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论「荆蛮」与「楚蛮」不同  

2011-09-28 08:37:02|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楚国的发源地,一直有不同观点。《周礼》说黄帝的孙子:「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祀以为灶神。」祝融就是楚之先人的官职。所以《史记·楚世家》说:楚人是黄帝的后裔。可是《山海经·海内经》又说:「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长沙子弹库战国墓出土的一幅楚帛书,也记载说楚的先人依次为:「包戏(伏羲)、炎帝、祝融」;荆门包山二号楚墓出土的竹简的记载更有趣,说:「楚先老童、祝融、蚩尤。」把黄帝族的老童和蚩尤排在了一起!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很早就在长江流域活动了,而楚的先人究竟出自黄帝还是炎帝,也被搞乱了。

但从夏商周对楚的态度,和楚人一直以夷狄自居来看,楚人似乎更有可能属于黄帝族的异类。《古本竹书纪年》载:「生颛顼于若水」,《左传·昭公十七年》载:「郑(新郑),祝融之虚也。」河南新蔡葛陵楚简也记载:「举祷楚先老童、祝融、鬻熊各两爿羊。」《汉书·地理志》说:「今河南之新郑,本高辛氏之火正祝融之虚也。」《左传·昭公十二年》楚灵王说:「昔我皇祖伯父昆吾,旧许是宅」,「旧许」当是河南的许昌一带。《史记》说:「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如果按照《山海经·海内经》的说法,那就是帝喾要他们自相残杀!所以「重黎诛之而不尽」就不难理解了。其结果是:「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大戴礼》说:老童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生黎及回。黎为祝融,卒,帝喾以回代之。回食于吴,是曰吴回,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长子曰樊,樊为已姓,封于昆吾。《括地志》载:濮阳县,古昆吾国也,昆吾故城在县西三十里。《竹书纪年》:「昆吾氏迁于许。帝癸二十八年,昆吾会诸侯伐商。三十年,汤乃兴师率诸侯自把钺以伐昆吾。」于是,昆吾为汤所灭,昆吾和彭祖都曾为侯伯,而彭祖则生活在今徐州一带。《国语·郑语》说:昆吾为夏伯。夏太康娱于耽乐,不修民事,诸侯僭差,于是昆吾氏乃为盟主。

《诗经·商颂·殷武》说:「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荆之旅。」同诗还说:「维女荆楚,居国南乡。」甲骨文中曾发现有「商伐咩」的记载,咩为楚王之姓,青铜器「矢令簋」有「唯王于伐楚伯,在炎。」的铭文,殷都与楚离得并不太远,《博物志》也说:「周在中区,西阻崤谷,东望荆山。」此后被打散的楚人就只好「或在中国,或在蛮夷」,进入了颠沛流离的时期。周文王时哲人鬻熊「子事文王」以后,《墨子·非攻下》说:「昔者楚熊丽始讨此睢山之间。」熊丽是鬻熊的儿子,《史记·鲁周公世家》:「及成王用事,人或谮周公,周公奔楚」,周公重新执政后,周成王念鬻熊之功,及楚人保护周公之力,封鬻熊之曾孙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也就是熊丽已经进入的地方。以后自立为楚武王的熊通,很不满地说过:「吾先鬻熊,文王之师也,早终,成王举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蛮夷皆率服,而王不加位!」熊绎受封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处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此荆山已非原来的荆。其地就在所谓「江汉睢章」之间。周朝为限制楚国发展,在楚国边汉水之阳,封了一些小国,称之为「汉阳诸姬」。因为地处四夷中的南蛮,故称作「楚蛮」。

虽然《容斋三笔》说:「唯秦始皇以父庄襄王名楚,称楚曰荆」。但秦始皇之前,「楚蛮」与「荆蛮」是有区别的,楚蛮的荆山,也不是荆蛮的荆山,《史记·吴太伯世家》载:「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余家,立为吴太伯。」商末,吴太伯的句吴在今苏、锡、常一带,那里也曾是楚人先祖吴回的食邑,部分荆蛮仍然在此活动。直到汉初,荆国的广陵,就辖有东阳、鄣、吴三郡五十三城,范围仍然包括了今天的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等部分地区。

荆蛮与周也有冲突,周宣王就派方叔去镇压过他们,所以《诗经·采芑》说:「蠢尔荆蛮,大邦为仇。」楚人在「或在中国,或在蛮夷」的时期,曾在荆蛮之地活动,所以也被称作「荆楚」,到了周夷王时,「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乃兴兵伐庸、杨、粤,至于鄂」,国力大增。于是熊渠说:「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并且「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重回了楚人的故地。这之后,「楚成王初,收荆蛮有之,夷狄自置。」所以这个荆蛮的荆,应该是《郡国志》所说的:「平阿县有当涂山,淮出于荆山之左,当涂之右」的安徽荆山。到了楚成王「收荆蛮有之」以后,荆楚才真正融为了一体。这应该也就是晋人左思在《吴都赋》中说:「荆艳楚舞,吴愉越吟」,把荆、楚、吴、越作了明确区分的原因,《墨子》说:「荆国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也是楚收荆蛮以后的事了。前一个楚人处于荆蛮的荆楚,与合一后的荆楚是不同的。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12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