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苏东坡的能吃  

2011-11-14 08:42:04|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游曾说自己「老馋自觉气力短」,所以他的《老学庵笔记》中也记载了不少有关吃的趣闻。其中一则说:苏东坡与黄庭坚相遇于梧州与藤县之间,于是二人在路旁小摊吃「汤饼」,面对「粗恶不可食」的面条,黄庭坚还在「置箸而叹」之间,苏东坡却已经毫不在意地吃完了。于是对这个二十七岁中进士的黄庭坚道:「九三郎,尔尚欲咀嚼耶?」陆游还很佩服苏东坡的能吃甜食,他记载说:「僧仲殊肴馔中皆有蜜,诸客不能下莇,惟苏轼嗜蜜,得与共食。」这个与苏轼交往的仲殊和尚,他年轻时游荡不羁,几乎被妻子毒死,弃家为僧后,常食蜜以解毒,人称「蜜殊」,苏东坡还为他做了一首《安州老人食蜜歌》。但苏东坡之所以这么能吃甜食,据《管锥编》的说法:是与他的吃惯了当时家乡偏甜的蜀菜有关。《瓮牖闲评》中记载说苏轼不止一次地说自己「嗜甘」,并有他的「想见冰盘中,石蜜与糖霜」等诗句作证。

其实对于吃的态度,往往反映了这个人物的性格,同样是吃荔枝,杨贵妃是在吃的同时,体会到的是权势的显赫,君王的专宠。与此相反,苏东坡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之意,却是藉以表达自己苦中作乐的不屈和对权势、小人的蔑视,所以他被发配到更远的儋州后,又写了《食蚝》一文,称赞蚝的美味,还诙谐地写信给弟弟说:「毋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其味。」每次被贬,苏东坡都有发现美食的篇章,在黄州时则在他的《仇池笔记》说:「净洗锅,浅着水,深压柴头莫教起。黄豕贱如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有时自家打一碗,自饱自知君莫管。」到岭南则说:「秋来霜露满园东,芦菔生儿芥生孙。」而且「丰湖有藤菜,似可敌莼羹。」到了儋州,又说:「以山芋作玉糁羹,色味皆奇绝。」

宋人的《北窗炙輠录》也记载了他在杭州筑堤时吃饭的随便:「一日饥,令具食,食未至,遂于堤上取筑堤人饭器,满贮其陈仓米一器尽之」。然而也有令人心酸的一面,比如他与刘贡父交谈起读书时每天吃的白盐、白萝卜、白米饭的「三白饭」;当官后仍然「斋厨索然,不堪其忧」,只好和部下「循古城废圃,求杞菊食之」。他的《后杞菊赋并序》中还说:「仕宦十有九年,家日益贫,衣食不奉」,《送乔全寄贺君》诗中则说:「狂吟醉舞知无益,粟饭藜羹间养神。」《萍洲可谈》中说:唯一跟着东坡的红颜知己朝云,在惠州吃了所谓的海鲜,事后知道是蛇,竟然大吐一场后病死了!到了儋州更是:「土人顿顿食薯芋,荐以熏鼠烧蝙蝠;初闻蜜唧尝呕吐,稍近蛤蟆缘习俗。」老鼠、蛤蟆都得吃!

但苏东坡毕竟是豪放的,也是懂得享受的。《曲洧旧闻》记载了他渲染吃喝的豪情:「东坡与客论食次,取纸一幅,书以示客云:『烂蒸同州羊羔,灌以杏酪食之,以匕不以筷。南都麦心面,作槐芽温淘。糁襄邑抹猪,炊共城香粳,荐以蒸子鹅。吴兴庖人斫松江鲙,既饱,以庐山康王谷帘泉,烹曾坑斗品茶。少焉,解衣仰卧,使人诵东坡先生《赤壁前、后赋》,亦足以一笑也。』」他还对苦笋念念不忘,说:「久抛松菊犹细事,苦笋江豚那忍说,明年投劾径须归,莫待齿摇并发脱。」河豚鱼也不错,苦笋也别有风味,所以黄庭坚调侃他说:「公如端为苦笋归,明日春衫诚可脱。」

有人做过统计,北方冬天蹲炕头时,食物的消费量反而比农忙时多,说明食物的消费并不一定与体力的消耗成正比;陆游说年老无力后反而变馋了,这都说明:吃可以用来填补某些没能得到的满足。苏东坡的《老馋赋》也说:「盖聚物之夭美,以养吾之老饕。」但他虽然写了不少有关食物的诗文,从他身上也引发出了「东坡肉」、「东坡羹」等等名菜,但纵观他的一生,却并没有对吃有过太多的注重,只是「鸡猪鱼蒜,逢着则吃」而已。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1年1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