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唱导与「三八」  

2011-10-26 10:46:26|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里志》说:唐僖宗时,京城士子逢月之八、十八、二十八日往往去南街保唐寺听高僧的讲席,称之为「三八」。谢灵运《山居赋》叙斋讲之事:「启善趣于南倡,归清畅于北机。」文下自注为:「南倡者都讲,北机者法师。」就是一个都讲和一个法师在高座上一南一北,用一唱一讲连袂出演的方式来讲经,「唱导」或者「倡导」一词的由来就源之于此。

《高僧传·经师总论》记叙讲经有经师与唱导师二科,他们都要用到唱戏般的技艺。所以宋初钱易《南部新书》说:「长安戏场多集于慈恩,小者在青龙,其次荐福、永寿,尼讲盛于保唐,名德聚之安国,士大夫之家入道,尽在咸宜。」保唐寺原名菩提寺,会昌末才改名为保唐寺,而且是僧寺并非尼寺,所以向达在《唐代俗讲考》中认为此处「尼讲」可能是「俗讲」之误。但是,既然高僧大德集中在安国寺,士大夫家人出家皆在咸宜寺,不同的人群各有所好的演出场所,存在喜欢用保唐寺做市面的尼讲,也是完全可能的。《北里志》说:「自大中皇帝好儒术,特重科举。故其爱婿郑詹事再掌春闱。」但这些来京的士子又「率多膏粱子弟」,而「诸妓以出里艰难,每南街保唐寺有讲席,多以月之八日,相牵率听焉。」所以「保唐寺每三八日士子极多,益有期于诸妓也。」于是「三八」成了诸妓可以比较自由地出台的日子,也成了士子携妓听讲唱的日子。诸妓之所以喜欢保唐寺,就与这里讲唱的是尼姑有关系。而且不论是和尚讲还是尼姑讲,都属于《高僧·唱导总论》所说的:「唱导者,盖以宣唱法理,开导众心也。」都是以歌唱事缘、杂引譬喻来宣唱法理,以在家俗众为化导对象的「俗讲」,没有什么可以讹误的。尼姑讲和和尚讲同样在讲疏经文的同时,也对听者相与论议的互动,比如有名的法澄就,「仁孝幼怀,仪容美丽,讲经论议,应对如流。」

《资治通鉴.唐敬宗纪》载:「己卯,上幸兴福寺观沙门文溆俗讲」。胡三省句下注说曰:「释氏讲说,类谈空有,而俗讲者,又不能演空有之义,徒以悦俗邀布施而已。」可见唐时寺庙的这种倡导,「邀布施」是一个重要的目的。不过佛要金装,僧尼也是要过日子的。有居士称只眅依佛、法、僧三宝中的佛、法二宝,为「二宝居士」,这样就用不着布施了。但如果僧尼们不采用种种方法,包括像每月的三八日用倡导这样的方法来取得必要的布施,佛法也就难以维持和发展了。赵璘《因话录》说:「有文溆僧者,公为聚众谈说,假托经论,所言无非淫秽鄙亵之事,不逞之徒转相鼓扇扶树,愚夫冶妇乐闻其说,听者填咽寺舍,瞻礼崇奉,呼为『和尚』。教坊效其声调以为歌曲。其甿庶易诱,释徒苟知真理,及文义稍精,亦甚嗤鄙之。」看来这个吸引了皇帝的文溆和尚,唱导的内容和形式还是雅俗共赏、声情并茂,很有艺术感染力的。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4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