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南史卷六 梁本纪上第六  

2013-02-23 21:09:10|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史卷六 梁本纪上第六

 
梁高祖武皇帝讳衍,字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中都里人, 姓萧氏,与齐同承淮阴令整。整生皇高祖辖,位济阴太守。辖 生皇曾祖副子,位州治中从事。副子生皇祖道赐,位南台治书 侍御史。道赐生皇考,讳顺之,字文纬,于齐高帝爲始族弟。
  皇考外甚清和,而内怀英气,与齐高少而款狎。尝共登金 牛山,路侧有枯骨纵横,齐高谓皇考曰:“周文王以来几年, 当复有掩此枯骨者乎?”言之懔然动色。皇考由此知齐高有大 志常相随逐。齐高每外讨,皇考常爲军副。及北讨,薛索儿 夜遣人入营,提刀径至齐高眠床,皇考手刃之。频爲齐高镇军 司马、长史。时宋帝昏虐,齐高谋出外,皇考以爲一旦奔亡, 则危几不测,不如因人之欲,行伊、霍之事,齐高深然之。历 黄门郎,安西长史,吴郡内史,所经皆着名。吴郡张绪常称: “文武兼资,有德有行,吾敬萧顺之。”袁粲之据石头,黄回 与之通谋,皇考闻难作,率家兵据朱雀桥,回觇人还告曰 : “朱雀桥南一长者,英威毅然,坐胡床南向。”回曰:“萧顺之 也。”遂不敢出。时微皇考,石头几不据矣。及齐高创造皇业, 推锋决胜,莫不垂拱仰成焉。齐建元末,齐高从容谓皇考曰: “当令阿玉解扬州相授。”玉,豫章王嶷小名也。齐武帝在东 宫,皇考尝问讯,及退,齐武指皇考谓嶷曰:“非此翁,吾徒 无以致今日。”及即位,深相忌惮,故不居台辅。以参豫佐命, 封临湘县侯。历位侍中,卫尉,太子詹事,领军将军,丹阳尹, 赠镇北将军,諡曰懿。
  帝以宋孝武大明八年岁次甲辰生于秣陵县同夏里三桥宅。 初,皇妣张氏尝梦抱日,已而有娠,遂産帝。帝生而有异光, 状貌殊特,日角龙顔,重岳虎顾,舌文八字,项有浮光,身映 日无影,两骻骈骨,项上隆起,有文在右手曰“武”。帝爲儿 时,能蹈空而行。及长,博学多通,好筹略,有文武才干。所 居室中,常若云气,人或遇者,体辄肃然。
  初爲卫军王俭东合祭酒,俭一见深相器异,请爲户曹属。 谓庐江何宪曰:“此萧郎三十内当作侍中,出此则贵不可言。” 竟陵王子良开西邸,招文学,帝与沈约、谢朓、王融、萧琛、 范云、任昉、陆倕等并游焉,号曰“八友”。融俊爽,识鉴过 人,尤敬异帝,每谓所亲曰:“宰制天下,必在此人。”累迁 随王镇西谘议参军。行经牛渚,逢风,入泊龙渎,有一老人谓 帝曰:“君龙行虎步,相不可言,天下方乱,安之者其在君乎?” 问其名氏,忽然不见。寻以皇考艰去职,归建邺。
  及齐武帝不豫,竟陵王子良以帝及兄懿、王融、刘绘、王 思远、顾暠之、范云等爲帐内军主。融欲因帝晏驾立子良,帝 曰:“夫立非常之事,必待非常之人,融才非负图,视其败也。” 范云曰:“忧国家者,惟有王中书。”帝曰:“忧国欲爲周、 召?欲爲竖、刁邪?”懿曰:“直哉史鱼,何其木强也!”
  初,皇考之薨,不得志,事见齐鱼复侯传。至是,郁林失 德,齐明帝作辅,将爲废立计,帝欲助齐明,倾齐武之嗣,以 雪心耻,齐明亦知之,每与帝谋。时齐明将追随王,恐不从, 又以王敬则在会稽,恐爲变,以问帝。帝曰:“随王虽有美名, 其实庸劣,既无智谋之士,爪牙惟仗司马垣历生、武陵太守卞 白龙耳。此并惟利是与,若啖以显职,无不载驰。随王止须折 简耳。敬则志安江东,穷其富贵,宜选美女以娱其心。”齐明 曰:“亦吾意也。”即征历生爲太子左卫率,白龙游击将军, 并至。续召随王至都,赐自尽。
  豫州刺史崔慧景既齐武旧臣,不自安,齐明忧之,乃起帝 镇寿阳,外声备魏,实防慧景。师次长濑,慧景惧罪,白服来 迎,帝抚而宥之。将军房伯玉、徐玄庆并曰:“慧景反迹既彰, 实是见贼,我曹武将,譬如韝上鹰,将军一言见命,便即制之。” 帝笑曰:“其如掌中婴儿,杀之不武。”于是曲意和释之,慧 景遂安。隆昌元年,拜中书侍郎,迁黄门侍郎。
  建武二年,魏将王肃、刘昶攻司州刺史萧诞甚急,齐明遣 左卫将军王广之赴救,帝爲偏帅隶广之。行次熨斗洲,有人长 八尺馀,容貌衣冠皓然皆白,缘江呼曰:“萧王大贵。”帝既 屡有征祥,心益自负。时去诞百里,衆军以魏军盛,莫敢前。 帝欲大振威略,谓诸将曰:“今屯下梁之城,塞凿岘之险,守 雉脚之路,据贤首之山,以通西关,以临贼垒,三方掎角,出 其不备,破贼必矣。”广之等不从。后遣徐玄庆进据贤首山, 魏绝其粮道,衆惧,莫敢援之,惟帝独奋请先进。于是广之益 帝精甲,衔枚夜前。失道,望见如持两炬者,随之果得道,径 上贤首山,广之军因得前。魏军来胁,帝坚壁不进。时王肃自 攻城,一鼓而退,刘昶有疑心,帝因与书,间成其隙。一旦, 有风从西北起,阵云随之来,当肃营,寻而风回云转,还向西 北,帝曰:“此所谓归气,魏师遁矣。”令军中曰:“望麾而 进,听鼓而动。”肃乃倾壁十万,阵于水北,帝扬麾鼓噪,响 振山谷,敢死之士,执短兵先登,长戟翼之。城中见援至,因
出军攻魏栅,魏军表里受敌,因大崩。肃、昶单骑走,斩获千 计,流血绛野。得肃、昶巾箱中魏帝敕曰:“闻萧衍善用兵, 勿与争锋,待吾至;若能禽此人,则江东吾有也。”以功封建 阳县男。
  寻爲司州刺史。有沙门自称僧恽,谓帝曰:“君项有伏龙, 非人臣也。”复求,莫知所之。帝在州,甚有威名。尝有人饷 马,帝不受,饷者密以马系斋柱而去。帝出见马,答书殷勤, 缚之马首,令人驱出城外,马自还。还都爲太子中庶子,领四 厢直。出镇石头。齐明性猜忌,帝避时嫌,解遣部曲,常乘折 角小牛车。齐明每称帝清俭,勖励朝臣。
  四年,魏孝文帝自率大衆逼雍州,刺史曹武度沔守樊城, 武旧齐武腹心,齐明忌之,欲使后弟刘暄爲雍州,暄不愿出外, 因江祏得留。齐明帝拟帝雍州,受密旨出顿,声爲军事发遣。 又命五兵尚书崔慧景、征南将军陈显达相续援襄阳。慧景与帝 进行邓城,魏孝文帅十余万骑奄至,慧景引退,帝止之,不从, 于是大败。帝帅衆拒战,独得全军。及魏军退,以帝爲辅国将 军,监雍州事。
  先是,雍州相传樊城有王气,至是谣言更甚。及齐明崩, 遗诏以帝爲都督、雍州刺史。时扬州刺史始安王遥光、尚书令 徐孝嗣、右仆射江祏、右将军萧坦之、侍中江祀、卫尉刘暄更 直内省,分日帖敕,世所谓“六贵”。又有御刀茹法珍、梅虫 儿、丰勇之等八人,号爲“八要”,及舍人王咺之等四十馀人, 皆口擅王言,权行国宪。帝谓张弘策曰:“政出多门,乱其阶 矣。当今避祸,惟有此地,勤行仁义,可坐作西伯;但诸弟在 都,恐离时患,须与益州图之耳。”时上长兄懿罢益州还,仍 行郢州事,乃使弘策诣郢,陈计于懿,语在懿传。言既不从, 弘策还,帝乃召弟伟及憺,是岁至襄阳。乃潜造器械,多伐竹 木,沈于檀溪,密爲舟装之备。时帝所住斋常有气,五色回转, 状若蟠龙。季秋出九日台,忽暴风起,烟尘四合,帝所居独白 日清朗,其上紫云腾起,形如伞盖,望者莫不异焉。
  寻而大臣相次诛戮。永元二年冬,懿又被害。信至,帝密 召长史王茂、中兵吕僧珍、别驾柳庆远、功曹史吉士瞻等谋之。 既定,以十一月乙巳召僚佐集于听事,告以举兵。是日建牙, 出檀溪竹木装舸舰,旬日大办。百姓愿从者,得铁马五千匹, 甲士三万人。
  先是,东昏以刘山阳爲巴西太守,使过荆州就行事萧颖胄 以袭襄阳。帝知其谋,乃遣参军王天武、庞庆国诣江陵,遍与 州府人书论军事。天武既发,帝谓谘议参军张弘策曰:“今日 天武坐收天下矣。荆州得天武至,必回遑无计,若不见同,取 之如拾地芥耳。断三峡,据巴、蜀,分兵定湘中,便全有上流。 以此威声,临九派,断彭蠡,传檄江南,风之靡草,不足比也, 政小引日月耳。江陵本惮襄阳人,加唇亡齿寒,必不孤立,宁 得不闇见同邪。挟荆、雍之兵,扫定东夏,韩、白重出,不能 爲计,况以无算之昏主,役御刀应敕之徒哉。”及山阳至巴陵, 帝复令天武齎书与颖胄兄弟。去后,帝谓张弘策曰:“用兵之 道,攻心爲上,攻城次之;心战爲上,兵战次之,今日是也。 近遣天武往州府,人皆有书,今段止有两封,与行事兄弟,云 ‘一二天武口具 ’。及问天武,口无所说。天武是行事心膂,
彼闻必谓行事与天武共隐其事,则人人生疑。山阳惑于衆口, 判相嫌贰,则行事进退无以自明,是驰两空函定一州矣。”山 阳至江安,闻之,果疑不上。柳忱劝斩天武,送首山阳,颖胄 乃谓天武曰:“天下之事,县之在卿,今就卿借头,以诈山阳; 昔樊于期亦以头借荆轲。”于是斩之,送首山阳,山阳信之, 驰入城,将踰阈,县门发,折其车辕,投车而走,中兵参军陈 秀拔戟逐之,斩于门外,传首于帝。仍以南康王尊号之议来告, 且曰:“时有未利,当须来年二月。遽便进兵,恐非庙算。” 帝答曰:“今坐甲十万,粮用自竭,若顿兵十旬,必生悔吝。 且太白出西方,仗义而动,天时人谋,有何不利?昔武王伐纣, 行逆太岁,复须待年月乎?”竟陵太守曹景宗遣杜思冲劝帝迎 南康,都襄阳,待正尊号,帝不从。王茂又私于张弘策曰 : “今以南康置人手中,彼挟天子以令诸侯,节下前去爲人所使,
此岂岁寒之计。”弘策言之于帝,帝曰:“若前途大事不捷, 故自兰艾同焚;若功业克建,谁敢不从?岂是碌碌受人处分! “于沔南立新野郡,以集新附。
  三年二月,南康王爲相国,以帝爲征东将军。戊申,帝发 襄阳。自冬积霰,至是开霁,士卒咸悦。帝遂留弟伟守襄阳城, 谓曰:“当置心于襄阳人腹中,推诚信之,勿有疑也。天下一 家,乃当相见。”遂移檄建邺,阐扬威武。及至竟陵,命长史 王茂与太守曹景宗爲前军,中兵参军张法安守竟陵城。茂、景 宗帅衆济岸,进顿九里。其日,郢州刺史张冲迎战,茂等大破 之。荆州遣冠军将军邓元起、军主王世兴、田安等会大军于夏 口。帝筑汉口城以守鲁山,命水军主张惠绍、朱思远等游遏中 江,绝郢、鲁二城信使。时张冲死,其衆推军主薛元嗣及冲长
史程茂爲主。
  三月乙巳,南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