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孔子要杀五种人  

2011-09-30 21:02:53|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中有这样一段:「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于是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人说这是句读不对,说应该是:「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似乎非这样不足以符合人道主义和动物保护主义的做法。其实问一句是否伤人,只是表现一下对人的关切而已,被问者自然也会报告是否伤马,所以不必问马。如果什么都问了,那《论语》岂不成了流水账?

马棚里的养马人大概是孔子首先想到的,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鲁君给他的「一车,两马,一竖子」中的那个「竖子」。有一回孔子出游时马跑了,并吃了农民的庄稼,农民很生气,就把马扣下了。孔子的学生子贡去向农民陪不是,但说了很多好话却没有把马要回来。于是孔子就派养马的人前往,他的说辞竟然是:你不能耕于东海,我不能游于西海,所以我的马总不免要吃到你的庄稼!于是顺利地把马要了回来。有的时候「秀才碰到兵」,子贡之辈是只能束手无策的。

孔子的理想是:「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这自然是很人道主义的,但孔子没有朋友,对待老人也有双重标准,比如《论语.宪问》中记载,他对原壤老人就不仅用了拐杖去打他的小腿,还要骂他:「老而不死是为贼!」于是在剩下的青少年面前,就稳做了唯我独尊的老师。而《史记》记载的齐鲁夹谷之会,孔子摄相事,也许是孔子最自以为是的一件事了,会上齐人表演「四方之乐」,孔子说是「夷狄之乐」,不等演完就让人把演员赶下了台;齐人又换演「宫中之乐」,这回孔子不仅不让演完,说这是「匹夫而荧惑诸侯」,还让人把演员的手脚都砍了!

孔子不仅伤人,他还曾命申句须、乐硕去攻打过费人。而他的杀少正卯,则更是众所周知的。少正卯本来与孔子同在鲁国创办各自的私学,而且孔子的学生曾「三盈三虚」,都跑到少正卯那里去了,《论衡》说:只留下了一个颜渊没去。估计两人进行一场辩论的话,孔子会很快败下阵来。而且《史记》说:少正卯还是「鲁大夫」,至少和孔子一样是入了干部编制的,而孔子上台才七日,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就急着自作主张把这个不同政见者杀了!这让孔子的门人也觉得太过分了,所以问他:「夫少正卯,鲁之闻人也,夫子为政,而始诛之,得无失乎?」而孔子竟然说出了他要杀的人还不少,共有五种人。他还特地声明:那些盗窃等刑事犯还不在此列,这五种人是:一、心达而险;二、行辟而坚;三、言伪而辩;四、记丑而搏;五、顺非而泽。而少正卯有几样兼而有之!

于是不禁要让人狐疑:杀少正卯,是不是心达而险?砍无辜者手脚,是不是行辟而坚?说演员「匹夫荧惑诸侯」,是不是言伪而辩?孔子「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是不是记丑而搏?诸侯争霸,东周还在,却不见他「君君臣臣」,是不是顺非而泽?

晏子说「夫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现在学习国学,也把「孔子学校」办到了国外,连小孩子也在背《论语》章句,如果不把它有害的一面告诉大家,对于民主的进程、对于反对形式主义、对于反思以往的历史教训,都将是极其不利的因素。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8年10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