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圆仁是怎样「赖」在中国的  

2011-11-15 09:33:17|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人把他们的小野小町混在杨贵妃和埃及妖后中,合称之为世界三大美女。对此,中国人不会认可,埃及人也只会茫然摇头。但把日本天台宗山门派创始人圆仁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并称为古代世界三大旅行记,却是得到广泛认同的。

生命是一场探险,如果无险可探了,也就会索然无味,而一味的循规蹈矩,最终也走不上真理之路。圆仁是最后一批遣唐使的成员,他们连船员共651人,分乘四条船,于唐开成二年七月漂泊到扬州附近时,其中第三船上的140人,仅二十余人得以生还!现实和理想之间总是像漆黑夜中隔着一片波涛汹涌的深渊,往来期间,少不得一条花费时日,精心打造的渡船,但即便有了高超的驭船术,也还是很容易掉下去被淹没的。可是已经在日本获得较高社会地位的高僧圆仁,还是带着他们的三十个没能解答的问题,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闯进了这片深渊。然而他到了中国,却还是没有被批准去目的地天台山,反而同来的另一位身份一般的学问僧圆载,偏偏被单独批准了!但痛苦中浸泡过的幸福才是最刻骨铭心的,他一直在扬州等了七个月。在此期间,为了设法留下来去天台,他「起谋数度,未遂斯意」,眼看着「苦设留却之谋,事亦不应」,就只好空手而归了。但第二年的四月初踏上了归途时,他又「在楚州与新罗译语金正南共谋」,要「到密州界留住人家,朝贡船发,隐居山里」。结果他自称新罗人,又偏偏被村长王良人识破,结果又被送回了另一条归国船上。七月,当船来到乳山附近时,他还是不死心,「令新罗译语道玄作谋,『留在此间可稳便否?』道玄与新罗人商量其事,却来云:『留住之事,可稳便。』」又有邵村新罗人王训等说:「如要留住者,我专勾当,和尚更不用归国。」最后船到了赤山浦,他就留在了赤山上新罗人张宝皋所创的法华院中,故伎重演,只说是船得风已于夜间开船走了,他们师徒三人被「抛却在了山上」!这才终于成功地留了下来,于是才有了《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赤山离天台山很远了,他们得到批准去了有天台高僧说法的五台山。但不久他又遇到了弟子惟晓的病死,和唐武宗的会昌毁佛,一时间天下僧尼「魂魄失守,不知所向」于是圆仁也「通状请,情愿还俗,敕归本国」了,终于在一番奔波后,于大中元年,他又回到赤山浦,从那里渡海回国了。

《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不仅为我们留下了不少鲜活的史料,比如时人把武则天称作武婆天子;还说赤山:「此乃秦始皇于海上修桥之处,始皇又于此山向东见蓬莱山、瀛山、胡山,便于此死。」都是前所未闻的趣事。而新罗人在唐朝的活跃程度,也成了令人必须重新认识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其中贯穿着一种坚韧追求所形成的魅力,我想:它就是让读者无法拒绝一口气读完它的原因。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10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