄录,不觉成集。初不以前后叙列,共成四十八则。通曰“无门关”。
  若是个汉,不顾危亡,单刀直入。八臂哪吒拦他不住。纵使西天四七,东土二三,只得望风乞命。设或踌躇,也似隔窗看马骑,贬得眼来,早已蹉过。
  颂曰:大道无门,千差有路,透得此关,乾坤独步!

一、赵州狗子

二、百丈野狐

三、俱胝竖指

四、胡子无须

五、香严上树

六、世尊拈花

七、赵州洗钵

八、奚仲造车

九、大通智胜

十、清税孤贫

十一、州勘庵主

十二、岩唤主人

十三、德山托钵

十四、南泉斩猫

十五、洞山三顿

十六、钟声七条

十七、国师三唤

十八、洞山三斤

十九、平常是道

二十、大力量人

二十一、云门屎橛

二十二、迦叶刹竿

二十三、不思善恶

二十四、离却语言

二十五、三座说法

二十六、二僧卷廉

二十七、不是心佛

二十八、久响龙潭

二十九、非风非幡

三十、即心即佛

三十一、赵州勘婆

三十二、外道问佛

三十三、非心非佛

三十四、智不是道

三十五、倩女离魂

三十六、路逢达道

三十七、牛过窗棂

三十八、庭前柏树

三十九、云门话堕

四十、趯倒净瓶

四十一、达磨安心

四十二、女子出定

四十三、首山竹篦

四十四、芭蕉拄杖

四十五、他是阿谁

四十六、竿头进步

四十七、兜率三关

四十八、乾峰一路

四十九、安晚附增

 

一、赵州狗子

 

  赵州和尚因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
  州云:“无!”
  无门曰:参禅须透祖师关,妙悟要穷心路绝。祖关不透,心路不绝,尽是依草附木精灵。且道,如何是祖师关。只者一个无字,乃宗门一关也。遂目之曰禅宗无门关。透得过者,非但亲见赵州,便可与历代祖师,把手共行,眉毛斯结,同一眼见,同一耳闻,岂不庆快。莫有要透关底么。将三百六十骨节,八万四千毫窍,通身起个疑团,参个无字,昼夜提撕。莫作虚无会,莫作有无会。如吞了个热铁丸相似,吐又吐不出,荡尽从前恶知恶觉,久久纯熟,自然内外打成一片,如哑子得梦,只许自知。蓦然打发,惊天动地,如夺得关将军大刀入手,逢佛杀佛,逢祖杀祖,于生死岸头,得大自在,向六道四生中游戏三昧。且作么生提撕。尽平生气力举个无字。若不间断,好似法烛,一点便着。
  颂曰:狗子佛性,全提正令,才涉有无,丧身失命。

 

 

二、百丈野狐

 

  百丈和尚凡参次,有一老人,常随众听法。众人退,老人亦退。忽一日不退,师遂问,“面前立者复是何人?”
  老人云:“某甲非人也,于过去迦叶佛时,曾住此山。因学人问,大修行底人,还落因果也无。某甲对云:‘不落因果!’五百生堕野狐身。今请和尚代一转语,贵脱野狐。遂问:“大修行底人,还落因果也无?”
  师云:“不昧因果!”
  老人于言下大悟。作礼云:“某甲已脱野狐身,住在山后。敢告和尚,乞依亡僧事例!”
  师令无维那白槌告众:“食后送亡僧!”大众言议:“一众皆安,涅槃堂又无人病,何故如是?”食后只见师领众,至山后岩下,以杖挑出一死野狐,乃依火葬。
  师至晚上堂,举前因缘。黄檗便问:“古人错只对一转语,堕五百生野狐身。转转不错,合作个甚么?”
  师云:“近前来,与伊道。”
  黄檗遂近前,与师一掌。
  师拍手笑云:“将谓胡须赤,更有赤须胡!”
  无门曰:不落因果,为甚堕野狐。不昧因果,为甚脱野狐。若向者里着得一只眼,便知得前百丈赢得风流五百生!
  颂曰:不落不昧,两采一赛。不昧不落,千错万错。

三、俱胝竖指

 

  俱胝和尚,凡有诘问,唯举一指。后有童子,因外人问,和尚说何法要。童子亦竖指头。胝闻,遂以刃断其指。童子负痛号哭而去。胝复召之。童子回首。胝却竖起指。童子忽然领悟。胝将顺世,谓众曰:吾得天龙一指头禅,一生受用不尽。言讫示灭。
  无门曰:俱胝并童子悟处不在指头上。若向者里见得,天龙同俱胝并童子,与自己一串穿却!
  颂曰:俱胝钝置老天龙,利刃单提勘小童。巨灵抬手无多子,分破华山千万重!

 

四、胡子无须

 

  或庵曰:“西天胡子因甚无须?”
  无门曰:“参须实参,悟须实悟。者个胡子,直须亲见一回始得,说亲见,早成两个!
  颂曰:疑人面前,不可说梦。胡子无须,惺惺添懵。

 

五、香严上树

 

  香严和尚云:“如人上树,口衔树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树。树下有人问西来意。不对,即违他所问;若对,又丧身失命。正恁么时,作么生对?”
  无门曰:纵有悬河之辨,总用不着。说得一大藏教,亦用不着。若向者里对得着,活却从前死路头,死却从前活路头。其或未然,直待当来问弥勒!
  颂曰:香严真杜撰,恶毒无尽限。哑却衲僧口,通身迸鬼眼!

六、世尊拈花

 

  世尊昔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众皆默然,惟迦叶尊者破颜微笑。
  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无门曰:黄面瞿昙,傍若无人,压良为贱,悬羊头卖狗肉,将谓多少奇特。只如当时大众都笑,正法眼藏作么生传?设使迦叶不笑,正法眼藏又作么生传?若道正法眼藏有传授,黄面老子,诳呼闾阎;若道无传授,为甚么独许迦叶?
  颂曰:拈起花来,尾巴已露,迦叶破颜,人天罔措。

七、赵州洗钵

 

  赵州因僧问:“某甲乍入丛林,乞师指示!”
  州云:“吃粥了也未?”
  僧云:“吃粥了也。”
  州云:“洗钵盂去!”
  其僧有省。
  无门曰:赵州开口见胆,露出心肝。者僧听事不真,唤钟作瓮。
  颂曰:只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

 

八、奚仲造车

 

  月庵和尚问僧:“奚仲造车一百辐,拈却两头去却轴。明甚么边事?”
  无门曰:若也直下明得,眼似流星,机如掣电。
  颂曰:机轮转处,达者犹迷。四维上下,南北东西。

九、大通智胜

 

  兴阳让和尚因僧问:“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时如何?”
  让曰:其问甚谛当。“
  僧云:“既是坐道场,为甚么不得成佛道?”
  让曰:“为伊不成佛。”
  无门曰:只许老胡知,不许老胡会。凡夫若知,即是圣人。圣人若会,即是凡夫。
  颂曰:了身何似了心休,了得心兮身不愁。若也身心俱了了,神仙何必更封侯!

 

十、清税孤贫

 

  曹山和尚,因僧问:“清税孤贫,乞师赈济!”
  山云:“税阇梨!”
  税应:“诺!”
  山曰:“青原白家酒,三盏吃了,犹道未沾唇。”
  无门曰:清税输机,是何心行?曹山具眼,深辨来机。然虽如是,且道:“那里是税阇梨吃酒处?”
  颂曰:贫似范丹,气如项羽。活计虽无,敢与斗富。

十一、州勘庵主

 

  赵州到一庵主处问:“有么?有么?”
  主竖起拳头。
  州云:“水浅,不是泊舡处!”便行。
  又到一庵主处云:“有么?有么?”
  主亦竖起拳头。
  州云:“能纵能夺,能杀能活!”便作礼。
  无门曰:一般竖起拳头,为甚么肯一个,不肯一个?且道,淆讹在甚处?若向者里下得一转语,便见赵州舌头无骨,扶起放倒,得大自在。虽然如是,争奈赵州却被二庵主勘破!若道二庵主有优劣,未具参学眼。若道无优劣,亦未具参学眼。
  颂曰:眼流星,机掣电;杀人刀,活人剑!

十二、岩唤主人

 

  瑞岩彦和尚,每日自唤:“主人公!”复自应:“诺!”乃云:“惺惺着!”“诺!”“他时异日,莫受人瞒!”“诺!诺!”
  无门曰:瑞岩老子自买自卖,弄出许多神头鬼面。何故聻?一个唤底,一个应底;一个惺惺底,一个不受人瞒底。认着依前还不是!若也效他,总是野狐见解。
  颂曰: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

 

十三、德山托钵

 

  德山一日托钵下堂,见雪峰,峰问:“者老汉,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甚处去?”山便回方丈。峰举似岩头。头云:“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山闻,令侍者唤岩头来,问曰:“汝不肯老僧那?”头密启其意。山乃休去。山明日升座,果与寻常不同。头至僧堂前拊掌大笑云:“且喜得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
  无门曰:若是末后句,岩头、德山俱未梦见在。捡点将来,好似一棚傀儡!
  颂曰:识得最初句,便会末后句,末后与最初,不是者一句!

十四、南泉斩猫

 

  南泉和尚,因东西堂争猫儿,泉乃提起云:“大众,道得即救,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泉遂斩之。晚,赵州外归。泉举似州,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泉云:“子若在即救得猫儿。”
  无门曰:且道:赵州顶草鞋意作么生?若向者里下得一转语,便见南泉令不虚行。其或未然,险。
  颂曰:赵州若在,倒行此令。夺却刀子,南泉乞命。

 

十五、洞山三顿

 

  云门因洞山参次,问曰:“近离甚处?”
  山云:“查渡。”
  门曰:“夏在甚处?”
  山云:“湖南报慈。”
  门曰:“几时离彼?”
  山云:“八月二十五。”
  门曰:“放汝三顿棒!”
  山至明日却上问讯:“昨日蒙和尚放三顿棒,不知过在甚么处?”
  门曰:“饭袋子!江西湖南,便恁么去!”
  山于此大悟。
  无门曰:云门当时,便与本分草料,使洞山别有生机一路,家门不致寂寥。一夜在是非海里着倒,直待天明再来,又与他注破。洞山直下悟去,未是性燥。且问诸人,洞山三顿棒合吃不合吃?若道合吃,草木丛林皆合吃棒。若道不合吃,云门又成诳语。向者里明得,方与洞山出一口气。
  颂曰:狮子教儿迷子诀,拟前跳踯早翻身。无端再叙当头着,前箭犹轻后箭深!

十六、钟声七条

 

  云门曰:“世界恁么广阔,因甚向钟声里披七条。”
  无门曰:大凡参禅学道,切忌随声逐色。纵使闻声悟道,见色明心,也是寻常。殊不知,衲僧家骑声盖色,头头上明,着着上妙。然虽如是,且道,声来耳畔,耳往声边。直饶响寂双忘,到此如何话会。若将耳听应难会,眼处闻声方始亲。
  颂曰:会则事同一家,不会万别千差,不会事同一家,会则万别千差

十七、国师三唤

 

  国师三唤侍者,侍者三应。国师云:“将谓吾辜负汝,元来却是汝辜负吾。”
  无门曰:国师三唤,舌头堕地。侍者三应,和光吐出。国师年老心孤,按牛头吃草。侍者未肯承当,美食不中饱人餐。且道,那里是他辜负处。国清才子贵,家富小儿娇。
  颂曰:铁枷无孔要人担,累及儿孙不等闲,欲得撑门并拄户,更须赤脚上刀山。

十八、洞山三斤

 

  洞山和尚,因僧问:“如何是佛?”
  山云:“麻三斤。”
  无门曰:洞山老人参得些蚌蛤禅,才开两片,露出肝肠。然虽如是,且道,向甚处见洞山。
  颂曰:突出麻三斤,言亲意更亲,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十九、平常是道

 

  南泉因赵州问:“如何是道?”
  泉云:“平常心是道。”
  州云:“还可趣向否?”
  泉云:“拟向即乖。”
  州云:“不拟争知是道?”
  泉云:“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若真达不疑之道,犹如太虚廓然洞豁,岂可强是非也。”
  州于言下顿悟。
  无门曰:南泉被赵州发问:“直得瓦解冰消,分疏不下。赵州纵饶悟去,更参三十年始得。
  颂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二十、大力量人

 

  松源和尚云:“大力量人,因甚抬脚不起?”又云:“开口不在舌头上。”
  无门曰:松源可谓倾肠倒腹,只是缺人承当。纵饶直下承当,正好来无门处吃痛棒。何故聻?要识真金火里看!
  颂曰:抬脚踏翻香水海,低头俯视四禅天,一个浑身无处着,请续一句。

二十一、云门屎橛

 

  云门因僧问:“如何是佛?”
  门云:“干屎橛。”
  无门曰:云门可谓家贫难辨素食,事忙不及草书,动便将屎橛来撑门拄户,佛法兴衰可见。
  颂曰:闪电光,击石火,眨得眼,已蹉过。

二十二、迦叶刹竿

 

  迦叶因阿难问云:“世尊传金袈裟外,别传何物?”
  叶唤云:“阿难。”
  难应:“诺!”
  叶云:“倒却门前刹竿着。”
  无门曰:若向者里下得一转语亲切,便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其或未然,□婆尸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妙。
  颂曰:问处何如答处亲?几人于此眼生筋,兄呼弟应扬家丑,不属阴阳别是春。

二十三、不思善恶

 

  六祖因明上座趁至大庾岭,祖见明至,即掷衣钵于石上云:“此衣表信,可力争耶?任君将去。”
  明遂举之,如山不动,踟蹰悚栗曰:“我来求法,非为衣也。愿行者开示。”
  祖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
  明当下大悟,遍体汗流,泣泪作礼问曰:“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意旨否。”
  祖曰:“我今为汝说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却在汝边。”
  明云:“某甲虽在黄梅随众,实未省自己面目。今蒙指授入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今行者即是某甲师也。”
  祖云:“汝若如是,则吾与汝同师黄梅。善自护持。”
  无门曰:六祖可谓,是事出急家,老婆心切。譬如新荔支,剥了壳去了核,送在你口里,只要你咽一咽。
  颂曰:描不成兮画不就,赞不及兮休生受。本来面目没处藏,世界坏时渠不朽!

 

二十四、离却语言

 

  风穴和尚因僧问:“语默涉离微,如何通不犯?”
  穴云:“长忆江南三月里,鹧鸪啼处百花香。”
  无门曰:风穴机如掣电,得路便行。争奈坐前人舌头不断?若向者里见得亲切,自有出身之路。且离却语言三昧,道将一句来。
  颂曰:不露风骨句,未语先分付,进步口喃喃,知君大罔措。

二十五、三座说法

 

  仰山和尚,梦见往弥勒所,安第三座。有一尊者,白槌云:“今日当第三座说法。”
  山乃起白槌云:“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谛听谛听。”
  无门曰:且道,是说法不说法?开口即失,闭口又丧。不开不闭,十万八千。
  颂曰:白日青天,梦中说梦,捏怪捏怪,诳呼一众。

 

二十六、二僧卷廉

 

  清凉大法眼,因僧斋前上参。眼以手指廉,时有二僧同去卷廉。眼曰:“一得,一失。”
  无门曰:且道,是谁得谁失?若向者里着得一只眼,便知清凉国师败阙处。然虽如是,切忌向得失里商量。
  颂曰:卷起明明彻太空,太空犹未合吾宗,争似从空都放下,绵绵密密不通风。

 

二十七、不是心佛

 

  南泉和尚,因僧问云:“还有不与人说底法么?”
  泉云:“有。”
  僧云:“如何是不与人说底法?”
  泉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
  无门曰:南泉被者一问,直得揣尽家私,郎当不少!
  颂曰:叮咛损君德,无言真有功。任从沧海变,终不为君通!

 

二十八、久响龙潭

 

  龙潭因德山请益,抵夜。潭云:“夜深,子何不下去?”
  山遂珍重揭廉而出。见外面黑,却回云:“外面黑。”
  潭乃点纸烛度与。山拟接。潭便吹灭。山于此忽然有省,便作礼。
  潭云:“子见个甚么道理?”
  山云:“某甲从今日去,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也。”
  至明日龙潭升堂云:“可中有个汉,牙如剑树,口似血盆,一棒打不回头,他时异日,向孤峰顶上立吾道去也。”
  山遂取疏抄,于法堂前将一炬火提起云:“穷诸玄辨,若一毫致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将疏抄便烧,于是礼辞。
  无门曰:德山未出关时,心愤愤,口悱悱,得得来南方,要灭却教外别传之旨。及到澧州路上,问婆子买点心。
  婆云:“大德车子内,是甚么文字?”
  山云:“金刚经抄疏。”
  婆云:“只如经中道,过去心不可得,见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大德要点那个心?”
  德山被者一问,直得口似匾檐。然虽如是,未肯向婆子句下死却。
  遂问婆子:“近处有甚宗师?”
  婆云:“五里外有龙潭和尚。”
  及到龙潭,纳尽败阙。可谓是前言不应后语!龙潭大似怜儿不觉丑,见他有些子火种,即忙将恶水蓦头一浇浇杀。冷地看来,一场好笑。
  颂曰: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闻名,虽然救得鼻孔,争奈瞎却眼睛!

 

二十九、非风非幡

 

  六祖因风□刹幡,有二僧对论,一云:“幡动。”一云:“风动。”往复曾未契理。
  祖云:“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二僧悚然。
  无门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不是心动,甚处见祖师?若向者里见得亲切,方知二僧买铁得金。祖师忍俊不禁,一场漏逗。
  颂曰:风幡心动,一状领过,只知开口,不觉话堕。

 

三十、即心即佛

 

  马祖因大梅问:“如何是佛?”
  祖云:“即心是佛。”
  无门曰:若能直下领略得去,着佛衣,吃佛饭,说佛话,行佛行,即是佛也。然虽如是,大梅引多少人,错认定盘星。争知道说个佛字三日漱口。若是个汉,见说即心是佛,掩耳便走。
  颂曰:青天白日,切忌寻觅。更问如何,抱赃叫屈。

 

三十一、赵州勘婆

 

  赵州因僧问婆子:“台山路向甚处去?”婆云:“蓦直去。”僧才行三五步。婆云:“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后有僧举似州。州云:“待我去与你勘过这婆子。”明日便去,亦如是问,婆亦如是答。州归谓众曰:“台山婆子,我与你勘破了也!”
  无门曰:婆子只解坐筹帷幄,要且着贼。不知赵州老人善用偷营劫塞之机,又且无大人相。捡点将来,二俱有过。且道,那里是赵州勘破婆子处?
  颂曰:问既一般,答亦相似,饭里有砂,泥中有刺。

三十二、外道问佛

 

  世尊因外道问:“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据座。外道赞叹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乃具礼而去。
  阿难寻问佛:“外道有何所证?赞叹而去。”
  世尊云:“如世良马,见鞭影而行。”
  无门曰:阿难乃佛弟子,宛不如外道见解。且道,外道与佛弟子相去多少?
  颂曰:剑刃上行,冰棱上走。不涉阶梯,悬崖撒手。

 

三十三、非心非佛

 

  马祖因僧问:“如何是佛?”
  祖曰:“非心非佛。”
  无门曰:若向者里见得,参学事毕。
  颂曰:路逢剑客须呈,不遇诗人莫献,逢人且说三分,未可全施一片。

 

三十四、智不是道

 

  南泉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
  无门曰:南泉可谓老不识羞,才开臭口,家丑外扬。然虽如是,知恩者少!
  颂曰:天晴日头出,雨下地上湿,尽情都说了,只恐信不及。

 

三十五、倩女离魂

 

  五祖问僧云:“倩女离魂,那个是真底?”
  无门曰:若向者里悟得真底,便知出壳入壳,如宿旅舍。其或未然,切莫乱走。蓦然地水火风一散,如落汤螃蟹,七手八脚。那时莫言不道。
  颂曰:云月是同,溪山各异。万福万福,是一是二?

 

三十六、路逢达道

 

  五祖曰:“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且道:“将甚么对?”
  无门曰:若向者里对得亲切,不妨庆快。其或未然,也须一切处着眼。
  颂曰: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拦腮劈面拳,直下会便会。

 

 

三十七、牛过窗棂

 

  五祖曰:譬如水牯牛过窗棂,头角四蹄都过了,因甚么尾巴过不得?
  无门曰:若向者里颠倒着得一只眼,下得一转语,可以上报四恩,下资三有。其或未然,更须照顾尾巴始得!
  颂曰:过去堕坑堑,回来劫被坏。者些尾巴子,直是甚奇怪。

三十八、庭前柏树

 

  赵州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州云:“庭前柏树子。”
  无门曰:若向赵州答处见得亲切,前无释迦,后无弥勒。
  颂曰: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

三十九、云门话堕

 

  云门因僧问“光明寂照遍河沙”,一句未绝,门遽曰:“岂不是张拙秀才语。”
  僧云:“是。”
  门云:“话堕也。”
  后来死心拈云:“且道,那里是者僧话堕处?”
  无门曰:若向者里见得云门用处孤危,者僧因甚话堕,堪与人天为师。若也未明,自救不了!
  颂曰:急流垂钓,贪饵者着。口缝才开,性命丧却!

四十、趯倒净瓶

 

  沩山和尚,始在百丈会中充典座。百丈将选大沩主人,乃请同首座对众下语,出格者可往。百丈遂拈净瓶置地上,设问云:“不得唤作净瓶,汝唤作甚么?”
  首座乃云:“不可唤作木也。”
  百丈却问沩山。山乃踢倒净瓶而去。
  百丈笑云:“第一座轮却山子也。因命沩为开山。”
  无门曰:沩山一期之勇,争奈跳百丈圈不出?检点将来,便重不便轻。何故聻?脱得盘头,担起铁枷。
  颂曰:□下箍篱并木杓,当阳一突绝周遮,百丈重关拦不住,脚尖□出佛如麻。

 

 

四十一、达磨安心

 

  达磨面壁。二祖立雪断臂云:“弟子心未安,乞师安心。”
  磨云:“将心来,与汝安。”
  祖云:“觅心了不可得。”
  磨云:“为汝安心竟!”
  无门曰:缺齿老胡,十万里航海特特而来,可谓无风起浪。末后接得一个门人,又却六根不具。咦,谢三郎不识四字!
  颂曰:西来直指,事因嘱起,挠聒丛林,元来是你。

四十二、女子出定

 

  世尊,昔因文殊至诸佛集处,值诸佛各还本处。惟有一女人,近彼佛坐,入于三昧。文殊乃白佛云:“何女人得近佛坐,而我不得?”
  佛告文殊:“汝但觉此女,令从三昧起,汝自问之。”
  文殊绕女人三匝,鸣指一下,乃托至梵天,尽其神力而不能出。
  世尊云:“假使百千文殊,亦出此女人定不得。下方过一十二亿河沙国土,有罔明菩萨,能出此女人定。”
  须臾,罔明大士从地涌出,礼拜世尊。世尊敕,罔明却至女人前,鸣指一下,女人于是从定而出。
  无门曰:释迦老子做者一场杂剧,不通小小。且道,文殊是七佛之师,因甚出女人定不得?罔明是初地菩萨,为甚却出得?若向者里见得亲切,业识茫茫,那伽大定。
  颂曰:出得出不得,渠侬得自由。神头并鬼面,败阙当风流。

四十三、首山竹篦

 

  首山和尚拈竹篦示众云:“汝等诸人若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汝诸人且道,唤作甚么?”
  无门曰: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不得有语,不得无语,速道速道。
  颂曰:拈起竹篦,行杀活令。背触交驰,佛祖乞命。

 

四十四、芭蕉拄杖

 

  芭蕉和尚示众云:“你有拄杖子,我与你拄杖子;你无拄杖子,我夺你拄杖子。”
  无门曰:扶过断桥水,伴归无月村。若唤作拄杖,入地狱如箭!
  颂曰:诸方深与浅,都在掌握中。撑天并拄地,随处振宗风。

 

四十五、他是阿谁

 

  东山师祖曰:“释迦弥勒犹是他奴,且道:他是阿谁?”
  无门曰:若也见得他分晓,譬如十字街头撞见亲爷相似,更不须问别人道是与不是。
  颂曰:他弓莫挽,他马莫骑,他非莫辨,他事莫知!

四十六、竿头进步

 

  石霜和尚云:“百尺竿头,如何进步?”
  又古德云:“百尺竿头坐底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
  无门曰:进得步,翻得身,更嫌何处不称尊?然虽如是,且道:百尺竿头如何进步?嗄。
  颂曰:瞎却顶门眼,错认定盘星,拚身能舍命,一盲引众盲!

 

四十七、兜率三关

 

  兜率悦和尚,设三关问学者:“拨草参玄,只图见性,即今上人性在甚处。识得自性,方脱生死。眼光落时作么生脱?脱得生死,便知去处,四大分离向甚处去?”
  无门曰:若能下得此三转语,便可以随处作主,遇缘即宗。其或未然,粗餐易饱,细嚼难饥!
  颂曰:一念普观无量劫,无量劫事即如今,如今觑破个一念,觑破如今觑底人。

 

四十八、乾峰一路

 

  乾峰和尚因僧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
  峰拈起拄杖划一划云:“在这里!”
  后僧请益云门,门拈起扇子云:“扇子勃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倾盆!”
  无门曰:一人向深深海底行,簸土扬尘。一人于高高山顶立,白浪滔天。把定放行,各出一只手扶竖宗乘,大似两个驼子相撞着,世上应无直底人。正眼观来,二大老总未识路头在。
  颂曰:未举步时先已到,未动舌时先说了,直饶着着在机先,更须知有向上窍。

 

 

四十九、安晚附增

 

  无门老禅,作四十八则语,判断古德公案。大似卖油饼人,令买家开口接了,更吞吐不得。然虽如是,安晚欲就渠热炉熬上,再打一枚,足成大衍之数,却仍前送似。未知老师从何处下牙。如一口吃得,放光动地。若犹未也,连见在四十八个,都成热沙去。速道速道。
  经云:“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
  安晚曰:法从何来,妙从何有。说时又作么生。岂但丰干饶舌,元是释迦多口。这老子造作妖怪,令千百代儿孙被葛藤缠倒,未得头出。似这般奇特话靶,匙挑不上,甑蒸不熟。有多少错认底。傍人问云:“毕竟作如何结断。安晚合十指爪曰:“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却急去“难思”两字上打个小圆相子,指示众人:大藏五千卷,维摩不二门,总在里许。
  颂曰:语火是灯,掉头弗应,惟贼识贼,一问即承。
  淳佑丙午季夏初吉,安晚居士书于西湖渔庄。旧板磨灭故,重命工锓梓毕。这板置于武藏州兜率山广园禅寺也。应永乙酉十月十三日,干缘比丘,常收。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