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官场动物张说  

2011-10-26 11:04:23|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玄宗时期的张说,也算是个名相。《旧唐书》对他的评价是「敦气义,重然诺,于君臣朋友之际,大义甚笃。」然而事实上他却不仅热衷于打压他人, 还大肆行贿受贿,是一个不顾廉耻,一心只为了往上爬的人。在与张嘉贞同时为相时,就曾经扳倒张嘉贞,如愿以偿地成了首席宰相。与「志操不同」的姚崇同时为相时,更是直到姚崇死后,张说还一直想陷害他,只是每次都没有成功而已。所以《朝野佥载》说他是「幸佞人也」,还说他「谄事特进王毛仲,饷致金宝不可胜数」。后来这个唐玄宗的心腹奴仆王毛仲到并州,正逢张说得到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的任命,张说竟然在酒宴上「把毛仲手起舞,嗅其鞾鼻」!

开元元年,唐玄宗想召同州刺史姚崇为相,张说立即暗中指使御史大夫赵彦昭弹劾姚崇,唐玄宗知道他的毛病,不予理睬。接着,张说又指使殿中监姜皎向唐玄宗推荐姚崇去当河东总管,以阻止姚崇为相,又被唐玄宗一眼识破是张说的计谋,姜皎吓得当即叩头认罪。姚崇为宰相后,张说仍然不死心,竟然不顾大臣不得随便出入各亲王府的规定,去岐王府找玄宗的弟弟寻求支持。于是《松窗杂录》记载:「姚崇为相,忽一日对于便殿,举左足不甚轻利」。唐玄宗看到后问他:「卿有足疾耶?」姚崇却说:「臣有腹心之疾,非足疾也。」借此机会,他对唐玄宗告状说:岐王是皇上的爱弟,张说是辅政大臣,他秘密到岐王府去,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唐玄宗最忌讳的就是大臣和皇族的勾结,于是发怒,让御史中丞李林甫按问此事,李林甫对姚崇说:「说多智谋,是必困之,宜以剧地。」认为此事应该趁热打铁,姚崇却厚道地说:「丞相得罪,未宜太逼。」于是李林甫失望道:「公必不忍耶!说当无害。」果然,李林甫「将诏付于御史」后,这人却「中路以马坠告假」了!这一拖延,张说就有了回旋的余地。

此事发生前不久,张说要治一个书生的罪,因为他与张说宠爱的侍婢私通被抓,书生却励声说:「色不能禁,亦人之常情也。公贵为相,岂无缓急有用人乎?靳于一婢女耶?」张说「奇其言而释之,以侍儿与归。」这时他又出现在了张说面前,并且告诉了他面临的危险!于是张说依计让他带了受贿得来的「鸡林郡夜明帘」,连夜赶到玄宗妹妹玉真公主府邸行贿。唐玄宗和玉真公主关系很好,而玉真公主的周围有不少著名的文人,这个书生与她也是有往来的,张说在玄宗当太子时,就是陪伴他的侍读,与玉真公主也是熟人。于是第二天玉真公主对玄宗说:「上独不念在东宫时,思必始终恩加张丞相乎?而今反用快不利张丞相之心耶?」结果,张说被贬为相州刺史,充河北道按察使。张说被贬不久,又因他事牵连,再贬为岳州刺史。

张说曾三度为相,但总是喜欢让大臣们「各为朋党」,相互攻讦。他与御史中丞宇文融,御史大夫崔隐甫都有矛盾,于是李林甫与他们共同弹劾张说,说他招引术士王庆则「祠祷解,而奏表其闾」;引僧人道岸「窥诇时事,冒署右职」;其亲吏张观、范尧臣依据张说权势,「市权招赂」等等,源干曜奉诏鞫审张说,罪状多属实。于是他蓬首垢面地坐在地上,用瓦器吃粗食,以表示「自罚忧惧」。最后在高力士:「(张)说往纳忠,于国有功。」的回护下,玄宗怜悯他,仅罢去了他中书令职务。

姚崇死前,预见到张说不会善罢罢休,告诫儿子们说:「其人少怀奢侈,尤好服玩。吾身殁之后,以吾尝同僚,当来吊。汝其盛陈吾平生服玩,宝带重器,罗列于帐前。若不顾,汝速计家事,举族无类矣。」但如果他注目这些东西,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将他喜欢的东西送给他,然后请他撰写我墓碑的碑文。得到他写的碑文以后,立即就上报给皇帝,并先将石料准备好备用,尽快镌刻。姚崇死后,张说果然来了,而且「目其玩服三四」,于是姚崇的儿子们依计而行。张说甚至还在碑文中夸赞姚崇:「八柱承天,高明之位列;四时成岁,亭毒之功存。」过了几天,果然又和姚崇预见的那样:让人来「取文本,以为词未周密,欲重加删改」。姚崇的儿子们带他去看了已经刻好的碑,并告诉使者,此时已经上报了皇帝。听到使者的复命,张说才从心底里佩服起了姚崇,悔恨拊膺道:「死姚崇犹能算生张说,吾今日方知才之不及也远矣。」

姚崇是主张「为政以公」的,他也看到:「凡今之人,鲜务为德,纷纶谄媚,汩没忠直。」为官者虽有才干,但如果才干都用到了受贿行贿,巴结讨好上司、排挤他人巩固自己的权位上,又怎能做到「为政以公」?无德无才的人,最喜欢做的就是毁才;而无德有才的人,只会嫉妒别人的才干,生怕别人遮掩了自己的存在;只有有德有才的人,才懂得不仅要寻求自己的尊严,同时也尊重别人的尊严。张说是有才的,虽然他终于承认了姚崇的才干远胜于自己,但他却始终没有明白:仅仅用高官厚禄,并不能表示他就赢得了做人的尊严。官场上最敏感的大概就是职务了,曾经有人问对方是甚么职务?回答者故意混淆说:不是植物,是动物。张说这样的人,大概就是属于官场上,人味比较少一点的动物性存在吧。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1年6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