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春渚紀聞卷第十 記丹藥  

2011-10-26 09:13:15|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記丹藥

  序丹竈
  風翔僧煅朱鎔金
  居四郎伏硃煅丹砂
  瓢內出汞成寶
  丹陽化銅
  煅消愈疾制汞
  點銅成庚
  草制汞鐵皆成庚
  糝製
  市藥即乾汞
  藥瓦成金
  變鐵器為金

  ○序丹竈

  丹竈之事,士大夫與山林學道之人,喜於談訪者十蓋七八也,然不知皆是仙藥丹頭也。自三茅君以丹陽歲歉,死者盈道,因取丹頭點銀為金,化鐵為銀,以救饑人,故後人以煅粉點銅者,名其法曰丹陽。以死砒點銅者,名其法曰點茆。亦有取丹頭初轉,伏朱以養黃茆,死磂以乾汞,如漢之王陽婁敬,唐之成弼,近世王捷,成鵶嘴金以助國用者,不可謂世無此法也。但得之者,真龜毛兔角,而為之致禍者,十八九也。如東坡先生楊元素內相,皆密受真訣,知而不為者。章申公、黃八座道夫皆訪求畢世,費資鉅萬,而了無一遇者。

  ○風翔僧煅朱鎔金

  東坡先生初官鳳翔日,遇一老僧謂之曰:「我有煅法,欲以相授,幸少憇我廬也。」坡語僧曰:「聞之太守陳公,嘗求而不與。我固無欲,乃以見授,何也?」僧曰:「我自度老死無日,而法當傳人。然為之者,多因致禍,非公無可授者,但勿妄傳貪人耳。」後陳公知坡得之,懇求甚力,度不可不與。陳得而為之,不久果敗官而歸。其法以一藥煅朱,取金之不足色者,隨其數,每一分入煅朱一錢,與金俱鎔,既出坯,則朱不耗折,而金色十分耳。潁濱遺老亦詳記之,龍川錄云。

  ○居四郎伏硃煅丹砂

  密院編修居世英之父居四郎者,少遇異人,得煅朱法。其法取辰錦顆塊砂,不計多少,以一藥鋪蓋煅之,朱已伏火,即日用炭火二兩空養,不論歲月,要用即取水銀與足色金對母結成母砂子,取煅朱細研,以津調勻,塗砂毬上,熾炭十斤,籠砂煅之,俟火半紫焰起,去火出寶,淬梅水中則俱成紫磨金,不再坯溶,便可製器用也。而老居未嘗對人言,亦未輙用一錢也。臨終呼世英語之曰:「我之煅法,世唯語韓魏公矣。非魏公德業之厚,餘人不可授也。我亦不當授汝,汝分中合得,後自當有授汝者。然亦素知我有此法,必費妄求訪,以盡資用。」因語數法,皆不能成寶,世謂爇法者授之。并語目睹數人,緣此而致禍者,以戒之。

  ○瓢內出汞成寶

  承議郎賀致中為余言,任德翁之猶子嘗隨德翁入都,■〈舟羲〉舟相國寺橋,遇一道人邀坐茶肆,手出小藥瓢云:「吾視官人蓋留心丹竈有年,而未有所得者。今能施我百錢,當以此瓢為贈。夜以水銀一兩投中,翌早收取二兩乾銀也。」任意謂必無此理,然亦不能違其請,傾篋得百錢與之,袖瓢而歸。夜取汞試納瓢中,置之枕閒,次夕醉中探手撼瓢,則其聲董董然,汞如故也。置之不復視。一日德翁須汞為用,任欣然取器分取,既傾器中,則堅凝成寶矣。入火烹煉,了無耗折。自此夕注晨取,無不成寶者。蓋真仙丹藥所製,汞感丹氣,自然凝結。但不知出瓢始凝之理,向使在瓢即堅,則破瓢而取,止於一作而已。此亦真仙神化無方,非塵凡之可理度者。任無妻孥之累,資用素窘。既日獲一星之利,於是厚為己奉。不踰年,一病而卒,瓢亦隨失之也。

  ○丹陽化銅

  薛駝,蘭陵人,嘗受異人煅砒粉法,是名丹陽者。余嘗從惟湛師訪之,因請其藥,取藥帖,抄二錢匕相語曰:「此我一月養道食料也,此可化銅二兩為爛銀,若就市貨之,煅工皆知我銀,可再入銅二錢,比常直每兩必加二百付我也。」其藥正白,而加光璨,取棗肉為圓,俟溶銅汁成,即投藥甘鍋中,須臾,銅中惡類如鐵屎者,【 銅中惡類如鐵屎者 「中」,津逮本、討原本作「汁」。】膠著鍋面,以消石攪之,傾槽中,真是爛銀,雖經百火,柔軟不變也。此余所躬親試而不誣者,後亦許傳法,而賊亂不知所在矣。

  ○煅消愈疾制汞

  姑蘇查先生得煅消石法,章申公與之為莫逆,而法不傳也。嘗遇一病僧而憫之,取消作盂,令日煎水飲之。服之月餘,病良已。僧有周旋,過而詢其由,以飲煎水為言,是僧素知查術,曰:「此伏消所成也。當取汞置盂中,就火試之。」果致汞死。僧更以為希世之遇,即往禮謝再三,且語其盂之異,復懇求其法。查曰:「法固未易傳,而前盂用力將竭,可攜來為公加藥為之也。」僧取盂授查,即碎盂別鎔,門臨大河,【 門臨大河 「門」,原作「所」,據津逮本、討原本改。】俟消成汁,即鉗投水中,曰:「我初但欲起師之疾,不意無厭至此也。」僧懊恨而歸。

  ○點銅成庚

  法空首座無相師,霅川人,與余為姻家,待制公沈純成之季也。一舉不第,遂祝髮以求出世。法閒亦留心煅事,嘗於焦山與僧法全語及點化,而全云:「我術正是點茆耳。」空曰:「出家兒豈當更學此,若一有彰敗,則所喪多矣。」全曰:「我法異此,止以一藥點銅為金,而所患制銅無法,於骨董袋中攜行,或為人所窺爾。」因出一紙裹視空,質溪沙也,而加重。且抄數錢匕,令空烹之。通夕不能成汁,呼全訊之,全笑曰:「人得此,視之溪砂也,豈知實銅耶!」復取白藥少許投之,砂始融化,出火視之,真金也。空拜禮稱贊云:「目所未見也。」復日加延款,且請其術,全曰:「我不惜術,但我有前誓,且恐起貪人妄費之心,反致奇禍,實無益於人也。」請為師言其自也。我年二十無家為道人,同侶三人,共學丹竈,歷年無成。因紹聖元年七月十五日相語曰:「我輩所學,遊訪未遠,今當各散行以十年為期,却以此月此日會于此地。道人無累,是日不至,即道死矣。」遂舉酒為約,三人者散往川、陝、京、洛閒,我即留二浙。轉首之閒,忽復至期。出豐樂橋,三人者次第俱集,相待歡甚,【 相待歡甚 「待」,原作「持」,據津逮本、討原本改。】劇飲數日,各出所得方訣參較之。內一茆法差似簡易,即試為之,而銅色不盡。一人曰:「我於成都藥市遇一至人,得去暈藥,彼云奇甚,而我未試也。」因取同烹,而色益黃,意謂藥少未至,增藥再烹,及出坯中,則真金矣。更相驚喜,袖市肆中,云良金也。衆復相與謀曰:「常聞京師欒家金肆為天下第一,若往彼市之無疑,則真仙祕術也。」袱被而行。至都,以十兩就市,欒氏取其家金較之,則體柔而加紫焰,即得高直以歸。時共寓相國寺東客邸中,復相慶曰:「我輩窮訪半生,今幸遇此,可以安心養道矣。萬一未能免俗,則飲酒食肉,可畢此生。今當共作百兩,分以為別。」即市半邊官醞,大嚼酣飲而烹銅。不虞銅汁濺發,火延于屋,風勢暴烈,不可救撲。火馬四至,三人者醉甚,而我獨微醒,徑破烟焰,從稠人中脫命而出。懼有捕者,素善泅,即投汴水順流而下,度過國門下鎖始敢登岸。方在水中,即悔過祈天,且誓為僧及不復再作。或遇幹大緣事不能成就,當啟天為之,不敢毫髮為己用也,況敢傳人乎。若首座有未了緣事,可與衆集福者,我當分藥點治,雖百兩不靳也。空既聆其說,亦不敢深逼之。一旦不告而去,後不知所在。其徒三人,二人醉甚不支焚死,一人就捕受杖,亦數日而卒。

  ○草制汞鐵皆成庚

  朝奉郎劉筠國言,侍其父吏部公罷官成都。行李中水銀一篋,偶過溪渡,篋塞遽脫,急求不獲,即攬取渡傍叢草,塞之而渡。至都久之,偶欲求用,【 偶欲求用 「求」,津逮本、討原本作「汞」。】傾之不復出,而斤重如故也。破篋視之,盡成黃金矣。本朝太宗征澤潞時,軍士於澤中鎌取馬草,晚歸鎌刀透成金色,或以草燃釜底,亦成黃金焉。又臨安僧法堅言,有歙客經於潛山中,見一蛇其腹漲甚,蜿蜒草中,徐遇一草,便嚙破以腹就磨,頃之漲消如故。蛇去,客念此草必消漲毒之藥,取至篋中。夜宿旅邸,鄰房有過人方呻吟牀第閒。客就訊之,云正為腹漲所苦。即取藥就釜,煎一盃湯飲之。頃之,不復聞聲,意謂良已。至曉,但聞鄰房滴水聲,呼其人不復應,即起燭燈視之,則其人血肉俱化為水,獨遺骸臥牀,急挈裝而逃。至明,客邸主人視之,了不測其何為至此,及潔釜炊飯,則釜通體成金,乃密瘞其骸。既久經赦,客至邸共語其事,方傳外人也。

  ○糝製

  嘉禾墨工沈珪,言其賣墨廬山,過僧了希,語及丹竈。夜宿其廬,希探篋取一藥示沈,正琥珀色,秤取二錢重, 【秤取二錢重 「秤」,津逮本作「稱」,下同。】用水銀一兩,同入鐵銚中,以盞覆之,置火上。頃之,作嬰兒聲,即開視,以秤秤之,并藥成一兩二錢黃金矣。希言此是死硫也。又言臨安一山寺前,有翁媼市餅餌為給。而寺有僧,日出坐其肆,凡二十年。察其翁媼日用無過費,而純質如一。一日密語之曰:「我有乾汞法,未嘗語人,念爾翁媼甘貧於餅肆,【 念爾翁媼甘貧於餅肆 「餅肆」,津逮本作「井市」。】且老矣,可坐受安逸。」翁媼即謝而受其方,并面乾汞示之。數日翁媼復攜餅餌造僧房,見僧云:「誠謝老師見惠祕方,以休養二老。然老夫婦亦自有一薄術,自謂不作不食,不敢妄享,甘心餅肆,以畢餘生也。」乃出藥於僧前,取汞糝製,即成黃金矣。老僧慙恧,禮謝翁媼云:「吾二十年與神仙俱而不知,真凡骨也。」翁媼既歸,明日僧出訪之,則空室矣。

  ○市藥即乾汞

  朝奉郎軍器監丞徐建常,余姊丈也,建安人。其父宣義公,故農家子。後以市藥為生,性好施惠,遇人有急難,如在己也。貧乏求濟,傾資與之不吝焉。暇日乘舟至郡,與一道士同載,如舊相識。道士從容謂公曰:「子有陰德,我所祕乾汞法,當以授子,可廣所施也。」即疏方示公,并令公市藥與汞,取汞置鐵銚中,以藥少許糝上,復以器覆之,置火上。須臾,聞銚中嬰兒聲,即揭器視之,汞已枯矣。公徐取汞,并以所示方裹之,以謝道士曰:「我之薄施,未足及物,要當竭力所致為之,此不願為也。天或下憫我未有子,倘遣吾得一起家之子,是吾願也。」即投汞與方潭水中。道士笑謝曰:「非我所及也。」是歲,建常生。至年十四始令從其姊丈陳庸器讀書,且囑之曰:「吾待汝十年遊學,若至期不第,即還代我掌藥肆也。」建常十八歲考中上舍高等,二十四果於李常寧榜中登科,【 二十四果於李常寧榜中登科 「寧」,津逮本作「季」。】 如公約也。

  ○藥瓦成金

  李樞公慎,副車李瑋之曾孫,云其季公雄帥祕藏王先生手化金瓦,遇好事常出而示之。且言初長主召捷至,為設酒,謂之曰:「聞先生能化金,可得一見否?」捷曰:「此亦戲劇耳。」時坐爐側,捷令取新瓦一片,手段之,取所酌酒盃,置湯鼎上,投瓦其中,抄少藥糝上,復注湯滿盃。酒散,湯已耗半,取瓦視之,則兩角浸湯處,皆成紫磨金,而一角元是新瓦也。又餘杭陳祖德云,嘗見呂吉甫家藏婁敬所化藥金,重三十兩,元是片瓦,而布紋仍在也。

  ○變鐵器為金

  閤門宣事陳安止云, 【 閤門宣事陳安止 「止」,津逮本作「正」。】 其姻家留朝請者, 【其姻家留朝請者 「留」,津逮本、討原本作「劉」。】 在鎮江常延顧一道人,臨行借取案閒鐵銚,云欲道中煖酒用, 【云欲道中煖酒用 「欲」,原作「與」,據津逮本、討原本改。】既與之。數日,其子相遇泗上,道人以紙數重封銚還留,囑曰:「慎勿遺墜。」至家呈其尊,因大笑曰:「銚不直百錢,何用見還,又封護如此其勤也。」即置之閒處。一日取銚作糊,既滌濯之,視銚柄有五指痕,及轉握處皆成紫金色。驚歎累日,傳玩親友,無不歎賞者,蓋是其真氣所化也。

 

  ●附錄

  各家著錄和論跋選輯

  ○各家著錄和論跋選輯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 【 (卷十一小說家類)】:春渚紀聞十卷,浦城何薳撰。自號寒青老農。東坡所薦為武學博士,曰去非者其父也。

  馬端臨文獻通考 【 (卷二百十七)】:春渚記聞十卷,陳氏曰浦城何薳撰,自號韓青老農。東坡所薦為武學博士,曰去非者,其父也。

  宋張邦基墨莊漫錄 【 (卷八)】:何薳子楚作春渚紀聞云,關子明易傳、李衛公對問,皆阮逸著撰。予考之唐藝文志及本朝崇文總目,皆無之。子楚之言或然也。又云龍城記乃王銍性之作;樹萱錄劉燾無言作。予謂性之之偽作龍城記果不誣,而樹萱錄,唐書藝文志小說類自有此名,豈無言所作也。此書所載諸事,近於寓言,而諸篇詩句皆佳絕,蓋唐人之善詩者為之。如「江聲兼小雨,暝色入啼猿」;「藕隱玲瓏玉,花藏縹緲容」;「紅樹醉秋色,碧溪彈夜絃」;「網斷蛛猶織,梁空燕不歸」皆警絕,非近人所能也。
  又,卷五:禁中舊有鴨脚子四本,俗謂之銀杏,大皆合抱。其三在翠芳亭之北,歲收實至數斛,而所托陰隘,無可臨賞之所;其一在太清樓之東,得地顯敞,可以就賞,而未嘗著花也。裕陵嘗臨觀而興嘆,以為事有不能適人意者如此。越明年,一枝遂花而結實至十餘,瑩大可愛。裕陵大悅,命宴太清樓嘗之,分賜禁從有差。迨次年則不復花矣。中官帶御器械石璘者,老於禁掖供奉,常為何正臣去非言之,正臣嘗記是事,且謂凡草木之華實,蓋有常性,人主者為起一念,乃能感格穹壤,使陰陽造化之功,為之巧順曲從,以適其一時之所欲。豈為天子者,凡一言動。致穹高之鑒聽,若影響之速耶。由是觀之,為人上者,使有宋景公之言,時發於誠心,則召應豈俟終日哉。正臣所論如此。邦基嘗以正臣之子薳子楚見其手書,因復記之。

  姚土麟春渚紀聞序:余生平以淹洽駿敏,心所欽下者,惟沈虎臣,家有異篇。得恣繙借,拓我見聞者,亦惟虎臣。此帙為宋浦城何薳著,虎臣籤架所副。言自野駝飲水已上錄自名舊,墨記已下更從秘本鈔補。中雖知有遺脫,不妨作半璧寶藏也。加以句抹字竄,朱墨狼藉,質訂不翅再三,而余從埽塵之後,更得一將敝箒,至於故闕難通,寧兩置以佳本。其書所載,多神僊藝術耳目外事。而事每及於杭苕就李,以其作烏墩寓公耳。他如瑩中兩言,姚麟置對,及徐仁旺山前後之爭,周正夫人君所論,只一宰相諸條,皆於後來大有警省,不可謂稗雜簧聽也。案薳父去非,曾為東坡表薦武學教授,復為奏充太學博士,後左調教授徐州,更請補一館職,不報。且言其筆勢雄健,得秦漢風力,不肯苟合於時,公卿莫為推轂。則薳之撰著,亦庶乎不媿父風矣。海鹽姚士麟。

  毛晉汲古閣書跋春渚紀聞跋:江南藏書家,指不易屈。姚叔祥謂沈虎臣多蓄隱異,遂抽伊架上何薳春渚紀聞,與陳眉公梓入秘笈。亦知有脫遺。余今喜得全本,凡十卷,亟公同好,据云野駝飲水已上,錄自名舊家。今按此止五卷,其中劉仲甫國手碁、魚菜齋僧、李朱畫三則,或失一葉,或失五行,後又補記墨二十三則。凡東坡事實、詩詞事略及琴研丹藥種種失載,故云所載多神仙耳目外事。豈知紙窗竹屋間珍玩,一一具在。然半璧亦能寶藏,叔祥可謂身到處莫放過矣。因錄其跋於右。去非字正通,浦城人。琴川毛晉識。

  汲古後人毛扆春諸紀聞跋:春渚紀聞,姚叔祥止半部。先君購得抄本十卷,欣然付梓。扆後復得宋刻尹氏本,命德兒校之。九卷中,抄本脫一葉,家刻仍之。【 南皮遺瓦脫後,烏銅提研脫前,蓮葉風字全缺。】蓋前輩抄書,板心書名數目俱不寫,往往致有此失。急影寫所缺,并目錄八紙,裝入家刻,以存宋本典型如此。嗟乎,據叔祥跋語,方其得之也,句抹字竄,朱墨狼藉,質訂不翅再三。而先君所得抄本,又益其半,就其半而校之,則或益一葉,或益五行,固為大快矣。而九卷缺文,直至宋刻而始全。只此一書,幾經辛苦。是則凡留心校勘者,其可不廣搜秘笈,精詳攷訂哉。惜其板歸叔兄,今質他所,不得即為補刊,與天下好學者共之。為深悵爾。汲古後人毛扆。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 (卷一二一子部雜家類):】 春渚紀聞十卷 【 江西巡撫採進本】宋何薳撰。薳浦城人,自號韓青老農。其書分雜記五卷,東坡事實一卷,詩詞事略一卷,雜書琴事附墨說一卷,記研一卷,丹藥一卷。明陳繼儒祕笈所刊,僅前五卷,乃姚士麟得於沈虎臣者。後毛晉得舊本補其脫遺,始為完書,即此本也。薳父曰去非,嘗以蘇軾薦得官,故記軾事特詳。其雜記多引仙鬼報應,兼及瑣事,如稱劉仲甫奕棋無敵,又記祝不疑勝之兩條,自相矛盾,殊為不檢。又蔡絛鐵圍山叢談稱前以弈勝仲甫者為王憨子,後以奕勝仲甫者為晉士明,與祝不疑之說亦不合。殆傳聞異詞歟。張有為張先之孫,所作復古編今尚有傳本,而此書乃作章有,則或傳寫之譌,非薳之舊也。

  胡玉縉撰王欣夫輯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補正 【 (卷三十七雜家類):】春渚紀聞十卷。薳,浦城人,自號韓青老農。薳父曰去非,嘗以蘇軾薦得官,故記軾事特詳。其雜記多引仙鬼報應,兼及瑣事,如稱劉仲甫奕棋無敵,又記祝不疑勝之兩條,自相矛盾。殊為不檢。
  案薳字子遠。李慈銘荀學齋日記壬集下 【 六五】云:「薳為博士去非之子,故是書極推東坡,載其逸事甚多,其餘大率談諧瑣事及神怪果報,乃說部之下者,然亦足資談助。」
  鄭翼謹案:薳字子遠,見宋詩紀事及儀顧堂跋,而墨莊漫錄八、容齊隨筆十六並作子楚,薳為楚姓,作子楚亦確。

  清永瑢四庫全書簡明目錄 【 (卷十三子部雜家類):】春渚紀聞十卷,宋何薳撰。凡雜記五卷;東坡事實一卷;詩詞事略一卷;雜書琴事附墨說一卷;記研一卷;記丹藥一卷。其特述蘇軾者,薳父去非為軾所薦士也。

  邵懿辰增訂四庫簡明目錄標注:
  春渚紀聞十卷宋何薳撰。此書雜記荒誕,品格甚低。
  津逮秘書本 浦城遺書本 祕笈本不全 學津討原本
  續錄 宋刊本九行十八字 民國七年上海涵芬樓鉛印本

  傅增湘藏園羣書題記 【 (卷四)】明鈔春渚紀聞跋:此天一閣舊藏,余昔年得之上海坊市者。棉紙藍格鈔本,半葉九行,行二十字。目錄後有臨安府太廟前尹家書籍鋪刊行一行。此即毛斧季所謂宋刻尹氏本也。按此書各家目錄無宋刻本,惟皕宋樓藏有明嘉靖丙戌鈔本,為述古堂遺物,中有校筆題崇禎庚寅從宋本校一過,下署潛在二字。陸氏未知其人,實則為毛子晉別號也。然其書無可踪迹矣。明代刻本首為寶顏堂秘笈,次為津逮秘書。秘笈本只六卷,以汲古閣本核之,其卷一至卷六之野駝飲水形條,為汲古之卷一至五,其卷六後半記墨各條乃汲古卷八中之文,餘則均付闕如。蓋姚叔祥得其本於沈虎臣架上,付陳眉公刻之,亦知其脫遺,斧季固謂叔祥所得止半部也。後毛子晉得鈔本十卷,刊入津逮秘書,惟卷九內尚有缺葉一番,久之,斧季復得宋刻尹氏本,乃影寫卷九所缺之葉,並目錄補入家刻本中。惟其時書版已歸泰叔,且質之他人,雖幸鈔全而原書未能補刊,故至今通行津逮本闕葉依然如舊。前歲於友人許覯斧季手校原書,因取津逮本移錄一通,凡南皮遺瓦研之後,半烏銅提研之前半,及蓮葉研風字研二條幸得據以增入,其他卷內脫佚至一二行者,更藉此補訂完密,為之欣快無已。嗣收得此寫本,檢斧季原校,逐卷參考,咸脗合無遺,乃知斧季所見信為宋槧,而天一閣此本正從宋槧而出,益可徵信矣。學者試取抱經拾補證之,或可供研索之資乎。至近世浦城遺書學津討原於此書皆經覆版,其脫葉亦已補完。然浦城本得自都門之傳鈔,學津本出於邵氏之轉校,不若余目見斧季之筆手披天一之藏更為獨得驪珠也。

  傅增湘雙鑑樓善本書目卷三:春渚紀聞十卷,明鈔本九行十九字,目前有臨安府太廟前尹家書籍鋪刊行一行,天一閣藏書。

  黃丕烈士禮居藏書題跋記 【 (卷四子類)】 ,春渚紀聞十卷 【 校宋本】:春渚紀聞校宋本在郡中楊氏,係毛斧季手校津逮本。余經借校一本,旋為錢唐何夢華易去。續又收得一舊鈔本,枚菴吴君復臨毛校,自以為盡美矣。頃又借得一藍格鈔本,較勝於余藏,為手校其異,讐之至再,因記至此本之善尚容詳述。癸酉七月二十六日燈下,復翁識。【 在末卷後。】
  此本紅筆凈(按「凈」原空闕,据蕘圃藏書題識補。)校藍格鈔本,雖誤字亦盡校出,存其面目也。藍校鈔本向藏郡中某家,售諸書賈,賈轉售諸執經堂張氏。一日,過訪張君訒菴,欲向余借是書舊鈔本吴枚菴校宋者。余問故,以新得藍格鈔本對。急就觀之,鈔較舊於余所藏者,遂假歸校讐,頗有佳處。蓋行欵雖非宋本,而與宋本時有合者,此可信也。爰志原委於卷首云,復翁。【 在卷首。】
  師儉堂楊氏藏有毛斧季跋校宋本春渚紀聞。余借校一過,其書後為錢唐友人何夢華取去。後又得一舊鈔本,所脫與毛本同,而行欵殊,與校宋合。余弟手補目錄,未經校勘也。茲因得借藍格舊鈔本校此本,覆取楊本再校,始知舊鈔與宋刻不甚遠也。凡毛校皆用黃筆,毛校亦有朱黃二筆之異,復於本處著之,復翁校畢識。
  余校藍格本訖,復取毛斧季校宋本覆校,即付裝池,謂可了事矣。適又借得周香嚴書屋藏紅格本略校一過,是書舊藏朱象玄曹秋岳兩家,亦古本。然係鈔本,且校者未著所自,不敢輕信,故未循行細校,但取與藍格本、毛校本及此刻有異同者校之,以見字句之是者,當知何去何從耳。蓋毛校究係宋本佳者,固當據以見各本之非謬者,亦當存,以見各本之是,悉出後人校勘,故余不憚再三覆校也。癸酉九月十七下午校紅格本畢,并識。復翁。
  吴枚菴手校舊鈔本,西畇草堂陳氏於甲戌十二月歸去,案頭止此一本矣。復翁記。 【 以上各跋均在末卷後。】
  嘉慶丁丑仲秋,坊友以浦城祝氏留香室所刻書數種示余,其中有何博士備論及何薳春渚記聞。余始初但見備論,取對,舊藏鈔本,都合。知前所刻非泛然者。後因索觀春渚紀聞,其後載有拙跋,知此刻即據余校本。而余之校本蓋曾為錢唐友人何夢華携去故也,末有祖之望跋,謂既刻備論又刻紀聞,俾何氏喬梓著述並傳,此真盛德事也,因記於此。復翁。【 在卷首。】
  余於春渚紀聞讐校至再至三,可謂豪髮無遺憾矣。閩省且據余校本入刻,自謂余不負古書,書亦不負余也。戊寅初冬又獲有明人影宋鈔本,取校毛校,時有佳處,且可據以證各本之不同,而歸於一矣。雖訛謬不無,大約影鈔時失之,或宋本誤也。並記復翁。【 在末卷後。(以上蕘圃藏書題識卷五子類有著錄)】

  黃丕烈蕘圃藏書題識 【 (卷五子類),】 春渚紀聞十卷 【 吴枚庵校明寫本】:毛斧季手校本在虛白堂楊氏。余曾借校並補脫葉及目錄。今夏復收得此目錄,仍闕如,遂手補之,至所校與毛校有異與否,尚容續勘也。甲子冬日蕘翁記

  陸心源儀顧堂題跋 【 (卷五)】春渚紀聞跋:春渚紀聞十卷,題曰韓青老農何薳撰。毛子晉校宋明抄本前有錢曾之印四字,白文方印;遵王二字朱文方印;孫從沾印白文方印;慶增氏朱文方印。後有錢曾二字,朱文腰圓印;述古堂圖書記,朱文長印;孫慶增家藏,朱文方印。蓋汲古閣藏書後歸述古堂,又歸孫慶增者也。末有嘉靖丙戌菊月望日謄錄一行。又有崇禎庚寅以宋本校一過,潛在一行。潛在者,毛子晉之號也。案薳字子遠,浦城人。父去非,喜論兵箸,有備論二十八篇,為東坡所奏進。薳博學多聞,工詩喜鼓琴,見章惇蔡京相繼柄國,時事日非,遂不仕。以父為軾所知,凡軾遺文佚事,小辨雜說,無不收誦。先是去非葬于富陽之韓青谷。薳卜築韓青,以保先塋,自號韓青老農。好為青麻短製,時曳曲竹謦欬林莽中,步登半峰,以望江潮。吴中人翕然好之,比之和靖處士林逋。云見福建通志。

  陸心源皕宋樓藏書志 【 (卷五十七),】 春渚紀聞十卷 【 明抄本述古堂舊藏,】宋韓青老農何薳撰。嘉靖丙戌菊月望日謄錄。無名氏手跋曰:崇禎庚寅從宋本校一過。潛在。

  廬文弨羣書拾補:春渚紀聞,宋浦城何薳著。十卷。宋刻每葉十八行,行十八字。明虞山毛氏有刻本,其九卷中脫去一葉,其後人斧季得見全本,未及補梓。今據其影鈔者補錄於此,此條係南皮二臺遺瓦研,薳銘之曰「方崢嶸煥奕於一時之盛兮,詎知夫隆棟必傾而華榱終折。洎毀擲埋委於千載之下兮,孰期乎澡澤薦藉而參夫文」下缺。【 (按盧補南皮遺瓦後、端石蓮葉研、風字晉研、烏銅提研前略)】

  周中孚鄭堂讀書記 【 (卷五十六)】 :春渚紀聞十卷 【 學津討原本,】 宋何薳撰。 【 薳,自號韓青老農,浦城人。】四庫全書著錄,書錄解題、 【 小說家類。】 通考、 【 小說家。】宋志俱載之。宋志作十三卷,豈誤衍一字歟。是編凡分六類,曰雜記,曰東坡事實,曰詩詞事略,曰雜書琴事 【 墨說附。】曰記硯,曰記丹藥。而雜記居其五卷,餘各一卷。其特述東坡者,薳父去非為東坡所薦士也。東坡表薦去非,且言其筆勢雄健,得秦漢風力。則薳之撰著,亦庶乎不愧父風矣。惜其雜記中喜談仙鬼報應之事,有失儒家軌範耳。此本明姚叔祥得自沈虎臣家,陳眉公載入普祕笈者,僅前五卷。毛子晉購得全本,刊入津逮秘書,後其子斧季復得宋刻,知第九卷中尚有脫字,而未及補刊。至張若雲取盧抱經羣書拾補補入,而邵閬仙又借黃蕘圃家所藏宋本校其訛舛之字,若雲跋而刊之,並載叔祥子晉斧季三跋於後。說郛所收,僅節錄一卷云。

  李慈銘越縵堂讀書記:春渚紀聞,宋何薳撰。閱何薳春渚紀聞。薳為博士去非之子,故是書極推東坡,載其逸事甚多;其餘大率談諧瑣事,及神怪果報,乃說部之下者,然亦足資談助。【 光緒戊子(一八八八)二月二十三日】

  王文進文祿堂訪書記 【 (卷三)】:春渚紀聞十卷,宋何薳撰。明范氏天一閣鈔本,半葉九行,行二十字。目後有臨安府太廟前尹家書籍鋪刊行一行。

  清郝玉麟福建通志 【 (卷四十七)】:何去非字正通,浦城人,累舉不第。元豐五年廷對論用兵之要,非通儒碩學不能,神宗異之,行即殿陛,問何以知兵對,曰:「臣聞文武一道,古之儒者未嘗不知兵。」神宗喜授武學校諭,使校七書兵法。元祐中,蘇軾見其文,曰:「此班、馬匹也。」薦於朝,詔加承奉郎,出為徐州教授,歷判廬州卒。有文集二十卷,備論四卷,司馬法講義三卷,三略講義三卷。子薳有春渚紀聞十卷。

  宋詩紀事 【 (卷四十四何薳)】 :薳字子遠,號韓青老農,浦城人,去非之子,東都遺老,入南渡尚存,著春渚紀聞。

  張元濟涵芬樓燼餘書錄 【 (子部)】:春渚紀聞十卷,明影宋鈔本,五冊,項藥師舊藏。是書前五卷,陳繼儒刊入祕笈,其後毛子晉得舊本,補其脫遺,刊入津逮祕書,然第九卷中仍缺一葉,盧抱經獲見足本,以其所補輯入羣書拾補中,是為明人鈔本,完整無闕。目後有臨安府太廟前尹家書籍鋪刊行一行。藏印【 檇李項 寶墨 萬卷藥師藏 齋記 堂記】

  張海鵬學津討原春渚紀聞跋:春渚紀聞十卷。姚叔祥得自沈虎臣家及陳眉公祕笈者僅五卷。汲古毛氏購得全本,補其脫佚者半。其後毛扆,復得宋刊尹氏本,知九卷中南皮遺瓦後尚有脫頁,雖經影寫所缺,而津逮板質他所,未得補刊。今南皮遺瓦蓮葉風字烏銅提研等脫處,從抱經堂羣書拾補補入。而邵閬仙又借黃蕘圃家所藏宋本校其訛舛之字,乃無遺憾。是書之刊,姚氏質訂再三,而開其先。毛氏父子相繼,幾費苦心。一則補其半,而猶有脫頁;一則寫所缺,而未能補刊。直至今日,余有叢笈之刻,始得完璧。豈亦有數存乎其間耶。因載各跋於後,以見前人之用心,而校勘之難言,亦從可識矣。乙丑四月虞山張海鵬識。

  商務印書館印本夏敬觀跋:右春渚紀聞十卷,宋何薳撰。薳字子遠,浦城人,自號韓青老農。父去非字正臣,以東坡薦授承奉郎司農寺丞,通判廬州。薳為東都遺老,入南渡尚存。是書前五卷陳繼儒刊入祕笈,其後毛子晉得舊本補其脫遺,始為完書。然第九卷中尚脫去一葉,其後人斧季得見全本,未及補梓,盧抱經始刊於羣書拾補中。此依涵芬樓舊藏鈔本校印,原鈔每半頁九行,行十八字。目錄後有臨安府大廟前尹家書籍鋪刊行一行,知出宋槧完整無脫。卷首有檇李項藥師藏印,白紙藍格,猶明人鈔本也。戊午季秋新建夏敬觀跋。

  春渚紀聞十卷 (宋)何薳撰;張明華點校 歷代史料筆記叢刊.唐宋史料筆記北京市:中華書局,1983[民72]1997湖北第2刷

 

附錄:

春渚紀聞十卷(江西巡撫採進本)

宋何薳撰薳浦城人自號韓靑老農其書分襍記五卷東坡事實一卷詩詞事畧一卷雜書琴事附墨說一卷記研一卷記丹藥一卷明陳繼儒秘笈所刋僅前五卷乃姚士粦得於沈虎臣者後毛晉得舊本補其脫遺始爲完書卽此本也薳父曰去非嘗以蘇軾薦得官故記軾事特詳其雜記多引仙鬼報應兼及瑣事如稱劉仲甫奕棋無敵又記祝不疑勝之兩條自相矛盾殊爲不檢又蔡絛鐵圍山叢談稱前以奕勝仲甫者爲王憨子後以奕勝仲甫者爲晉士明與祝不疑之說亦不合殆傳聞異詞歟張有爲張先之孫所作復古編今尙有傳本而此書乃作章有則或傳寫之訛非薳之舊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二十一·子部三十一·雜家類五)

何薳春渚記聞十三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宋史卷二百五)

何薳浦城人自號韓青老農夫去非東坡薦為武學博士薳嘗寄居烏墩撰春渚紀聞十卷【書錄觧題】(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吳興備志卷十三)
何薳春渚紀聞十三卷(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吳興備志卷二十二)

春渚紀聞十卷
浦城何薳撰自號寒青老農東坡所薦為武學博士曰去非者其父也(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直齋書錄解題卷十一)

春渚記聞十卷
陳氏曰浦城何薳撰自號韓青老農東坡所薦為武學博士曰去非者其父也(四庫全書·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文獻通考卷二百十七)

何薳
薳字子遠號韓青老農浦城人去非之子東都遺老入南渡尚存著春渚紀聞(四庫全書·集部·詩文評類·宋詩紀事卷四十四)

春渚紀聞
作者:何薳(字子遠,子楚;號韓青老農,東都遺老) (宋) 撰  
部:子 類:雜家類 屬:雜說之屬
參考資料:(《四庫大辭典》)
十卷。北宋何薳撰。何薳大约生活在北宋哲宗、徽宗、钦宗时期,生卒年不详。何薳字子远,又称子楚,自号韩青老农,人称东都遗老,浦城(今属福建)人。博学多闻,擅长诗歌,喜好琴艺,才艺出众。见章惇、蔡京相继专权,作威作福,逞凶肆虐,时事日非,遂不仕,隐居于父亲何去非葬地韩青谷,潜心读书著述。搜集宋代遗闻轶事,撰成此书。全书分杂记五卷,多引仙鬼报应事,兼及谈谐琐事;东坡事实一卷,收载蘇軾的遗文佚事以及与秦少游、刘贡父、黄鲁直、陈无己、张文潜等人的交往;诗词事略一卷,收录唐宋诗人吟诵的诗句等;杂书琴事附墨说一卷,记载了古代音乐及制墨工艺等资料,间杂考辨,纠正前人谬误;记砚一卷,记载了各种名砚及其形制特色、砚铭等;记丹药一卷,记载了宋代练丹术的盛行以及达官贵人的生活等。全书记事广泛,而以其父何去非曾因蘇軾推荐而得官,故记述蘇軾之事特详。保存许多正史中见不到的材料,如《文章快意》条,蘇軾谓“某平生无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自谓世间乐事无逾此者。”常为后代诗话所引用。又如《著述详考故实》条,说蘇軾“观书之乐,夜常以三鼓为率,虽大醉归亦必披展至倦而寝”。又说蘇軾“每有赋咏及著撰所用故实,虽目前烂熟事,必令秦与叔党诸人检视而后出”。对于研究蘇軾,有很大参考价值。其余大率谈谐琐事及神仙鬼怪、因果报应之事,可资谈助。书中亦有自相矛盾、失于查考之处,如称劉仲甫弈棋无敌,又记载祝不疑胜之,两条自相矛盾。蔡絛《鐵圍山叢談》记载说,前以弈棋胜劉仲甫者为王憨之子,后以弈棋胜劉仲甫者为晋士明,与何薳所说胜劉仲甫者为祝不疑亦不合,可能是传闻异词,本书亦未查考。瑕不掩瑜,此书从多方面反映北宋社会生活和经济状况,仍不失为研究北宋政治、经济,尤其是社会风俗文化等方面的重要参考书。此书不知何时刻版,明姚叔祥在沈虎臣家书架上见到残本,仅《杂记》五卷及《记墨》二十三则,陈继儒将其刻入《宝颜堂秘笈》,为六卷本。后汲古阁主人毛晉得十卷本《春渚紀聞》,刻入《津逮秘籍》,始为完书,但仍缺一页。后来,清卢文弨搜集遗缺,刻入他的《群书拾补》。张海鹏又取以增入《律逮秘籍》本,重新刻入《学津讨原》。夏敬观又取明影印本重为校正,刊入涵芬楼《宋元人说部书》中。此外,还有《四库全书》、《浦城遗书》、《宋人小说》、《丛书集成初编》等十卷本,以及宛委山堂《說郛》、《五朝小说》等一卷节选本。1981年,张明华以夏敬观所校涵芬楼《宋元人说部书》为底本,校以《宝颜堂秘笈》六卷本及《津逮秘籍》、《学津讨原》十卷本等,重新点校,于1983年由中华书局铅印出版。为目前最好最为通行版本。

  评论这张
 
阅读(6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