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郭氏和虢国之亡  

2011-09-29 09:15:44|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公羊传》的说法:「虢谓之郭,声之转也。」古代郭和虢是可以通用的。但「郭氏之墟」的郭,和虢国却是不同的两个诸侯国。西汉刘向的《新序》说:「昔者,齐桓公出游于野,见亡国故城郭氏之墟。问于野人曰:『是为何墟?』野人曰:『是为郭氏之墟。』」《元和姓纂》所说:「周文王季弟虢叔,受封于虢,或曰郭公。」这个郭公的虢国,则晚于郭氏之国。颜师古在注史游的《急救篇》时说:「齐有郭氏之墟,盖古国,齐灭之。」虢国,则是后来被晋文公灭掉的。

有趣的是,齐桓公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并不清楚,所以他还接下去问那个「野人」说:郭氏之城怎么会变成废墟的?回答是:郭氏统治者喜欢善良有能力的人而讨厌恶人。这就让齐桓公迷惑了,这不是很好吗?怎么反而使国家败落了呢?那人的解释是:虽然喜欢善良的能人,却不能亲近他们,采用他们的意见;讨厌恶人,却不能远离他们。所以最后给国家带来了灾难。于是齐桓公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管仲,管仲就问他:「其人为谁?」齐桓公说:「不知也。」管仲就问他:你这样做,不是和郭氏一样吗?于是齐桓公把那人找来,给予了他奖励。

被晋文公所灭的虢国的国君就更糟糕了,贾谊在《新书》中,总结虢国的灭亡的主要原因是:虢国国君骄恣自伐。说他:「谄谀亲贵,谏臣诛逐,政治糗乱,国人不服。」晋国的军队打来时,虢国人当然就不愿意卖命了。弃城而逃的虢君口渴了,车夫给了他清酒;饿了,车夫给他好吃的。虢君不禁高兴起来,问道:到了这种地步,怎么还有这么多吃喝的?车夫说:「储之久矣。」这就不免又让他觉得奇怪了,问道:「何故储之?」回答是:「为君出亡而道饥渴也。」难道事先就知道会如此下场吗?那么:「知之何以不谏?」于是车夫讲了实话:「君好谄谀而恶至言,臣愿谏,恐先虢亡。」早说了,恐怕早就没命了!但他至此还不觉悟,还要对车夫「作色而怒」!车夫见势不妙,立即改口帮他分析说:「君之所以亡者,以大贤也。」既然大贤,怎么反而亡了国呢?车夫继续说:「天下之君皆不肖,夫疾君。君子独贤也,故亡。」这才让他又高兴起来,还感叹道:「嗟乎!贤固若是苦耶?」可怜他死到临头,还要听谄谀之言,最后落得了一个「遂饿死,为禽兽食」的结果。

而作为胜利者的晋文公,也在思考虢国亡国的原因,一天,他在虢国故地问一个老人:「虢之为虢久矣,子处此故矣,虢亡其有说乎?」回答是:虢君既无决断,又不能用人,这就是他亡国的原因。晋文公回去时,把这事告诉了遇到的大夫赵衰,和管仲一样,赵衰问他:「今其人安在?」晋文公说:「吾不与之来也。」赵衰说:「古之君子,听其言而用其人,今之君子,听其言而弃其身,哀哉!晋国之忧也。」于是,晋文公也找到那个老人,给了他奖励。而齐桓公和晋文公都因为善于采纳别人的意见,后来都成了春秋五霸之一。

到了东汉时,桓谭的《新论》中,对郭氏亡于「善善而恶恶」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说:「善善而不能用,恶恶而不能去。」的结果是:「彼善人知其贵己而不用,则怨之;恶人见其贱己而不好,则仇之。夫与善人为怨、恶人为仇,欲毋亡得乎?」虽然看重善人,却敬而远之,不让他们发挥作用,他们自然不是隐退就是跑到别处去了,看到政治成了几个恶棍在一起做的游戏,当然不愿意参与其间;恶人知道自己终究是被鄙视的,他们深知:自己只不过是一时得到了做坏事的许可,那么还有什么顾忌?

曹操就说过:「进取之士,未必能有行;有行之士,未必能进取」,以为即便是恶人,只要在某一方面有长处就行。而那些本来不可能有资格担当重任的人,一旦有了权力,自然是小人得志无所不用其极了。然而,他们的无原则,无所顾忌,虽然看似可以像奴才那样易于使唤、利用,但最终的失控却也是难以避免的。因为这是一笔需要不断追加意外投入的交易,最终总是大大超出了最保守的预算。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1年4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