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对「方解着衣吃饭」认识的反差  

2011-10-27 09:47:39|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文帝的诏书中有过:「三世长者知被服,五世长者知饮食」的话,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也记载了一个发生在宋隆兴年间的趣事:「有杨州帅,贵戚也。宴席间语客曰:『谚谓三世仕宦,方解着衣吃饭』。仆愿作一书,言衣帽酒殽之制,未得书名。」于是一个做通判的四川人鲜于广就接话了:「公方立勋业,今必未暇及此,它时功成名遂,均逸林下,乃可成书耳。」而且还建议说:书名可以为《逸居集》。还没等这位杨州帅反应过来,又有一位牛签判,操着一口齐地口音,似乎好心地劝扬州帅不要信他的话,他说这是在骂他:「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并且还为他打抱不平似地愤然道:「是甚言语!」事实上,「杨州帅」不可能真的要写甚么言衣帽酒殽之制的书,他要矜夸的是自家历代为官的优越感,而鲜于广和从敌占区来的「京东归正官」牛签判,都是没有豪门背景的寒族。他们两人的双簧戏,讽刺的就是「杨州帅」之辈内心空虚的装模作样。于是,「杨州帅」只有「发怒赧面」郁闷的份了。

东汉中叶出现了世代为官的大姓豪族,到魏晋南北朝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九品中正制,利益相关的豪门世族,掌控了权力的分配,造成「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局面。隋唐以后,虽然实行了科举制度,但是,历朝重新形成的贵族集团,都不会放弃他们在权力分配上的既得利益。于是,门不对户不当的两种人发生冲突,也就不可避免了。

《新唐书》记载:唐代宗时,礼部侍郎杨绾上书,提出了科举「明经、进士及道举并停」的要求,他的理由是:「进士者皆通当代之学而不通经史,明经者但记帖括。又投牒自举,非古先哲王侧席待贤之道。」给事中李栖筠、李异、尚书左丞贾至、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严武等人对此表示支持,并且直接抨击科举考试是「小人之道」。不用说,这些人都是与「杨州帅」是一样的世族人物。接着杨绾又提出了科举先要经过层层推荐的方法,目的还是为豪门世家提供方便之门,以便让考试成为遮人耳目的形式;唐文宗时,家族中九人先后当上宰相,「虽精经义,不能为文,嫉进士浮华」的郑覃,又多次请求废止科举;祖父李栖筠、父亲李吉甫当宰相,非科举出身李德裕当了宰相,见「公卿子弟艰于科举」,更是「尤恶进士」,极力主张「选官须公卿子弟为之」,理由是:他们「少习其业,目熟朝廷事,台阁之仪不教而自成,寒士纵有出人之才,固不能闲习也。」而牛李党争的两派人物,也是李德裕一边为门当户对的世家大族官二代,牛僧孺一边为科举出身的寒门士子。科举考试毕竟是封建时代产生与世家贵族权力竞争对立面的根源,他们必然要设法反对它,或者改变它的公平性,而从根本上排挤寒族士子。

鲜于广、牛签判对「扬州帅」之辈腐败的讽刺,表现了寒士们对世家豪族的鄙视。可是,「三世仕宦,方解着衣吃饭」这句话,在世家大族来说,却是洋洋得意自豪而时髦的话。就像自从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说了:「我是这个国家的第一公仆」以后,一些腐败的官员也喜欢时髦地自称「公仆」了。但老百姓并不喜欢这句话,他们觉得:只要多一点平等就不错了。而且,仆人给人的印象:总是想从主人那里多揩些油水的,如果不幸主人破产了,他仍然可以做仆人,只不过换一个主人而已。更何况,在这种虚伪的谦卑中,谁知道他们内心是不是在看「主人」的笑话?不同的立场,反差是强烈的。

上层的腐败与下层百姓的反腐败则贯穿了整个历史的进程,甚至可以说:它们是一对最基本的矛盾。每次国家衰亡的时候,必然会伴随腐败现象的泛滥。可怕的是:腐败了,还不以为耻。

原载香港《文汇报》 2011年6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