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老典座与《典座教训》  

2011-11-15 09:31:42|  分类: 《旅枕漫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到宁波三江口江厦公园,一边欣赏着霓虹灯下的夜景,一边想象着当年明州市舶司以及城内高丽使馆、波斯馆的盛况。宋朝市舶司有两个码头,其中之一就是地处这里的「江厦码头」。而且朝廷规定:「非明州市舶司而发过日本、高丽者,以违制论。」所以从日韩来的商船都要在这里靠岸。在当时的日本商品中有一样叫「倭椹」的东西吸引了我,查了一下《博物志》,原来这里的「椹」是指食用菌菇。日后成为日本曹洞宗之祖的道元和尚,在这里与前来买「倭椹」的阿育王寺老典座相遇,由此引发了一段对日本文化具有广泛影响的对话。

因为没办好「签证」而滞留船上近一个月的道元,和为了准备次日端午节斋饭用的菌菇而来的老典座相遇时。年轻的道元并没有重视这位六十出头的老典座,所以说:「坐尊年,何不坐禅办道,看古人话头,烦充典座只管作务,有甚好事?」典座僧笑道:「外国好人,未了得辨道,未知得文字。」

老典座是一位离乡四十年的蜀僧,遍历了诸方丛林后,前一年夏天才在宁波阿育王寺担任了典座之职,而阿育王寺离这里有三十四、五里之遥,所以道元请他当天不要回去了,以便「舶里说话以结好缘」,当然他很想知道什么是「辨道」和「文字」。同时在他看来,阿育王寺这样的大寺,有个把典座没回去,不会有事么大碍的。可是老典座却认真地回答说:「吾老年掌此职,乃耄及之辨道也,何以可让他乎?又来时未请一夜宿暇。」无疑老典座是十分敬业的,而且他还把日常的「理会斋粥」,当作是自己修行「辨道」的实践,这就不由得让道元「发惭惊心」了。

老典座还对他说:「若不蹉过问处,岂非其人也!」并且邀道元,有机会到阿育王寺去再慢慢深入地作「一番商量文字道理」的切磋。两个月后,老典座辞去典座一职准备还乡时,终于与道元又见了一次面,于是道元赶紧再请教前日在船上提及有关文字和辨道的问题:典座说:「学文字者为知文字故也,务辨道者要肯辨道也。」道元就问:「如何是文字?」座道:「一二三四五。」又问:「如何是辨道?」典座回答:「遍法界不曾藏。」所谓文字,就是学习的经典,我们在学习文本的时候,不能只停留在文字上,时刻本着一颗辨道之心,在日常看似琐碎的事物中去认真实践,就可以从中寻找到那个遍在的真理。

道元到天童寺以后,一日用斋罢,穿过东廊,在去禅房的途中,又见到了另一位老典座,正在夏日的太阳底下手携竹杖,弯着腰汗如雨下地在翻晒东西。道元上前与他一攀谈,知道对方已经六十八岁了。于是道元问:「典座年高,如何不使行者代劳?」得到的回答是:「他不是吾。」同样的道理,就如自己的生命一样,别人怎么能代理得了呢?日后道元特地撰写了《典座教训》一书,把这个道理告诉后人,还由此写了一部《赴粥饭法》,直到今天还影响着日本人的日常生活。

徘徊在当年「江厦码头」的江边,看着那树立在那里的「道元入宋纪念碑」,我想:是啊,真理不就蕴含在我们每天要面对的日常事务中,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吗?人生的真谛不也就是脚踏实地地、认认真真努力做好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每一件事情吗?

原载香港《文汇报》2008年10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