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六朝人的「移吾床远客」  

2011-10-23 15:22:18|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勃《滕王阁序》说:东汉豫章太守陈蕃,只给「屡辟公府不起」的徐孺子下坐榻;他当了乐安太守,又只为「前后郡守招命莫肯至」的周璆「特为置一榻,去则收之。」南朝大夫江敩也特别重视他们坐的榻床,非其同类,要想与他们平起平坐是不容易的。《梁书·羊侃传》记载:有个叫张僧胤的宦官去找羊侃,羊侃不理他,说:「我床非阉人所坐!」《世说新语》也有记载:「纪僧真得幸于齐世祖,尝请曰:『臣出自本县武吏,遭逢圣时,阶荣至此,无所须,惟就陛下乞作士大夫。』」齐世祖告诉他:「此事由江敩、谢瀹,我不得措意,可自诣之。」于是纪僧真领旨去了江敩处,他刚「登榻坐定」,江江敩就马上「顾命左右曰:『移吾床远客!』」,弄得纪僧真「丧气而退,以告世祖」。而齐世祖的回答却是:「士大夫故非天子所命。」表示他也无可奈何。《宋书·张敷传》说:因为中书舍人秋当、周纠和张敷都是「同省名家」,就想去张敷处坐坐,张纠有顾虑,说:「彼若不兼容,便不如不往。」秋当却很自信,说:「吾等并已员外郎矣,何忧不得共坐?」张敷家本来预备有两张坐榻,见两人来,一阵寒暄后,竟然还是让他们受到了「既而呼左右:『移我(床)远客』」的待遇,弄得「纠等失色而去」。

康熙时的翰林院编修杨绳武评论六朝风气说:「论者以为浮薄,败名检,伤风化,固亦有之。然予核其实,复有不可及者数事:一曰尊严家讳也,二曰矜尚门第也,三曰慎重婚姻也,四曰区别流品也,五曰主持清议也。盖当时士大夫虽祖尚玄虚,师心放达,而以名节相高,风义自矢者,咸得径行其志。」通过一句「移吾床远客!」士大夫保持了自己的一份矜持,他们在动乱时代仍然「简而不失,淡而不流」,坚持标榜着一种浮薄以外的价值取向。而他们能够「咸得径行其志」,也是因为除了世族门阀势力的争权夺利以外,总还有一重不一样的世道人心。正如顾炎武所说,天下和国家是两个不同范畴的存在一样。顾炎武对天下和国家的解释是:「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所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应该不是顾炎武的原话,如果这样说的话,它的意义也是不完整的。虽然梁启超在《饮冰室合集》中说了:「顾亭林曰:天下兴亡,匹夫之贱,与有责焉已耳。」但顾炎武在《日知录.正始》中的原话却是:「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与当时士大夫们的这个行为,大概就是为了这个保「天下」吧。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8曰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