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明张弼草书七绝诗轴  

2012-04-19 10:4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弼《草书七言绝句轴》去年南郡赏元宵,歌吹声中度画桥,烂熳新诗谁记得,红梅零落路遥遥。东海翁书。

 

 

工草书,书法杂以今草、章草,率逸不羈,不假修饰,自成一体。 尝自言:“吾书不如诗,诗不如文。”李东阳笑为“英雄欺人之语。”著有东海文集五卷,《四库总目》和鹤城稿并行于世。

诗文清健。尤工草书,取法张旭、怀素。往往酒酣兴发,顷刻数十纸,疾如风雨,矫如龙蛇,欹如堕石,瘦如枯藤。更喜作擘窠大轴,怪伟跌宕,震撼一世,人称“张旭复生”。四方求书者无虚日,甚至海外诸国,都知张东海之名,前来购求墨宝。

张弼(1425——1487)字汝弼,号东海,晚年自称东海叟。华亭陶宅(今奉贤青村)人。成化二年(1466)中进士,授兵部主事,后升员外郎,因作《假髻行》讥刺权贵,被排挤,调出京城,任南安知府。(注:府治左大庾,今江西大余县,不是现今福建南安县。)

南安地处偏僻,山高路险,交通不便,经济落后,盗贼峰起。

张弼到任后,公余查阅地方志,对重点乡镇微眼暗访。然后作出振兴南安的决定。

根据前述南安现状,同时采取下列措施:张弼在那时已经意识到能修路能改善经济的关系,首先开山辟路三十里,以利南北交通。这样既能促进并发展南安经济,又以工代账,拯救了不少已经铤而走险,和将要走险的人。同时,集中兵力和民间力量,一股作气,剿灭盘踞深山顽固不化的积盗。接着又为当地已故名人建祠祭祀,弘扬气节,提倡教化,藉以移风易俗。建造“铁汉楼”、“风月台”,让当地文人拥有较好的交流会所。继而倡导书法、诗词,领头编篡新的《南安郡志》。动员富户捐资筹办济民医所,给贫苦百姓送医送药,免费治病。

短短几年,虽没有把南安变成富裕县,但也确实大有改观。郡内强盗绝迹,小偷大大减少;大多数百姓能维持低水平温饱;文气盛。私塾增加不少……可说很得民心,深受全郡老百姓的爱戴。

张弼离任回松时,两袖清风,航船上,除行李、书籍、字画、文具外,只带回一块自己出钱买来的纪念品——大石头。到松江后,竖在景家堰张家宅庆云山庄的大天井里。张弼为它取名“凌霄奇石”,老百姓称它为“廉石”。相传,在石的胸部,镌有张弼的一句短诗词,是用双钩体镌刻的。这是笔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向张弼后裔采访时所得知,后又有有关用毛笔字写的资料,至今保存着。

张弼死后,葬于凤凰山,有人在其附近建“东海亭”纪念他。成为该山十景之首。

张弼在世时,就以草书名传全国。《明史·文苑传》载:张弼,工草书,怪伟跌宕,震撼一世。自号东海,张东海之名流播外裔。

王鏊为他撰的墓志铭中,有“世以为颠张(旭)复出也”之句。

张弼传世的手迹,有《草书千字之》、《草书登辽阳城诗》,现由故宫博物馆收藏。诗轴《七绝》,现今上海博物馆收藏。明末,有人搜集其散在民间的草书,刻板发行,名《铁汉楼法帖》。张氏后裔曾送一部给松江博物馆收藏。楹江博物馆还暂时借住醉白池宝成楼时,笔者在办公室里曾看到过。

张弼的草书闻名于世,其实,张弼的诗文也是很不错的。他著有《鹤城》、《天趣》、《面墙》、《清和》、《庆六》及《东海手稿》,后由其子张弘至编成《张东海集》九卷刊行。

张弼为松江文史增添了光辉的一页;反过来,松江文史也给他一席之地,而且评价甚高。

  张弼(公元1425至1487年),明宪宗成化进士,正好生活于浪漫主义书风兴起的明代中期,浪漫主义ロマンチシズム书风以"势"为尚,受此影响,张弼在他的草书作品中也极力强化一个"势"字。为了"势",他运笔一快再快,"顷刻数十纸,疾如风雨,矫若龙蛇"(明王鏊语)。遗憾的是,由于功力不济,过快的运笔速度,又常常导致败笔满目。这一特点,我们通过眼前这幅《七言绝句》即能清楚看出。
    草书《七言绝句》,整体布局开张跌宕,动"势"咄咄逼人,确有"醉书"不计不拙、放浪形骸之妙。但细心观察一下,通篇结体起讫分明,提按有致,在保持节奏感的前提下,又能做到各自相对独立,没有缠绕不清之处,体现了非常明显的理性精神。虽属"醉书",却未陷入因迷狂而导致点画狼籍、让人莫辨的文字造型,应该说,这是对草书之"草"度的正确把握。如果草书"草"到乱麻般相互纠结,便是过"度";反之,如果笔笔中断,交待过清则又不成其为"草"书。而作者之所以能正确把握,也许与他对此作文字造型(或文字内容)的熟悉与偏爱有关。今天,我们在上海博物馆还能看到张弼用同样文字造型书写的另一件草书作品。既有两件同样文字造型的作品流传下来,则可知张弼平生书写同样文字造型的作品较多。
但此幅草书的线条质量并不理想,除"去"、"歌"、"声"、"中"、"东"、"海"数字外,余者要么流于僵直,要么流于干枯,要么流于单薄,要么流于疲沓,要么流于浮滑,根本不像一个成熟书家所为,倒像一个初学草书者的不合格习作。指出这点,可能会使有些读者感到纳闷:经过历史汰选的作品为什么竟如此糟糕?我们知道,由"历史"保留下来的作品,一般来说都有其可观之处,但并不等于都是第一流的佳作,究竟如何,还得靠我们今人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予以具体分析。盲目非古自不可取,但盲目信古、以为凡是古人的东西者好的也同样不可取。


晚向怀素逃形踪---张弼书法品评

 

张弼(1425-1487),字汝弼,号东海,晚称东海翁。明松江府华亭县人。因作《假髽篇》讥讽时贵,遭当权者嫉恨被排挤出京,任江西南安知府。张弼在南安是有功于当时的,弘扬正气、严惩首恶、架桥砌道、创办书院,还亲自教民习武,以备盗寇。从以上文字的描述可以想象张弼属于刚正不阿,威武雄健之人。难怪当时的大家李东阳不怀私见地称张弼为“书雄”,这雅号真是一语中的,因其人的气格、书风在明前期这百年确是一“大雄”傲立于世,时人将他奉为张旭再世。是的,“若无新变,不能代雄”呀。

张弼的草书以唐代旭素为楷模,也是明初书家们改良赵吴兴意欲独张门户,追求放逸风格的延续。这之前的解缙等人已经对草法做过苦心孤诣的独创,如解缙《草书歌》自说:我生十载灯窗间,学书尽夜何曾闲?墨池磨竭沧海水,秃笔堆作西眉山。但张弼的出现,似乎代写了解缙的书法史,其时的张弼巳将草书高度发展到了极致,从学者众而声动朝野。他也在诗中说:“自言早学宋昌裔,晚向怀素逃形踪。”据现有传世墨迹分析,张弼创作意念上颇合早期的宋广、俞和。他的书法是在颠张醉素的狂草中融入了章草笔意,但这”晚向怀素逃形踪。”要的就是变法与自我,其中年后的草书是抛却了章草的顿挫与间架,在字形的结体上以开张取之,在笔法上求快、飘以造险峻,观者确有闪光雷电之叹,跌荡而动人心弦。张弼属于功力、天才“四六开”的人物,即其书以情、势、气、魄、韵来进行个性抒发的,我们过多地分析其书学过程并有些迷乱,何故?大草注重平时的才学与才情,但落笔风快要的是随机应变,起止、动态的同时张弼是重按笔而轻提缓转,节律感觉宛如“道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王鏊《震泽集》有记述:明草书尤多自得,酒酣兴发,顷刻数十纸,疾如风雨,矫如龙蛇,奇如堕石,瘦如枯藤。狂书醉墨,流落人间,虽海外之国,比购其迹,世以为颠张复出也。”上述文中道明张弼的侍才傲书,在速度、力度上张弼亦力追张旭的。而“江南纸价几翻踊,白金彩币随青铜”真是洛阳纸贵,名播海外了。

南博藏《张弼大草七言绝句诗轴》(122X30.7)为其代表作,落款“东海醉书”,如书史上所述“酒酣兴发”,果不其然。当展卷观书时那种气势涌动毫不夸张地说是撼人的,布局上紧下松,虚实生白。长锋硬毫而笔笔中锋,使转腕、肘并施,若雨打芭蕉,鬼斧神工。前人所述毫无浮夸之语也。千载以下,颠张怀素、山谷枝山,而善大草者几许人哉。

张弼尝自言:“吾书不如诗,诗不如文”被李东阳笑为“英雄欺人”之语。与其友善的陈白沙评说:“好到极处,俗到极处”,说明了其书法精粗优劣的差异。有些书作难免轻浮作态,但从古代作品的量来分析统计,草书十有二三作品就很可观了。张旭、怀素也就几件传世精品。若其在世将平庸之作统统烧却,存于后世为至精之品,那恐怕历史的评价就不一样了,这当然是戏说。但张弼存世的大量精品已足以说明一切。

明代早期的书法基本是承袭了宋元的衣钵。“三宋”、“二沈”整体的审美情趣以遒媚方整为主导的,虽然他们也习章草,但还是以台阁体为朝野赏悦,在气格整体上并未突破赵吴兴之绳规,书坛有着近百年的沉寂。打破这一格局的当推张弼,前虽有解缙、朋辈若陈献章、李东阳、李应桢各领风骚,但其对后世影响力恐其他所不及,可以说,张弼改变了明初的工整平稳,遒媚方整的“台阁体”规范,以奔放自由的个性风启示着“吴门书派”的形成,其历史地位当为是“吴门书派”开局前的引领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