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善卷传说的历史思索  

2011-09-28 08:32:01|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常德最近正在以当地的善卷传说,宣传「德文化」,并准备以此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于是就引发了一些人对于「德」的重新思索。

先秦两汉最早记载善卷传说的《慎子·逸文》说:「尧让许由,舜让善卷,皆辞为天子,而退为匹夫。」说了善卷宁为匹夫而不愿做天子的事。《庄子》则记载说:「舜以天下让善卷,善卷曰:『余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于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处。」同书还有一段说:「尧舜为帝而雍,非仁天下也,不以美害生也;善卷、许由得帝而不受,非虚辞让也,不以事害己。此皆就其利,辞其害,而天下称贤焉,则可以有之,彼非以兴名誉也。」增加了一层不图虚名,自然避害的意思。《荀子·成相》则说:「许由善卷,重义轻利行显明。」说到了天子职位与义利的关系。进入汉朝,《淮南子》说:「许由、方回、善卷、披衣得达其道。何则?世之主有欲利天下之心,是以人得自乐其间。四子之才,非能尽善,盖今之世也,然莫能与之同光者,遇唐虞之时。」还说:「许由善卷,非不能抚天下,宁海内,以德民也。然而羞以物滑和,故弗受也。」《列子·杨朱篇》则提出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他说:「昔者尧舜伪以天下让许由、善卷,而不失天下,享祚百年。」这些都反映了他们对这个上古传说的思索,并作出了不同的诠释。归纳起来,善卷不做天子的原因大致有这几种:追求自然无为;不求名利;才不能尽善;舜的让位只是作秀。面对这么多不同的认识,以后皇甫谧在作《高士传》时也有了新的思索,他说:「善卷,尧北面师之。及尧受终之后,舜又以天下让卷,卷曰:『昔唐氏之有天下,不教而民从之,不赏而民劝之。天下均平,百姓安静,不知怨,不知喜。今子盛为衣裳之服,以眩民目;繁调五音之声,以乱民耳;丕作皇韶之乐,以愚民心。天下之乱,从此始矣!吾虽为之,其何益乎?』遂去,入深山,莫知其处。」增加了一段对舜「盛为衣裳之服,以眩民目;繁调五音之声,以乱民耳;丕作皇韶之乐,以愚民心」的批评。

《吕氏春秋·慎大览》绕开了舜让天下的问题,只说:「尧不以帝见善卷,北面而问焉。尧,天子也;善绻,布衣也;何故礼之若此其甚也?善卷,得道之士也,得道之人,不可骄也。尧论其德行达智而弗若,故北面而问焉,此之谓至公。非至公其孰能礼贤?」因为尧知道德行达智不如善卷,所以出自公心,必须礼敬得道之士,这应该是比较符合上古之人纯朴天性的。《古诗源·击壤歌》说的就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人们并不十分注重天子个人的作用,而上古的「德」字,是有「目」有「心」的,对于一个领头之人,身后不仅集中人们的目光,还有发自内心的拥戴。然而,按照《竹书纪年》的记载,并没有尧让位与舜的事,而且舜不仅囚禁了年老德衰的尧,还让他的儿子丹朱「不得与父相见」,他还为自己建起了「游宫」!如此看来,舜是不是真心想要让位给善卷的事也就成了问题,更重要的是,这就给易于从众的天下人,提供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心理暗示,使他们在名利面前产生一种自卑的偏差,善卷等人敏锐地看到了这将会改变原有审美价值的危险性,所以他们的不愿当天子,一方面确实是因为不屑于天子的职位,一方面是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维护原有纯朴的社会理想。尽管这样做,显然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但他们内心坚持的一个「德」字,却和范仲淹称赞严子陵的「先生之德」一样,永远是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山高水长的。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0年12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