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顾恺之的游戏人生  

2011-10-18 22:09:30|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上留下有关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资料并不多,但在这些很有限的资料却不仅留下了诸如吃甘蔗“渐入佳境”等典故,还栩栩如生地展现了他好谐谑的痴与黠。《晋书》说他“痴黠各半”的是他的上司桓温,而他的痴,却是痴得奇妙,不仅引人发笑还令人难忘。比如给人画像,偏偏选择有眼病的上司殷仲堪,殷仲堪不肯让他画,他说服殷仲堪道:“明府正为眼耳,若明点瞳子,飞白拂上,使如轻云之蔽月,岂不美乎!”殷仲堪被说服了,但我们不难想像那幅画像,脸上有一道飞白的滑稽相;当时另一位大臣裴楷,以风神高迈、容仪俊爽著称,时人称他为“玉人”。唐人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记载:顾恺之给他画像时,却偏偏要在嘴上无毛的裴楷“颊上加三毛”,还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楷俊朗有识具,此正见识具,观者详之,定觉神明殊胜。”

“好矜夸”,则是他博学多才艺表现出痴的另一面,最著名的是在瓦棺寺画维摩诘的故事,当时大家应募捐给庙里,没人超过十万,而他竟然说要捐百万!因为他“素贫”,所以“众以为大言”。结果却是他花功夫为庙墙上画了幅维摩诘像,让来观画的人出钱“第一日十万,第二日五万……”,不一会儿就得了百万!可以说是很爽地玩了一把。不过他的「好矜夸」也有被人戏弄的时候,义熙初年,他做官为散骑常侍,官衙与谢瞻的官衙连在一起,于是两人常常在月下长咏,谢瞻就常常隔着屋子赞赏他,弄得顾恺之很兴奋。谢瞻却要睡了,于是就让捶脚人代替己继续称赞,顾恺之没有觉察,一直兴奋地吟咏了一夜!

桓温是顾恺之的上司,顾恺之就躲不开与桓温的儿子桓玄的交往。比如在一起玩玩文字游戏,说说:“火烧平原无遗燎”、“白布缠根树旒賫”、“投鱼深泉放飞鸟”、“矛头淅米剑头炊”、“百岁老翁攀枯枝”、“盲人骑瞎马临深池”之类是不碍的,但真要和桓玄这样的高干子弟一起办事就不行了。比如他曾经把自己的精品画,加封题后存放在桓玄处,后来桓玄从橱后打开窃取了里面的画,然后又似乎原样地归还给顾恺之!面对这样的无赖,已经是无理可说,就是有理也无处可说了,除了认倒霉还有什么办法呢?于是顾恺之只好强笑打趣说:“妙画通灵,变化去矣!”还装作好像真的是这样认为的。类似的事以后还在柳公权身上发生过,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记载说:柳公权发现一箱银酒器,被家里的收藏人海鸥龙偷了,他只说了句“银杯羽化耳”就不复更言"了。虽然两人的境地不同,但两者的心知肚明是肯定的,只是不愿意再纠缠此事罢了。

因为他的诙谐,当时和他接触的人都很喜欢他,愿意和他接近,这是因为这种游戏人生的诙谐是不以过分伤害别人为前提的。但桓玄却利用他的好诙谐、爱游戏,又一次地伤害了顾恺之。这出戏的开场是:桓玄拿了一片柳叶对顾恺之说:“此蝉所翳叶也,取以自蔽,人不见己。”不用说这是在开玩笑,所以顾恺之配合他演戏,作了“引叶自蔽”状,可是桓玄却故意装作没看见,对着他撒了一泡尿!游戏玩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面对这种不幸,顾恺之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再一次装傻,好像真的相信桓玄看不到自己似的,还把那片柳叶和他游戏人生的无奈和悲哀一起藏了起来,而历史的资料也都把这种无奈和悲哀掩盖在了字里行间。

《文苑》2008年12期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