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清廉者的尴尬事  

2012-06-23 19:15:13|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天宝年间,李勉在宋州与一书生同住在一家旅店里。这个有钱的书生突然得了不治之症,临终前把身边的钱都交给李勉,拜托他处理后事,并对他说:余下的钱就算是给他的酬劳了。但李勉对钱并不动心,为他办完后事,他把余下的钱也悄悄与他同埋了,几年后,李勉当了开封尉时,书生兄弟知道是李勉主办了丧事,特地来见他,于是李勉把他带到墓前,并把那笔钱挖出来交给了他。这个“李勉埋金”的故事,后来一直被人传颂。

    以后李勉做官也一直以清廉著称,769年,李勉任广州刺史兼岭南节度观察史,此时的广州“地当会要,俗号殷繁,交易之徒,素所奔凑”。他到任后,对商人更是加意抚慰,商船入口,不许地方上借故侵夺,一年后广州商船如织,经济很快繁荣起来,许多商人为感谢他营造的良好贸易环境,纷纷送来了厚礼,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了。而且,他还严格要求家人,在离任时,特意在船上对家人的行李进行了搜查,将一些可疑的物品扔到了河里。这样的清官,面对官场的贪污受贿成风,采取了严刑峻法的手段,也就不难想象了。就在他当开封县尉时,遇到一个下属,大概是觉得李勉断了他们的财路,于是私下受贿,又故意让李勉知道,其目的,无非是想试探一下李勉是不是会给他们留出一点空间。

   李世民一上台,就搞过一次白居易所说的:“怨女四千出后宫,死囚四百来归狱”的政治做秀,《唐书》记载,他上台第九天就放出去的四千宫女,不用说,那是他老爸李渊的女人,说穿了,这也是政治报复,她们都是在李世民与已故太子李建成争夺皇位中站错了队的。放出去的“四百死囚”,其实也只有二百九十人,他们在得到强烈的大赦暗示后都回来了。要知道:早在西汉虞延任县令时,就有放囚犯回去过年的事了;以后东汉的大司徒钟离意、晋朝的中山相戴封都干过这样的事。虽然李世明说不愿频繁大赦,但有人统计过:在唐朝二百九十年间,各种大赦进行了一百八十次,平均不到十九个月就有一次,所以坐牢并不十分可怕。李白诗歌中就不止一次地说道过杀人的事,比如《结客少年场行》:“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赠从兄襄阳少府皓》說也:“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魏颢的的《李翰林集序》更直白地说李白:“少任侠,手刃数人”杀了人“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过一段时间遇到大赦就没事了。杀人都不怕,受点小贿算得了什么?所以不知好歹的他真的抬了棺材来见李勉了!

   面对这样的挑衅,李勉采取的办法是:要求受贿者三天内前来自首,不然的话,就自己抬了棺材来受罚!看来结果很严重,但这个下属似乎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看来:他的这点受贿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况且他的背后还有那么多支持者,所以不知好歹的他真的抬了棺材来见李勉了!于是让疾恶如仇的李勉采取了过激的手段,他先是让人在棺材里放进了生石灰和荆棘,然后将此人钉入棺材后,一起扔进了汴河!也许非采取如此残忍的手段,就不足以阻嚇犯罪的猖獗,所以李勉的上司对他的作法表示了赞许,但这毕竟太过分了,所以以后有人提起此事时,他说:再遇到这样的事,打他的腿就行了。

   唐朝频繁大赦的司法不公,犯罪的成本过低,也造成了“天宝以前多刺客”的局面。刺客的以武犯禁,不仅有了私下里申张正义的市场,同时也成了执法者利用的对象。李勉也救过很多人,在一次平定叛乱后,他以宽待胁从者,更有利于孤立为首者的理由,救活了很多人。但他在开封府任上,又无原则地救了几个所谓“有意气者”的囚犯。让他几年后被罢官途经河北时,吃尽了苦头。那是因为他路上偶然遇见了其中一个,此人自然感恩戴德,一边好酒好肉地招待,一边和妻子商量:如何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但他们商量的结果,却还是以“缣千匹”的财物。那个故囚觉得一千匹不足以报答,他妻子说那就加倍吧,等到她听到加倍也不足以报答后,得出的结论是“大恩难报,不如杀之”!李勉本来就是一个清官,他当然不会接受财物,然而这对贼男女却在用财物衡量以后,竟然动起了杀心!所幸他家的僮子看不过去,偷偷告诉了李勉,于是李勉连夜狼狈地披衣乘马而逃,狂奔了上百里才找到一家旅店。当他还没回答完旅店老人:“此多猛兽,何故夜行?”提问时,房梁上就有人说:我差点误杀了好人!这回轮到那对贼男女倒霉了,因为他们发现李勉逃走后,雇了一个真正的侠客来追杀李勉,于是此人连夜回去杀了那对男女,又连夜提了两人的头来见了李勉!

   为了个人的私利,无谓的挑战别人坚持的正确原则是不可取的,但过分热衷于自己的长处不能忘怀,就往往如把渺小的东西放在了眼前太近的地方一样,阻挡了视野,就看不到更广阔,更伟大的事物,没有给心灵留下足够的空间,也是容易变得偏执。李勉的两次失误,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出自这个原因。然而究其根本原因,却是“盛唐”已经开始没有能力提升整个社会的正义性了。

                                                    原载《就是》2012年第二期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