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说不尽的米芾:钻搜与洁癖  

2011-11-16 09:00:50|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仅出生于三百六十行的人都可考上状元,在本行中成为数一数二的代表人物,同样需要真知灼见,也同样会在社会上得到话语权。

米芾就是一个在书画上最有个性的代表人物。这当然离不开他对艺术刻苦的追求,《韵语阳秋》说苏东坡有诗:「元章作书日千纸,平生自苦谁与美。画地为饼未必似,要令痴儿出馋水。」但在晚年被贬岭海八年期间,从米芾的书信往来中,他对米芾取得的成就有了新的认识,所以又说「如此等句,似非知元章书者。晚年尺牍中语乃不然,所谓岭海八年,念我元章,迈往真云之气,清雄绝俗之文,超迈入神之字,何时见之,以洗瘴毒。又云:『恨二十年相从,知元章不尽。』所谓『画地为饼未必似』者,其知元章不尽者与?」米芾的书艺已不是仅仅表现在形式美,更多的是进入了给人以精神层面的享受了。

米芾少学颜、柳、欧、褚等唐人楷书,打下了厚实的基本功。苏轼被贬黄州时,他去拜访求教,东坡劝他学习晋人的作品。元丰五年(1082年)以后,米芾潜心以晋人书风为指归,寻访了不少晋人法帖,最后连他的书斋也取名为「宝晋斋」了。他每天临池不辍,「一日不书,便觉思涩,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若穿透始到钟(繇)索(靖)也,可永勉之。」他出外也把书画装在船上随行,还打着「米家书画船」的旗帜。晋人风骨无疑与他的「颠」是很契合的。

《历代名画记》说:「昔桓玄爱重图书,每示宾客。客有非好事者正餐寒具,以手捉书画,大点汙,玄惋惜移时。」但他又偷了顾恺之存在他处的画,米芾也喜欢偷人字画,《韵语阳秋》载:「米元章书画奇绝,从人借古本自临拓,临竟,并与临本真本还其家,令自择其一,而其家不能辨也。以此得人古书画甚多。」为此他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责备。「东坡屡有诗讥之,二王书跋尾则云:『锦囊玉轴来无趾,粲然夺真拟圣智。』又云:『巧偷豪夺古来有,一笑谁似痴虎头。』山谷亦有戏赠云:『澄江静夜虹贯月,定是米家书画船。』」

为了书画艺术上的追求,米芾几乎采取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尧山堂外纪》收入一个故事:「元章在维扬,尝谒蔡攸于舟中,攸出右军《王略帖》示之,元章惊叹,求以他画易之,攸有难色,元章曰:『公若不见从,某不复生,即投此江死矣。』因大呼据船舷欲堕,攸遂与之。」《春渚纪闻》载:「又一日,上与蔡京论书艮岳,复召芾至,令书一大屏。顾左右宣取笔研,而上指御案间端研,使就用之。芾书成,即捧研跪请曰:『此研经臣芾濡染,不堪复以进御,取进止。』上大笑,因以赐之。芾蹈舞以谢,即抱负趋出,余墨沾渍袍袖,而喜见颜色。」

不过,他也有没有得手的时候,《清波杂志》载:「客鬻戴嵩《牛图》,元章借留数日,以摹本易之而不能辨。后客持图乞还真本。元章怪而问之,曰『尔何以别之?』客曰:『牛目有童子影,此则无也。』」他还曾想用九种藏品交换刘季孙收藏的《子敬帖》,偏偏刘季孙也是个行家里手,不上他的当,于是米芾就因「不获,其意歉然」起来了。《尧山堂外纪》说:「米元章晚年学禅有得,卒于淮阳军。先一月,区处家事,作亲友别书,尽焚其所好书画奇物,预置一棺,坐卧饮食其中。」可惜,他竟然不肯把这些给他艺术成就带来好处的艺术品留给后人分享!

《宋史》说他「遇古器物书画则极力求取,必得乃已。」想必所焚珍品也不在少数。《宋史》还说他是有洁癖的。他不在意仕途,也许可以说是因为他有政治上的洁癖。《翰墨志》说:「世传米芾有洁疾,初未详其然,后得芾一帖云:『朝靴偶为他人所持,心甚恶之,因屡洗,遂损不可穿。』」难道这些珍品也和朝靴一样,一旦为他人所持,会使他心甚恶之?正让人「知元章不尽」。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4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