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苏绰密术”  

2012-06-21 22:23:38|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续在报章上读到有关“苏绰密术”的文章,不免找来《周书》和《南北史》等史料,读了一遍苏绰和宇文泰的传记,结果不禁令人哑然失笑。
  
  “苏绰密术”的故事是这样说的:“宇文泰,北周开国之君。向来慕曹操之术。有苏绰者,深谙治国之道,孔明之流也。宇文泰以治国之道问苏绰,二人闭门密谈。宇文泰问曰:国何以立?苏绰曰:具官。问:何为具官?曰:用贪官,反贪官。问:既是贪官,如何能用?曰:为臣者,以忠为大。臣忠则君安。然,臣无利则臣不忠。但官多财寡,奈何?问:奈何?曰:君授权与之官,使官以权谋利,官必喜。问:善。虽官得其利,然寡人所得何在?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官忠则江山万世可期。叹曰:善!然则,既用贪官,又罢贪官,何故?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密奥也。宇文泰移席,谦恭求教曰:先生教我!苏绰大笑:天下无不贪之官。贪,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必为异己,以罢贪官之名,排除异己,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若贪,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官愈恐则愈忠,是以罢弃贪官,乃驭官之术也。若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倘若国中皆清廉之官,民必喜,则君必危矣。问:何故?曰:清官以清廉为恃,直言强项,犯上非忠,君以何名罢弃之?罢弃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宇文泰大喜。苏绰厉声曰:君尚有问乎?宇文泰大惊,曰:尚……尚有乎?苏绰复厉色问曰:所用者皆为贪官,民怨沸腾,何如?宇文泰汗下,再移席,匍匐问计。苏绰笑曰:下旨斥之可也。一而再,再而三,斥其贪婪,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贪官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曰:杀之可也。抄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要而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罢贪官,以排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宇文泰击掌再三,连呼曰:妙!妙!妙!”
  但这个故事,史料中是找不到的,历史上真实的苏绰,大概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写这篇不错杂文的作者,肯定是在熟读《苏绰传》的基础上发挥了充分的艺术想象。真实的苏绰“少好学,博览群书”,仆射周惠达在宇文泰面前称其有“王佐之才”。宇文泰留苏绰至夜,“不觉膝之前席,语遂达曙”,“问以治道,太祖卧而听之”的事也是有的。《朱子语类》说:“黑獭(宇文泰)曾遗苏绰书曰:‘吾平生所为,盖有妻子所不能知者,公尽知之。’”宇文泰出游的时候,也“常预署空纸以授绰,若须有处分,则随事施行,及还,启知而已。”可见宇文泰对苏绰的倚重也确实非同一般,但苏绰讲的是“帝王之道,兼述申、韩之要”。
  
  法家和儒家互为表里地为帝王服务,法家表现得更赤裸裸一些,韩非还舍弃了儒家的“君使臣以礼”,主张“为人臣,不忠当死,言而不当亦当死。”认为治国在于赏罚分明,说:“赏罚不信,士民不死,谋臣不尽其忠也。”而苏绰的治国理念是:治心身、敦教化、尽地利、擢贤良、恤狱讼、均赋役。他自己也“性俭素,不治产业,家无馀财”。说这样的人要如此利用贪官来治国,也是难以想象的。有趣的是,许多人的文章不以“苏绰密术”的故事为非,有些文章中还衍生出了“苏绰怪圈”、“苏绰定律”等新名词。我想,写这些文章的人未必没有读过《苏绰传》,如果以为他们错误地相信了“苏绰密术'故事的真实性,也是大错特错的。但毕竟,那只是一篇不错的杂文。

                                                                   原载《就是》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