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鲈香馆」与虐驴心理  

2011-10-12 09:37:11|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人钱泳的《履园丛话》记载了一个太原之城外「鲈香馆」专卖驴肉的故事:「有地名晋祠者,人烟辐辏,商贾云集。其地有酒馆,所烹驴肉,最香美,远近闻名。往者日以千计,群呼曰『鲈香馆』,盖借『鲈』之音为驴也。」有意掩饰,是因为这里的吃法很残忍:「其法一草驴一头,豢之极肥先醉以酒,满身排打,欲割其肉,先定四桩,将足捆缚,而以木一根横于背,系其头尾,使其不得动。初以白滚汤沃其身,将毛刮尽,再以快刀碎割。欲食前后腿,或肚,或脊背,或头尾肉,各随各便。当客下箸时,其驴尚未死绝也。」这家店经营了十几年,一直到了乾隆时的1781年,「长白巴延三为山西方伯,闻其事,命地方查拿,始知业是者十余人,送按司治其狱,因谋财害命为例,将其首者论斩,余者发边远充军,勒石永禁。」历史上出现过不少「美食家」,他们吃得领域极其广泛,所谓:「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四只脚的除了桌椅;水里游的除了潜艇什么都吃。」但吃如果只是口腹的快感、肠胃的蠕动,没有精神方面的刺激和参与,是很难与食文化搭上边的。这种虐待动物的吃法,则属于食文化中最负面的部分。

人在高兴的时候会想到用吃的方式庆贺一下;相反,在无聊的时候也会想到往嘴里塞点什么,所以连婴儿也会老想着吃手。从口腹的快感、肠胃的充实中,似乎可以补充其它方面没有得到的满足,忘却某些莫名其妙的不安。所以那些身份特殊的人,比如太监的食欲就比较特别。《太平广记》就记载说:唐僖宗时的太监徐可范吃驴,就是「以驴縻绊于一室内,盆盛五味汁于前,四面迫以烈火,待其渴饮五味汁尽,取其肠胃为馔。前后烹宰,不计其数。」无独有偶,《朝野佥载》记载:武则天的男宠张昌宗吃驴肉也是:「活拦驴于小室内,起炭火,置五味汁」,让牠一边渴饮五味汁,一边慢慢被烤死了再吃的。

人在全身心投入某项工作的时候,则会废寝忘食,这时体力和精神最大限度地被调动起来,血液使脑部充氧,胃部似乎处于贫血状态,所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孔夫子听韶乐会「三月不知肉味」。但不幸的是,精神空虚,想要用极度虐待动物的吃驴法,来弥补心灵上巨大空洞的一直大有人在。从唐代到「鲈香馆」食客日以千计,一直到清人的《竹叶亭杂记》记载:和珅喜欢的贪官山西中丞王直望,也是「喜食驴肉丝,厨中有专饲驴者,蓄数驴肥而健。中丞食时,若传言炒驴肉丝,则审视驴之腴处,到取一脔烹以献。驴到处血淋漓,则以烧铁烙之,血即止。」他还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因为血止伤好后,这头驴还可以被继续虐待,可见其心理阴暗之甚!

有需求就有市场,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载:有个叫许方的屠户,卖驴肉有一绝,极鲜美,所以生意特别好。他采用的方式是这样的,先在地上挖坑,坑上置木板,木板四角有四个孔洞,恰可将驴插入固定。有买肉的来,随客户要多少,许方用壶注沸汤浇注驴身,使驴毛脱落,露出鲜肉,然后才用刀割肉。许方说,只有这样驴肉才鲜,脆美可口,人间美味。直到肉割完时,驴才会最后断气。

孟子似乎没有仔细领会《中庸》所说:「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这句话的深意,所以他说:「饮食之人,则人贱矣,为其养小以失大也。」其实没那么简单,餐桌上的嘴脸往往反映了一个人的内心。历史上很多所谓英雄的乐趣,除了不断向强者挑战以外,还喜欢极端地奴役弱者。而吃驴肉的这种极端残虐方法,则是那些自己也看不起自己的人,所表现出的那份心理的阴暗。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0年2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