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字疗饥

 
 
 

日志

 
 

贼儿子的悟性  

2011-11-01 22:08:22|  分类: 《什边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蕲州五祖山东禅寺的五祖法演禅师讲过一个偷儿的故事:有一对强盗父子,儿子长大了对父亲说:你总要教我几个绝招才好,不然等你百年后,叫我怎么混饭吃?父亲觉得儿子有出息了,于是把他带到了一家大户人家的墙外,挖了一个壁洞进去后,发现柜子里有很多金银财宝,但儿子一进入柜子,父亲就把柜子关上,还上了锁,他自己却出去了!不仅如此,他还用荆棘堵上了壁洞,然后去敲那家人家的门,大叫有贼!儿子突然发现柜子被锁,于是急中生智,在柜子里学老鼠发出啃柜子的声音,于是主人点了油灯开柜子来查看,刚一打开柜子,他一口吹灭了油灯,跳出柜子就往外桃,可是堵壁洞有被布满刺的荆棘给堵上了,于是他随手拿起一个尿桶顶在头上,这才终于逃了出来。于是他明白了:所谓绝活,就是被逼到走投无路时的感悟。

  所谓绝活,就是实践中的随机应变,用语言是讲不清楚的。事物不仅各有不同的特性,而且还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在不断变化。正如美食不中饱人吃,过去的美食,放到今人嘴里也不一定觉得美味;真理也一样,它只能是指出了一个基本的方向,一旦把细节都讲清楚,成了什么完整的体系,它也就不成为什么“真理”了。就像所谓的“绝活”一样,多半是用来忽悠人的,千万迷信不得,遇事还必须自己开动脑筋去积极应对。

  法演投在白云守端门下很受器重,一天,白云守端对法演说:“有几个禅僧从庐山来,他们都是有悟境的人。要他们说,可以说得头头是道;我举公案问他们,他们也都明白;我要他们下转语,他们也下得恰如其分。可是他们都没有大彻大悟。”这让法演感到有些疑惑不解,心想:既然又能说,又明白,为什么师父却说他们没有大彻大悟呢?为了思考这个问题,他如临大敌,甚至逼出了一身冷汗,最后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事后,五祖法演为后世留下了一则“牛过窗棂”的公案:“譬如水牯牛过窗棂,头角、四蹄都过去了,为什么尾巴却过不去?”比尾巴大的头角都过去了,而尾巴反而过不去呢?至道无难,打破常规能找到的答案就不止一个了。因为仅仅从文字上去解释,那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的。就像一个参禅者,不从真正的大道中去体认,偏向语言概念的窄门缝中钻。即使在义理上解释得头头是道,也仍然只是文字禅。所以必须把自己头脑中当宝贝一样珍惜的现成公案、话头、机锋、转语等一切禅宗的家当全都放下了,才能大彻大悟。就像那个被锁在柜子里的贼儿子,任何成见、准备、已有的经验,此时都失去了作用,他必须靠自己的悟性,因地制宜,随机应变地去见机而作了。而这个悟性必须靠自己去体验,它也不是用语言能够讲清楚的。

   法演还讲过另外一个故事:“老僧昨天进城,听见阵阵锣鼓声,走进去一看,只见一块黑布围成一座戏台,那台上挤满了十几个木偶。有的特别好看,有的却非常难看。有的穿戴豪华,富贵风流,有的衣衫破烂,愁眉苦脸。这些木偶都能转能动,能坐能走,能说能唱,会哭会笑,而且青黄赤白,各种颜色都有。我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看见黑布在晃动。走进去一瞧,原来黑布后面有人。那人双手牵动着木偶身上的绳索,口中模拟出不同的声音。老僧一看一想,实在是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问他:‘先生贵姓?’那人回答道:‘老和尚,你只管看吧,何必问什么姓呢?’”木偶戏的好坏,就像是口里喝的水,是冷是暖,操演者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你管他姓李还是姓张?彼此乐在其中才是最重要的。

                                              原载《修好自己的这颗心》第二辑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