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苏东坡的功业  

2011-11-14 08:45:52|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官场上的贬官,不仅仅是削职下放到基层,宋人周去非《岭南代答》说:「邵州与湖南静江接境,士夫指为大法场,言杀人多也……广东新州为大法场,英州为小法场。」另一位宋人赵善璙的《自警编》里有个故事:卢多逊被贬朱崖,有谏议大夫李符对赵普说:「朱崖虽在『海外』,而水土无他恶,春州虽在内地,而至者必死。」所以想让赵普设法把卢多逊改贬到春州去,以便让人看上去是宽宥,而实际上是将他置于死地。没想到才过了一个多月,李符自己也犯事被贬了,于是赵普把他当时说的话告诉了皇帝,这回就轮到李符自己被贬到春州去做知县了,而且真的一个多月后就死在了那里。

每一项新政策的执行,都免不了社会利益的再分配,所以无论支持还是反对,都会受到某些利益集团的阻梗和打击报复,其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拿政敌的名字进行政治打击的,则无过于对「元佑党人」的贬谪这件事了:因为刘挚字莘老,于是贬到了那个「大法场」的新州;黄庭坚字鲁直,所以贬到宜州;苏轼字子瞻,所以贬到儋州;苏辙字子由,由字不好办,于是掐头加个雨字,被贬到了雷州!轮到刘安世时,因为蒋之奇说了一句:「刘某平昔人推命极好。」章惇就用让他去了昭州,说:「刘某命好,且去昭州试命一巡。」

把贬所视作杀人的「法场」,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当时很多中原人对南方气候的不适应,但我想像李符那样的人,则更多的是因为心胸狭窄而死于郁惧成疾。对贬官最处之泰然的则无过于苏东坡了,他从海南岛被新即位的宋徽宗「赦还」。路过镇江金山寺时,著名画家李公麟为他画了一幅像,并保存在了金山寺,苏东坡面对自己的画像感慨万千,在画像上题了这么几句:「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题了这首诗后仅一个月,苏东坡就去世了。

苏东坡的「心似已灰之木」是一句禅语,并不是灰心丧气的意思。而是表明自己已经回到了自我的本真,是木已成炭的不可改变,任凭世事的播弄,不系之舟还是我行我素地在波浪上沉浮着,无论是被贬到黄州、惠州还是儋州,哪一次不都是印证了自己的这个真心呢?所以大慧宗杲禅师到金山寺时写下了一首《过东坡影堂》诗:「力将正说排邪说,梦到黄州与惠州。竹屋数椽容老貌,大江千古只东流。」苏东坡并非北宋变法期间新旧两党中的一派,他看到了新旧两党的政见各有弊病,不怕打击排挤,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结果新旧两党都不见容于他。他一生中从贬到黄州再到惠州,一直到儋州,如今,被供在金山寺内的一小竹屋里画像上的苏东坡,虽然形象苍老憔悴,但「大江千古只东流」,正如苏东坡那首《念奴娇.赤壁怀古》说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面对滚滚长江,不管是英雄们的煊赫还是自己的沦落,又何必去计较?让自己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只要率性而为,旷达地对待人生,即便是被贬到了黄州、惠州、儋州,该怎么做还去做什么,却正好证明了自己修行的功业,已经到达了佛家所说的「内在本来圆满具足」的程度。

原载香港《文汇报》 2008年5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