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钱氏私志【宋】钱世昭 撰  

2012-08-15 20:35:57|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氏私志

【宋】钱世昭 撰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卷一百四十·子部五十○小说家类一 杂事之属

  △《钱氏私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或题钱彦远撰。或题钱忄面撰,或题钱世昭撰。钱曾《读书敏求记》定为钱忄面。其说曰,忄面为彭城王第三子,昭陵之甥,故记熙宁尚主玉仙求嗣事独详。其称大父宝谟阁知台州回者,乃冀国公讳暄,字载阳,以父荫累官驾部郎中,知抚州,移台州进少府监,权盐铁副使时也。彭城王讳景臻,字道邃,冀国公第九子,建炎二年追封,故称先王。俗子以为起居舍人彦远之笔,不知彦远乃忠逊之孙,翰林学士易之子,与彭城为再从叔侄。世次犁然,安得反有先王之称?所辨良是。然此书末有钱世昭序,谓叔父太尉昭陵之甥。凡耳目之所接,事出一时,语流千载者,皆广记而备言之。世昭敬请其说,得数万言,叙而集之,名曰《钱氏私志》。据此,则是书固非彦远所为,亦非尽忄面所纂。盖忄面尝记所闻见,而世昭序而集之尔。序称叔父太尉,则世昭忄面之犹子也。《宋史·秦鲁国大长公主本传》,主为仁宗第十四女,以景五年封庆寿,即是书中所云钱某可尚庆寿公主。而《通考》前列秦鲁国大长公主适钱景臻,後列庆寿公主而不言所适,则以庆寿公主与秦鲁国大长公主分为二人,证以是书,与《宋史》相合,可知《通考》之误。惟其以《五代史·吴越世家》及《归田录》贬斥钱氏之嫌,诋欧阳修甚力,似非公论。然其末自称皆报东门之役,则亦不自讳其挟怨矣。

钱氏私志  (宋)钱世昭 撰

 

  神庙熙宁间,谕宰相王岐公云:“昭陵二女,皆朕之姑,卿可选勋贤之后、有福者尚之。”岐公未有以奉诏,会大父宝阁知台州回,光玉补试入太学,适与岐公之子敏甫同斋。敏甫告岐公云:“近有一钱少监子,风骨不群,文采富赡,恐可奉诏。”岐公遂就启圣院,设斋,令敏甫尽召同舍饭。罢,岐公会茶,熟视光玉甚久,皆不喻其意。翊日,又令敏甫窃取所业,携以进御,云:“臣向奉诏,选勋贤之后尚主,今得吴越王钱某之孙,与臣男同斋,得其业。”又奏启圣亲见之事,乞赐召见。上云:“待共太皇商量。”后数日,有旨,令三班奉职曹诗、进士钱某,又一人,忘其姓名,于某月某日同候宣押。曹诗以本色服,光玉服布衣。巳时,候内侍宣押入内,至一小殿,殿内皆宫嫔,两贵主在焉。引曹与光玉立于帘前,斯须上小帽领出帘外,熟视,云:“帘外与帘内一般。”颐左右,令止御乐,听圣旨。帘内宫人传旨,钱某可尚庆寿公主,曹诗可尚承寿公主。引入幕次更衣,各赐袭衣、玉带。服所赐毕,引至殿下,谢恩。殿上轴帘,慈圣裕陵、宣仁钦圣同坐,慈圣谓曹诗日:“你是我侄,曾见。”拊光玉背曰:“钱郎,好女婿。”上云:“是个享福节度使。”左右宫妃,观者如堵,上同三殿,徐登步辇,还内。乐声渐远,复引光玉与曹诗,再入幕次,赐酒五行,执事皆宫人。饮罢,内侍复引至宫门,各以仗下御马一匹。崇政殿亲从官二十人导归第,谓之宣系玉带。赴朝三日,除正刺史,却系方金御仙花带,赴朝参。逾年,贤穆下降,三殿护送就第,太常卤簿迎引。故事,下降后三日,贵主同副车诣景灵宫,及入内谢毕,方见舅姑。旧例,贵主画堂垂帘坐,舅姑拜帘外。贤穆奏乞行常人礼,上与慈圣大喜,再三称诏从请,上令中使宣谕宰执。是日,宰执殿上称贺。

  贤穆乳母,永嘉董夫人。一日,入禁中,慈圣问云:“主主以未得子为念,为甚不去玉仙圣母处求嗣?”董奏曰:“都尉不信,事须是官家、娘娘处分。”后数日,光玉入禁中,上笑云:“董婆来娘娘处,说都尉来。”光玉皇恐谢罪,钦圣云:“别没事,只是娘娘要教主主去玉仙求嗣,董奏云都尉不信。”光玉奏云:“既得圣旨,安敢不信。”遂择日与贤穆同诣玉仙,止留知观老道士一人,祝香祈祷。道士见贵主车服之盛,歆艳富贵,云:“愿得贫道与大主作儿子。”归而有娠,明年四月十五日,光玉欲赴朝,贤穆云:“我昨夜梦见玉仙观知观来,与我作孩儿。”亟遣人诣庙祈祷,且问道士动静,知观自去年大主上庙后便不安,不下床多日矣。知观在房内,闻人声,问云:“甚处人来?”报云:“钱大主临蓐,赍香烛祈祷。”知观笑云:“来催我也。”是日,告殂。大父宝阁善推步,午时遣人来报光玉云:“得数七十有九,若今日酉时生,是个有福节度使。”伯兄果酉时生,平生淡薄,寿享正七十有九。

  贤穆有荆雍大长公主牌印,金铸也。金鞍勒、玛瑙鞭、金撮角、红藤下马杌子,闻国初贵主乘马,元祐后不铸印,无乘马仪物。

  欧文忠任河南推官,亲一妓。时先文僖罢政,为西京留守,梅圣俞、谢希深、尹师鲁同在幕下。惜欧有才无行,共白于公,屡微讽而不之恤。一日,宴于后园,客集而欧与妓俱不至,移时方来。在坐相视以目,公责妓云:“末至,何也?”妓云:“中暑,往凉堂睡着觉,失金钗,犹未见。”公曰:“若得欧推官一词,当为偿汝。”欧即席云:“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遍。待得月华生,燕子飞来,栖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坐皆称善,遂命妓满酌,赏欧而令公库偿钗。戒欧当少戢,不惟不恤,翻以为怨。后修《五代史·十国世家》,痛毁吴越,又于《归田录》中说文僖数事,皆非美谈。从祖希白尝戒子孙,毋劝人阴事,贤者为恩,不贤者为怨。欧后为人言其盗甥,《表》云:丧厥夫而无托,携孤女以来归。张氏此时年方七岁,内翰伯见而笑云:“七岁正是学簸钱时也。”欧词云:“江南柳,叶小未成阴,人为丝轻那忍折,莺怜枝嫩不胜吟,留取待春深。十四、五间抱琵琶。寻堂上簸钱堂下走。恁时相见已留心,何况到如今?”欧知贡举时,落第举人作《醉蓬莱词》以议之,词极丑诋,今不录。

  岐公在翰苑时,中秋有月,上问当直学士是谁,左右以姓名对。命小殿对,设二位召来,赐酒。公至,殿侧侍班。俄顷,女童、小乐引步辇至,宣学士就坐。公奏:故事无君臣对坐之礼,上云:“天下无事,月色清美,与其醉声色,何如与学士论文?若要正席,则外廷赐宴。正欲略去苛礼,放怀饮酒。”公固请,不已,再拜就坐。上引谢庄赋、李白诗,美其才,又出御制诗示公。公叹仰圣学高妙,每起谢,必敕内侍挟掖,不令下拜。夜下三鼓,上悦甚,令左右宫嫔,各取领巾、裙带,或团扇、手帕求诗。内侍举牙床,以金相水晶砚、珊瑚笔格、玉管笔,皆上所用者,于公前。来者应之,略不停缀,都不蹈袭前人,尽出一时新意,仍称其所长。如美貌者,必及其容色,人人得其欢心,悉以进呈。上云:“岂可虚辱?须与学士润笔。”遂各取头上珠花一朵,装公幞头,簪不尽者,置公服袖中。宫人旋取针线,缝联袖口。宴罢,月将西沈,上命辍金莲烛,令内侍扶掖归院。翊日,问学士夜来醉否?奏云:“虽有酒,不醉。到玉堂,不解带便上床,取幞头在面前,抱两公服袖坐睡,恐失花也。”都下盛传天子请客。

  蔡鲁公帅成都。一日,于药市中遇一妇人,多发,如画者毛女。语蔡云:“三十年后相见。”言讫,不知所在。蔡后以太师、鲁国公致仕,居京师。一日,在相国寺资圣阁下纳凉,一村人自外入直,至蔡前云:“毛女有书。”蔡接书,其人忽不见。启封,大书“东明”二字。蔡不晓其意。后贬长沙,死于东明寺,因就丛焉。吕辨者,蔡门人。蔡罢,珠履尽散,独吕送至长沙。吕乘闲问蔡云:“公高明远识,洞鉴古今,知国家之事必至于斯乎?”答云:“非不知也,将谓老身可以幸免。”

  徐神翁自海陵到京师,蔡谓徐云:“且喜天下太平。”是时,河北盗贼方定。徐云:“太平,天上方遣许多魔君下生人间,作坏世界。”蔡云:“如何得识其人?”徐笑云:“太师亦是。”

  绍兴间,吴山下有大井,每年多落水死者。董德之太尉率众作大方石板,盖井口,止能下水桶,遂无损人之患。有人夜行,闻井中叫云:“你几个怕坏了活人,我几个几时能勾托生。”观此,不可谓无鬼也。

  徽皇闻米元章有字学。一日,于瑶林殿张绢图,方广二丈许,设玛瑙砚、李廷圭墨、牙管笔、金砚匣、玉镇纸、水滴,召米书之上,出帘观看,令梁守道相伴,赐酒果。乃反系袍袖,跳跃,便捷落笔,如云龙蛇飞动。闻上在帘,下回顾,抗声曰:“奇绝,陛下!”上大喜,尽以砚匣、镇纸之属赐之。寻除书学博士。一日,崇政殿对事毕,手札子。上顾视,令留椅子上。米乃顾朵殿云:“皇帝叫内侍,要唾盂。”阁门弹奏,上云:“俊人不可以礼法拘。”一日,见蔡鲁公,蔡云:“元章书法之妙,今日可谓第一。龟山须还他,曼卿佛牌为第一。”米曰:“恁地时龟山却且作第二。”米有《孔子赞》曰:“孔子,孔子,大哉孔子。孔子以前,未有孔子;孔子以后,更无孔子。孔子,孔子,大哉孔子。”篆书,刻石。

  东坡在惠州,佛印居江浙,以地远,无人致书为忧。有道人卓契顺者,慨然叹曰:“惠州不在天上,行即矣。”因请书以行,印即致书云:尝读退之送李愿归盘谷序,愿不遇知于主上者,犹能坐茂树以终。曰:子瞻中大科,登金门,上玉堂,远于寂寞之滨,权臣忌子瞻为宰相耳。人生一世间,如白驹之过隙。二三十年功名富贵,转盼成空,何不一笔勾断,寻取自家本来面目,万劫常住,永无堕落。纵未得到如来地,亦可以骖驾鸾鹤,翱翔三岛,为不死人。何乃胶柱守株,待入恶趣?昔有问师,佛法在甚么处?师云在行、住、坐、卧处,着衣吃饭处,屙屎刺撒处,没理没会处,死活不得处。子瞻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一点尘,到这地位,不知性命所在,一生聪明,要作甚么?三世诸佛,则是一个有血性的汉子。子瞻若能脚下承当。把一二十年富贵功名贱如泥土,努力向前,珍重、珍重。

  唐一行尝语人曰:“吾尝得古人相法,相人之法,以《洪范》五福、六极为主,观其所由,察其所安,可得大概。若其人忠孝仁义,所作所为,言行相应,颠沛造次必归于善者,吉人也。若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言行不相应,颠沛造次必归于恶者,凶人也。吉人必获五福之报,凶人必获六极之刑,不于其身,必于其子孙。若但于风骨、气色中料其前程、休咎,岂悉中也。”

  荆公举一酒令云:“有客姓任名稔,贩金贩锦,关吏止之曰:‘任稔任入金锦禁急。’”又字谜云:目字加两点,不得作贝字猜。贝字欠两点,不得作目字猜。贺、资二字也。又四个日,尽皆方,加十字,在中央,不得作田字道,不得作器字商,图字也。

  燕北风俗,不问士庶,皆自称小人。宣和间,有辽国右金吾卫上将军韩正归朝,授捡校少保、节度使。对中人以上说话,即称小人;中人以下,即称我家。每日到漏舍,诵《天童经》数十遍,其声朗朗,然且云:“对天童,岂可称我?”自皇天生我,皆改为小人,云皇天生小人,皇地载小人,日月照小人,北斗辅小人,前后一十余句,凡称我者,皆改为小人。诵毕,赞笑云:“这天童极灵圣。”王少师云:“若无灵圣,如何持得许多小人?然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小人之称,其来古矣。”施之于经,是可笑也。

  隆兴初,贺子忱知枢密院。有武臣陈理公,尝称从军三十余年,累立战功。宣和年第一次燕山府立功,靖康年第二次白沟河立功,第三次黄河立功,第四次京城立功,建炎年第五次海州立功,第六次扬州立功,绍兴年第七次瓜州立功,第八次和州立功,第九次太平州立功,辞气不平,谓朝廷推赏,一次轻于一次。贺正色云:“只为边功一次,近于一次。”武臣无词,闻者称报。

  宋相郊居政府。上元夜,在书院内读《周易》,闻其弟学士祁点华灯,拥歌妓,醉饮达旦。翊日,谕所亲,令诮让,云:“相公寄语学士,闻昨夜烧灯夜燕,穷极奢侈,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齑煮饭时否?”学士笑曰:“却须寄语相公,不知某年同某处吃齑煮饭是为甚底?”

  元丰间,宋阁使者,善人伦。上知而问云:“朕相法如何?”对云:“陛下天日之表,神明之姿,下臣不得而名。”又问:“王安石如何?”对云:“安石牛行虎视,牛行足以任,虎视足以威。”又问:“卿如何?”对云:“臣草木瓦砾,陛下用之则贵,不用则贱。”

  张天觉丞相再召到阙,《谢表》云:十年去国,门前之雀可罗。一日还朝,屋上之乌亦好。后有一达官效颦,云:十年去国,不闻长乐之钟。一日还朝,复见大君之鼎。见魏汉津所铸九鼎初成也。

  明节刘后一时遭遇,宠倾六宫。忽苦店疾,临终戒左右云:“我有遗祝在领巾上,候我气绝,奏官家亲自来解。”语毕而终。左右驰奏,上至哀恸,悲不自胜,领巾上蝇头细字,其辞云:“妾出身微贱而无寸长,一旦遭遇圣恩,得与嫔御之列,命分寒薄,至此夭折,虽埋骨于九泉,魂魄不离左右,切望陛下以宗庙社稷之重,天下生灵之众。大王帝姬之多,不可以贱妾一人,过有思念,深动圣怀。况后宫万计,胜如妾者不少,妾深欲忍死而与君父诀别,谪限已尽,不得少留,冤痛之情,言不能尽。”下有数百点,悲切之言,不能尽记。自后左右每欲宽解。必提领巾。上愈伤感。闻者谓李夫人不足道也,林灵素谓后是九华安妃。临终闻本殿异香,音乐。次年,有青坡术士,见后于巫山,仿佛钿合金钗云。

  叔父太尉,昭陵之甥,亲见宣政太平文物之懿,逮事太上,备膺养遇,在帝左右,衔金出疆,凡耳目所接,事出一时,语流千载者,广记而备言之,世昭敬请而集,名曰《钱氏私志》云。侄迪功郎、秀州嘉兴尉世昭序。

  钱氏私志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