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芍药与茶  

2011-11-09 16:17:22|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熹注《诗经·溱洧》说:「赠之以芍药」的芍药「亦香草也」。但有句话叫作:「芍药开花,无香也动人」,芍药并不是香草。如果把芍和药分开,则《尔雅》中「芍」為「鳧茈」,就是荸薺;《山海经·西山经》说:「號山,其木多漆、棕,其草多药」。郭璞的注是「药,白芷别名。」白芷是香草。那么「赠之以芍药」,是不是不仅送了香草,还有路上边走边吃的荸薺呢?

韩愈有「两厢铺氍毹,五鼎烹芍药」的诗句,《癸辛杂识》说它的注是「芍药根主和五脏,辟毒气,故合之于兰桂五味,以助诸食,因呼五味之和为芍药。」还提到:吃有毒的马肝,是要「和芍药而煮之」的,依此说,古人应该是用芍药来解毒的。《子虚赋》说:「芍药之和具,而后御之」,于是我们知道:正如枚乘的《七发》中说的「芍药之酱」,芍药「和五脏,解毒气」,是食物的合理配伍。所以《南都赋》说:「若其厨膳,则有华薌重秬、滍皋香秔、归鴈鸣鵽、香稻鲜鱼,以为芍药。」这样看来,解毒的也并不只是芍药的根。正如《左传》中史伯对郑桓公所说:「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不同的东西通过某种中介而调和。

白居易《经溱洧》说:「不见士与女,亦无芍药名。」《唐语林》载:「禹锡曰:芍药,和物之名也,此药之性能为和物。」《论衡·谴告篇》说:「时或咸苦酸淡不应口者,犹人勺药失其和也。」原来赠之以芍药的芍药,并不就是芍药花,而是男女间的往来时赠送合适的礼物,朱熹所说的香草,当然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晋常璩《华阳国志.巴志》说:周武王时宗姬封于巴,巴东鱼复的贡品就有「丹、漆、茶、蜜」等等。但周时未必就有了「茶」字,《尔雅》中就没有茶字。槚字的解释是苦荼,荼字解释也与茶没有关系。《前汉地理志》中的「长沙国茶陵」,唐人颜师古说这个茶,既可以读作「荼」又可以读作「茶」。南宋的魏了翁解释说其先也是作「荼陵」的,所以他说茶字起先就是荼字,但「荼」与「茶」毕竟是两回事。与「荼」不同的「茶」字。出现得还是比较早的,《三国志·韦曜传》就有「曜素饮酒不过二升,初见礼异时,常为裁减,或密赐茶荈以当酒」的记载。就是《三国志》,由于版本的不同,也有将「茶荈」写作「荼荈」和「茶茗」的。《汉语大词典》采用了「茶荈」的版本,清人《广阳杂记》的作者看到的就是写「茶茗」的版本,至于他还认为《赵飞燕别传》中就有汉成帝「命进茶」之事,所以应该「西汉时已当有啜茶之说」,则因《赵飞燕别传》是宋人小说而不足为据。《神农本草经》说:“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毒,遇茶而解”;《华佗食论》说:“苦茶久食益意思”,也都是西汉以后人的著作中语。其后有晋张华《博物志》「饮真茶令人少眠」之说。更早的司马相如《凡将篇》也提到了「蜚廉、雚菌、荈诧、白敛」,这个「诧」,应该就是指「茶」。如果说古人把茶和荼字通用了,那很可能是写了错别字而引起的以讹传讹。

蔈就是标,荂就是花,它们是荼的特色,《诗经》“有女如荼”《国语》“武王夫差万人为方阵,白常白旗素甲白羽之矰,望之如荼。”说的都是象柔秀的白茅花一样,是白而高标的意思,成语“如火如荼”的“荼”也是表现白而多,连成一片的意思。但这个荼字以后被别的名称代替了,而三国、晋时茶还不普及,典籍中出现的极少,于是直到宋人徐铉在注《说文解字》时还说荼:“此即今之茶字。”终于彻底把人搞糊涂了。荼是草本,茶是木本,如果混淆了,不是故意,就是写了错别字。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1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