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枫桥夜泊》中的几个谜  

2011-10-26 10:44:20|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对寒山寺完全不了解的人,去寒山寺时联想到了“远上寒山石径斜”之类的诗句,他不知道寒山寺却是既无山,也无寒气可言的。自从唐朝寒山和尚在此出名后,原来的“妙利普明塔院”之名,反而被人忘却而被叫做了寒山寺。现在读过寒山诗的人已经不多,但张继的《枫桥夜泊》却是家喻户晓,此诗因寺而成,寺因此诗存地几经兴废,直至今日。一直有人说:《枫桥夜泊》是张继留给后人的一个谜团。游览寒山诗时,如能解开几个谜团,回答几个为什么?应该说也是很有意思的。
第一是:为什么夜半敲钟?
欧阳修在他的《六一诗话》里就指责张继是:“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因为“句则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认为“夜半钟声到客船”一句不通。殊不知夜半敲钟确是“吴地旧事”。南宋叶梦得在《石林诗话》中说:欧阳修“未尝至吴中,今吴中山寺实以夜半打钟”。宋以后文人的诗歌也证明:寒山钟声一直没有中断过,宋有陆游的“客枕依然半夜钟”;明有唐寅的“客船夜半钟声渡”;清有王士祯的“疏钟夜火寒山寺”。直到现在寒山寺每到阴历、阳历除夕时都还敲半夜钟。只不过阳历除夕钟声最初是敲给日本人听的,有人开玩笑说:刚敲阳历钟时,来此听钟的百分之九十五是日本人,余下的百分之五是带他们来的导游和司机。
这种吴地佛寺的习惯,和僧人敲木鱼,要和鱼不闭眼睛那样勤苦修炼的意思是一样的,所以到了半夜了才算入夜。此时要念《击钟仪》:“闻钟声,烦恼净,智慧长,菩提增,离地狱,出火炕,愿成佛,度众生。”然后配合着:“洪钟初叩,宝偈高吟......”的诵吟,一直到“洪钟三叩”,以三组缓急不同的钟声敲完一百零八下。在宋朝的欧阳修之前,唐朝白居易、温庭筠等人的作品里,有关夜半敲钟的诗句里就已经多次出现过了,而且并非只有吴中有,唐人于邺《褒中即事》诗中就说褒地:“远钟来半夜,明月入千家。”皇甫冉《秋夜宿会稽严维宅》诗云:“秋深临水月,夜半隔山钟。”正是:名人不慎,则多有谬说。
第二是:为什么枫桥无枫?
有人甚至“从植物学的角度来说”:说枫树不能种在江边。甚至说苏州的枫树,是明朝时范仲淹的后代从福建移植过来的。宋人如周遵道的《豹隐纪谈》就开始争论说,枫桥因有时要封闭,所以宋以前称“封桥”。还好没人说是“封家桥”的简称。唐时这里的桥要封闭也没有确切的记载,从诗名为《枫桥夜泊》看来,诗人是有意来此停泊的,如果桥是要封的,夜半才来的船,就不应该能够紧贴着桥停。难道这么热闹的地方,往来的船只这么少?其实只要读一读张祜的诗就可以明白:这位和张继同时代的诗人已经明确无误地说过:“暮烟疏雨过枫桥”;北宋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卷中“普明禅院”下也说:“枫桥之名远矣,杜牧诗尝及之。”唐代高仲武的《中兴间气集》收入此诗时,也题为“夜泊枫江”。而把“枫桥”理解为寺前的江村桥和枫桥,也只能说是牵强附会。
枫江有枫桥也是极其自然的,《楚辞.招魂》就有:“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的句子;张继同时代人朗士元的诗中,也有“沙洲枫岸无来客”的句子。枫树籽易飘,落入江中随岸而生不足为奇,只不过可能长得不好而已。之后范成大的《阊门初泛二十四韵》中也说:“晒网枫边桁”也都证明了苏州当时河边是长枫树的。现在不见了枫树,这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河岸边改种了别的树更是不足为怪的。而牵丝攀藤,不谈诗意,津津乐道于这些无谓的考证,多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所谓“把封字改成枫字”的是宋朝有权势的名人王珪,所以权贵往往有自以为是的谬说。
第三是:为什么月落半夜?
大城市的人,生长在“水泥森林”中,平时连个完整的星座也不易看到,容易以为月亮总是天黑了升起;天亮了落下的。其实不然,古人就不会这样认为,他们甚至会回答你:夜半月落是阴历初八。以前吴中女人织了布,男人天不亮就要赶早去卖布,就是看月亮推测时间的。胡朴安的《中华风俗志》就收有“吴县月之出没谚”:初五夜来月当更,廿五六月上四更足......至今还有不少吴地的老人还会告诉你::“初三夜,月牙弯弯在西天;初五夜,更满月;初十夜,月没三更天;月半十六两头红;十七八,快手婆娘杀只鸭(形容日落与月出之间时间之短);二十行更,月上一更;廿一二,月上二更二;廿二三,月上半夜担;廿五六,月上四更粥;廿七八,月上掮铁搭;廿九朝,月上黄殿高(贴灶神处)。”下半夜无月与上半夜无月都是很正常的。只不过我们现在用惯了时钟,对此自然现象注意得少了。这又说明了:如果对事物不甚了解,正常的东西,也常常会被怀疑成了谬说。
第四是:为什么夜半乌啼?
乌,究竟是不是乌鸦也一直有争论,宋人的《演繁露》提到杜甫、元稹诗有:“家家养乌鬼”;“家神爱事乌”等诗句,认为“唐俗真有一鬼,正名乌鬼。”乌啼是不是鬼叫?我们暂且放过一边。唐李峤诗说:“月中乌鹊至,花里凤凰来。”乌鹊和乌鸦是两种鸟,不然不就是鸦鹊不分了吗?《容斋随笔》说:“北人以乌声为喜,鹊声为非;南人闻鹊噪则喜,闻乌声则唾而逐之,至于弦弩挟弹,击使远去。”但也有人将乌鹊同称的,不管是哪种鸟,在一般情况下,半夜睡着是不会啼叫的。但遇到异常情况它们被惊动了,就会晕头转向地飞扑一阵,并发出无助的惊叫。最著名的是曹操《短歌行》里有“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的句子;唐诗人聂夷中也有《乌夜啼》诗:“众鸟各归枝,乌乌尔不栖……”《红楼梦》第一百零一回描写凤姐:“刚欲往秋爽斋这条路来,只听“唿唿”的一声风过,……将那些寒鸦宿鸟都惊飞起来……”可见这是异常情况下发生的异常反应,反映的是不得安宁,和人才无枝可依的生不逢时。现在到苏州乌鸦已很少,听到过乌鸦夜啼的人,自然就更少了,但大树上的喜鹊窝倒是不难看到的。不管怎么说,乌会夜啼不能说是谬说。
第五是:此诗是张继落第后写的吗?
有人认为当时张继当年志在必得地去京城赶考,结果却是落第而回,船泊枫桥时感慨人生烦恼,而写下了这首名诗。也许是这样说比较“有故事”,但这只是一种推测的而已,没有确切的依据。张继是襄州人,《读史方舆纪要》载:襄州在汉朝分别为南郡及南阳郡的地盘。刘长卿《哭张员外继》说:“故园荒岘曲,旅梓寄天涯”所以,张继的故乡在襄阳岘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唐才子传》说是“安定人,避地来丹阳”的,皇甫冉和张继是少年时代的“髫年之友”,他的《酬张继》诗序里也说张继是“余之旧好。”从张继写给皇甫冉的诗里:“京口情人久别,杨州估客来疏”的句子里也可以知道,当年他们也在丹阳附近的镇江、扬州一带留下过足迹。张继有“旅梓寄天涯”的诗句,说明他一生没有好好在老家呆过,他在写《枫桥夜泊》以前到过苏州是完全可能的。但是,张继是在天宝十二年科举考试及第的,到天宝十四年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安史之乱后,他又一次“流寓吴越”,所以刘长卿《送张继司直适越》有:“时危身适越,往事任浮沉。万里江山去,孤舟百战心。”的诗句,而张继同时代的高仲武把《枫桥夜泊》选进了他的《中兴间气集》,在此书的序中明确地说:选进此书的都是“起自至德元首(758年)终于大历暮年(772年)”选的都是安史之乱以后的作品。于是这首诗是张继科举及第三年后,也就是安史之乱后,张继又一次流寓来到了吴越时的作品就很清楚了。《枫桥夜泊》表现的也并不是一己的失意,它充斥了那个时代浓郁的生不逢时、流离失所、自己无权也无力掌握命运的郁闷。我想:这才是这首诗具有如此长久的生命力,以及它多少年来一直引发着人们的共鸣和思索的最主要原因。

原载中国人事出版社《优秀旅游文集》2005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