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逰城南記  

2011-10-26 00:04:58|  分类: 藏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張  禮 撰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卷七十一·史部二十七○地理类九 游记之属

    △《游城南记》·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宋张礼撰。礼字茂中,浙江人。元祐元年与其友楚人陈微明游长安城南,访唐代都邑旧址,因作此记,而自为之注。凡门坊、寺观、园囿、村墟及前贤遗迹见於载籍者,叙录甚备。如《嘉话录》载慈恩寺题名始於张莒,礼则引《唐登科记》谓进士中有大中十三年及第之张台,而无张莒。又《长安志》载章敬寺本鱼朝恩庄,後为章敬皇后立寺,故以为名。礼则以宋代寺基与志所载地理不同,而疑其已非古址。皆能据所目见而考辨之。其徵据颇为典核,所列金石碑刻名目,亦可与《集古录》诸书互相参证。每条下间有续注,不知何人所增。中有金代年号,其“荐福寺”一条,又有“辛卯迁徙”之语。案辛卯为金哀宗正大八年,史载是年四月,元兵克凤翔两行省,弃京兆,迁居民於河南,所云迁徙,当即此事。盖金末元初人也。

    ●逰城南記序

  夫吾人與天地為體故天地鍾名勝吾人畜瑰竒精相為屬所以特達之士欲身俱而相融焉有以夫然絃極而内絃極而外元會以前元會以後方象之得方象之失觀玩其大觀玩其小必欲以身融焉雖至聖之神飛僊之幻難矣■祗見其不融也有神會之而已以意遇也不必以形遇也意以涵形何形非意以一識也不必以凡識也一以運凢何凢非一如是而同體之功得其庶幾維斯逰城南記紀名勝於瑣遺正寄意之一也遂推廣之以公特達之士云萬厯壬寅春廣平王家瑞凝真子號裕參弁言

  ●跋

  右逰城南記一卷為宋人所作記城南之景甚備中丞許少華先生手書之予得觀於張華原兄之家甚愛焉遂自録一過後考他書始得著述者姓氏眀微姓陳西楚人茂中姓張名禮淛右人愽學好竒有足多者斯記也屬詞考事詳哉乎言夫宋去唐未逺而風景池亭猶冇存者今門坊之名亦漫不可考矣嗚呼滄桑易變陵谷難常後之逰者其將有取於斯文古稷斄小山道人康梣志 

●欽定四庫全書   逰城南記   (宋)張禮 撰

 

    元祐改元,季春戊申,明微、茂中同出京兆之东南门。

  张注曰:唐皇城之安上门也。至德二载,改为先天门,寻复旧。肃宗以禄山国仇,恶闻其姓,京兆坊里有安字者,率易之。

  续注曰:《志·总序》云:唐开元元年,改雍州为京兆府,以京城为西京;天祐元年,昭宗东迁,降为佑国军;梁开平元年,改府曰大安,越二年,改军曰永子;后唐同光元年,复为西京;晋天福元年,改军曰晋昌;汉乾祐元年,改军曰永兴,其府名皆仍旧,有宋因之。故其南北相值之街亦曰安上。

 

  历兴道、务本二坊。

  张注曰:兴道坊在安上门街之西,景龙三年,改瑶林坊。务本坊在安上门街之东,与兴道坊相对,景龙二年,改玉楼坊。景云元年,并复旧。二坊之地,今为京兆东西门外之草市,余为民田。

 

  自务本西门,入圣容院,观荐福寺塔。

  张注曰:圣容院盖唐荐福寺之院也,今为二寺,寺之浮图今正谓之荐福寺塔,尚存焉。其寺文明元年立,谓之大献佛寺,天授元年改为荐福寺,景龙中,宫人率出钱,起塔十五层。

  续注曰:贞祐乙亥岁,塔之缠腰尚存,辛卯迁徙,废荡殆尽,惟砖塔在焉。

 

  南行至永乐坊。

  张注曰:即横冈之第五爻也,今谓之草场坡,古场存焉。隋宇文恺,城大兴,以城中有六大冈,东西横亘象乾之六爻。故于九二置宫室,以当帝王之居,九三置百司,以应君子之数,九五贵位,不欲常人居之,故置玄都观、大兴善寺以镇之。玄都观在崇业坊,大兴善寺在靖善坊,其冈与永乐坊东西相直。《长安志》云:坊东有裴度宅。度欲入朝,有张权舆上疏云:“度名应图谶,宅据冈原。”盖尝有人与度作谶云:非衣小儿坦其腹,天上有口被驱逐。言度曾讨淮西平吴元济;宅据冈原,与兴善、玄都相连故也。

 

  东南至慈恩寺,少迟登塔,观唐人留题。

  张注曰:寺本隋无漏寺,贞观二十一年,高宗在春宫,为文德皇后立为慈恩寺。永徽三年,沙门玄奘起塔,初惟五层,砖表土心,效西域窣堵波,即袁宏《汉记》所谓浮图祠也。长安中摧倒,天后及王公施钱,重加营建,至十层。其云雁塔者,《天竺记》达嚫国有迦叶佛迦蓝,穿石山作塔五层,最下一层作雁形,谓之雁塔,盖此意也。《嘉话录》谓张莒及进士第,闲行慈恩寺,因书同年姓名于塔壁,后以为故事。按:唐《登科记》有张台,无张莒。台于大中十三年崔铏下及第,冯氏引之以为自台始,若以为张莒,则台诗已有题名之说焉。塔自兵火之余,止存七层,长兴中,西京留守安重霸再修之,判官王仁裕为之记。长安士庶,每岁春时,游者道路相属,熙宁中,富民康生遗火,经宵不灭,而游人自此衰矣。塔既经焚,涂圬皆剥,而砖始露焉,唐人墨迹于是毕见,今孟郊、舒元舆之类尚存,至其它不闻于后世者,盖不可胜数也。

  续注曰:正大迁徙,寺宇废毁殆尽,惟一塔俨然。塔之东西两龛,唐褚遂良所书《圣教序》,及《唐人题名记》碑刻存焉。西南一里许,有西平郡王李公晟先庙碑,工部侍郎张或撰,司业韩秀弼八分书,字画历历可读。

 

  倚塔下瞰曲江宫殿,乐游燕喜之地,皆为野草,不觉有黍离麦秀之感。

  张注曰:江以水流屈曲,故谓之曲江,其深处下不见底。司马相如赋曰“临曲江之隑洲”,盖其地也。《剧谈》曰:曲江本秦隑洲,唐开元中疏凿为胜境。江故有泉,俗谓之汉武泉,又引黄渠之水以涨之。泉在江之西,旱而祷雨有应,今为滨江农家湮塞,然春秋积雨,池中犹有水焉。黄渠水出义谷,北上少陵原西北流,经三像寺(鲍陂之东北,今有亭子头,故巡渠亭子也),北流入鲍陂。鲍陂隋改曰杜陂,以其近杜陵也。自鲍陂西北流,穿蓬莱山注之曲江,由西北岸直西流,经慈恩寺而西。欧阳詹《曲江记》其略曰:兹地循原北峙,回冈旁转,圆环四匝,中成坎窞,窙窌港洞,生泉翕源。东西三里而遥,南北三里而近。崇山浚川,钩结盘护,不南不北,湛然中停。荡恶含和,厚生蠲疾,涵虚抱景,气象澄鲜,涤虑延欢,栖神育灵。观此可得其概矣。唐进士新及第者,往往泛舟游宴于此。文宗时,曲江宫殿废十之九,帝因诵杜甫《哀江南》之诗,慨然有意复升平故事。太和九年,发左右神策军三千人疏浚,修紫云楼、彩霞亭,仍敕诸司有力建亭馆者,官给闲地,任营造焉,今遗址尚多存者。江水虽涸,故道可因,若自甫张村引黄渠水,经鲍陂以注曲江,则江景可复其旧。不然,疏其已塞之泉,渟潴岁月亦可观矣。乐游原亦曰园,在曲江之北,即秦宜春苑也,汉宣帝起乐游庙,因以为名。在唐京城内,每岁晦日上巳重九,士女咸此登赏祓禊。乐游之南,曲江之北,新昌坊有青龙寺,北枕高原,前对南山,为登眺之绝胜,贾岛所谓“行坐见南山”是也。

 

  出寺,涉黄渠,上杏园望芙蓉园。西行,过杜祁公家庙。

  张注曰:杏园与慈恩寺,南北相直,唐新进士多游宴于此。芙蓉园在曲江之西南,隋离宫也,与杏园皆秦宜春下苑之地。园内有池,谓之芙蓉池,唐之南苑也。杜祁公家庙,咸通八年建,石室尚存,俗曰杜相公读书堂,其石室曰藏书龛。

  续注曰:石室,奉安神主之室也。

 

  出启夏门,览南郊、百神、灵星三坛。

  张注曰:启夏门,唐皇城之南门也,北当皇城之安上门少西。盖京城之南凡三门:中曰明德门,今谓之五门,西曰安化门,今谓之三门,此其东门也。三坛在门外西南二里,百神灵星二坛颇毁,而圜丘特完。南一里,有莲花村,未详其所以名也。

  续注曰:少西北,有唐赠户部尚书杨贞公瑒庙碑,晋公李林甫撰,王曾书,王敬从题额。次东南有唐相国令狐氏庙碑,太和三年,刘禹锡撰并书,陈锡篆额。杨氏苗裔,太和间尚盛,人呼为庙坡杨,辛卯迁移后,无闻焉。

 

  次杜光村。

  张注曰:杜光村有义善寺,俗谓之杜光寺,贞观十九年建,盖杜顺禅师所生之地。顺解《华严经》,著《法界观》,居华严寺,证圆寂,今肉身在华严寺。

 

  东南历仇家庄。

  张注曰:庄即唐宦官仇士良别业也。士良死,籍没其家,后晋赐晋昌军节度使安彦威,安氏子孙世守之。士良墓碑俱存,其南为郭子仪墓,西南长孙无忌之墓,碑皆断仆。

  续注曰:抚定后府南赵牛里皓阳观主李可贞、乔志朴相过,语余观西北有二大碑,云是郭氏墓碑,他日往观,其一寿州刺史郭敬之神道碑。敬之字敬之,子仪父也,以子仪贵,赠太保徐国公,碑额御题,韩国公苗晋卿撰序,萧华书。其一郭氏所尚升平公主墓碑,书撰姓名失传。

 

  过高望西南行,至萧灌墓,读碑。

  张注曰:灌,嵩之父也,碑乃明皇题额,张说为文,梁升卿书。嵩墓别葬张曲。

 

  由赵村访章敬寺基,经拨川王论弓仁墓。

  张注曰:五代周太子太师致仕皇甫玄,庄在赵村,建隆二年置,墓在村东,碑在其庄内。章敬寺,《长安志》曰:在通化门外,本鱼朝恩庄也,后为章敬皇后立寺,故以为名。殿宇总四千一百三十间,分四十八院,以曲江亭馆、华清宫、观风楼、百司行廨及将相没官宅舍给其用。今此基不甚侈,且与《志》所载地里不同,岂四十八院之一耶?论弓仁者,吐蕃普赞之族也,世相普赞,戎言以宰相为论,因以为氏。圣历三年,以所统吐浑七千帐降唐,累有战功,死赠拨川王,葬赵村,张说为碑,今已毁仆,字无存者,独其题额在焉。

 

  下勋荫坡,入牛头寺,登长老文公禅堂,夜宿寺之南轩。

  张注曰:勋荫坡,今牛头寺之坡也。寺即牛头山第一祖遍照禅师之居也,贞元十一年建,内有徐士龙所撰碑,太平兴国中,改寺曰福昌,元丰癸亥,长老道文自南方来,居于寺之北堂。其南轩为延客之所,今有朱公掞题壁。

 

  己酉谒龙堂,循清明渠而西,至皇子坡,徘徊久之。

  张注曰:龙堂在牛头寺之西,寺故有龙泉塔院,此堂即其地也。泉北有塔,俗称龙堂坡也,甚平衍,中多植杏,谓之杏花坪,见杜诩《胜游录》。清明渠,隋开皇初,引沉水西北流,屈而东流入城,当大安坊南街,又东流至安乐坊,入京城。今其渠自朱坡东南分沉水穿杜牧之九曲池,循坡而西,经牛头寺下穿韩符庄,西过韦曲,至渠北村西北,流入京城。皇子坡又在龙堂之西,秦葬皇子于坡底,起冢于坡北原上,因以名坡,隋文帝改永安坡,唐复旧。

 

  览韩、郑郊居,至韦曲,扣尧夫门,上逍遥公读书台,寻所谓何将军山林而不可见。因思唐人之居城南者,往往旧迹湮没,无所考求,岂胜遗恨哉?

  张注曰:韩店,即韩昌黎《城南杂题》及送子符读书之地,今为里人杨氏所有,凿洞架阁,引泉为池,穿地得《大鸣起信论》碑之上篇。郑谷庄在坡之西,今为里人李氏所有。韦曲在韩郑庄之北。尧夫,进士韦师锡之字也,世为韦曲人。远祖敻,后周时居此,萧然自适,与族人处玄及安定梁旷为放逸之友,时人慕其闲素,号为逍遥公,明帝贻之诗曰:香动秋兰佩,风飘莲叶衣。《北史》有传。今其读书台□□□立。逍遥谷则在骊山西南,盖亦慕敻而名之也。杜甫《何将军山林》诗有“不识南塘路,今知第五桥”,又曰“忆过杨柳渚,走马定昆池”,今第五桥在韦曲之西,与沈家桥相近,定昆池在韦曲之北,杨柳渚今不可考。南塘,按许浑诗云“背岭枕南塘”,其亦在韦曲之左右乎?尝读唐人诗集,岑嘉州有杜陵别业、终南别业,而石鳖谷、高冠谷皆有其居,郎士元有吴村别业,段觉有杜村闲居,元微之亦有终南别业,萧氏有兰陵里,梁升卿有安定庄,今皆湮没,漫不可寻,盖不特何将军山林而已。

 

  晚,抵申店李氏园亭,夜宿祁子虚书舍。

  张注曰:申店夹潏水之两溪。李氏名之邵,字公材,尝为进士。祁子虚名彻,李舍人婿也。园之东有阁曰秘春,北有小轩曰明月。

 

  庚戌,子虚邀饮韦氏会景堂,及门,主人出迓,明微以为不足,子虚道其景且诵其诗,明微闻之,始入其奥。

  张注曰:韦氏名宗礼,字中伯,世为下杜人,盖唐相之裔,家失其谱,不知为何房。城南诸韦聚处韦曲,宜其属系易知,然或东眷,或西眷,或逍遥公,或郑公,或南陂公,或龙门公,不知其实何房也。中伯博学好古,葺治园亭,奇花异卉,中莫不有,日与宾客宴游,朝奉郎白序题其堂曰会景。中伯圃中有对金竹,其状与对青相似,长安有此竹者,惟处士苏季明、张思道与中伯三家而已。

 

  复相率济潏水,陟神禾原,西望香积寺塔。原下有樊川、御宿之水交流,谓之交水,西合于澧,北入于渭。  张注曰:《长安志》曰:潏水,今名流水,一作洗水,自南山流至皇子陂。今潏水不至皇子陂,由瓜洲村附神禾潏上穿申店,而原愈高,凿原而通,深至八九十尺,俗谓之坑河是也。瓜洲村之东北原上潏水北岸上,尚有川流故道,西北过张王村之东,又西北经内家桥,又西北经下杜城,过沈家桥。杜城之西有丈八沟,即杜子美陪诸公子纳凉遇雨之地。潏水上原西北流,而合御宿川水,是名交水,在香积寺之西南。香积寺,唐永隆二年建,中多石像,塔砖中裂,院中荒凉,人鲜游者。

 

  下原,访刘希古,过瓜洲村。

  张注曰:刘希古名舜才,为进士不第,退居申店潏水之阴。瓜洲村,俗以为牧之种瓜之地。予读许浑集,有《和淮南相公重游瓜村别业》诗,淮南相公杜佑也,佑三子师损、式方、从郁,牧之从郁子也。由此考之,在佑已有瓜洲别业,则非牧之种瓜地明矣。今村南原上有瓜洲墓,岂始有瓜洲人居此而名之耶?亦犹长安县有高丽曲,因高丽人居之而名之也。

 

  复涉潏水,游范公五居。

  张注曰:范公庄本唐岐国杜公佑郊居也,门人权德舆为之记,纂叙幽胜,极其形容。旧史称佑城南樊川有桂林亭,卉木幽邃,佑日与公卿宴集其间,元和七年,佑以太保致仕居此。《式方传》又云:杜城有别墅,亭馆林池,为城南之最。牧之之赋亦曰:予之思归兮,走杜陵之西道。岩曲泉深,地平木老。陇云秦树,风高霜早。周台汉园,斜阳衰草。其地有九曲池,池西有玉钩亭,许浑诗所谓“九曲池西望月来”,池迹尚存,亭则不可考也。又其地有七叶树,每朵七叶,因以为名,罗隐诗所谓“夏窗七叶连檐暗”是也。以是求之,其景可知矣。此庄向为杜氏所有,后归尚书郎胡拱辰,熙宁中,侍御史范巽之买此庄于胡,故俗谓之御史庄,中有溪柳、岩轩、江阁、圃堂、林馆,故又谓之五居。

 

  东上朱坡,憩华岩寺,下瞰终南之胜,雾岩、玉案、圭峰、紫阁,粲在目前,不待足履而尽也。

  张注曰:朱坡在御史庄东,华岩寺西,牧之《朱坡》三绝句,极言其景。华岩寺贞观中建,寺之北原,下瞰终南,可尽其胜,岑参诗所谓“寺南几千峰,峰翠青可掬”是也。终南一名太乙,一名地肺,《关中记》曰:终南太乙,左右三百里内为福地。《柳宗元碑》曰:据天之中,在都之南。西至于褒斜,又西至于陇首,以临于戎;东至于商颜,又东至于太华,以距于关。秦末,四皓隐于其间,后因立庙,唐文宗诏建终南山祠,册为广惠公。圭峰、紫阁,在祠之西。圭峰下有草堂寺,唐僧宗密所居,因号圭峰禅师。紫阁之阴即渼陂,杜甫诗曰“紫阁峰阴入渼陂”是也。太乙在祠之东,雾岩、玉案,附丽而列。二峰之间,有冰井,经暑不消,长安岁不藏冰,夏则取冰于此。紫阁之东有高观峪,岑参作高冠,蒋之奇作高官,未知孰是。

 

  已而子虚、希古开樽三门,寺僧子齐,出诗凡数百篇,皆咏寺焉,予赏苏子美诗,明微吟唐僧子兰诗“疏钟摇雨脚,积雨浸云容”之句,及读相国陈公“悔把吾庐寄杜城”之言,则又知华岩之为胜也。酒阑,过东阁,阁以华岩有所蔽,而登览胜之。真如塔在焉,谓之东阁,以西有华岩寺故也,今为草堂别院。

  张注曰:《长安志》曰:真如塔,在华岩寺。今其塔在东阁法堂之北,壁间二石记,皆唐刻也,具载华岩寺始末,则华岩东阁,本一寺也,不知其后何以隶草堂焉。

 

  下阁,至澄襟院,院引北岩泉水,架竹落庭注石盆中,萦澈可挹,使人不觉顿忘俗意。时子虚、希古先归,院之东,元医之居也,予与明微宿焉。

  张注曰:澄襟院,唐左术僧录遍觉太师智慧之塔院也,碑云:起塔于万年县神禾乡孙村,今属鸿固乡。元医世为樊川人,其居北倚高坡,泉声泠泠,竹阴相接,圃中植花,穴洞岩间,架阁池上,茂林修竹,与之隐映,真有幽胜之趣。

  续注曰:澄襟院,水久涸,今为长老滨巨源衣钵院。庄则金兴定辛巳间,尚为元氏之居,迁徙后,遂无闻焉。近代李构即庄建阁,凿洞立三清像,遂呼为三清阁,兵后,高窦老奉披云真人为十方院,门人樊志高尽有元庄。典型虽在,盛事则废。

 

  辛亥,历废延兴寺,过夏侯村王、白二庄林泉。

  张注曰:延兴寺在杨万坡断碑遗址,瓦砾遍地,兴废之由无可考,今为里人刘氏所有。竹木森蔚,泉流清浅,景胜元医之居,但不葺治耳。驸马都尉王铣林泉,在延兴寺之东,与朝奉郎白序为邻,王氏林泉久不治。白字圣均,庄有挥金堂、顺年堂、疑梦室、醉吟庵、翠屏阁、寒泉亭、辛夷亭、桂岩亭,今为王员外家所有。

 

   东次杜曲,前瞻杜固,盘桓移时。

  张注曰:《唐史》称:杜正伦与城南诸杜素远,求通谱,不许,衔之。世传杜固有王气,诸杜居之,衣冠世美,及正伦执政,建言凿杜固通水以利人,既凿,川流如血,阅十日方止,自是南杜稍不显。居杜固者谓之南杜,以北有杜曲故也。杜固今谓之杜坡,所凿之处,崖堑尚存,俗曰马塴崖,或曰凤皇嘴,不知何谓也。杜氏世葬少陵原,司马村之西南,杜甫尝称杜曲诸生、少陵野老,正谓杜曲、少陵相近故也。甫为晋征南将军预之后,预玄孙某,随宋武帝南迁,遂为襄阳人。甫曾祖某为巩令,又徙河南。宋孙洙为甫传,以牧之为甫族孙,盖同出于预也。是甫乃城南诸杜之裔耳,然唐宰相世系不载,不知何故,俟再考之。

 

  越姜保,至兴教寺,上玉峰轩,南望龙池废寺。

  张注曰:兴教寺,总章二年建,有三藏玄奘、慈恩、西明三塔,寺倚北冈,南对五案峰。元丰中,知京兆龙图李公登眺于斯,命僧创轩,是名玉峰,擢万年令陈正举为之记。龙池寺直玉案山之北。

  续注曰:兴教寺,开成四年,沙门令总载修。《三藏塔铭》,屯田郎中兼侍御史刘轲撰;《慈恩塔铭》,太子左庶子御史中丞李弘度撰;《西明塔铭》,贡士宋复撰。三藏塔奠中差大,右慈恩左西明差小,殿宇法制,精密庄严。

 

  过塔院,抵韦赵,览牛相公樊乡郊居。

  张注曰:塔院者,京兆开元寺福昌塔之庄也,俗谓之塔院,修竹乔林,森结参天,池台废基颇多,不知在唐为谁氏业。俗传国初狂人李琰居之,琰诛没官,后福昌塔成,赐之为常住。韦赵村有牛相僧孺郊居,子孙尚有存者。僧孺八世祖某,隋封奇章公,长安城南下杜,樊乡有赐田数顷,书千卷,僧孺居之,依以为学。后为相,与李德裕相恶,门生故吏,各相为党。先是泓陟相德裕宅为玉碗,僧孺宅为金杯,且云金毁可作他器,玉毁不复用矣,其言果验。然《唐史》传方技者不载其事,其亦阙文矣乎?

 

  乃登少陵原,西过司马村,穿三像院,寻旧路,暮归孙君中复之庐。

  张注曰:《长安志》云:少陵原南接终南山,北直浐水,本为凤栖原,汉许后葬少陵,在司马村之东,因即其地呼少陵原。杜牧之《自志》云:葬少陵司马村。柳宗元《志伯妣墓》曰:葬万年之少陵原。实凤栖原也。原脉起自南山,屈曲西北,冈阜相连,累累不断,凡五十里。然则凤栖、少陵其实本一,因地异名耳,汉总谓之洪固原,今万年县有洪固乡。司马村,今在长安城之东南,少陵在村之东北,则浐水在东,非在北矣。少陵东接丰梁原,或作凤凉原,浐水出焉;东北对白鹿原,荆谷水出焉,二水合流入渭,杜甫诗所谓“登高素浐原”是也。少陵之东冈下,即浐水之西岸,其地有泉,旧传有犊跑鸣而泉出,今谓之鸣犊镇。三像寺开元中建,背倚北原,高数百尺,始寺依原刻三大佛故名。又云开元末为武惠妃建,武氏墓在凤栖原长兴坊,与寺亦相近。中复,田家子,今为进士。

 

  壬子,渡潏水而南,上原观乾湫,憩涂山寺,望翠微百塔。子虚约游五台,而与仆夫负行李者相失,遂饮于御宿川之王渠,醉还申店,几夜半矣。

  张注曰:乾湫在神禾原皇甫村之东,旧传有龙移去,南山炭谷原之湫水遂涸,故谓之乾湫。炭谷之水遂著灵异,历代崇为太乙湫,或曰炭谷本太乙谷,土人语急,连呼之耳。

  续注曰:涂山寺在皇甫村神禾原之东南,旧传皇甫村有三社,曰鸾驾坪、凤皇台及废栖真观。翠微寺在终南山上,本太和宫,武德八年建,贞观十年废,廿年,太宗厌禁内烦热,命将作大匠阎立本再葺,改为翠华宫,元和元年废为翠微寺。杜甫诗曰“云薄翠微寺”,则元和之前,固已谓之寺矣。百塔在梗梓谷口,唐信行禅师塔院,今谓之兴教院。唐裴行俭妻厍狄氏,尝读《信行集录》,及殁,迁窆于终南山鸱号推信行塔之后,由是异信行者,往往归葬于此,今小塔累累相比,因谓之百塔。塔东为石鳖谷,广惠神祠在焉。西为豹林谷,种放隐居之地,放居今为女冠所有。苏季明松门,亦在其西,而董村者,翠微寺下院也,又在其西。自董村西行几十里,曰丰德寺,丰德长老所居,今其寺犹有僧焉。南五台者,曰观音,曰灵应,曰文殊,曰普贤,曰现身,皆山峰卓立,故名五台。圆光寺,王建集为灵应台寺,陆长源《辩疑志》为慧光寺,韩渥集为神光寺,今谓之圆光寺。五台之北,有留村数寺,皆下院也。御宿川,按《扬雄传》曰:武帝开上林,南院至宜春、鼎湖、昆吾,傍南山而西,至长杨五柞,北绕黄山,濒渭而东。游观则止宿其中,故曰御宿。大抵樊川、御宿,皆上林苑地也。

 

  癸丑,诣张思道,循原而东,诣莲花洞,经裴相旧居,越幽州庄,上道安洞,抵炭谷。既行,小雨而还,复寻会景堂,清谈终日。

  张注曰:思道,唐学士鷟之后,居潏水之阴,好读书善属文,雅丽有祖风。自思道之居,东行五六里,直樊川之上,倚神禾原,有洞曰莲花,旧为村人郑氏之业。郑氏远祖潜曜,尚明皇之女临晋公主,杜甫诗有《宴郑驸马洞中》,云“主家阴洞细烟雾”,宜即此地也。自洞东行三四里,为唐裴相国郊居,林泉之胜,亦樊川之亚,今为鄱阳沈思之居。又南行三里,至幽州庄李氏林亭,李氏燕人也,故以幽州名,泉竹之盛,过沈庄矣。南行四里,至道安洞,今为尼院,院中起小塔,西倚高崖,东眺樊南之景,举目可尽。又南行七八里,至炭谷,自谷口穿云渡水,蹑乱石,冒悬崖,行十余里,数峰耸削。蹬道之半,有司马温公隶书二十八字曰:登山有道,徐行则不困,择平稳之地而置足则不跌,人莫不知之,鲜能慎。谷前太乙观,有希夷先生所撰碑,观南为故处士雷简夫隐居之地。

 

  甲寅北归,及内家桥,子虚别焉。予与明微自翠台庄由天门街上毕原,西望三会寺定昆池,迤逦入明德门。  张注曰:内家桥,今名也,或曰雷家,或曰赖家,皆姓也。桥之西又有沈家桥、第五桥,亦以姓名。罗隐《城南杂感》诗有“赖家桥上潏河边”之句,似当以赖为是。翠台庄不知其所以,庄之前有南北大路,俗曰天门界,北直京城之明德门、皇城之朱雀门、宫城之承天门,则界当为街,俗呼之讹耳,许浑有《天门街望之》诗可据。天门街当毕原之中,《长安志》曰:少陵原西入长安县界五里。盖毕原也,《志》误以为少陵。西望三会寺,寺边有大冢,世传为周穆王陵。北有池,旧与昆明池相通,唐为放生池,有台,俗曰迦叶佛说法台,而传记以为苍颉造书台。景龙中,中宗幸三会寺,与群臣赋诗,上官倢伃所谓“释子谈经处,轩臣刻字留”是也。定昆池,安乐公主之西庄也,在京城之延平门外,景龙初,命司农卿赵履温、将作少监杨务廉为园,凿沼延十数里,时号定昆,中宗临幸,与群臣赋诗。

 

  历延祚、光行、道德、永达四坊之地,至崇业坊,览玄都观之遗基,过冈,论唐昌观故事。

  张注曰:唐昌观又曰唐兴观,在安业坊,玄都观北,中有玉蕊花。元和中,有仙子来观,严休父,元稹辈俱有唱和。

 

  既而北行数里,入含光门而归焉。实闰月十六也。

  张注曰:城南之景,有闻其名而失其地者,有具其名得其地而不知其所以者,有见于近世而未著于前代者。若牛头寺碑阴记永清公主庄、《长安志》载沙城镇薛据南山别业、罗隐《杂感》诗有景星观姚家园叶家林,闻其名而失其地者也;翠台庄、高望楼、公主浮图、温国塔、朱坡,具其名得其地而不得其所以者也;杨舍人庄、唯释院、神禾少陵两原、三清观、涂山寺、陈氏昆仲报德庐、刘翔集之蒙溪、刘子衷之樊溪、五台僧坟院,见于近世而未著于前代者,故皆略之,以俟再考。至于名迹可据,而暴于人之耳目者,皆得以详书焉。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