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野云斋”三迁(代序)  

2011-10-26 17:09:36|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小我不爱上学读书,到了苏老泉始发愤的年龄,才突然特别想要上学读书了。这以前则老是读野书,不过想有一个书斋,则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梦想了。自己动手做了个书架,占了三代一室的一角,自谓是“书斋”了,自我解嘲曰:大隐隐于市。不久有了自学考试,于是在窗外搭了个窝棚,将“书斋”搬了进去,虽然算不上建筑,但违章是肯定的。偶然去苏州寒山寺,请性空方丈书写了斋名“野云斋”,只企求这朵野云能够多停留一会儿。窗外的风霜雪月伴随我度过了大半个“大学”时代。终于有一天要拆违章建筑了,为了保住我的“书斋”,我主动通过熟人调到了平时不愿去的单位工作,换来一个二室户住房和“以工代干”,初步实现了一张书桌一墙书。

当时“不安心工作”还是个不小的罪名,每年小结时总有人向我指出,而我的墙上也确实挂一个“只争早夕”的条幅,争的只是一早一夕的读书时间,中间的八小时不是我的专长,就不去争了。直到我完成学业找到了喜欢的工作,“野云斋”主人也偶尔有些短文见诸报刊了。

最近买了新居,终于实现了当初的梦想,拥有了一个自己独立的书斋,把自己关进十二平米的“一统天下”,漫游于五湖四海,天上人间,更有电脑做伴,偶有所得,便经营些纸上“井田”,自谓已进入人生至高境界。只是妻儿大为不满,说我是“书妻文子”,书斋里的家具也是全家最奢侈的,一式红木书橱椅榻书案齐全,较之以前的野云斋更多了几分书卷气和“贵族气”,橱中的书也被妻子整理得井井有条,常开玩笑说:这比以前还多了一些“脂粉气”。

曾经和余纯顺有过一面之交,他追求的是:天底下有我到过的地方。旅人不必太在意目的地如何,而是再一次的出发,读书写作也有相通之处。多少文人都向往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当今世界行千里路实在很容易,在你还没有看清路边里程碑的情况下,千里行程已经完成,但读书还得象余纯顺一步一步向前走一样,必须一本本地逐字逐句读下去,然后才有新的出发。

拥有了这么一个过分的书斋,却写不出像样的文章,自知能力有限,是件无能为力的憾事。自小在农村长大,农村里把大田边上的田头地脚,不易耕种的零星土地称作“什边地”,可以随意种上少些作物,我想这也是我能试着干的事了,于是只要求自己写些小文章,将来收集成册,就取名叫“什边地”。为的是老去以后,不至于像原壤那样:被孔夫子骂“老而不死是为贼”。

书读到现在才知道:在我之前,“野云斋”这个名字清人已用过;在我之后,现在仍然有人在用。于是赶紧改了书斋名为“煮字疗饥燃湿柴之斋”以自嘲,就像我现在选出来的文章,除了少数几篇外,虽然都已在不同的刊物上发表了,但还是有许多不妥之处,大多必须修改后才能拿出来一样,也算是勉励自己有一个新的开始吧。

原载文汇出版社《我的书斋》2000年12月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