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箕山随想  

2012-02-01 08:50:30|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箕山之巅的许由墓前,曾经是司马迁到过的地方,有人指点说:对面山羊关边,就是巢父之墓。这不免让人生发出一缕思古之幽情。《太平御览》说:「许昌城本许由所居也」;《高士传》则说许由是阳城槐里人,我想:这大概是因为许由游历了很多地方吧。从这里东望,则有山峦起伏间波光粼粼的白沙湖,还可以看到点缀其间的层层梯田之间,有夏都阳城遗址、元代观星台等古老中原文化具有代表性的景点。

   突然想起美国学者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的话:「中国的庄子,或许是全世界最早的无政府主义者,因为庄子曾说过:夫能令天下治,不治天下者也。」不过他显然错了,在中国,人们常常把这种些民间思想家称之为「高士」。汉成帝曾经想让高士成公折服于皇帝的权威,可是成公说:「陛下能贵人,臣能不受陛下之官;陛下能富人,臣能不受陛下之禄;陛下能杀人,臣能不犯陛下之法。」这种高士不是回避现实的隐士,他们虽然不参与治天下,更不在意名利,但却不曾停止过对治天下的思索。汉成帝最后派了两个郎官,去向成公学习了他的十二篇《政事》。许由也一样,《高士传》说:他不仅是尧的老师,还「为人据义履方」,坚持正义、主持公道。如果他没有一定的道德影响力,尧当然也不可能想到要把天下让位给他的。但是他的好朋友巢父等人,却并不认可他的行为,认为:不为人知地默默为社会做奉献,才是更高的境界。所以当许由「恶闻」尧又要授他「九州长」之职,逃到颖水之滨洗耳时,巢父质问他:「汝何不隐汝形,藏汝光?若非吾友也!」还批评他不应该「浮游欲闻,求其名誉」。于是,牵着他的牛犊,到上游去喝水了。

   许由不接受尧让天下给他的理由是:「尧知贤人之利天下也,而不知其贼天下也。」贤人治国固然好,但他们以贤者自居以后,也是容易自以为是起来的。现实的存在是不容否定的,所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那正说明了存在的不合理性,需要人们勤于思索,慢慢去改变的。而不是仅仅跟在贤者屁股后面唱赞歌,只知道说什么:「大哉,帝之德也!」而是像许由同时代的壤父那样,尊严而理直气壮地说:「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德于我哉!」所以高士就是在现实的环境中,用潜移默化的行动,去求得一种人格的平衡同时为社会提供精神财富。他们是「不治天下者」,但却在为「令天下治」做着努力。正如许由向尧介绍他的老师啮缺时说的那样:「方且与物化而未始有恒,夫何足以配天下!」这些民间思想家,是专以思想教化为己任而温和的人。财富和名利,在他们眼里都被视作不屑一顾的腐鼠。这种传统,与西方的无政府主义是有区别的。

   从箕山下来,一直到观星台,一个问题一直在我的脑际徘徊:也许没有一点高士的精神,人们总有一天会发现:一味在追求物质财富的路上,精神坠落的深度,已经远远超过了需要攀登的高度。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2年1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