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南史卷三十一 列传第二十一  

2013-03-15 14:19:38|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史卷三十一 列传第二十一

 
张裕
  茂度仕爲宋武帝太尉主簿、扬州中从事,累迁别驾。武帝 西伐刘毅,北伐关洛,皆居守留任州事。出爲都督、广州刺史、 平越中郎将,绥静百越,岭外安之。
  元嘉元年,爲侍中、都督、益州刺史。帝讨荆州刺史谢晦, 诏益州遣军袭江陵。晦平,西军始至白帝。茂度与晦素善,议 者疑其出军迟留。弟邵时爲湘州刺史,起兵应大驾。上以邵诚 节,故不加罪。累迁太常,以脚疾出爲义兴太守。上从容谓曰: “勿以西蜀介怀。”对曰:“臣不遭陛下之明,墓木拱矣。”
  后爲都官尚书,以疾就拜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茂度内 足于财,自绝人事,经始本县之华山爲居止。优游野泽,如此 者七年。十八年,除会稽太守。素有吏能,职事甚理。卒于官, 諡曰恭子。
  子演,位太子中舍人。演四弟镜、永、辩、岱俱知名,时 谓之张氏五龙。
  镜少与光禄大夫顔延之邻居,顔谈义饮酒,喧呼不绝,而 镜静默无言声。后镜与客谈,延之从篱边闻之,取胡床坐听, 辞义清玄。延之心服,谓客曰:“彼有人焉。”由是不复酣叫。  仕至新安太守。演、镜兄弟中名最高,馀并不及。
  初,裕曾祖澄当葬父,郭璞爲占墓地,曰:“葬某处,年 过百岁,位至三司,而子孙不蕃。某处年几减半,位裁卿校, 而累世贵显。”澄乃葬其劣处。位光禄,年六十四而亡,其子 孙遂昌云。
  永字景云,初爲郡主簿,累迁尚书中兵郎。先是尚书中条 制繁杂,元嘉十八年,欲加修撰,徙永爲删定郎,掌其任。二 十二年,除建康令,所居皆有称绩。又除广陵王诞北中郎录事 参军。 永涉猎书史,能爲文章,善隶书,骑射杂艺,触类兼善。 又有巧思,益爲文帝所知。纸墨皆自营造,上每得永表啓,辄 执玩咨嗟,自叹供御者了不及也。二十三年,造华林园、玄武 湖,并使永监统。凡所制置,皆受则于永。永既有才能,每尽 心力,文帝谓堪爲将。二十九年,以永爲扬威将军、冀州刺史, 加都督。督王玄谟、申坦等诸将经略河南,进攻碻磝,累旬不 拔,爲魏军所杀甚衆。永即夜撤围退军,不报告诸将,衆军惊 扰,爲魏所乘,死败涂地。永及申坦并爲统府抚军将军萧思话 所收,系于历城狱。文帝以屡征无功,诸将不可任,诏责永等 与思话。又与江夏王义恭书曰:“早知诸将辈如此,恨不以白
刃驱之,今者悔何所及。”
  三十年,元凶弑立,起永爲青州刺史。及司空南谯王义宣 起义,又改永爲冀州刺史,加都督。永遣司马崔勋之、中兵参 军刘宣则二军驰赴国难。时萧思话在彭城,义宣虑二人不相谐 缉,与思话书,劝与永坦怀。又使永从兄长史张畅与永书勖之, 使远慕廉、蔺在公之德,近效平、勃亡私之美。事平,召爲江 夏王义恭大司马从事中郎,领中兵。
  孝武孝建元年,臧质反,遣永辅武昌王浑镇京口。大明三  年,累迁廷尉。上谓曰:“卿既与释之同姓,欲使天下复无冤 人。”永晓音律,太极殿前钟声嘶,孝武尝以问永。永答锺有 铜滓,乃扣锺求其处,凿而去之,声遂清越。
  明帝即位,爲青冀二州刺史,监四州诸军事,统诸将讨徐 州刺史薛安都,累战克捷。破薛索儿。又迁镇军将军,寻爲南 兖州刺史,加都督。
  时薛安都据彭城请降,而诚心不款。明帝遣永与沈攸之重 兵迎之,加都督前锋诸军事,进军彭城。安都招引魏兵既至, 永狼狈引军还,爲魏军追大败,复遇寒雪,士卒离散。永脚指 断落,仅以身免,失其第四子。
  三年,徙会稽太守,加都督,将军如故。以北行失律,固 求自贬,降号左将军。永痛悼所失之子,有兼常哀,服制虽除, 犹立灵座,饮食衣服,待之如生。每出行,常别具名车好马, 号曰侍从。有军事,辄语左右报郎君知也。以破薛索儿功,封 孝昌县侯。在会稽,宾客有谢方童、阮须、何达之等窃其权, 赃货盈积。方童等坐赃下狱死,永又降号冠军将军。
  废帝即位,爲右光禄大夫、侍中,领安成王师。出爲吴郡 太守。元徽二年,爲征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加都督。永少便 驱驰,志在宣力,其爲将帅,能与士卒同甘苦。朝廷所给赐脯 饩,必棋坐齐割,手自颁赐。年虽已老,志气未衰,优游闲任, 意甚不乐。及有此授,喜悦非常,即日命驾还都。未之镇,遇 桂阳王休范作乱,永率所领屯白下。休范至新亭,前锋攻南掖 门,永遣人觇贼,既反,唱言台城陷,永衆溃,弃军还。以旧 臣不加罪,止免官削爵。以愧发病卒。
  岱字景山,州辟从事,累迁东迁令。时殷冲爲吴兴太守, 谓人曰:“张东迁亲贫须养,所以栖迟下邑。然名器方显,终 当大至。” 
  后爲司徒左西曹掾。母年八十,籍注未满,岱便去官,从 实还养。有司以岱违制,将欲纠举。宋孝武曰:“观过可以知 仁,不须案也。”
  累迁山阴令,职事闲理。巴陵王休若爲北徐州,未亲政事, 以岱爲冠军谘议参军,领彭城太守,行府、州、国事。后临海 王爲征虏将军广州,豫章王爲车骑扬州,晋安王爲征虏南兖州, 岱历爲三府谘议三王行事,与典签主帅共事,事举而情得。或 谓岱曰:“主王既幼,执事多门,而每能缉和公私,云何致此?” 岱曰:“古人言,一心可以事百君。我爲政端平,待物以礼, 悔吝之事,无由而及;明闇短长,更是才用多少耳。”
  入爲黄门郎。新安王子鸾以盛宠爲南徐州,割吴郡属焉。 高选佐史,孝武召岱谓曰:“卿美效夙着,兼资宦已多,今欲 用卿爲子鸾别驾,总刺史之任,无谓小屈,终当大申也。” 帝崩,累迁吏部郎。泰始末,爲吴兴太守。元徽中,爲益 州刺史,加都督。数年,益土安其政。
  累迁吏部尚书。王俭爲吏部郎,时专断曹事,岱每相违执。 及俭爲宰相,以此颇不相善。
  兄子瑰、弟恕诛吴郡太守刘遐,齐高帝欲以恕爲晋陵郡。 岱曰:“恕未闲从政,美锦不宜滥裁。”高帝曰:“恕爲人我 所悉,其又与瑰同勋,自应有赏。”岱曰:“若以家贫赐禄, 此所不论;语功推事,臣门之耻。”加散骑常侍。
  建元元年,中诏序朝臣,欲以右仆射拟岱。褚彦回谓得此 过优,若别有忠诚,特宜升引者,别是一理。”诏更量。
  出爲吴郡太守。高帝知岱历任清直,至郡未几,手敕曰: “大郡任重,乃未欲回换,但总戎务殷,宜须望实。今用卿爲 护军。加给事中。”岱拜竟,诏以家爲府。 武  帝即位,复爲吴兴太守。岱晚节在吴兴,更以宽恕着名。 
迁南兖州刺史,未拜卒。
  岱初作遗命,分张家财,封置箱中,家业张减,随复改易, 如此十数年。諡曰贞子。
  绪字思曼,岱兄子也。父演,宋太子中舍人。绪少知名, 清简寡欲,从伯敷及叔父镜、从叔畅并贵异之。镜比之乐广, 敷云“是我辈人”。畅言于孝武帝,用爲尚书仓部郎 。都令史 谘详郡县米事,绪萧然直视,不以经怀。宋明帝每见绪,辄叹 其清淡。
  转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正,迁司徒左长史。吏部尚书袁 粲言于帝曰:“臣观张绪有正始遗风,宜爲宫职。”复转中庶 子。后爲侍中,迁吏部郎,参掌大选。元徽初,东宫官罢,选 曹拟舍人王俭爲格外记室。绪以俭人地兼美,宜转秘书丞。从 之。绪又迁侍中,尝私谓客曰:“一生不解作诺。”有以告袁 粲、褚彦回者,由是出爲吴郡太守,绪初不知也。
  升明二年,自祠部尚书爲齐高帝太傅长史。建元元年,爲 中书令。绪善谈玄,深见敬异。仆射王俭尝云:“绪过江所未 有,北士可求之耳。不知陈仲弓、黄叔度能过之不?”
  驾幸庄严寺听僧达道人讲维摩,坐远不闻绪言,上难移绪, 乃迁僧达以近之。时帝欲用绪爲右仆射,以问王俭 。俭曰 : “绪少有清望,诚美选也。南士由来少居此职。”褚彦回曰: “俭少年或未忆耳,江左用陆玩、顾和,皆南人也。”俭曰: “晋氏衰政,不可爲则。”先是绪诸子皆轻侠,中子充少时又不 护细行,俭又以爲言,乃止。
  及立国学,以绪爲太常卿,领国子祭酒,以王延之代绪爲 中书令。何点叹曰:“晋以子敬、季琰爲此职,今以王延之、 张绪爲之,可谓清官。后接之者,实爲未易。”绪长于周易, 言精理奥,见宗一时。常云“何平叔不解易中七事”。 
  武帝即位,转吏部尚书,祭酒如故。永明二年,领南郡王 师,加给事中。三年,转太子詹事,师、给事如故。绪每朝见, 武帝目送之,谓王俭曰:“绪以位尊我,我以德贵绪。”迁散 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师如故,给亲信二十人。
  复领中正。长沙王晃属选用吴郡闻人邕爲州议曹,绪以资 籍不当,执不许。晃遗书于绪固请之,绪正色谓晃信曰:“此 是身家州乡,殿下何得见逼。”乃止。
  绪吐纳风流,听者皆忘饥疲,见者肃然如在宗庙。虽终日 与居,莫能测焉。刘悛之爲益州,献蜀柳数株,枝条甚长,状 若丝缕。时旧宫芳林苑始成,武帝以植于太昌灵和殿前,常赏 玩咨嗟,曰:“此杨柳风流可爱,似张绪当年时。”其见赏爱 如此。王俭爲尚书令、丹阳尹,时诸令史来问讯,有一令史善 俯仰,进止可观。俭赏异之,问曰:“经与谁共事?”答云: “十余岁在张令门下。”俭目送之。时尹丞殷存至在坐,曰: “是康成门人也。”
  七年,竟陵王子良领国子祭酒,武帝敕王晏曰:“吾欲令 司徒辞祭酒以授张绪,物议以爲如何?”子良竟不拜,以绪领 国子祭酒。
  绪口不言利,有财辄散之。清谈端坐,或竟日无食。门生 见绪饥,爲之办餐,然未尝求也。
  死之日,无宅以殡,遗命“凶事不设柳翣,止以芦葭。车需 车引柩,灵上置杯水香火,不设祭”。从弟融敬绪,事之如亲 兄。齎酒于绪灵前酌饮恸哭曰:“阿兄风流顿尽。”追赠散骑 常侍、特进、光禄大夫,諡简子。
  子完,宋后废帝时爲正员郎,险行见宠,坐废锢。完弟允, 永明中安西功曹,淫通杀人伏法。允兄充知名。
  充字延符,少好逸游。绪尝告归至吴,始入西郭,逢充猎,  右臂鹰,左牵狗。遇绪船至,便放絏脱鞋拜于水次。绪曰 : “一身两役,无乃劳乎。”充跪曰:“充闻三十而立,今充二十 九矣,请至来岁。”绪曰:“过而能改,顔氏子有焉。”及明 年便修改,多所该通,尤明老、易,能清言。与从叔稷俱有令 誉。
  历尚书殿中郎、武陵王友。时尚书令王俭当朝用事,齐武 帝皆取决焉。俭方聚亲宾,充縠巾葛帔,至便求酒,言论放逸, 一坐尽倾。及闻武帝欲以绪爲尚书仆射,俭执不可。充以爲愠, 与俭书曰:
  顷日路长,霖霞韬晦,叙暑未平,想无亏摄。充幸以渔钓 之闲,鎌采之暇,时复引轴以自娱,逍遥乎前史。从横万古, 动默之路多端,纷纶百年,升降之涂不一。故金刚水柔,性之 别也;圆行方止,器之异也。善御性者,不违金水之质;善爲 器者,不易方圆之用。充生平少偶,不以利欲干怀,三十六年, 差得以栖贫自澹。介然之志,峭耸霜崖,确乎之情,峰横海岸。 至如彯缨天阁,既谢廊庙之华,缀组云台,终愧衣冠之秀。实 由气岸疏凝,情涂狷隔。独师怀抱,不见许于俗人,孤秀神崖, 每邅回于在世。长群鱼鸟,毕景松阿。虽复玉没于访珪之辰, 桂掩于搜芳之日,泛滥于渔父之游,偃息于卜居之会,如此而 已,充何识哉。
  若夫惊岩罩日,吐海逢天,竦石崩寻,分危落仞。桂兰绮 靡,丛杂于山幽,松柏阴森,相缭于涧侧。元卿于是乎不归, 伯休亦以兹长往。至于飞竿钓渚,濯足沧洲,独浪烟霞,高卧 风月,悠悠琴酒,岫远谁来,灼灼文言,空拟方寸。不觉郁然 千里,路隔江川,每至西风,何尝不叹。丈人岁路未强,学优 而仕,道佐苍生,功横海望,可谓德盛当时,孤松独秀者也。 而茂陵之彦,望冠盖而长怀,渭川之甿,伫簪裾而竦叹,得无  惜乎。 充昆西百姓,岱表一人,蚕而衣,耕而食。不能事王侯, 觅知己,造时人,骋游说。容与于屠博之间,其欢甚矣。然举 世皆谓充爲狂,充亦何能与诸君道之哉。是以披闻见,扫心胸, 述平生,论语默。所可通梦交魂、推襟送抱者,唯丈人而已。 阙廷敻阻,书罢莫因,傥遇樵夫,妄尘执事。俭以爲脱略,弗 之重,仍以书示绪,绪杖之一百。又爲御史中丞到撝所奏,免 官禁锢。沈约见其书,叹曰:“充始爲之败,终爲之成。”久 之,爲司徒谘议参军,与琅邪王思远、同郡陆慧晓等并爲司徒
竟陵王宾客。累迁义兴太守,爲政清静,吏人便之。后爲侍中。 梁武帝兵至建邺,东昏逢杀,百官集西锺下,召充,充不 至。武帝霸府建,以充爲大司马谘议参军。天监初,历太常卿、 吏部尚书,居选以平允称。再迁散骑常侍、国子祭酒。登堂讲 说,皇太子以下皆至。时王侯多在学,执经以拜,充朝服而立, 不敢当。再迁尚书仆射。顷之,出爲吴郡太守。下车恤贫老, 故旧莫不忻悦。卒于吴郡,諡曰穆子。子最嗣。
  瑰字祖逸,宋征北将军、南兖州刺史永之子也。仕宋,累 迁桂阳内史。不欲前兄玮处禄,自免不拜。后爲司徒右长史, 通直散骑常侍,骁骑将军。
  初,瑰父永拒桂阳王休范于白下,败绩,阮佃夫等欲加罪, 齐高帝固申明之,瑰由此感恩自结。后遭父母丧,还吴持服。 升明元年,刘彦节有异图,弟遐爲吴郡,潜相影响。高帝密遣 殿中将军卞白龙令瑰取遐。诸张世有豪气,瑰宅中常有父时旧 部曲数百。遐召瑰委以军事,瑰僞受命,与叔恕领兵十八人入 郡斩之,郡内莫敢动。事捷,高帝以告左军张冲。冲曰:“瑰 以百口一掷,出手得卢矣。”即授吴郡太守,锡以嘉名,封义 城县侯。从弟融闻之,与瑰书曰:“吴郡何晚,何须王反,闻  之嗟惊,乃是阿兄。”郡人顾暠、陆闲并少年未知名,瑰并引 爲纲纪,后并立名,世以爲知人。
  齐建元元年,改封平都侯,迁侍中,与侍中沈文季俱在门 下。高帝常谓曰:“卿虽我臣,我亲卿不异赜、嶷等。”文季 每还直,器物若迁;瑰止朝服而已。时集书每兼门下,东省实 多清贫,有不识瑰者,常呼爲散骑。
  出爲吴兴太守。瑰以既有国秩,不取郡奉。高帝敕上库别 藏其奉,以表其清。
  武帝即位,爲甯蛮校尉、雍州刺史,加都督。征拜左户尚 书,加右军将军。还后,安陆王纡临雍州,行部登蔓山,有野 老来乞。纡问:“何不事産而行乞邪?”答曰:“张使君临州 理物,百姓家得相保。后人政严,故至行乞。”纡由是深加嗟 赏。
  后拜太常,自谓闲职,辄归家。武帝曰:“卿辈未富贵, 谓人不与;既富贵,那复欲委去。”瑰曰:“陛下御臣等若养 马,无事就闲厩,有事复牵来。”帝犹怒,遂以爲散骑常侍、 光禄大夫。
  郁林之废,朝臣到宫门参承明帝。瑰托脚疾不至。海陵立, 明帝疑外藩起兵,以瑰镇石头,督衆军事。瑰见朝廷多难,遂 恒卧疾。
  建武末,屡啓求还吴,见许。居室豪富,伎妾盈房。或者 讥其衰暮畜伎。瑰曰:“我少好音律,老而方解。平生嗜欲, 无复一存,唯未能遣此耳。”
  明帝疾甚,防疑大司马王敬则,授瑰平东将军、吴郡太守, 以爲之备。及敬则反,瑰遣兵迎拒于松江。闻敬则军鼓声,一 时散走。瑰弃郡逃人间,事平乃还郡,爲有司奏,免官削爵。 永元初,爲光禄大夫。三年,梁武帝起兵,东昏假瑰节,  戍石头,寻弃城还宫。梁天监元年,拜给事中、右光禄大夫, 以脚疾拜于家。四年卒。
  瑰有子十二人,常云“中应有好者”。子率知名。
  率字士简,性宽雅。十二能属文,常日限爲诗一篇,或数 日不作,则追补之,稍进作赋颂,至年十六,向作二千馀首。 有虞讷者见而诋之,率乃一旦焚毁,更爲诗示焉,托云沈约。 讷便句句嗟称,无字不善。率曰:“此吾作也。”讷惭而退。 时陆少玄家有父澄书万馀卷,率与少玄善,遂通书籍,尽 读其书。
  建武三年,举秀才,除太子舍人,与同郡陆倕、陆厥幼相 友狎。尝同载诣左卫将军沈约,遇任昉在焉。约谓昉曰:“此 二子后进才秀,皆南金也,卿可识之。”由此与昉友。
  梁天监中,爲司徒谢朏掾,直文德待诏省,敕使抄乙部书, 又使撰古妇人事。使工书人琅邪王琛、吴郡范怀约等写给后宫。 率取假东归,论者谓爲傲世,率惧,乃爲待诏赋奏之,甚见称 赏。手敕答曰:“相如工而不敏,枚臯速而不工,卿可谓兼二 子于金马矣。”又侍宴赋诗,武帝别赐率诗曰:“东南有才子, 故能服官政,余虽惭古昔,得人今爲盛。”率奏诗往反六首。 后引见于玉衡殿,谓曰:“卿东南物望,朕宿昔所闻。卿言宰 相是何人,不从天下,不由地出。卿名家奇才,若复以礼律爲 意,便是其人。秘书丞天下清官,东南望胄未有爲之者,今以 相处,爲卿定名誉。”寻以爲秘书丞,掌集书诏策。
  四年,禊饮华光殿,其日河南国献赤龙驹,能拜伏,善舞。 诏率与到溉、周兴嗣爲赋,武帝以率及兴嗣爲工。
  其年,父忧去职。有父时妓数十人,其善讴者有色貌,邑 子仪曹郎顾珖之求娉,讴者不愿,遂出家爲尼。尝因斋会率宅, 珖之乃飞书言与率奸。南司以事奏闻,武帝惜其才,寝其奏,  然犹致时论。服阕,久之不仕。
  七年,除中权建安王中记室参军,俄直寿光省,修丙丁部 书抄。累迁晋安王宣惠谘议参军。率在府十年,恩礼甚笃。后 爲扬州别驾。率虽历居职务,未尝留心簿领。及爲别驾奏事, 武帝览牒问之,并无对,但答云:“事在牒中。”帝不悦。后 历黄门侍郎。出爲新安太守,丁所生母忧卒。
  率嗜酒不事,于家务尤忘怀。在新安遣家僮载米三千石还 宅,及至遂耗太半。率问其故,答曰:“雀鼠耗。”率笑而言 曰:“壮哉雀鼠。”竟不研问。自少属文,七略及艺文志所载 诗赋,今亡其文者,并补作之。所着文衡十五卷,文集四十卷 行于世。子长公。率弟盾。
  盾字士宣,以谨重称。爲无锡令,遇劫,问劫何须,劫以 刀斫其颊,盾曰:“咄,咄,不易。”馀无所言。于是生资皆 尽,不以介怀。爲湘东王记室,出监富阳令。廓然独处,无所 用心。身死之日,家无遗财,唯有文集并书千馀卷,酒米数瓮 而已。 稷字公乔,瑰弟也。幼有孝性,所生母刘无宠,遘疾。时 稷年十一,侍养衣不解带,每剧则累夜不寝。及终,毁瘠过人, 杖而后起。见年辈幼童,辄哽咽泣泪,州里谓之淳孝。
  长兄玮善弹筝,稷以刘氏先执此伎,闻玮爲清调,便悲感 顿绝,遂终身不听之。
  性疏率,朗悟有才略,起家着作佐郎,不拜。父永及嫡母 丘相继殂,六年庐于墓侧。齐永明中,爲豫章王嶷主簿,与彭 城刘绘俱见礼接,未尝被呼名,每呼爲刘四、张五。以贫求爲 剡令,略不视事,多爲小山游。会山贼唐宇之作乱,稷率厉部 人保全县境。
  所生母刘先假葬琅邪黄山,建武中改申葬礼,赙助委积。  于时虽不拒绝,事毕随以还之。自幼及长,数十年中,常设刘 氏神座。出告反面,如事生焉。
  历给事中黄门侍郎,新兴、永甯二郡太守。郡犯私讳,改 永宁爲长宁。永元末,爲侍中,宿卫宫城。梁武师至,兼卫尉 江淹出奔,稷兼卫尉卿,副王莹都督城内诸军事。时东昏淫虐, 北徐州刺史王珍国就稷谋,乃使直合张齐行弑于含德殿。稷乃 召右仆射王亮等列坐殿前西锺下,议遣国子博士范云、中书舍 人裴长穆等使石头城诣武帝,以稷爲侍中、左卫将军,迁大司 马左司马。
  梁朝建,爲散骑常侍,中书令。及上即位,封江安县子, 位领军将军。武帝尝于乐寿殿内宴,稷醉后言多怨辞形于色。 帝时亦酣,谓曰:“卿兄杀郡守,弟杀其君,袖提帝首,衣染 天血,如卿兄弟,有何名称。”稷曰:“臣乃无名称,至于陛 下不得言无勋。东昏暴虐,义师亦来伐之,岂在臣而已。”帝 埒其须曰:“张公可畏人。”中丞陆杲弹稷云:“领军张稷, 门无忠贞,官必险达,杀君害主,业以爲常。”武帝留中竟不 问。
  累迁尚书左仆射。帝将幸稷宅,以盛暑留幸仆射省。旧临 幸供具,皆酬太官馔直。帝以稷清贫,手诏不受。宋时孝武帝 经造张永,至稷三世,并降万乘,论者荣之。
  稷虽居朝右,每惭口实,乃名其子伊字怀尹,霍字希光, 畯字农人。同字不见,见字不同,以旌其志。既惧且恨,乃求 出,许之。出爲青冀二州刺史,不得志,常闭合读佛经。禁防 宽弛,僚吏颇致侵扰。州人徐道角等夜袭州城,乃害之。有司 奏削爵土。
  稷性明烈,善与人交,历官无畜聚,奉禄皆颁之亲故,家 无馀财。爲吴兴太守,下车存问遗老,引其子孙置之右职,政  称宽恕。
  初去郡就仆射征,道由吴,乡人候稷者满水陆。稷单装径 还都下,人莫之识,其率素如此。
  稷长女楚媛适会稽孔氏,无子归宗,至逢稷见害,女以身 蔽刃,先父卒。
  稷与族兄充、融、卷俱知名,时目云充、融、卷、稷爲四 张。卷字令远,少以和理着称,能清言,位都官尚书,天监初 卒。
  稷子嵊。
  嵊字四山。稷初爲剡令,至嵊亭生之,因名嵊,字四山。 少敦孝行,年三十馀,犹斑衣受稷杖,动至数百,收泪欢然。 方雅有志操,能清言,感家祸,终身蔬食布衣,手不执刀刃, 不听音乐。弟淮言气不伦,嵊垂泣训诱。
  起家秘书郎,累迁镇南湘东王长史、寻阳太守。王暇日玄 言,因爲之筮,得节卦,谓嵊曰:“卿后当东入爲郡,恐不得 终其天年。”嵊曰:“贵得其所耳。”时伏挺在坐,曰:“君 王可畏人也。”
  还爲太府卿,吴兴太守。侯景围建邺,遣弟伊率郡兵赴援。 城陷,御史中丞沈浚违难东归,嵊往见之,谓曰:“贼臣凭陵, 人臣效命之日,今欲收集兵刃,保据贵乡,虽复万死,诚亦无 恨。”浚固劝嵊举义。时邵陵王纶东奔至钱唐,闻之,遣前舍 人陆丘公板授嵊征东将军。嵊曰:“天子蒙尘,今日何情复受 荣号。”留板而已。
  贼行台刘神茂攻破义兴,遣使说嵊,嵊斩其使,仍遣军破 神茂。侯景乃遣其中军侯子鉴助神茂击嵊。嵊军败,乃释戎服 坐于听事。贼临以刃终不屈,执以送景。景将舍之,嵊曰 : “速死爲幸。”乃杀之。子弟遇害者十馀人 。景欲存其一子嵊  曰:“吾一门已在鬼录,不就尔处求恩。”于是皆死。贼平, 元帝追赠侍中、中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諡忠贞子。嵊弟睾 知名。 种字士苗,永从孙也。祖辩,宋大司农,广州刺史。父略, 太子中庶子,临海太守。
  种少恬静,居处雅正,傍无造请。时人语曰:“宋称敷、 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爲中军宣城王 府主簿,时已四十馀。家贫,求爲始丰令。及武陵王纪爲益州 刺史,重选府僚,以种爲左西曹掾。种辞以母老,爲有司奏, 坐黜免。
  侯景之乱,奉母东奔乡里。母卒,种时年五十,而毁瘠过 甚。又迫以凶荒未葬,服虽毕,居家饮食,恒若在丧。景平, 初司徒王僧辩以状奏,起爲中从事,并爲具葬礼,葬讫,种方 即吉。僧辩又以种年老无子,赐以妾及居处之具。陈武帝受禅, 爲太常卿。历位左户尚书,侍中,中书令,金紫光禄大夫。
  种沈深虚静,识量宏博,时以爲宰相之器。仆射徐陵尝抗 表让位于种,以爲宜居左执,其爲所推如此。卒,赠特进,諡 元子。 种仁恕寡欲,虽历显位,家产屡空,终日晏然,不以爲病。 太建初,女爲始兴王妃,以居处僻陋,特赐宅一区。又累赐无 锡、嘉兴县秩。尝于无锡见重囚在狱,天寒,呼囚暴日,遂失 之,帝大笑而不深责。有集十四卷。
  种弟棱亦清静有识度,位司徒左长史,赠光禄大夫。
  论曰:张裕有宋之初,早参霸政,出内所历,莫非清显, 诸子并荷崇构,克举家声,其美誉所归,岂徒然也。思曼立身 简素,殆人望乎。夫濯缨从事,理存无二,取信一主,义绝百 心。以永元之末,人忧涂炭,公乔重围之内,首创大谋,而旋  见猜嫌,又况异于斯也。然则士之行己,可无深议。四山赴蹈 之方,可谓矫其违矣。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